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雷·杨之于纳什,塔图姆之于皮尔斯

从大学开始,就有人说特雷·杨像斯蒂芬·库里——库里在戴维森,杨在俄州大,都是过半场就能吓得对面鸡飞狗跳。对面领先个10分,也不敢松懈,就怕一个没注意,对面抖手祭出一串三分球,啪啪啪,比赛重新进入焦灼。


但看杨打了一年半NBA,我越来越坚定这想法了:

杨不像库里。

首要的不同在于,库里是史上最强无球球员——米勒、雷、伯德、哈弗里切克们在后面跟着——而杨作为一个无球攻击手,跟库里差太远了。

骨子里,杨是个斯蒂夫·纳什型的组织者。


——哪位会说,数据不像啊:杨本季场均21个投篮得到30分,纳什生涯最高赛季,也就是单场13个出手得到19分。

的确,只看数据,纳什更像是个组织者,杨更像个得分手。

但,他俩都是依靠个人进攻来驱动组织的创造者——这一点是相似的。


关于创造者的分野,举个例子吧:

纳什的两个MVP赛季,场均17分11助攻。保罗在黄蜂的两个巅峰赛季,场均22分11助攻。斯托克顿第一次进全明星那年,场均17分14个助攻。

乍看去,纳什比较像斯托克顿,而保罗的攻击性比纳什更强。


但看过比赛的,一定有印象:保罗的组织,比纳什更持重,更倾向于斯托克顿。

保罗和斯托克顿更倾向于纯空位,寻找机会、传更保险的球,只在需要时接管比赛。

而纳什始终处于持球攻击状态:他更热衷于利用进攻,创造机会。

之所以纳什的得分不高、助攻显著,是因为他极擅长在攻击到破坏对手防守时,捕捉住瞬间的机会。


所以数据上,保罗的得分、助攻和失误控制都更好看;但看过纳什打球的一定有印象:

巅峰期的他,能够随时保持对对手防守的压力,让你喘不过气来。他的组织,是融汇于个人进攻之中的。

也不妨这么说:纳什的传球是更有穿透力、更破坏性、更与攻击相结合的;保罗(和斯托克顿)的传球是更稳健,更倾向于组织全局的。


在这一点上,杨(以及如今东契奇、少年韦德、巅峰期勒布朗)都很像纳什:攻击→制造错位→捕捉错位传球。

相形之下,像利拉德这样传球比较求稳的,就更多靠个人得分,而非传球,来驱动球队了。


杨和纳什的其他相似点:

——他俩个子都小,运动能力,客气点说,很一般。

格外依靠协调性,靠特殊的技艺:不快不高不硬,就靠巧。

他俩都能做漂亮的大幅度横拉,但更倾向行进中快速小幅度变向,过人更靠角度和身位,而非速率。吃住对手的步子,抢到身位,过。

过人之后,他俩会立刻恢复重心:不要求过干净,过去一个肩就行。

他俩不会急吼吼到篮下去找帽,而是卡着步子和身位,冷静地找到投篮角度。杨虽然小巧,但用身位蹭罚球的技法,非常地贼。


纳什当年找挡拆到中距离后一停,极为致命:他的视野,能瞬间看清局势。继续突、急停投、传给内切长人、传给底角射手,他有多种选择。

杨也有这习惯:过掩护后,习惯性拉球一停。他传远端射手,不如纳什那么锐利,但对手不敢轻易扑:因为他那一停之后,有可怕的后招呢。


——纳什有一手抛射,有一手骑马射箭。杨的抛射很好,但比较吓人的,是他拉球急停之后,发力的一蹬。

杨的投篮,基本是单动投篮,球出手快。而快的秘诀,是他投篮前的小跳步。所以杨并不擅长对抗下的长距离投篮,但他也不需要:

拉球急停→蹬步→跳步→出手。

对手干扰到来时,球已经出去了。


这个小跳步,保证了杨的出手稳定性,以及射程。

——利拉德2018年被鹈鹕夹击打翻之后,苦练各色30尺远射。本季利拉德的三分球,出手平均距离是27.6英尺——也就是弧顶三分线,再往后一米。

杨本季的平均三分球射程,也是27.6尺。


杨和纳什一样:

他们赖以得分的招式,全都不太靠身体(因为身体也没啥好靠的……),而靠步伐、投篮、节奏、身位这些很平民很基本功的玩意儿。

他们打的篮球,是那种你看着录像带,然后自己去野球场试着练练,会发现很有用的平民招式。

最后,是组织者的思维。

杨自己本季突破篮下很多,但他不太依赖空间型长人——反过来,亚特兰大也没这路长人。

他本季459个助攻里,133个喂的三分线,272个喂到篮下:他的传球质量很高,线路很毒。


按照一般的理解,鹰有科林斯这么个内切狂魔,杨应该跟他组起二人转,一路打到死才对,但是:杨本季场均传球,给亨特,给赫尔特,给科林斯(当然他缺阵了半季),基本很均衡。

他持球时间长,但是挺注意的:尽量让每个人都碰得到球。


全明星前,鹰击败尼克斯,戴德蒙回归鹰首战:他刚上场两分钟,杨已经给他喂了两个篮下助攻:

一个是等着戴德蒙内切后的击地传球,让戴德蒙扣篮;一个是逼出换防后走位,一个高抛传球,让戴德蒙上了个空篮。

传球技巧是一方面;给刚上场的长人喂球暖手:这个指挥官思维,才弥足珍贵。


去年10月,杨提到他跟纳什训练时,主要关心什么,“全都是他在场上能看见什么。”

视野。这就是组织者关心的问题。


所以杨每场的30分,与利拉德类似的8米远射、联盟第四的场均30分,都只是障眼法。

比之于他的组织,他的得分更像是个附赠大礼包——就像勒布朗的组织对湖人的意义,远大过他的场均25分似的。

大体上,杨是那种给他越好的队友,越能发挥出来的好孩子,而且随着经验与默契的增长,会越来越纯熟起来。

这是他和纳什,真正的相似处。




去年秋天,肯特里克·帕金斯说杰森·塔图姆:

“身上有点皮尔斯那味儿。”


三年级的塔图姆,至今:场均34分钟22分7篮板3助攻。44%/38%/82%的命中率。

三年级的皮尔斯:场均38分钟里25分6篮板3助攻。45%/38%/75%的命中率。


较真一点的话,其实他俩风格不同。

皮尔斯年轻时壮如野牛,步伐早熟程度在那年头的年轻人里只有科比可与一较短长,造罚球如砍瓜切菜,性格也有点怪咖,经常愤怒起来。

塔图姆大体还是清秀瘦长、聪明伶俐的套路。他俩都有篮,都是一对一攻防高手,都手脚精确,但塔图姆身上,更多是步行者时期的保罗·乔治。在中距离,则有点少年科比。


本季凯尔特人进攻,是持球三叉戟(塔图姆、海沃德、肯巴)加个弱侧掩杀后手拳(杰伦的无球进攻)。但具体还分:

海沃德+塔图姆撑场时,凯尔特人每100回合赢对手23分。

肯巴+塔图姆撑场时,凯尔特人每100回合赢对手15分。

四个人都在时,凯尔特人每100回合赢对手13分。

肯巴不在时,13分。

塔图姆独自在场,另外三位不在时,超过260分钟里,凯尔特人每100回合赢对手9分。


当肯巴和海沃德在场时,塔图姆不需要持球,靠挡拆外切接球攻击,就能让对手头晕。

当肯巴和海沃德不在时,塔图姆自己持球接管,也能打比赛。

而无论进攻端开不开,塔图姆的防守,都可以竞争年度防守阵容。


所以在功能上,塔图姆有点像2017年莱纳德之于马刺:

他不是超级策动者,但靠着攻防两端的个体效率影响比赛。


全明星前,塔图姆对快船,39分。

祖巴茨面前靠长臂强投,叫掩护挡开乔治强投,两次,让乔治的长臂都干扰不到,包括一个科比式过掩护横移飘投。

下半场一个接球启动过了莱纳德上篮,再一个接球启动,过了沙梅特扣篮。

各种科比式的花样步伐搭配后仰投篮和转身挑篮。

也难怪快船防不住:花样太多了。

两年前,塔图姆身为新人打东部决赛时,还有许多不足:那时他中距离五光十色,擅长各种晃动与后撤步,但三分线外只能靠定点篮;运球很高,要过人时就会揉搓一套体前变向,晃出来,直线突。

当时我觉得,他那感觉,就像刚进高一的流川枫。


本季他多了一个明显的杀招:运球侧跳步,三分球。

比起新秀年,他的投篮明显多了跳步垫步,与此同时,出手变快了。

新秀年他92%的三分球来自队友传球,本季他的三分球受助攻率变成61%了:能自己运球投了。

他的处理球也变简洁了,体前来回运球变少,接球瞬间调整步伐,一步突破变多了。那架势很明白:直接卯着上,冲着对抗去的。

以及,非常科比的一点:他现在很擅长运球找掩护、钻进人群,钻到某个点,对手嘀咕:

“补位还是不补位?换防还是不换防?这个球你追得了吗还是我来?”

这种瞬间沟通不利造成的防守盲点,就适合一个后仰中投解决:科比当年跟加索尔打挡拆后经常这么来,塔图姆本季,也是这样子。


这背后的变化,是步伐。

塔图姆两年前运球高,现在低得下来了,能对抗了。

两年前对球防守时遇到变向就有点虚,更靠长手干扰,现在能咬得住步子了。

两年前摆脱后突破终结花样少,现在,任何一只脚或双脚起跳,都能收尾了。

我们看对抗,很容易被肌肉所迷惑,觉得肌肉男才最猛。但塔图姆本季的攻防进步,其实都是从脚步开始的。


最后一点好:

他持球单打联盟第12多,每场3.1次;还有与英格拉姆一样多的持球挡拆启动,每场5次。

他本季场均22.4分,持球3.2分钟。得分比他高的人中,持球比他少的,只有恩比德、唐斯和戴维斯——三个长人。


不费球权。不费安置。不挑队友。攻防两端稳稳地给你真东西,不用担心对位被摧毁。每场只要3.2分钟持球时间。

一点都不像个1998年出生的少年。

就像21世纪初,满天都是小乔丹到处飞时,皮尔斯扎扎实实地用一个个下盘动作和步伐,稳稳地每年25分似的。

就像2000年,拉里·布朗教练夸科比,比起其他少年来,更在意基本功和防守似的。


毕竟世上繁花开了又败,最后还是得拼底子。

基本功有多扎实,路就有多长。

发布于 2020-02-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