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现在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它正是钻石公主号

齐泽克:现在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它正是钻石公主号

来源:

welt.de/kultur/kino/art


正如马丁·路德·金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所说的那样:“我们也许不是来自同一条船,但现在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如果不行动起来加以应对,我们可能就会全部落到一艘名叫“钻石公主号”的邮轮上。

(以下三分之一内容已被削除,请移步文末查看阅览方式)


香港的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领军人物梁卓伟(Gabriel Leung)表示:“如果冠状病毒得不到控制,这次疫情可能会感染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二的人口。” “当科学界在解决新疾病爆发的不确定性时,人民需要有信念并且相信政府,” 他说,“而很显然,社交媒体、假新闻、真新闻全部混杂在一起,这样就毫无信任可言,那该怎么去对抗疫情?”“你需要额外的信任、额外的团结意识、额外的善意,但它们都已经被耗得一干二净了。”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在去世前数日,李医生在他的病床上说出了这句话,这种对听到其他声音的渴求并不必然意味着西方式的多党制民主,它只是在呼唤一个可以倾听公民批评反应的公共空间。有观点认为,国家必须控制各类流言以避免恐慌,而对这一观点的主要反驳就是:这种控制本身就是在散播恐慌,由此又创造出了更多的阴谋论流言——只有普通人和国家之间相互信任,才能把工作做好。

在瘟疫期间,一个强大的国家是必不可少的,毕竟这个时候必须要以军事纪律采取大规模行动(比如封城)。C国可以做到隔离数千万人,而我们可以想想,同等的大规模瘟疫如果发生在美国,国家能强制推行同样的措施吗?可以打赌,会有成千上万的自由意志主义者怀疑隔离只是国家的一场阴谋,然后拿起武器杀出一条血路……

那么,究竟是“本有可能依靠更多的freedom of speech来阻止疫情爆发”,还是说“C国现在正在牺牲湖北来拯救世界”?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版本都是对的,而更糟糕的是,没有什么捷径来把“好的”freedom of speech同“坏的”谣言切割开来。批评声音抱怨“真相总是被官方当成谣言”的时候,他也应该补充一下,官媒和数字新闻这块广阔领域上早已经遍布谣言了。

其中一个激烈的谣言例子就来源于俄罗斯主要的国家电视网络之一,第一频道。它在自己的主要晚间新闻节目“时间”(Время)中插入了一段对冠状病毒阴谋论的报道,报道的风格模棱两可,看起来像是要揭穿这个理论,却让观众觉得他们抓住了真相的核心。于是,这样一个信息(阴暗的西方精英,尤其是美国人要最终以某种方式为这次冠状病毒疫情负责)就作为可疑的流言受到宣传:这太疯狂了,不可能是真的,不过尽管如此,谁知道呢……

奇妙的是,实际真相的悬置并没有消灭它的符号功效,以及,我们甚至不应该逃避这样一种可能性:有时候,不把全部真相都告知公众会有效地防止恐慌,从而避免产生更多受难者。在这个层面上,问题是没法解决的——唯一的出路就是人民和国家机器的互信,而这正是C国极度缺乏的东西。

假如一场世界性的瘟疫发展起来,我们是否意识到市场机制不足以阻止混乱和饥饿呢?必须要从全球层面考虑一些在今天会被我们大多数人看作是“共产主义式”的措施:在市场的坐标之外协调生产和分配。此处应当回想一下19世纪40年代起发生的爱尔兰土豆饥荒,它摧毁了爱尔兰,让数百万人死去或是远走他乡。英国始终对市场机制抱有信心,因此当数百万人受苦受难的同时,爱尔兰竟然还在出口食物……幸运的是,类似的野蛮解决方案已经不再为当世所容了。

你可以把当下的冠状病毒疫情解读成G·H·威尔斯所著的《世界大战》(1897)的颠倒版本——这本小说讲述的故事是,火星人征服地球,而绝望的主人公发现所有火星人都被一种他们毫无抵抗力的地球病原体给杀死了:“他们全都死了,地球人的枪炮没能起效,这种完全不起眼的东西却将他们彻底征服了!上帝的智慧无可匹及,是祂让细菌降临在地球上。”耐人寻味的是,据威尔斯说,这个情节的来源是同他兄弟弗兰克的谈话,他们讲到了英国人对土著塔斯马尼亚人的毁灭性打击,他想知道,如果火星人对英国人施加了英国人曾经对塔斯马尼亚人施加过的暴行,会发生什么事?然而,塔斯马尼亚人缺乏那种致命的病原体来击败入侵者。

或许,我们应该把威胁人类存亡的瘟疫看作逆转版的威尔斯故事:“火星入侵者”正是无情剥削和毁灭地球生灵的我们人类自己,而在高等灵长动物保护自己的一切手段都已失效之后,我们现在就面临着“这种完全不起眼的东西”的威胁,“上帝的智慧无可匹及,是祂让愚蠢的、只会盲目增殖——以及变异的病毒降临在地球上”。

我们当然应该仔细分析为冠状病毒疫情打开大门的社会环境——只需要想一想,在今天这个相互连结的世界,一个英国人在新加坡同某人会面,然后返回英国,再去法国滑雪,在那里感染了四个人……常见的质疑正排着队等待发问:全球资本主义市场,等等。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应该拒绝诱惑,不要把当下这场疫情当作某种有更深层次含义的东西:(比如)它是对人类残酷但正义的惩罚,因为他们无情地剥削地球上的其他生灵或如何如何……

如果我们要去找这么一种隐藏信息,我们就是还停留在前现代:我们把宇宙看成一个保持交流的伙伴,就算我们自身的生存都受了威胁,我们受惩罚这个事实之中都还有一些能给人宽慰的东西——宇宙(甚至说是神隐的大能)在看着我们……真正难以接受的是,当下的疫情只是一场再纯粹不过的自然事故,它就是发生了,背后也没有任何深层含义。从事物更大层面的秩序来说,我们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物种罢了。

为了应对冠状病毒爆发带来的威胁,内塔尼亚胡马上向巴勒斯坦当局提供了援助并提议协调。这不是出于善意和人道考量,而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不可能把当地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分开——如果一个族群受了影响,另一个族群也会不可避免地遭受冲击。这就是事实,我们应该把它翻译成政治语言——现在是时候抛弃“美国(或者随便哪个)优先”的口号了。正如马丁·路德·金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所说的那样:“我们也许不是来自同一条船,但现在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如果不行动起来加以应对,我们可能就会全部落到一艘名叫“钻石公主号”的邮轮上。


全文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CvPBy去除汉字tcqpJj5zCvCndMYA

提取码:ywb9

解压密码:ZizekSlavoj

发布于 02-1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