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娱乐教父”历时2年打造帝都颜值最高艺术空间,刘雯也为他疯狂打call!

如果说冯小刚影响了当代人几十年的审美

那么王中军就是这背后强有力的支持

△ 《我不是潘金莲》电影剧照

1960年王中军出生在北京的一个部队大院

自幼酷爱绘画的他

小时候便立志考取中央美术学院


愿望是丰满地,现实是骨感地

初中还没有毕业的他

未满17岁便被应征入伍了


6年的军旅生活结束后

他被分配到出版社任美术设计等工作

经过几年辛勤奋斗后出任广告部经理

可这安逸的生活未能弥补他心中的缺憾

内心对知识与对美好的渴求

促使结婚成家的他工作5年后

远赴美国留学

开启了另外一段人生


除了读书外

他一天打工15个小时

偶尔人家也会给小费

一块或者五块,有时甚至更少


就这样又一个5年过去了

王中军和妻子带着满满的技能

和辛辛苦苦攒下来的10万美金回国创业

创办了华谊广告公司

起初华谊广告由于经费周转紧经营十分艰难

而对于创业的那段时间

王中军印象最深的是

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到地铁口

在寒风中锁好车,然后赶坐地铁

到建国门下车,再去公司


随着为更多大型公司做企业形象系统

华谊广告的业绩开始蒸蒸日上

在此期间

经商遭遇挫折的弟弟王中磊也加入到华谊

在兄弟两人的共同经营下,三年后

华谊广告公司进入中国十大广告公司行列

△ 王中军拍下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

之后的开挂人生你们也知道了

从影视宣发到影视制作

从影视投资到海外发行


两兄弟一直带着华谊成长为

中国最大的私营电影公司

在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排行榜上

创造了连续3年冠军的传奇神话


除了事业和财富

王中军还对生活和艺术品质有着极深的造诣

而这点恰恰是源于,骨子里的热爱

从马场变身美术馆

哪些你不知道的事


说到美术馆

王中军有个非常有趣的习惯

那就是他十分喜欢在看展之余

到美术馆的商店购物


“我的爱好就在美术馆,平时穿的很多T恤和帽衫也都是在美术馆买的,它们比很多大牌更让我喜欢”,王中军说道。

他利用公出或闲暇之余前往世界各地

参观过的美术馆不计其数

这实际上也是他多年以来一项停不下来的爱好


毫不夸张地说

王中军对美术馆的喜爱

早已到了痴迷的程度


不论外出度假或工作

他都会抽时间去当地的美术馆看看

甚至每年还会特意安排

美术馆的参观行程

跨越东西半球只为来到美术馆欣赏佳作

而这种热爱也是他建松美术馆的初衷

△ 英式私人马会

豪华落尽见真淳

近几年,他的马会逐渐闲置了下来

也与他的生活关系逐渐变得淡了

长期被闲置的马会让王中军感到有些浪费


另一方面

近20年来他的艺术收藏也一直梳理得不够系统

因此

王中军决定用这块地做一个他喜欢的艺术空间

同时也能更好的服务大众

△ 大表姐刘雯在松美术馆拍时尚大片

除了你的作品

你存在的空间会藏着你的气质


“在这个商业浪潮中

一部电影是一个团队的作品

因此你不能把它归于个人意志

如果想做个人作品那不如写写

画画来的爽快”,蔡澜说

在构想松美术馆主体建筑时

王中军也在个人意志和公共视角中磨合

并得出两个原则

一是节约,充分利用原有设施

二是简洁,以服务艺术为宗旨


本着这样的理念

建筑师去除了原始建筑的符号

将一切转化为几何、净白

使“松”成为一座

极具东方气质的“艺术容器”

起初,王中军只想单纯造一座小美术馆

对名字并无过多思索

是偶然间的一次出行启发了他

在旅途中,他看到一片老松林,让他倍感震撼

松林自身散发出的东方气质令他着迷


“松”,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格外纯粹而峻然,象征着君子风骨。无论视觉美感还是精神寓意,都十分契合王中军对艺术的理解与深植于内心的艺术使命感。于是,他很快下定决心,就以“松”来为自己的美术馆命名。

建筑去掉一切多余元素

并且因地制宜

在原有场地和建筑基础上做改造

演变成一组容纳12间展厅的纯白色当代建筑

拱形、山形和方形的大型落地窗

不仅实现了充分的自然采光

也为建筑本身营造出通透纯粹的质感

纯白色在减法原则之下

还有更深的一层含义

即为表达东方艺术在色彩上的意境


乃至后来独领园林的古松

苍劲蜿蜒的造型和特有的墨绿色

在白色的映衬下

如同绘画般的质感跃然纸上

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视

都可以感受到东方的禅意

王中军一直非常喜欢中国古建筑

于是,在这座长365米

宽超过60米的狭长场地中

来自山西的古建筑和江西老牌楼

矗立在长轴两端,遥相呼应


将园林的气场聚拢在经典且沧桑的氛围中

并与位于正中的极现代建筑形成古今对比

△ 松美术馆里的199棵松树和江西老牌楼

在他看来

天然的狭长场地

犹如一幅徐徐展开的古代长卷

以建筑为笔、以古松为景

描绘出一幅巨型东方山水画


最开始王中军计划种下99棵古松

这个数字源自中国人

对9这个数字的天然热爱


后来他发现

99棵古松达不到成林的效果

索性又加了100棵

终于实现了巨型水墨画中的松林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园林中那条贯通长轴的路径

王中军最初试图用自己收藏的老砖石来铺设


然而,考虑到施工及成本

他和建筑师讨论后决定用最当代

纯粹的手法来实现


于是,选择了素水泥

如折尺般展开的水泥路径

与美术馆的洗练形态统一

又与两端的老建筑形成富有冲击力的对比


而那些收藏的老砖石最终

用在了古建筑的台座上

也让古建散发出一种新生的活力

施工期间,王中军曾多次前往工地

现场指挥工人一点点打磨景观的坡度


譬如,一进大门地面必须保证绝对平坦

直到建筑边缘才开始起伏

否则会对建筑造成遮挡

也正是细微之处的考量和修正

才使得这座充满东方韵味的园林

在完全没有图纸的情况下

恰到好处地实现了王中军心中描绘已久的山水画

来自上海老房子里的细长木地板

为纯色调的展陈空间增添了温暖的质感

特别是当午后斜阳洒入时

细密的纹理交织出金色的光影

既为极简主义的展陈空间增添温暖的亮色

又在空间上形成优雅的分隔

不同功能区之间的连接空间

采用金色拉丝不锈钢材料四面包裹

洗练的构成感呼之欲出

最右端的阳光房休息区采用一整面落地窗

纤细的黑色分格形如墨线

窗外古松耸立、绿草如茵的东方园林风景

成为内部空间最好的背景,观者身处其中

不由得被传统且当代的山水景观所感染

通往地下一层的楼梯狭长而深幽

为参观者去往包括梵高在内

西方大师展厅的路径营造出仪式感


看似简单的空间完全从参观者的视角出发

每一次视线转移

都会看到纵深在另一层空间内的展品

有如古代园林中制造景深的手法

松美术馆是王中军建造的第一间私人美术馆

以建筑描绘山水,水到渠成,无需腹稿

两年内多次的工地探访和现场调整

也带给他无穷乐趣与享受


这些年来,他更是对改造房屋更是乐此不疲

从青睐装饰色彩浓重的流行风格

到深受当代极简主义影响

审美观念的演变一如他在绘画收藏领域的变化

而这一切在王中军看来

松美术馆的诞生不是一时的兴趣

而是一个开端

希望它可以经历长时间的成长和沉淀

变成一个承载文化、艺术与生活得载体

建筑作为容器实现未曾实现的理想

也承载着浓烈的个人色彩

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住进不同的房间

就像是跟不同的人聊天

感受每个人的生命厚度


聆听我们未曾见过的别样世界

感受毕加索、梵高、吴冠中对这个世界的洞察

穿过时间的长河增加自己生命的厚度

这是小千理解的生活的意义......

发布于 03-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