从微信红包的数据解读说起

从微信红包的数据解读说起

微信红包几乎是一夜之间火爆得一塌糊涂,二十六号「微信红包」公众帐号上线,到了第三天,就看到有人说「一个微信公众号一天拉几千万用户绑定银行卡」,然后又有几家媒体跟进说「业内普遍预计数量超过1亿」。这个数据足够惊人(当然也不可能是真实的)。

这些消息,尤其是不靠谱的数据的直接刺激下,腾讯市值突破一万亿港币大关。接着又看到有人说这几天炒腾讯股票赚了不少钱。

我发了一条微博说「那些乱传微信红包活动中绑定了一亿银行卡的人要么是脑残,要么应该作为造谣者抓起来。」这个说法倒是无意中让不少人中枪,因为不少朋友居然真的相信了这个数据,包括我很敬佩的一位朋友。我不信这个数据,直接原因就是这个数据并非来自腾讯官方,毕竟这是个能影响股价的数据,不会这么草率 - 实际上财付通也很快否认了这个说法。数据来源不清楚,这是其一;其二,一两天之内如果有上亿银行卡绑定的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的判断逻辑其实挺简单,目标受众群体有多大:纽约时报报道中提到,微信月活跃用户有三亿。注意这是月活跃数据,48 小时内用户活跃大约是多少? 乐观的估计 2 亿用户是一个上限,这 2 个亿的用户能有 50% 绑定银行卡? 完全不可能。即使三亿用户都在这两天活跃,那也要有三分之一的人绑定银行卡,这也是做不到的。

微信红包是一次病毒营销的经典案例,其实也可以从传染病学的估算模型来判断究竟有多少用户会被「感染」。这个计算起来稍微复杂一点,但应该能大致推算出来数量级。

对这类数据,参与其中的人最容易将其夸大,「我认识的人玩疯了」;没参与的人则又会觉得其实没什么,「我认识的人没人玩」,这两种反应其实都是最常见的认知错觉。

这种认知错觉有的时候挺坑人的。举个例子,比如一个创业者,创业方向是可穿戴硬件,他平时关注的信息微博微信里的内容,接触到的人参加的会议,都是跟他的创业方向密切有关的,久而久之,会形成一种认知,真的以为这个领域就是世界的全部,其实当然不是那么回事。

话说回来,微信红包是一次成功的战役。据说马云也感叹这次是一次成功的「珍珠港偷袭」,真实性有待确认。今早看到,腾讯公布了部分的微信红包用户数据,「除夕夜参与红包活动的总人数达到 482 万」,不确定「除夕夜」是否包括除夕一整天,这个数据是不是真的,也不好说,不排除腾讯特地保守一点。

微信这个数据一透露,或许有些媒体又会写「阿里松了一口气」,言外之意「你看实际上也没这么厉害嘛」,但我觉得,阿里应该更着急才对。腾讯这次几乎没投入其他资源来做红包这件事,如果将各种推广资源做进来,靠微信的强用户关系去拉动用户使用习惯,支付宝靠什么应对? 除了砸钱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没有用户关系只能干着急。

移动支付战役这一场腾讯完胜。我个人觉得打车软件春节后也不用折腾了,本来腾讯和阿里还寄希望于你们去普及移动支付呢,结果微信(实际上是财付通的)一个团队只用了 10 天,一分钱没砸,趁着春节兵不血刃把这个事儿做这么漂亮。你们还折腾啥呢?

打车软件激活的移动支付用户大概是百万量级的,微信红包整个春节期间能拉动的移动支付用户则会是千万量级。这是我的推测。你觉得是否可信?

题图:电影 E.T. 海报.

--EOF--


题外话

新的一年到来了,小道消息在这里给所有读者 - 不管看到这条信息还是没看到的 - 送上一份祝福,祝大家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希望小道消息在新的一年能带给大家更多有价值的文章和信息。也感谢过去一年中给过我意见和建议的朋友。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8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