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我第一个就是想要离婚?

本人是基层医院的护士,孩子今年5岁,为什么说疫情过后我第一个就是想离婚,我的婚姻可以用将就,将就的过不能再过了,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为什么要离婚,是因为他穷,好几次爆发的吵架,好想也不是因为钱,我是一个护士,上班也有10年多了,独女,我们结婚的时候还不流行那么多的彩礼,3万的彩礼就结婚了,要知道这3万元我全部花在他们家里,家电,家具,还有三金,可以说他是一分没花接了个老婆,他是没有固定职业的人装修工人,当时只觉得钱嘛不用药,只要对我好,就可以,婚后怀孕,产检自己去因为在医院上班,一次都没陪过我,大冬天我大个肚子骑电动车,去医院,记得影响最深刻的就是我都7个月的时候那年冬天好大的学,他刚好在我们医院那片干活,因为大雪过后地上结冰,我们医院后门是有一段是个下坡,好多人走哪里都摔觉了,我从后门出来,他和他弟弟在后门口等我,我小心翼翼地走在那段快到下坡路上,走的很慢,而他站在那里等,我听到他弟弟说,你也不去扶哈你媳妇,这怎么滑,当时虽然我什么没说,但是心里很爽,那种不说,说不出来,我这个人大大咧咧,然后很快就忘记了,后来我上不了班,上班很累,公公说上不了就不上了,请假啊,而他一句话都没有,结婚后,我们的钱都是aa问他要钱他说没有,多要几次没有之后,也也不要了,快过年了,他从我这里说借5000,又5000,又5000的,当时结婚第一年钱这个东西看的不是很重,我们之前大事是没有,我问他要钱,偶尔能要喝200元,偶尔。后来孩子出生,出生后孩子生病,哦忘记说了,孩子出生的一切衣服奶粉,用的都是我买的,因为喜欢小孩觉得也没什么,后来孩子生病,可能是个女孩吧,他们家人没有特别表现的那么喜欢,不过也没有不喜欢,我医院那几天,他天天看我垮个脸,孩子生病,县城医院医疗有限,我当时有想法想让孩子转到省医院,可是他每天都夸个脸,不知道给谁看的,我破腹产,伤口疼,奶胀,他都当没看见一样,我请挤奶师,有上厕所突然耳鸣,我喊他,他睡床上没听到一样,当时的心情真的离婚的心头第一次涌上心头,后来孩子和我出院,在医院的住了15天左右我们回家了我们关系更差,我恨他的态度,这个时候你们会问老婆子怎么样,老婆子永远是和自己儿子站一起的,就这样我们为了孩子,三个人吵啊吵,反正都不开心,他们决定我生了个有问题的孩子,我恨他们怀孕的时候不听我的孕期家里有个猴子大金毛,天天在我面前逛,我恨,我恨他们,回家了坐月子,我和哪里是坐月子,孩子还是我的,我和老婆一个上半夜,一下半夜,泡奶粉老婆喊我,我天天都睡不成,他儿子在外面屋里不喊,好折磨我也折磨你,我也喊你,睡不成我们都睡不成,在家没有10天孩子又发病了,我还在月子里,我说必须要到省里医院,他们还不愿意去,可能是因为没钱,可能是因为孩子是个女孩,20多天的孩子发病每天越来越多,他终于看不下去和他妈他爸去省里大医院,我在家里我妈照顾我,我很担心孩子,当然去省城的那些大医院,看病是非常艰难的,因为挂不到号,当天晚上她们跑了很多医院,想住院很艰难,后来打听了个看这个病比较好的医院,算是住院住下了,住了有一个星期回来了,孩子2个月的时候又发病了,我们又去省城这次是我和老婆子带孩子去,他因为要干活,回来没有1个多月我们又发病,这次是我和他一起,我想换个医院,因为孩子控制不住,换的这个医院号很难挂,他一脸不情愿,反正不管,我记得我半夜4点去窗口挂号,他和孩子在宾馆睡觉,挂的下午的号,他是个特别倔强的人,特别不信我说的话,但是别人说的他信,就当换医院,要不是他姐说换个估计他不得去,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我们回家的火车票,因为没买到卧铺票,买的硬座7个小时啊,我说上车了去补,他没补到,这个我自己去补,你知道,补硬卧人特别多,我拼命的挤啊挤,终于补到了,我们路过补票的那的时候,我记得清楚,有个男的,你个大男人不来补票,让一个女人补,我笑笑,说女人好办事些,对了期间我们不停的省城跑,做检查,找医生,看结婚,我都是用十分的警惕去完成这件事,他随意,懒散,不知道操心,期间他父亲还给我爸打电话说叫孩子丢到省城,你们还年轻还能再生,我当时就破口大骂,我气氛,太多坐月子的苦,还有日后孩子3岁前的苦,我是医院护士本来都很累,下班了,回家了,他们都不管孩子,想让我照顾,我本来都有腰疾,但是这一家人没有一个心疼你的,他们总觉得你是装的,老婆子总想着玩,还有我休产假期间问他要200元买条裤子,他都不给我,只是有点可恨,我住院期间,孩子住院期间都是他是他出的钱,我也偶尔出,大部分是他出,像火车票,吃饭,住宿,我出,我们就这样我们在孩子3岁以前吵了无数次,不是没想过离婚,但是想想孩子,本来都有病,又没了母爱,我于心不忍,我们就这样我负责孩子尿不湿,穿衣,他负责奶粉,我们打也打了吵也吵了,闹的最很的时候是住娘家一个月,我真的铁了心想离婚,但是一想到孩子我又心软了,他给我道歉我们又回来了,最让我失望的是他拿这我的给他前女友打了5000元,那段时间他说没钱做生意我钱了3万给他,我测底死心了,失望了,把钱要过来,换了朋友,我在管他,现在孩子6岁了,在外人面前估计大多人觉得我们关系很好,不就是两口子吵架嘛,但是谁又能正正体会到我的心,偶尔我们也会像恩爱的夫妻一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可是我心里的疼,恨一刻都没有减退,让我觉得疫情过后要离婚的是,因为湖北省的病毒我们医院在征集自愿去隔离病房的护士,我故意发给他,他说让我去,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他不会关心我的,我要的是验证,我让我同事们发给自己的老公没有一个让自己老婆去的,后来当然我也没去,可是我却被屋里人嫌弃,特别是他,特别嫌弃,怕我把医院的病毒带回家里了,他爸妈都没有表的比他嫌弃,我恨啊,这就是如今的生活,家里的一切我以不愿付出一分钱,因为我知道这里不属于,每当自己坚持不了的时候,哟会给自己希望说在过2年,我爸妈退休了,就有人帮我照顾孩子了,




我们可能是三观不合吧,他特别扣,孩子的玩具,都是我买的,我带孩子吃肯德基,他带孩子吃华莱士,去超市只要是他付钱不让我买贵得吃的,不让买多,只要是花他钱的时候又便宜的就可以,但是只要是自己吃他舍的买,用的东西也是我记得有次他付钱买电插排,他非要买1.5米的孔也少,我想买个3.5你得孔多的,可是买回来后1.5米总是有个点短将就能用,我们出去吃饭,吃牛排我付钱,吃完了还顺难吃的要死,太多,太多的事,他是懒,肉,没有担当男人,我一个女人在现在这个没有一点归宿感的家我只想我和孩子过得开心就好,现在孩子大了6岁了,我出去吃饭带孩子就可以当个伴,对了,忘了说我挣钱当然比他挣钱多,他是懒,一年都能三分之一在家玩,不出去挣钱,在家的时候晚上打游戏,白天睡觉,饭好了,老婆子喊。

发布于 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