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各省GDP排名:多省位次出现剧烈变化,新时代开启?!

原文链接:2019年中国各省GDP排名:多省位次出现剧烈变化,新时代开启?!


山川网:我们都清楚知道巨变一定会来,但是却从未想到巨变来得如此迅猛与突然。

和所有人一样,自时间进入2020年一月份后,我就一直在关注各省的2019年经济数据情况。由于各省的经济公布时间有先后,所以我一直都希望等到数据更全面一些,更精准一些的时候,再安排向大家推送关于“2019年分省GDP排名”相关内容。

对于2020年初的推送安排来说,这无疑是一道大菜。但与此同时,这显然只是这道丰盛大餐的开始,而非结束。因为在接下来的差不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我们还将陆续推出各省级行政区分市的具体GDP数据情况,干货内容会十分之多。

截至今天,通过综合多方数据,我们得出了如下的“2019年中国各省市GDP相关数据”。特别提醒大家的一点是,这份数据我们标注为“初订版”,因为其中部分数据不齐全,部分数据后续可能会有更新,所以仅供大家做初步的参考。建议观其大概,而不是过于执着于其中细节,因为当下这个时间点渴望十分精准的数据全部公布显然并不现实。




哪些省份排名出现明显变化



历年的分省GDP数据排名出炉后,大家最为关心的一个点,就是哪些省份的排名出现了变化。具体到上升的上升了几位,下降的下降了几位等各个方面。

熟悉我们的朋友都知道,关于分省GDP的年度排名推送,过去的几年我们一直都有在做。整体来说,虽然各省的既有经济体量有高有低,历年的经济增速有快有慢,但是总榜上的排名情况确实变化甚微。

一般来说,一年中平均会有的位次变化数量大约在两三次。而排位的变化,则更是以一个名次的交替为主,能够有两个名次的变化,在当年度的相关推送中都会被我们视为是“重大新闻”。

而当我们仔细查阅2019年的这份省级行政区GDP排名,并将之与2018年的省级行政区GDP排名情况进行对比时,其变化之多,变动之大,足以令我们这些关注区域经济的常客们感到咋舌。因为已经有不短的时间,我们的年度省份经济排行榜单,没有这么热闹了。

由于时间有限,后面的一个月左右的推送,我们还会进行各省的分地级市经济数据解读,所以今天我们只重点关注其中几个特别案例——

河北:2018年全国排名第9位,2019年全国排名第13位,下滑4位;

福建:2018年全国排名第10位,2019年全国排名第8位,上升2位;

天津:2018年全国排名第19位,2019年全国排名第23位,下滑4位;

吉林:2018年全国排名第24位,2019年全国排名第26位,下滑2位。

这里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榜单中前十省份的变化。首先是有省份离开了榜单,河北省由去年全国省级十强的第9位下滑至了第13位;其次是有新的面孔重回了十强,即2018年全国第11位的上海,在2019年重新杀回了十强榜单,位居第10。

如果是放在往年,单是以上的这一点就足够有看点。但是今年不同,因为如果论十强省份中名次上升最快的,竟然还不是上海,而是福建。

在过去的一年,福建不仅因为河北的名次下滑上升一位,还因为高达8%的GDP增速,超过了湖南再升一位。最终,取得了总榜第8位的佳绩。事实上,过去一年里,以福州、泉州为代表的福建城市,经济表现十分突出,关于这点在后续的推送中我们还将做进一步的深入解读。

相比名次上升的上海和福建来说,名次在一年之中即大幅下滑4位的河北和及天津,显然同样非常吸引人们的目光。在过去的一年,在它们的身上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


多地修订2018年GDP相关数据



自时间进入2017年后,有一座城市全面进入了其发展的“水逆期”,经济增速从上年度的9%直线跌至2017年度的3.6%,从全国瞩目的经济超速增长的“明星城市”迅速坠落成为经济数据注水的“负面典型”。

此后的2018年,天津市继续保持与上年度持平的3.6%的GDP增速,一度被认为是为了曾经的经济数据注水在进行“沥干摊平”。

而时间到了2020年1月14日,天津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上发布了2020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提到天津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4.5%以上,2020年主要目标是:地区生产总值增长5%左右。

此前的推文中我们已经介绍过,当下的经济环境下,绝大多数地区政府都在顺势下调对于来年的GDP增速预期,而此时天津市却逆势上调,不得不说该消息一时之间十分振奋人心。

但是很快,当天津市2019年GDP总量数据14104.28亿元公布后,不由得让许多人大跌眼镜,这与此前2018年天津市公布的18809.64亿元规模相去甚远。而天津市的相关政府公报中又显示2019年天津市GDP增量同比增加4.8%,原因何在?

原因正是在于去年时我们就曾向大家介绍过的全国第四次经济普查全面来临;以及新的地区GDP统计方式(省级GDP数据将转由国家统计局统一核算),以规避此前长期存在的地方经济数据总量之和大于同期全国经济总量的问题。

天津的故事显然不是个案,在它之前有辽宁和东北,在它之后就像是持续扩散的雾霾一样,整个北方的经济重点地区,经济数据都在这个时间点迎来了全面的“体检修订”。

通过网络公开资料显示,截至最新,全国已有二十多个省级行政区对于2018年的GDP数据进行了修订,其中数据向上修订和向下修订的地区占比几乎是对半开的。而北方省份,在此次的数据修订中,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向下修订名额——

按照相关媒体的报道显示:下修2018年GDP的省份中,下修幅度最大的吉林,其2018年GDP初步核算数为15074.62亿元,修订后为11253.8亿元,减少3820.82亿元,下修幅度达25.3%;下修规模最大的是山东 ,2018年GDP初步核算数为76469.7亿元,修订数回落至7万亿元以下,减少9820.83亿元,下修幅度达12.8%。此外,黑龙江初步核算数为16361.6亿元,修订后减少3515.1亿元,下修幅度达21.5%。

而有地区下修GDP数据,必然就有地区会上修GDP数据,否则在总量上就无法对得上同期的全国GDP总量。按照此前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显示:修订后的2018年全国GDP为919281亿元,与2018年初步核算数900309亿元相比,总量增加18972亿元,增幅为2.1%。

那么哪些省份2018年GDP数据在修订后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呢?这里我们举几个例子——

安徽省,修订后2018年安徽省生产总值为34010.9亿元,比初步核算数增加了4004.1亿元,增幅为13.3%;

福建省,根据国家统计局四经普后对各省2018年GDP初步核算数的修订结果,2018年福建GDP总量为38687.77亿元,比初步核算数增加了2883.73亿元;

广东省,国家统计局依据广东省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资料,统一核算修订后的广东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为99944.70亿元,比快报增加2666.9亿元,增加幅度为2.74%;

四川省,依据地区生产总值核算制度和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国家统计局对2018年四川省GDP初步核算数据进行了修订:2018年,四川省GDP为42902.10亿元,比初步核算数增加2223.97亿元,增幅为5.5%。

截至目前,天津市还尚未对外公布其修订后的2018年GDP数据。但是我们单单从其2019年完成的14104.28亿元GDP总量,仍旧同步增长了4.8%的情况来看,其随后将要下修的幅度只怕会再次令人大跌眼镜。


前五名和后五名排位最稳定



在一个班级中,如果问哪些同学的成绩最为稳定?恐怕就是排名最靠前的几位同学和排名最靠后的同学。而在区域经济的领域内,这一“定理”似乎同样高度有效。

无论是数据修订还是遇到了阶段性的经济困难,中国省级行政区经济总量排名榜单上的前五名和后五名,其稳定性显然十分令人感到放心——

先来说前五名的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这五大省份,事实上几乎都在2019年获得了各自经济发展历史上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广东,2019年107671.07亿元的GDP体量,不仅使其继续蝉联中国省级行政区GDP总量冠军,还成为中国历史上首次迈入“十万亿”GDP门槛的省份。

江苏,2019年99631.52亿元的GDP体量,不仅距离十万亿GDP仅一步之遥。更可喜可贺的是,如无意外下辖的13个地级市,有望在当年度全部迈入3000亿元GDP阵营,经济均衡实力傲视全国各省。

河南和浙江,分别在2019年迈入了GDP五万亿和六万亿大关,进入各自区域经济发展史上的新阶段。且经济增速在总量前五的省份中十分突出,可以预计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经济发展还将持续保持良好势头。

而即使是上文中我们已经提到的2018年GDP下修规模最大的山东,在下修2018年GDP总量至76469.7亿元后,其2018年乃至2019年经济总量仍旧稳居全国第三位。原因何在?因为基量足够巨大,短期内地位难以撼动。

而在前五名之外,后五名的位次也十分之稳固。

2019年,年度GDP总量全国省级行政区末五位的省份依次是西藏、青海、宁夏、海南、甘肃。这些省份要么是地狭人寡(宁夏、海南),要么是地处地广人稀(西藏、青海、甘肃),所以整体来说在经济总量的比较上势必是不占优势的。

所以在中国内地的31个省级行政区中,以上5个行政区也是仅有的年度GDP总量仍未超过一万亿的地区。这与近些年来国内一众争入“万亿GDP”阵营的经济强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南北之争,可以告一段落



两军对垒,当双方的实力对比情况是五五开时,我们认为他们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

当实力对比从五五开逐渐向四六开变化时,一方面我们可以发现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发生倾斜,但是此时讨论双方谁胜谁负往往还为时尚早。六者未必稳固,四者未必不能逆袭。

但当双方的实力对比开始从四六开迅速转向三七开的时候,此时几乎可以称作是大局已定。大趋势一旦形成,绝非人力所能抵挡逆转,历史的车轮将迅速碾压而过。

2019年,伴随着又一个经济大省河北省经济数据重修后数据大幅缩水,河北省在一年之间排名即从全国第9位滑落至全国第13。而这也意味着,全国省级行政区前十的排名中,南北方省市的数量对比情况已经变为了8:2。仍然在榜的北方省份,仅剩下了第3位的山东和第5位的河南。

而排在山东和河南之前的南方省份,分别是第2位的江苏和第4位的浙江,二者都是中国省级行政区中的明星成员,又兼之长三角区位优势之巨大利好和基础经济体量、产业结构等多方优势,未来目光可及的时间内,山东和河南的全国排名很难取而代之,更上一层。

而河南之后,全国排名第6位到第9位的四省份四川、湖北、福建、湖南,无一近些年来经济增速十分突出的省份。未来一段时间内经济增长还将持续发力,对河南的既有名次形成威胁。

而长期稳坐全国第三把交椅的北方经济第一大省山东,伴随着2018年GDP数据修订和2019年经济数据的公布,我们惊讶地发现浙江与其的体量差距居然已经被拉近至不足9000亿元的距离。显而易见,这对于山东来说并不是一个十分安全的区间。

2019年,浙江省经济增速仍旧保持了6.8%的高速,而同期山东省的经济增速为5.5%,浙江省的增速优势十分明显。如果两者之间的经济增长继续保持既有的模式,那么浙江成为全国经济体量第三省,并不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而华北之外,东北、西北的经济增长全面放缓局面,目前看也也已日渐清晰。包括天津、山西、吉林、黑龙江在内的多个北方省份,近些年的全国省级行政区经济总量排名持续处于下降期。

所以,伴随着2020新时代的开启,中国整体经济发展阶段进入新常态。未来中国经济的南北之争已然可以画上一个逗号,无论是在经济总量还是经济增速上,两者之间都已走向不同的方向。

对于北方来说,当过往的数据水分被沥清之后,开始能够以更轻松的状态面对自身的真实经济情况,不必再因为政绩与面子之争做太多重复性的冤枉投资。把有限的财政预算更多地用于民生改善,提升当地的宜居性成为大势所趋。

而对于南方来说,旧的城市经济各自为阵发展的阶段也已经结束,各城市的身份和定位无论从上层还是民间,都已经再清晰不过。扮演好所在城市群“成员”的身份,全面融入所处的城市群,扬长避短,有的放矢,协力帮助所在城市群成为早日世界级城市群,在世界舞台上更好地竞技争锋,任重而道远。


2019全年:各省GDP实现情况29省市GDP增速目标

2018全年:省份排名城市排名华东篇华中篇华北篇西南篇广东篇江苏篇浙江篇山东篇河南篇四川篇湖北篇湖南篇河北篇福建篇安徽篇辽宁篇陕西篇江西篇云南篇内蒙篇山西篇贵州篇新疆篇甘肃篇海南篇宁夏篇西藏篇

新一线城市圈:济南都市圈青岛都市圈徐州都市圈沈阳都市圈合肥都市圈郑州都市圈成都都市圈武汉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南京都市圈

城市:中国城轨城市佛山GDP过万亿浏阳花炮劳动力人年龄37.8岁徐宿淮盐/连淮高铁抢人城市越来越多2019百强区长三角城市群41城GDP前三季度GDP二十强18省市社消排名27省市前三季度GDP31省居民储蓄排名人均消费排名银西高铁2019年秋季城市薪资2019年胡润百富27省市旅游收入国庆铁路大数据2019毕业生成长指南民间地铁神规划城市群旅游瞪羚企业排行乡镇竞争力21城市群蚌埠入群

人文:南方车站的聚会广州站天下九州最宠游客城市瑞丽缉毒门户城镇化犯罪易错地名国人离婚率长江断流长安十二时辰宏颜获水广州红专厂中国啃老族大洋怪重地名背后中学地理课罪案片石家庄破冰行动白鹿原低调的宝藏城市渤海湾跨海通道城中村拆迁往事区域阅读大数据燕大南迁往事历史文化名城“妖都”广州城市建筑设计离结比城市选择动漫中的重庆水浒故里菏泽

发布于 2020-01-2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