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片尾曲《红莓花儿开》,“红莓”是啥?

《囧妈》片尾曲《红莓花儿开》,“红莓”是啥?

电影《囧妈》的发行过程可以说比电影中更囧。先是提档至大年三十,惹得院线员工一片怨声,紧接着又因为新冠肺炎而宣布撤档。最后突然宣布,改至大年初一在网上免费播放,观众叫好院线叫骂。不过无论怎样,《囧妈》还是和观众们见面了。

《红莓花儿开》

《囧妈》的高潮是徐伊万的妈妈献唱《红莓花儿开》。这首曲子改编自前苏联经典曲目,原曲名为“Ой цветет калина”,是1949年前苏联电影《幸福的生活》(Кубанские казаки)的插曲。《囧妈》中的歌里唱到:

田野小河边 红莓花儿

我与一位少年漫步树林外

可是我俩终究要分开

满怀的离别话儿无法讲出来

去年此时此地 黄昏天边外

我与少年初见 云影共徘徊

一丛红莓花儿悠然独自开

青春的时光一切诚可待

多年以后我俩各自会怎样

是否还能想起此刻的相爱

青春不复返啊 时光不再回

愿你铭记此刻红莓花儿

歌曲中共有3次提到“红莓花儿”。那么“红莓”到底是什么植物呢?《幸福的生活》描绘的是前苏联(现俄罗斯境内)南部农业区库班的集体农庄。因此,这种植物一定是在那里有分布的一种野生植物。这首歌在前苏联电影上映第二年就被翻译为中文,所以早有很多配图。但搜索一下“红莓花儿开”,就会发现这首歌曲的配图似乎有些问题。在不同的配图中,我竟然找到了4种植物。

梅花(Prunus mume)

上图背景中的花,花瓣近圆形,小枝红色,因此是典型的梅花(Prunus mume)。此图中的梅花属于朱砂群,所以花色呈现出深粉色。那么“红莓”是“红梅”吗?梅花原产于我国南方,多数不耐寒,栽植到北京的梅花都是经过特别选育的,俄罗斯并没有野生分布,也较少栽培。看起来不是歌中的“红莓”。

贴梗海棠(Chaenomeles speciosa)

这张图中的“红莓”,看上去和“红梅”很像,但花簇生在一起,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植物:贴梗海棠(Chaenomeles speciosa)。它也叫作皱皮木瓜,但它既不是“海棠”,也和水果“木瓜”毫无关系。贴梗海棠原产于我国甘肃以南,华北可以栽植,东北亦可种植,但俄罗斯并没有分布。

河津樱(Prunus kanzakura ‘Kawazu’)

上图背景中的花,花萼筒狭长,花朵簇生。春天常出门踏青的人们不会陌生,这是一种樱花。在此图中为河津樱(Prunus kanzakura ‘Kawazu’),它的花偏粉红色。河津樱出自日本,相对较为耐寒,但并非原产俄罗斯。

罂粟(Papaver somniferum)

这张图就更加夸张了。火红的花瓣上,基部黑斑极其显眼,这正是罂粟(Papaver somniferum)的特征。如果田野小河边上都是罂粟,恐怕描绘的是金三角或者阿富汗,而不是俄罗斯了。

上面配图的几种植物,在俄罗斯都没有天然分布,很少栽培,别名或俗名也不叫“红莓”。那么歌曲中田野小河边的“红莓”有可能是什么植物呢?一般说到红莓,多数是指覆盆子(Rubus idaeus),也常称为树莓。树莓是蔷薇科悬钩子属植物,红色的果实酸中带甜,在国内市场上比较少见,但在俄罗斯有野生和栽培。歌曲中的“红莓”是它吗?

覆盆子(Rubus idaeus)

蔓越莓(Vaccinium macrocarpon)也常被称为红莓或小红莓。它是杜鹃花科越橘属的植物,果实较小,是红色的。在市场上很少能看到蔓越莓新鲜的果实,但大量作为果干、果酱使用。蔓越莓原产于北美,在俄罗斯可以栽培,并且俄罗斯有其他类似种类分布,如红莓苔子(Vaccinium oxycoccos)。不过,蔓越莓和红莓苔子都是非常低矮的草本,开花很不显著。歌曲中的“红莓花儿”难道是蔓越莓?

蔓越莓(Vaccinium macrocarpon)
红莓苔子(Vaccinium oxycoccos)
红莓苔子(Vaccinium oxycoccos)

想知道“红莓”到底是什么,还得从歌曲的俄文原文入手。歌名为“Ой цветет калина”,其中“цветет”的意思是“开花”,那么“калина”就是我们的主角。翻译过来,就是荚蒾(Viburnum)。荚蒾属于五福花科/忍冬科,荚蒾属。这个属非常庞大,约有近200种。歌曲中的“红莓”,指的是俄罗斯原产的欧洲琼花(Viburnum opulus)。所以,这首歌其实应该叫“荚蒾花儿开”或者“琼花花儿开”才对。中文中各种“红莓”都意会为开红色花的植物。其实,应该是和覆盆子、蔓越莓一样,是一种红果子的植物。

欧洲琼花(Viburnum opulus)
欧洲琼花(Viburnum opulus)

用俄文“Ой цветет калина”检索,就能看到歌曲的配图都是欧洲琼花。

那么为什么这首歌会叫《红莓花儿开》?这需要从中文歌词译者孟广钧身上找答案。译者早就对此有过解释,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错把荚蒾做红莓》。他在文章里提到,在1950年翻译时,虽然那时刚出了一本《俄华辞典》,但他并不知道,因此使用的是日俄字典。日本字典对“калина”的翻译采取音译,也无法使用。于是,孟广钧根据自己家乡一种浆果的俗名,译为“红莓花”。孟广钧是山东人,山东称的红莓或莓子,一般指覆盆子类植物,可能孟广钧认识的“红莓”就是分布最为广泛的山楂叶悬钩子(Rubus crataegifolius)。

山楂叶悬钩子(Rubus crataegifolius)

因为这首歌中“калина”被错译为“红莓”,后续很多图书、电视剧也采用了相同的译法,如四幕喜剧《红莓林》(柯尔涅楚克著,种贤译,1953年)、小说《红莓·恋人曲》(舒克申著,夏金译,1980年)、《红莓》(舒克申著,韦范序译,1987年)、《红莓》(舒克申著,朱少华译,1997年)以及国产电视连续剧《红莓花儿开》(中国教育电视台与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联合摄制,2009年)等。不过重现中俄情谊的电视剧把“红莓”翻译成“Raspberry”还可以理解,“flowers open”是什么鬼?

《红莓花儿开》。open是什么鬼?

此外,还有一些将“калина”翻译为“雪球花”。如《哎呀,雪球花儿》、《雪球花》(薛范译,2001年)、《山上开着雪球花》、《啊,雪球花》、《卡林卡——雪球花》(张宁译,2002年)等。译为“雪球花”比译为“红莓”显然要准确得多,因为荚蒾在欧美常被称为“Snowball flower”。但在中国,荚蒾并不这么叫。欧美称为“Snowball flower”的原因,是欧洲琼花的一个品种,‘Roseum’,全部花变为不孕花,成为一个大雪球。路边野生的欧洲琼花,并非这样。

雪球花(Viburnum opulus ‘Roseum’)

如果“калина”要翻译得更准确、更通俗,可以译为“琼花”。因为虽然“琼花”在植物学上指Viburnum macrocephalum f. keteleeri,但欧洲琼花(Viburnum opulus)及另一种国产的、样貌极为类似的叫做天目琼花(Viburnum opulus subsp. calvescens),简称为琼花是可以接受的。

琼花(Viburnum macrocephalum f. keteleeri)

荚蒾(欧洲琼花)在俄罗斯有着深刻的文化意义。在斯拉夫语中,红色的荚蒾是女性命运的象征,意味着女性的气质、爱情、幸福,婚姻的喜悦、背叛和悲伤。在婚礼上使用荚蒾,可以为年轻人带来幸福的家庭生活。举办婚礼的房间墙壁上会挂有带红色果实的荚蒾,伴娘会用头发在婚礼花环上编入荚蒾的果实,这样可以让新人毕生相爱。在一些地方,婚礼的第三天,所有在场的人轮流走向新人,将几粒荚蒾果实放入伏特加酒中并一饮而尽。在古斯拉夫信仰中,红色有很强的魔力,人们普遍认为荚蒾红色的果实可以阻止恶魔。

欧洲琼花(Viburnum opulus)

发布于 2020-01-2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