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迷思
致敬时间的价值:一品十年

致敬时间的价值:一品十年

江汉曾为客, 相逢每醉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
—— 韦应物《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引子


对我而言,2010 年是个奇妙的起点。一次不经意的饭局,就像洛伦兹那扇着翅膀的蝴蝶,把我卷入了波澜壮阔的互联网时代。如果说之前的十年,是互联网在泡沫之后自我救赎逐渐重生的十年,这个十年就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十年。我有幸亲历其中,入局,出局,再入局,期间从北京到旧金山,从旧金山到西雅图,浮浮沉沉,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我曾经在我的「长日无痕」系列文章的开篇写道:

总而言之,现在完全不可能让时钟倒转了。你不能永远总是对过去也许会发生的事耿耿于怀。你应该认识到你与大多数人一样地过得很好,或许还要好得多,那就应该心满意足了。
十年前我根本无法想象十年后我能如此幸运而又意外地拥有她(小宝),正如十年后我无法预料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以为我的职业生涯,还有她的人生做"deliberate"的打算,但我无法控制结果。过去的十年,我遇到了很多很多十字路口。重要的是,我做出了选择。我很高兴我的人生经历与大多数人一样丰富,或许还要丰富得多,我很高兴我有很多很多故事讲给我的孩子们听。

以下是我过去这十年发生的大事记。当我把这些点点滴滴串联起来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时间的价值。离十年之交的钟声还有几十个小时,希望这篇文章能够触发你也回顾一下自己的经历,把点点滴滴串联起来,然后憧憬未来美好的,新的十年。

回顾


在 Juniper 工作了六年之后,我萌生了出去闯荡一番的想法。我一边参加创业竞赛,一边把想法化作代码,最终在 2011 年 —— 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 —— 和 Alex / Kent 一起合伙创建了途客圈,开始了一段跌宕起伏的创业历程(详情见我的书:《途客圈创业记不疯魔不成活》,在此感谢人民邮电出版社和杨海玲老师)。

2012 年,在创业最艰难的时刻,我的第一个小天使 —— 小宝出生了。她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乐,也让我一点点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2013 年 4 月,我的第一次创业以公司被惨淡收购而告终。感谢我的老板 Shalang 的大力提携,我回到阔别两年多的 Juniper。在体验了国内的创业环境之后,我心中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有朝一日可以去硅谷感受美国的工作和创业环境。

2014 年 12 月底,先后在好几个老板 Shalang,AK,Gilbert,Bob,Rakesh 的帮助下,经历了多番折腾,我和家人终于幸运地拿着 L1/L2 签证,飞抵旧金山。

2015 年 3 月,经老板 Bob 同意,我离开了安逸的 Juniper 总部,来到旧金山的一个略显孤单的做 web 安全的办公室 —— 这是 Juniper 收购的一家创业公司。

2015 年 8 月,在朋友 haofei 大力举荐下,我接受了 Tubi 的工作机会。随后惴惴不安地等待 O1 签证的结果。在美国工作,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身份:我没抽中 H1b,L1 不能换工作,O1 就是我唯一的机会。

2015 年 11 月,年初 H1b 没有抽中的尴尬变成了年末拿到 O1 的喜悦;我终于可以跳槽到 Tubi,在一个纯互联网的环境中大展拳脚。在我的第一次 all-hands meeting 上,我跟整个团队分享了我的目标,我希望引入的工程师文化,以及 Shlemiel the painter’s algorithm 和 4-minute mile 两个有趣的小故事。在 Tubi,我做的第一个改变,就是把之前在 Juniper 和途客圈都行之有效的午间分享(BBL)引入到 Tubi,为工程团队,甚至整个公司,拓展知识面。我给团队做了 ES6 的培训,引入了 promise 和 observable 的思想,我的同事 Zhiye 分享了 ava,ops 团队的 Tim 给大家讲了 HLS / MPEG4 等编码方式,等等。

2016 年我的同事 Marios(大家亲切称他马老师)作为 CTO 加入 Tubi,我们一起带领着 Tubi 的工程团队,把服务端的老旧的 php 和 es5 javascript 的代码一点点换做 es6 javascript,并且跑在了我新做的一套 API 系统 UAPI 上。UAPI 和之前的遗留系统并行运行了一段时间后,最终,所有 API 顺利迁移完毕,遗留系统淡出历史舞台。这次迁移之后,服务速度上升了一个量级,而代码量极度降低(很多重复的逻辑都用更好的编程思想封装和处理),代码质量大大提高。

2016 年 6 月,我排了半年之久的 EB1A 总算开始处理,回美证一到手,我便飞回北京,创建了 Tubi 的中国团队。我跟公司 CEO/CTO/COO 达成的共识是:这支团队不是美国团队的补充或者延伸,而是和美国团队同等「待遇」的核心团队。随后经过不到一年的发展,这支团队迅速成长为 Tubi 工程团队中最得力的团队,承载了大量的核心的研发任务和产品。

2016 年 9 年,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小天使 —— 小贝呱呱落地。为了小贝和小宝有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我们咬牙,在南湾紧邻 Cupertino 的 West San Jose 购置了房产,好让两个小天使能够得到最好的教育。

2017 年初,我尝试把 Elixir 引入 Tubi —— 不光是 Elixir,还有很多软件开发的思维方式。我用 Elixir 写的 Policy Engine 把我用 Jison(一个 javascript 版本的 Flex/Bison) 写的 rule parser 效率提升了两个量级,从而奠定了在团队中推广 Elixir 的基础。随后我们在后端逐渐增加 Elixir 和 Scala 的占比:Elixir 做服务端开发,而 Scala 用来开发广告系统。

2017 年整一年是我 devOps 能力大跃进的一年 —— 之前只系统写过 ansible 的我,逐渐演进成 ansible 和 terraform 的小能手。在 Tubi,工程师要对自己的服务负责到底:从服务的撰写,到部署上线,到监控和后续的迭代。我们还将全部服务一点点 GRPC 化 —— 让 GRPC 像血管一样注入和连接各个服务。在此基础上我们引入了 sidecar,负责流量管理,复杂均衡和断路器等功能。

2018 年初,我们集大部分工程团队的力量,把所有的服务从 aws 的一个数据中心迁移到另一个数据中心。迁移的主要目标是把 devOps 全部脚本化,实现「基础架构即代码」(Infrastructure as Code)。一个季度的辛劳换来了巨大的成果,这个项目为公司未来两三年甚至更久的扩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我们开发了高并发的转码工具 —— 一个视频文件可以被拆分成任意多的片段,分别转码,然后重新组装。在业界,似乎只有 netflix 具备这个能力。

Tubi 度过了美妙的两年半后,2018 年 5 月,我追随老冒加入 ArcBlock,迁居西雅图,开始了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漫长探索。受限于团队的规模,从一开始,我就把自动化做到极致来减少人力成本 —— 我做了一套 Elixir 下的 DSL,可以从 protobuf 的定义文件起,生成 GraphQL 的接口(可选),GRPC 的接口,数据库的 schema 代码(可选),以及文档。通过这套 DSL,我们的工程师可以快速迭代 API,并在 API 稳定后,只需要实现一套逻辑,就可以同时拥有内部接口,服务间的 GRPC 接口,以及对外的 GraphQL 接口。由于没有 devOps 工程师,我用 gruntworks 的模块一手搭建了我们整个 devOps 的平台 ——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在 AWS 上使用三层子网以及多 VPC 搭建整个云端的架构 —— 我吸取了从 Tubi 学到的很多经验教训,让这个平台在自动化,安全和可用性上达到了一个不错的平衡。

2018 年年底,带着对区块链逐渐成熟的认知,我带领团队开始从一个 PoC 慢慢演进我们自己的应用开发框架 —— Forge 框架,日以继夜地,直至 2019 年 3 月,有了一个像样的版本。

工作和家庭,就像跷跷板的两头,一头扎下去,另一头就翘起来。原本2018 年 9 月,小宝幸运地抽到了南湾非常棒,在加州都名列前茅的一所实验性质的小学 Murdock-Portal,但是因为我工作的关系,老婆不得不带着两个孩子在年底迁居西雅图。当然,有失必有得 —— 她们很快爱上了有山有水有温哥华的大西雅图地区。更重要的是,小宝遇上了她最喜爱的钢琴老师,Mrs. Olga,一位对小宝非常严格却又钟爱有加的,桃李满天下的俄罗斯老太太。

2019 年是起起伏伏的一年。在区块链项目上做得越久,我越欣赏 git 的优雅,质朴和包容。我构思了一本并没有开始撰写的关于区块链的技术书籍 —— 大部分内容都在介绍那些不起眼的,但是奠定了区块链基础的技术:比如密码学,p2p 网络,网络安全,各种数据结构和算法(如默克尔树,沙米尔算法),Paxos/Raft 共识算法等等。我觉得相对于那些花里胡哨的激励机制和扑朔迷离的共识算法,这些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技术。人们总是错误地将手段当做目标,回归比特币最初的那些目标,相关的手段才显得有意义;而如果目标不同,却强行应用相同的手段(比如说矿工),就舍本逐末了。

9 月份,一次家长会,让我把对孩子的愧疚转化成动力,开始了每晚匀出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时间给小宝上课的尝试。三个月下来,小宝已非吴下阿蒙,我也非吴下阿蒙。我暗自赞叹「每个孩子都有成为天才的潜力,就看这潜力如何在成长中兑付」。

10 月份,我跑出了人生最完美的一次马拉松,用时 4 小时 32 分。三十七岁的自己,终于超越了三十二岁的自己的脚步。随后我成功影响了孩子们,她们纷纷爱上了跑步。现在每周末早上 7 点半我们都一起跑步 —— 我记得我自己初高中体育课跑个一千五百米自己都要累得吐血,现在小宝可以一口气跑 4km,小贝在我的帮助下,可以跑 2km。跑步不光锻炼身体,还能磨炼毅力,心性,更重要的是,它是父女独处聊天的绝佳时刻。

2019 年最后的日子我还干了一件自以为了不起的「大事」—— 因为 Github 慷慨的代码永久保存计划「arctic code vault」,我开始把之前散落在三四个 repo 里的所有我曾经发表过的近四百篇文章精选出来值得保留的一百多篇集结到目前正在使用的 book_next repo 中,然后将其开源。这个 repo 编译出来的 pdf,有 900 页之多,我将其编译成三个 PDF,分成「技术篇」,「成长篇」和「杂谈篇」,算是对我过去六年人生的一个回顾和总结。

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

tyrchen/book_nextgithub.com图标

下载(记得给我 star 哦)。


展望


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时,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后悔,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2019 年最后一个周末和小宝跑步的时候,我们展望了下一个十年。十年后,小宝将年满 17 岁,成为一名大学生。

记得有一次小宝问我:如果我去清华当老师,教钱三一这样的学生,是不是要学到博士啊?我说是。她说:爸爸,等我高中了,要不我们回北京吧,我要考清华,然后一直在清华读到博士,那样就可以在清华教书了。我乐了,告诉她:大学为了防止近亲繁殖(我给她的解释在此略过),自己学校培养的博士是不能留校任教的。所以你到清华任教,不能是清华博士毕业。她说:那我就上斯坦福,读到博士,清华会要我么?我哈哈大笑:如果那样,除了斯坦福,你想去哪个学校任教都没问题啦!

跑步过程中我跟小宝重提了这个话题,问她有多想上斯坦福?她说非常想。我告诉她去斯坦福读书是一个看上去遥不可及,但只要我们共同努力,还是有一些机会的目标。她说那爸爸你就努力赚钱,我就努力学习。我乐了:光是好好学习是远远不够的,你还是要找到你真正喜爱的,吃饭睡觉都会想着的,愿意付出一辈子时光的事情。她问:就像爸爸喜欢编程这样?我点点头,告诉她:接下来的十年是奠定你人生的下限的十年 —— 没人能预测一个人的上限,但往往经过十年二十年,一个人的下限是确定的。所以你要在下一个十年争取尽早找到你真正喜爱的事情 —— 在不断寻找的过程中,我们要广泛地涉猎知识,理解和掌握那些伟大的先贤们 —— 欧几里得,祖冲之,牛顿,迪卡尔,欧拉,爱因斯坦等穷尽一生发现的真理。十年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短,争取十年后,你读过的书,掌握的知识 —— 比如数学,物理,历史这些知识 —— 比爸爸还要丰富,还要扎实;你拥有独立思考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拥有强大的意志力,可以克服各种困难,就像跑步一样,咬着牙完成目标;同时拥有强健的身体和成熟的心智。小宝吐了吐舌头,点点头。

对我而言,下一个十年,家庭是首位。自从我发现小宝对数学的独特兴趣以及超出同龄人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后,我就有种深深的责任感,不要因为自己的不作为埋没了孩子的这份潜力。只要她还愿意学(只要我还有本事勾得住她的兴趣),我就会继续给她晚间授课。除了目前的内容(中国历史,代数,编程,探索,纪录片,几何)外,也许还会加上计算机相关的内容:从发展历史,工作原理到各种有趣的算法。如果她数学的基础打得牢靠,我们还会涉猎更多科学(物理)的话题。

家庭和工作之外,我个人有这样一些大的目标:

  • 2020:出版一本有趣且不失严谨,把数学和生活联系起来的数学书。目标受众:爸爸们
    • 2020-2029:如果可能,把《天叔奇谈》其它部分整理成册,出一个系列。
  • 2020-2029:做一个拥抱 GIT 思想的分布式账本服务(账本,而非区块链)
  • 2020-2024:出版至少两本中文技术书籍(内容待定)。目标受众:程序员
  • 2020-2024:出版一本英文技术书籍(内容待定)。目标受众:程序员
  • 2020-2024:读两遍《资治通鉴》和再读一遍《毛选》
  • 2025-2029:申请一所家附近的学校,读一个 PhD(意味着要考托福,GRE...)
  • 2020-2029:六大马拉松至少跑一个(哼,我就不信年年抽,柏林,伦敦,纽约,东京,芝加哥我就一个抽不到?)
  • 2020-2029:和小宝/小贝携手跑至少一个半马,一个全马
  • 2020-2029:写五百篇文章(基本上,保持一周一篇的节奏)

我和老婆有每年末做下一年计划的习惯,我们建了一个 repo,叫:pursuit-of-happyness,里面有我们 2017 年到 2020 年的年度计划(更早的计划在 google docs 里)。2019 年最后的这个周末,我们从这几个方面,详尽计划了 2020 年:

  • 小宝和小贝的培养计划
  • 家庭计划
  • 财务计划
  • 健康计划
  • 旅行计划
  • 读书计划
  • 学习计划
  • 写作计划
  • 工作计划
  • 老婆的 LLC 公司计划

和往年最大的不同是,我们在计划中加入了不少新的元素,试图把项目管理的一些思路运用到家庭生活中。我们打算每个月有一次家庭的回顾会议,总结上个月的成就和要改进的地方;我们还加入了合家欢电影,合家欢写作和合家欢读书会。比如说读书会,我们打算每月一次,大家聚在一起讨论过去一个月看过的一本书,学到的内容,有意思的句子,记忆深刻的故事。。。

至于未来十年的计划,我们还在寻找时间来思考和筹划。有句话说得好:今天的生活是由三、五年前选择决定的;而三、五年后的生活是由今天决定。未来的十年,小宝将和我们远离,逐渐拥抱自己的生活,而小贝也很快会走同样的道路。我们希望这个十年,我们能够筚路蓝缕,共同成长,在奔向下下个十年的时候,能够彼此珍惜,彼此感激。

我也衷心地希望,在屏幕前的你,无论是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孩子,还是什么旁的角色,也能够在下一个十年即将来临之前,和你最亲密的人一起,计划一下未来的生活。毕竟,时钟是不可倒转的。时间的价值,只有真正懂它,愿意追随它,把控它的人,才能品味。

编辑于 2019-12-3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