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迢迢
首发于前路迢迢

关我屁事的一件小事

这真是一件无聊的小事


昨晚被人恶心了一回,结果事主到现在拒绝让步,事儿不大,但是实在烂的太荒唐。我决定记下来。

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几天我也没有去办公室,前天下午的时候,要重构一组遗留代码,弄的心烦了,写了一条微博来调侃:

关于这件事呢,我并没有太多别的感受,火币的那个技术总监被我拎出来嘲讽,也是当年的公案,我不想在这里展开太多,但是我也没什么不方便提的,那位袁总监一开会就叨逼叨我们撮合组用 clojure 他看不懂耽误工作。他干不好是 Clojure 的问题?连 Java 里有 Lambda 都不知道的大神跟我叨逼叨这个?其他技术之外的烂事儿还有一大堆,最好不要逼我一件一件往细里面数,给老东家留个面子。

年轻人写代码烂,也不是多丢人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代码也很烂,总之就是顺便嘲笑了一下旧事而已。年轻人总会成长,我并不针对他。

因为前几年在区块链行业的原因,我也被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拉进了很多区块链的微信群。于我而言,没有主动加的群,都是有朋友的情份在,给个面子蹲在里面潜水而已。是不是看看行业动态,说实话大多数文章都写得不好,真正感兴趣的那些学术性的动态,还就只有那么几个固定的密友可以提供。

然后我昨晚就看到这么一篇莫名其妙的文章 [FCoin疑似跑路,face和屁股都不要了?] 。 里面居然引用我对袁航的嘲笑去黑张健。

这都是什么驴唇对不对马嘴的?不是我抬杠,要黑张健,我能比这作者黑的漂亮多了,但是这段话跟张健什么关系都没有,用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呢?从头到尾看不懂我在说什么人,拿来这么断章取义,实在太荒唐了。当场我就在群里联系作者。

这件事当晚就有朋友跟我说,去帮我联系了作者,对方也答应了第二天修改。

然后第二天呢?我到下午再去看这篇文章,我的微博还贴在里面,于是我去找她对质:


这件事儿就是十分有趣了,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不要脸到这个程度,反咬一口说我不尊重她?自己干的烂事儿还有理了?

这件事儿吵了很久,我也懒得一一转述,所有吵架的记录我已经截图,大不了放在后面当附件。这位唐女士转来转去就反复几句话。我也都一一答复了,我的要求就一个,从这篇文章里去掉我的无关言论,就这么一个破事儿,就吵不完了:

你在公共场合的发表的言论,凭什么我不能用?

废话,我说的就不是张健,你放在攻击张健的文章里是什么意思?

这张图在微信群里转的到处都是,谁知道你是谁?

这张图里就有我的微博账号,要找我早就找到了,做区块链媒体都不用采访的,也不用授权,在微信群里捡垃圾就可以凑文章了?这碗饭吃的还真是容易。

微信公共号发出来不能修改截图

那就撤稿啊,删掉我的话重发。我又不拦着你黑张健,是我说的我做的,我理直气壮,不是我的凭什么蹭我的言论?

我微博上发的没有提到你

哪儿也不应该提到我,我现在说的就是全部删掉。

我还要追踪报道

你追踪不追踪管我屁事,你删了不当内容重发能耽误你后续?


总之唐女士坚决觉得自己没问题,好。现在这个时期,我也懒得跟你纠缠,我在神策的工作很开心,我很在意,我不想在这种破事儿上浪费时间精力。我写这篇文章,就为了说清楚:

  • 张健留在火币的代码我接触过,Fcoin我也在技术角度做过一点点关注。我有什么评价也从来没有隐瞒过谁,公开场合跟同事和同行也都不避讳。但那是另外的话题,我这条微博说的跟张健一个字的关系都没有
  • 我这条微博说的谁,我也不避讳,该是我的言论,我自己负责,不是我的,谁也别给我抹黑,我见不得这个
  • 你唐诗云的野鸡媒体要流量不要脸,我不跟你浪费时间,我写清楚,说给我的朋友,我不想给你留面子,但是我也懒得针对你下什么功夫,这篇文章算我送你的流量,祝贵公司早日升天吧
  • 一个连基本的媒体工作都做不好的垃圾作者,也难怪黑都黑不到点子


发布于 2020-02-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