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需要云监督的是红十字会

最需要云监督的是红十字会

“云监工”热,更深层的意义是给予民众知情权。这次疫情爆发以来,众多事例反复证明,故意遮掩瞒报误事,信息透明通畅救命,病毒并不讲政治,也不能靠关键字过滤来消灭。


文︱ 扁鹊

图︱网络



被困各地的亿万民众除了刷疫情、看视频、冥想打坐数瓜子,还可以做云监工了。1月30日15时的数据显示,通过央视在施工现场搭设的摄像头,逾五千两百万人在网上围观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过程,加上雷神山医院建设工地的1700多万“云监工”,约7000万人点开这没有台词、没有剧情、视角固定的视频,以评论、起名、打卡、助力等网络独有的方式将自身融入到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

火神山医院与雷神山医院,是武汉借鉴非典时期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新建的专门防治传染病医院。火神山医院地处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知音湖畔,于2020年1月23日动工,预计将在2月1日建成,2月3日完成交付。雷神山医院位于武汉市江夏区黄家湖的军运会运动员村3号停车场,该医院建筑设计于1月25日开始,和建筑施工同步,预计在2月5日建成交付。两座医院的建造时间只有10天左右,工期异常紧张,这次医院建造的全程直播,既可以让普通人感受基建狂魔的实力,又能过一把“监工”瘾,聊以打发漫长假期。

“云监工”热,更深层的意义是给予民众知情权。这次疫情爆发以来,众多事例反复证明,故意遮掩瞒报误事,信息透明通畅救命,病毒并不讲政治,也不能靠关键字过滤来消灭。无论是12月末武汉市公安局训诫八名“不实信息发布者”,还是两会期间停止疫情统计更新,都造成了极大恶果。现如今,在疫情日趋紧张的情况下,比两山医院更值得监控的,是为这次疫情奔走的各慈善组织,尤其中国的各级红十字会。


自古以来,灾难就是官蠹与黑心“慈善家”牟利的好机会。赈灾需要财物,这些财物分发统计相对从宽,这让很多利欲熏心者有了可乘之机。虽然不能把慈善组织视作盈利性组织,但从来不缺少依靠慈善组织致富的“人才”,近年来,包括红十字会在内的多家慈善组织屡屡爆出丑闻,普通民众的善心被当做了韭菜,反复收割。


但是我们又有哪些选择呢?笔者对疫情的首笔捐款也是捐给了武汉市红十字会。近日有关武汉红十字会流言四起,有说捐赠要收收6%管理费的,还有传言武汉红十字会私卖口罩的,甚至说武汉红会以统管名义截走捐赠物资。

1月30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官方微博还发文称:关于目前网络上“山东寿光援助武汉350吨蔬菜,武汉市红十字通过超市低价售卖”一事。武汉市红十字会对此郑重申明:截至1月30日12时,武汉市红十字会从未接收任何单位、任何个人捐赠的“寿光蔬菜”,更没有参与该批蔬菜的分配、售卖。


但据此前寿光政府通报,此次寿光市捐赠蔬菜将由武汉市商务局组织武商、中百、中商三大市属商超集团按照低于市场价进行销售,扣除力资、运杂等费用后,所获款项将全部上缴红十字会,专项用于疫情防治。


新京报采访到的山东省寿光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态则很有趣:“捐赠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做好我们该做的就好”。


是不是武汉商务局沟通不到位,从而让武汉红十字会受了不白之冤?从黄冈卫健委主任接受监督组问询的状况来看,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但就目前情况而言,既然有时间来辩白,武汉红十字会还不如认真筹划,真正做到捐赠信息的公开透明。在技术上实现捐赠物资走向全程监管并不难,监控的成本也应该不高于6%。现在万千码农赋闲在家,搭建一个云监控系统来为疫情做贡献,想必也有很多人响应。


只是这样一来,也许会打消部分人进入红会的想法。那又如何?捐赠物资的分发管理,早就应该采用机器人了。


(微信公众号搜索“TechSugar”并关注,让我们做你身边最值得信赖的科技媒体!)

发布于 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