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简单心理
要么嫁,要么死?小妇人里的女性主义

要么嫁,要么死?小妇人里的女性主义

(本文可能会有一点微小的剧透)


“如果你想把自己写的故事卖出去,那么女主角在结尾一定要结婚,死了也行。女主角是个老处女的故事没有人会买的。”

女性故事的结果就是要么嫁,要么死。这是电影《小妇人》一上来就给奉行独身主义的女性泼的一盆冷水。

在刚落幕的奥斯卡中,《小妇人》拿到了最佳服装设计奖


这是个19世纪美国的故事,那时的女性地位低下,几乎没有赚钱谋生的手段,贫穷出身的女孩从小就被告知:如果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唯一的方法就是嫁入豪门相夫教子。

女主角乔就是这样一个出身贫寒的女孩,只不过她想法不同于常人,是19世纪的女权主义者。她背井离乡在纽约打拼,用微薄的收入支撑家庭开支。她还试图把家中四姐妹的成长故事写成小说,展示女孩子们的真实生活。

然而,在书籍出版商的眼里,没有人会对女孩子们的成长和追梦故事感兴趣,就算是小说,女孩也必须完成恋爱结婚生娃的任务,因为她们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此。改变了这个结局,书就卖不出去。


女孩的成长就这么不重要吗?当然不是,这也是故事讨论的关键问题:女性主义。

提前看过电影的朋友们纷纷表示,在女性主义议题的电影中,《小妇人》看起来“特别让人舒服”。它不仅仅反对“女性就该结婚/女性就在乎爱情”这么简单,也不是一味替女性喊口号那样肤浅。

它在告诉我们:独立女性不止一种,幸福也不止一种可能。女性主义不再是政治正确的口号,女孩们也不需要一味成为独立、强大的形象。

女孩子们在这部电影中,终于被当成了真正的人。


乔:叛逆而独立的女性领袖

她早已不满社会给女孩的重重枷锁。

充满了男孩子气的乔,是个大大咧咧直言不讳的形象。她可以在舞会门厅外的黑暗走廊上不顾形象地疯狂大笑和放肆起舞,也可以毫不掩饰地宣告着自己对女性困境的不满:做一个女孩太让人失望了。

终身未婚的马奇阿姨教导乔:你是一个女人,那么你就需要嫁一个好人家;如果不想嫁人,唯一的方法就是发财暴富;但女人赚钱的方法却很少,除了开咖啡店和当演员,几乎没有别的选择;所以你赚不到钱,那就只能找个有钱人结婚。



乔很生气,但还是保持微笑礼貌地怼了回去。

这种嫁入豪门相夫教子的期待让她异常反感,她不愿意用婚姻定义自己一生的价值。面对青梅竹马的同伴劳里的求婚,乔说: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我为自己活着而感到快乐,我热爱自由,不想这么仓促就放弃它。


抗拒婚姻的乔渴望自己的心灵、思想和灵魂被认可,想要用写作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少女时期的她就能独立写作剧本,组织姐妹们一起在阁楼排练,在圣诞夜为邻居和朋友表演话剧;长大后的她更是沉迷写作,有时专注到连壁炉把裙子烧着了都没有察觉。

她希望成为一名作家为人们所记住。“就算我死后,也没有人会忘记乔·马奇。”


但她也有柔软和脆弱的一面。

就像很多优秀女性一样,她们不可能永远勇敢,永远剑拔弩张。她们也有犹疑、脆弱和想要放弃的时候。她们拼尽全力对抗着社会给予的刻板印象,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但她们并不是钢筋铁骨无所不能,她们常常会像乔一样害怕孤独,渴望被爱,甚至自我怀疑。

这才是真实的人,对么?这比一个永远打不倒的女强人真实多了。

当妹妹贝思生重病死后,乔心灰意冷到想要放弃写作。她感到强烈的孤独,渴望被人疼爱,她甚至开始隐隐后悔拒绝劳里的求婚。

但你看,她开始真正为自己思考,思考自己内心究竟是否需要婚姻。她不再是那个“为独身而独身”的斗士,而是一个为自己而活的女人。

这真令人高兴。


故事最后给了乔一个开放式结局,没人知道她最终是重新选择了追求爱情,还是投入写书事业,坚持独身主义——无论是哪个结果,都并不重要了。

因为无论选择了爱情还是事业,那都是乔深思熟虑后自己做出的选择。即使她选了爱情,我相信她依然保持了对独立人格和事业的渴望。

当你真正成为独立女性,你需要听从的声音,便只有你自己的选择。




梅格:爱情与自由同样值得追求

与率性洒脱、独身主义的乔不同,温柔漂亮的大姐梅格坚定地追求着自己的真爱。她勇敢地追求着爱情,和贫穷的家庭教师约翰结为夫妻,投身家庭并把家庭当作自己的事业。

面对姐姐的婚姻选择,乔十分不解,她曾执拗地认为做一个自由的老处女,独自一个人生活,是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直到梅格婚礼的当天,乔还在劝她逃婚:“你本来可以做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大放光彩,为什么非要选择结婚?” 在乔的眼里,婚姻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婚后的生活注定会走向无趣和平庸。

面对乔冲动的劝阻,梅格坚定地表示:婚姻是我的愿望和选择,虽然我的愿望和你不一样,但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女性主义从来不是一味去反对“婚姻”。在“嫁入豪门”和“嫁给爱情”之间,梅格选择了爱情,并大声宣告自己愿意为了家庭工作和奋斗。她放弃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和约翰一起住在破败的屋子里,打扫家务照顾孩子,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

她也常常为爱情牺牲。

有一次,她在冲动之下斥巨资买下了超贵的布料做裙子:“我努力让自己学会满足,但实在太难了,我已经受够了贫穷。” 而那笔钱本计划应用来给丈夫添置一件新外衣。

但最终,为周转家庭开支,她还是放下了自己的爱美之心,卖掉了漂亮裙子的布料,和爱人一起经营生活、直面苦难。

这种牺牲,看起来是不是有些愚蠢?她似乎并不是一个为自己而活的女性,她遵规守矩,相夫教子,不渴望自己的事业。

但不要忘了,是她自己主动说:我想结婚。

梅格和乔不一样,她不是典型的“时代先锋女性”,而是决定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选择没有对错,不同的梦想和追求从来没有高下之分。独立的女性不是只有乔一个,独立的形式也不止保持独身、醉心事业这一种。

“约翰·布鲁克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 ,这是属于梅格的人生宣言,她认定了这种生活,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独立。

爱情和自由并不是彼此冲突的,她充满着温柔而坚定的力量。



艾米:说我所想说的话

和过去版本的《小妇人》相比,艾米被塑造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形象。

她性格坦诚率真,对自己的想法毫不掩饰;有绘画的梦想和野心,凭借自己的努力前往欧洲进修学习。

面对金钱和婚姻,艾米虽然是家中的小妹,但却是最现实最成熟的一个。当被质问为何要嫁给自己不爱的富商弗雷德时,艾米冷静地分析了自己的出身境遇和社会现状:我无法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而婚姻对于我来说与爱情无关,而是一个经济问题。我选择嫁入豪门来解决这个经济问题,为什么要为此感到羞耻?

没错,金钱的确是个需要面对和解决的现实问题,艾米决意选择了嫁入豪门。但与此同时,她并不盲目崇拜金钱和上流社会。

她曾经深爱着儿时那个有钱的劳里,但面对成年后懒散消沉的劳里,她又毫无掩饰地向劳里表达了鄙视。

她对劳里颓废的生活状态和肆意挥霍光阴的行为非常不屑。她喜欢金钱,但她并不认为金钱是用来炫耀和挥霍的,钱也不是碌碌无为的借口。

回顾她成长的过程,艾米一直是个勤奋努力、积极向上的女孩,虽然小时候的她自卑于活在乔的阴影之下,一直仅次于乔,但长大后的她变得自信而坚定。她为了成为画家,远赴法国刻苦练习;为了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不断努力提高自己。

关键的是,她认可自己作为女性的价值。在乔几近放弃写书的时候,是艾米告诉她:女孩子的故事并非不重要,你需要写出来,让女孩们的故事变得重要。

真是一个狡猾又令人嫉妒的女孩啊。


独立女性不止一种可能

在原著书籍和旧版电影中,拒绝结婚生子追求作家梦想的乔几乎包揽了全部的独立女性光辉,她的自立自强精神和冲破社会桎梏的勇气为人们所称颂,被奉做独立女性的先锋榜样。相比之下,马奇家其他的姐妹都显得黯然失色,似乎都不够进步不够酷,只能作为配角。

我们常说women can do anything,但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不是所有女性都追求do anything。

如果人们口中有力量的女性形象总是一个摇旗呐喊的女斗士,也许亦是一种偏执。当然,即使是女强人的形象,也不需要永远剪着短发、穿着西装。我们不需要对自己的力量如此不自信,女性力量也不需要被刻意讨好。

《小妇人》让人舒服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它没有夸大和鼓吹女性的力量,而是真的去描写了几个little women——追求事业的乔,向往家庭的梅格,和勤奋向上的艾米。每个女孩都得到了充分尊重,都是真实活着的人。

我们总说女性自由,但永远别忘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女性自由。不是所有女孩都活成一种统一的自由面貌,而是所有女孩都有选择,去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当然,前往自由的过程是有点吃力的。每个人内心都会有两种力量,一个是愤怒的、野性的力量;一个是犹豫的、害怕的、隐忍的力量。往往那个愤怒的、反叛的力量留下来疗伤;而那个自卑的、敏感的、犹疑的自我去做探索。

啊,那又怎样呢。就去积攒勇气,然后去探索吧。去探索自己真实的喜恶,探索自己的欲望。

然后,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姑娘你就大胆去过你的生活。


冯女士 ✑ 撰文
酒鬼 ✑ 编辑



我们是简单心理咨询预约平台,拥有800+位海内外心理咨询师,只有约10%的申请咨询师能够通过面试考核;目前为止简单心理已为40万+人次提供了高质量心理咨询服务。

寻找属于自己的心理咨询师,欢迎来简单心理咨询预约平台体验哦,戳这里「jdxinli.cn/2ukmmb

发布于 02-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