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崩盘背后真相(信息量巨大)

全球崩盘背后真相(信息量巨大)

本文写于2020年3月12日>>原文链接

乡亲们,我是王了了。这是一篇万字长文。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全球股市正在恐慌性抛售,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国家股票纷纷触及熔断。

早在亚盘的时候亚洲各国指数也发生暴跌,此时此刻市场流动性几近枯竭,就连黄金和比特币也惨遭抛售。

如果说上周全球资本市场还笼罩在对病毒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中,那这一周,从油价忽然暴跌到30美金以下之后,全球经济进入衰退就好像被“一锤定音”,既成事实了。

大多数人认为,油价的暴跌是反映了对经济衰退的预期,或者只是OPEC和俄罗斯谈判失败的结果。

但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

有时候一个人的意志,用对了时机,能产生放大数倍的效果。

我把这件事的逻辑从头到尾理一遍,然后你就能清晰地看到整幅画面了。

为了让两眼一抹黑的小白读者也能看懂,我特地介绍了一下石油暴跌这件事的背景,已经了解的可以跳过。



1前情回顾

石油是一个由供应端决定价格的大宗商品,因为需求端是没法操控的,全世界每天需要多少桶油基本上是固定的。经济过热时期多一些,经济衰退时期少一些,相对容易把控。

但地球上供应石油的就那么几个国家,OPEC+俄罗斯+美国。所以他们联合起来可以操控油价。每隔一段时间OPEC(沙特主导)就会组织大家坐下来商定石油供应量,以此来稳定油价。

所以石油价格可以说完全是由这几个国家商量决定的。

可是他们几家偶尔也会抽风打起价格战。历史上1985年、1997年、2014年等都发生过价格战。

2014年那会儿就是为了遏制美国页岩油的崛起,一路把油价从100美元以上打到2016年26美元的历史大底,成功把美国页岩油一部分产能逼死,抢占了市场份额。

而今年这次,是沙特和俄罗斯谈崩了导致的,确切地说是俄罗斯的强硬态度导致的,谈判期间因为不满意条款,直接掀桌子走了,而且扬言自己国库充裕,不怕打价格战,未来要继续增产。

沙特也彻底被激怒了,直接宣告下个月开足马力顶格产油。于是油价直接崩盘了,最低跌到2016年历史低点附近。

直到现在两边还在刚着,看样子短期谁也不可能先服输。



2油价崩盘,谁最疼?

想要理解油价博弈背后的真相,不能从表面来看。咱们先来看看表面上是什么样。

表面上,其实就是俄罗斯在欺负沙特。近些年来沙特主导搞减产,其实一直在吃亏。

因为他是OPEC里产量最高的,或者市场份额最大的,减产协议里他需要减的量也是最大的,每次他都会损失掉一部分市场份额。所以等价格回升上来,他也没有多赚到钱,但是价格跌了,他还得再配合减产。

虽然看上去沙特占OPEC主导地位,但实际上在这个囚徒困境的游戏里,他却是很吃亏的。

所以这次,俄罗斯掀桌也彻底激怒了沙特,老子tmd也不玩了,爱谁谁,都不配合,那我就把价格打到最低,先把市场份额抢回来。

所以最近沙特最近正在强势抢占市场份额,给下游贸易商和化工商开出了满额支票,你们要多少老子给多少,什么品质的油都有,只要来我这买,一切都满足你。

沙特只有这样,才能大规模抢占西欧甚至东亚的市场份额。效果果然立竿见影,今天的消息,印度第二大油企BPCL已经开始向沙特大量进口石油了。

据说东方红国也打算趁这个机会低价买油。这种渔翁得利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这时,我们再来考虑表面以下的部分——俄罗斯为什么会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3俄罗斯这是何苦?

有人说,沙特的油开采成本最低,俄罗斯斗不过的。

但实际上,我们不能用开采成本来分析这件事。开采成本指的是石油公司自身的利润表,而对一个国家来说,财政收支平衡才是关键所在。

一个国家的石油生产是由当权者决定的,而当权者考虑的绝不是某个公司的收支平衡,而是根据自己财政情况决定的。

在没有经济危机的正常情况下,各国的财政平衡大概会在油价50美元上下,低于这个价格,就会有国家撑不住了。理论上讲,谁能在财政上忍耐更低的油价,谁在谈判桌上的筹码就越多。

掀桌之后,双方都亮出了底牌,俄罗斯显然更胜一筹。俄罗斯财政部在周一表示自己的国家财政可以支持油价在25-30美元区间长达6到10年。因为俄罗斯国家财富基金有超过1500亿美元,可谓家底殷实。

而沙特显然在这方面比不过,已经有传言称官方要求相关政府部门削减预算20~30%。这是要勒紧裤腰带了。

但是即便如此,俄罗斯也没必要这样挥霍国家财政吧。油价跌下来对所有产油国都没好处,伤害是一样大的。只是俄罗斯最近几年攒了些钱,比较抗饿罢了,但谁会因为自己一顿吃饱了就闲着没事饿自己几年呢?

而且,价格跌下来会让沙特短期抢占更多份额,对俄罗斯长期也是不利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走这一步?

这就要再往下思考一层了,在这个时间点打压油价,到底坑的是谁?


4这盘棋的输家竟是……

就像2016年油价大底时期一样,现在把油价打下来,伤害最大的其实是美国的石油商。因为它们才是开采成本最高的。

2016年,原本OPEC和俄罗斯是想彻底把美国页岩油弄死的,让德州那些大型油气商们彻底倒闭,这样一来他们即便重新恢复产能也需要漫长的时间,花费更高的成本,一时半会儿成不了气候。

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油商竟然凭借着超低的利率,硬是靠着借债顽强地活了下来。

咱们知道,自从08年金融危机起,美国的利率就一直在0%附近,短暂加息换来的只是经济的回落,没办法只能再降回来。

在这长期低利率的环境下,造就了企业债利率的大幅下降。严格来讲,美国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收益债”了,以前被视为垃圾债的资产,收益率也低至4~6%。

而这可以算是债市的泡沫,它们的延续必须依靠以同样低的利率借到新债,一旦新债利率大幅升高,就很可能因为借不起而倒闭。

在正常情况下,只要美联储加息不要过猛,市场情况平稳,油价也在正常范围,它们是可以继续生存下去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疫情引起的恐慌已经让全世界资本都处在极低的风险偏好中,对企业债的定价本身就会极其保守,所以美股大跌的时候,高收益企业债不会因为自己是债就独善其身。

美国高收益企业债ETF(HYG)经过这轮下跌已经回到2018年底的水平:

一个重要事实是:能源行业是美国高收益企业债中占比最高的行业,美林美银高收益企业债指数里,有11.5%来自能源行业。

据彭博报道,能源行业企业债的信用利差已经创下了有史以来最高:

这里面包含油气行业的上下游,从开采到运输到销售都受到冲击,市场对它们中的一些比较脆弱的已经做好了破产准备。

而且,这种情绪跟病毒一样是有“传染性”的,情况已经不再局限在高收益企业债了,而已经开始向原本质地还不错的投资级别企业债蔓延。

有些投资级别的“天使”企业债也已经大幅下跌,甚至有些价格已经跌到60美元的水平。市场跟这些叫做“坠落的天使”(falling angels)。

受此影响,美国企业债对国债的利差已经急剧放大,信用风险正在快速攀高:

看到这我已经浑身冷汗,这次油价崩盘,引发了美国能源行业大衰败,能源领域里面死掉一批公司已经是注定的了。与此同时,对美国整体企业债市场也是一次极其严峻的考验。

过去20年,美国企业一直在享受利率不断降低带来的优势,企业债总量从2000年的4.5万亿一直暴涨到今天的接近10万亿美元。

其实,债务泡沫就算再大,也不代表它会破灭,只要企业还能继续低息借款,维持经营,一切都不是问题。

所以在美国经济一片歌舞升平的时候,哪怕大家都知道债务水平很高,也没人在意。

但这种泡沫最怕的就是来自外部的冲击,就像堆积木,你堆得非常高,虽然看上去摇摇欲坠,但只要不碰它就不会倒。可是这时如果家里的猫狗不小心撞到,那积木也只能倒塌。

而今年,这个外部冲击就由疫情蔓延开始引发,而且再次受到油价的二次冲击,现在已经处在比较危急的状态。


5普京:趁你病,要你命

到这里我真的不得不再一次佩服普京这个人的政治智慧。

政治里没有是非对错,只有利益,所以咱们不谈论对错。我只是觉得普京对这种时机的把控实在是太精准了。

在美国各方面都很坚挺的时候,他是绝对不可能凭一己之力扳倒美国的。而只有在这种危机时刻,在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再给上临门一脚,正中命门。

这一脚正好踢在了美国最最脆弱的地方,真可谓是趁你病,要你命。

普京最擅长的就是这种“借力打力”的计谋,早在当年美国整治乌克兰的时候,就趁乱拿下了克里米亚。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是绝对办不到的,或者要付出几倍的精力和代价才能办到。

而在美国的干预下,他轻易就得手了。这就是懂得借力打力的政治智慧。

不过从那时起,普京跟美国就算结下了梁子。美国联手欧盟对俄罗斯实施了史上最严酷制裁,让俄罗斯经济不堪重负。从那时起,普京就已经在错一切准备实施报复了。

不过他很明白自己不能鸡蛋碰石头,对付美国必须要用“智取”。


6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到这里已经看得出普京的老谋深算,从那之后,俄罗斯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就此展开……

第一步,开始暗中配合OPEC增产石油,打压油价。从2014年起,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反倒大幅增加,可谓是报复性反弹:

直到2016年,油价已经跌到30美元以下,美国页岩油遭到重创,钻井数直接少了四分之三。

而我们也知道,美国政权背后的真正掌控者是掏钱支持竞选的金主爸爸们。油价大跌,最痛的就是他们。

我上篇文章已经详细解释过这个背景,看过的可以跳过:

引用自《“三体”问题降临地球,力量共振引发经济衰退!
其实美国最初建国的时候是没有两党的,而是制度决定了两党互掐是比较高效的做法,才慢慢诞生了两党制。
而这两党也不是什么官方组织,而是仅仅为了竞选而存在的。竞选当然需要资金,所以商业行为自然产生,每一次竞选背后都有无数金主在支持。
而这些花了钱的金主爸爸们就可以对总统施加压力来影响政策。当年保险巨头斯通给尼克松竞选捐助了200万美元,那可是1972年,放到现在差不多有一千多万美元。而好死不死的尼克松又搞出了水门事件,从那之后给总统竞选的直接支助额度被严格受到限制。
被限制的大金主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1978年,美国石油化工巨头科赫兄弟开始了雄心勃勃的计划——用钱来对社会观念进行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而改变整个国家的政治道路。
这个科赫兄弟当时掌管着全美第二大私营企业,拥有4000英里油气管道,以及造纸、煤炭和化工产业。他们的财富在全世界排名前十。
他们最初开始召集同样富有的顶层富豪进行秘密集会,筹集资金来资助国内智库、研究所、大学等。而且这些资金是通过慈善基金会发出的,他们作为资助人是完全匿名的。
就这样,他们把自己的政治偏好细水长流般渗透到这些智库和学者那里,然后再由他们向社会公众传达,进而达到间接洗脑的目的。
慢慢的,他们所主张的减税、减少监管、保护个人财产等政策也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对精英阶层有利的政策被一直沿用,贫富差距也越拉越大。
这种情况在布什任期内达到了顶峰,代表石油家族利益的油价在那个时期里登峰造极甚至创造出了石油泡沫。同时,底层民众的委屈也达到了一个极限,终于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人民选出了一个喊着“改变”口号的奥巴马。
奥巴马确实是冲着改变底层民众生活的美好愿望去的,但是这些背后金主们依然继续着他们的计划,他们旗下的游说公司渗透到国会的每个议员身边,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让奥巴马在第二届任期时失去了国会两院,14位州长、30个州议会超过900个席位。
这就是为什么在第二届任期内奥巴马基本做不了什么改变了,勉强把全民医保和TPP搞定了,其他的无力回天。
更好笑的是,这些打着自由主义旗号的精英们,誓死拒绝政府对市场的任何干预,号称市场有其自身规律,政府不该管太多。而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他们却瞬间忘了自己坚持的立场和原则,联名上书国会要求政府出钱救市。
原本救市的计划已经被众议院否决了,没过两天却被参议院通过。后面一系列的救市计划就紧锣密鼓的展开了,几轮QE下来,美股重回历史高点,再也没回过头。
跟美股一样没回头的当然还有贫富差距。所以2016年才会有川普的意外逆袭。
当金主们押错了宝惋惜自己巨大损失的时候,川普的“后门”悄然打开。金主们才发现,川普自己组建的团队里,不乏有那些他竞选时声称要干掉的金主们。包括川普钦点的副总统彭斯,曾经也是接受过科赫兄弟捐款的人。高级顾问马克·肖特之前也在科赫兄弟的俱乐部里。
而川普团队里跟石油财团有联系的人比比皆是,甚至当时过渡团队里担任环保顾问的也是一个气候变化怀疑者。有这些人在,川普能退出巴黎协定也一点不意外了。
我记得2016年当所有人都为川普的当选而恐慌时,股市下跌,黄金上涨。
当时投资界大佬Stanley Druckenmiller参加了川普当选后第一次庆祝派对,派对结束后,原本对股市忧心忡忡的他忽然对外宣称“美股即将启动超级大行情”,随即重仓做空了黄金。后来证明他是对的。
而他在派对上到底看到了什么,我们也不难猜了。
说这些的目的是让你明白,美国目前的竞选和总统每个行为背后的本质。

2016年正好是大选年,痛苦不堪的金主们势必要扶持一个站在自己这边的总统上台。而普京也正好等来了机会。

俄罗斯扰乱2016年美国大选的事已经是事实了,国家情报机关已经证实俄罗斯通过网络攻击散播政治言论。只是没有人能证明美国人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这些言论的影响,进而促成了川普的当选。

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Richard Burr(共和党)公开发言说:“然而,我们无法计算出国外势力和社交媒体对这次大选结果的影响有多少。”

这种归因分析确实没办法做。

所以只要没有川普跟俄罗斯的直接合作证据,川普就无罪。但是川普无罪并不能否定俄罗斯扰乱了大选的事实。

不过,普京应该确实不是跟川普私下有交情,而是仅仅希望美国选出一个民粹领袖。因为普京要的就是美国陷入混乱。

当时,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无法调和,俄罗斯这个时候在网络上添油加醋,自然可以乘势而上,把事情搞大。这跟美国暗中搞乱香港是一样的手段,没什么稀奇的。

这也不是什么阴谋论,这是很真实的21世纪带有信息时代性质的政治博弈——网络攻击。

在这四年里,川普一顿瞎折腾,正中普京下怀。越折腾越好。无论是往左折腾还是往右折腾都可以。

而在这几年时间,看看普京都干了什么:

他首先把外汇储备里的美元美债基本都清空了,同时储备了大量黄金。

截止2019年俄罗斯黄金储备已经达到2241.86吨。虽然照美国的8000吨还差很多,但积累速度全球之最。

近些年还用国家财富基金积累了1500亿美元资本,防御措施做得十分到位。

而且在今年病毒刚开始蔓延的时候就关闭了入境,也是想防患于未然,不能乱了今年的大事。

今年有什么大事?难道就是病毒吗?

当然不是,今年有普京为其筹备了整整4年的大事——2020美国大选。

没错,4年一次的机会又来了,这次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7今年大选普京挺谁?

你猜这次俄罗斯会支持谁?

我们有非常充分的理由相信,普京还会继续助川普一臂之力。因为川普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表示过俄罗斯是“朋友”,普京也是他的“朋友”。

而桑德斯则公开表示过,“普京是川普的朋友,但绝不是我的朋友!俄罗斯休想再插手美国大选!”

表面看来俄罗斯一定力挺川普。

然而事情真的很有趣,你绝对想象不到。

就在一个月前,美国FBI找到桑德斯,并跟他说,根据FBI的调查,目前可以判断俄罗斯认为你是民主党所有人选里面最合适的(最符合俄罗斯心意的)。

当然桑德斯就当没听见,不发表任何评价,因为一旦评价,就会被共和党拿来当把柄,把他塑造成俄罗斯的走狗。他只能当做不知道。

如果你认为这就是答案,还是太天真。

就在2月13号,负责本次大选不受外界势力干扰的国家情报局局长Shelby Pierson,公开发言说道:“俄罗斯对大选的干涉正在进行中。而且俄罗斯仍然更倾向于支持川普当选总统。”

是不是很烧脑?这到底是支持谁?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美国情报局官员认为,俄罗斯这次就是在同时支持两个如此极端的竞选者。

而这么做的目的也很容易理解:俄罗斯并不想把赌注压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以期待他上任后对俄罗斯好一些。这是不现实的,不可能实现的。

俄罗斯真正的目的,就是把美国进一步极端化,让支持桑德斯的人,和支持川普的人,能互掐到亲妈都不认识,让美国彻底陷入极端主义的撕裂境地。不可谓不毒辣。

而这次,俄罗斯的手段也更加隐秘了。他们的网络攻击仅限于Reddit这种论坛上,影响一部分美国人的观点,然后再由他们转述到自己的Facebook上,引起更广泛的关注,观点得以更广泛的传播。

这样一来美国更是没有办法识别和阻止这种影响,除非像东方红国一样筑起高墙。

所以,在美国自身问题的积累之下,再加上俄罗斯的暗中使坏,社会进一步撕裂已经难以避免。

在疫情肆虐的当下,资本市场极度脆弱,再加上社会矛盾激化,俄罗斯在这种时候才胆敢放手让油价坠入悬崖,希望给美国致命一击。

当然美国不可能就此死掉,但是油价的打击在这种时候显得威力放大了数倍。川普不仅要防控疫情,还要跟民主党打嘴仗,还要想办法救美股,这时又要提振油价来安抚金主爸爸。

压力真的够大。



8美国这次胜算有多大?

目前为止,美国的金融系统并没出现大问题。只是市场流动性确实大幅减少了。

代表流动性的TED rate短期快速升高,黄金和比特币大幅下跌,都是市场需要补充流动性的信号。

虽然情况还没有2008金融危机来得严峻(毕竟那次是真正的金融体系出了问题),而这次还只是经济危机,但如果经济快速衰退,也不排除会把金融拖下水。

当年2008年是房地产市场的崩溃引发了金融系统风险,而这次由疫情和油价双叠加的冲击能否会让美国企业债陷入信用危机?我认为这个风险是有的。

当然美联储可以出手救市,直接买下那些濒临违约的石油巨头企业债,或者扩大抵押品范围给市场注入流动性,甚至再启动QE放水……

美联储的工具箱虽然很充足,但是要考虑两个问题。第一,再次救市能起到多大效果,会不会继续把隐患埋藏起来;第二,在大选的节骨眼上,再用纳税人的钱去补华尔街的窟窿,这个锅能不能背得起。

从美债来看,情况确实很惨。

我在3月10号那天发了个朋友圈,记录一下当天美债从1个月到30年,收益率全部在1%以下的历史时刻。这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就是下面这张图:

这意味着美联储就算再降息,效果也不及从前了。在没有危机的时候,降息比较鼓舞士气,在危机时期,降息带来的边际效益会大幅缩减。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疫情尽快控制住,或者研发出疫苗,各国快速恢复经济活动。否则全球经济凶多吉少。



9石油可以抄底吗?

从投资的角度讲,现在抄底油价可行吗?

理论上讲,这种石油出口国家打价格战,最终一定有一方先撑不住举白旗投降。

到时候只要双方再次坐回谈判桌上,就有很大的希望能谈成,因为这时输的那方必须妥协。到时候油价还会回到正常水平。

我们不需要管谁撑不住,只需要知道一定会有人认输就可以了。所以看上去,这是个很好的抄底石油的机会。

所以这段时间无数资金都在抄底石油,国内那几个跟石油相关的基金都被抢爆了,甚至基金公司的外汇额度都抢空了,只能暂停申购。

申购暂停之后,场内基金也愣是被抢出了大幅溢价。

这里需要提示散户们,在股票账户里买石油相关的基金,需要看当天的溢价是多少,如果溢价5%,意味着溢价消失的时候,你比别人少赚了5%。

还有需要提示的是,华宝油气这个品种底层资产并不是石油,而是美国上游油气开采商的股票。这轮油价暴跌损失最惨重的就是他们,而且美股整体压力大的时候,很难期盼它们快速反弹。

其他石油标的基本关联的都是石油期货,持有它们是要付出升水成本的。

什么意思?

跟大多数商品一样,石油是有仓储成本的,所以在市场上都是用期货来交易,正常情况下远期的价格一定比近期现货要贵。

这种情况是所有大宗商品的特性,我们叫做“升水”(contango)。

在图形上就是一个向上的曲线,就像这样:


石油基金一般是持有近月期货,也就是现在最便宜的那个合约。到了下个月,他们就要花更高的价格换成下个月的合约,因为下个月合约更贵。

所以假设到年底油价涨到40块,石油基金是赚不到钱的,因为他到时候必须用40块来买入年底的那张合约,而不是用现在的30块钱一直持有到年底赚10块钱。

明白了吗?

你真正能赚到的是什么钱呢?是现在年底合约40块,而到了年底,现货油价变成了60块,这时你才有得赚。

也就是说,图上的曲线整体向上平移了,石油基金才有利润。

还有一点,你看图上的两条线,蓝色是今天(3月12日)的曲线,红色是2016年油价最低点的曲线,你发现什么不同吗?


对,就是现在的曲线要比2016年的更平。

2016年那会儿,大家因为曲线更陡,套利资金可以买入近月合约,卖出远月合约,吃中间的差价。然后在油价上涨过程中逐渐平掉空单,再吃一次曲线抬升的利润。

但是这次,连这种套利的空间都很小,曲线太平了。现在的石油年底合约也只有37美元,距离现在的30美元空间太小。

这是因为沙特有意在平滑商品曲线。

4月份所有减产协议全部失效,理论上各国都可以自主随意增产,而沙特更是抢先一步大幅调低了各级别各区域的价格,尤其4月份对欧洲的出口价直接调低了8美元,对亚洲的出口调低了4.5美元,对美国调低7美元。

就是比现在的价格还要低,形成了实际上的贴水结构。

这是极其夸张的举动,为了抢占份额已经不择手段了。有种你死我活的虎劲儿。

当然这种状态是俄罗斯希望看到的,沙特跟个傻儿子似的被刺激的一愣一愣的。沙特越疯狂的降价,俄罗斯越开心,因为美国的油气商会越痛。

这招借刀杀人玩得实在漂亮。到时候美国忍不住了会跟沙特通气儿,如果能把沙特摁住,回到谈判桌上,那俄罗斯就等于赢得了筹码。

如果美国也摁不住沙特,必然导致他们之间产生矛盾,俄罗斯又完美实现了挑拨离间,再削弱石油美元的势力一点点。真是怎样都赢定了。

扯跑题了,至于油价到底能不能抄底,我觉得你有闲钱可以抄一点玩玩,但是短期内很难有什么丰厚的利润。更何况还不知道这几个玩家下一步又搞出什么来,所以抄底也不宜重仓。

还有,全球经济如果就此步入衰退的话,对石油的需求也会大大减弱。高盛预计今年一季度中国对石油的需求下降了116.8万桶/天。而二季度开始全球对石油的需求量也大幅下降。

EIA把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量调低了100万桶/天,等于比去年少了90万桶,这是10年来都没有过的。上次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

即便是几年后经济危机过去了,到时候全球各主要国家都陆续开始禁售燃油车(如果计划顺利的话),对石油的需求也很难回到之前的水平了。

到那时,如果还想提高油价,只能靠美国再去轰炸一下。不过到那时,美元的信用会怎样?



10一个全面总结

这个庚子年,最怕的就是叠加共振。但是偏偏共振已经成了常态。

经济上,长债务周期叠加短波周期一起向下;

现实生活中疫情的打击叠加了原本已经存在的社会矛盾;

更精彩的是政治上,美国大选也叠加了油价背后的操控力量,好像要临门一脚把美国踹下悬崖。

我从年初就开始强调这种共振的重要性,只不过我当时无法预知共振的力量是什么:

就像一个军队过桥,如果散步走就相安无事,如果迈着正步整齐划一的走,共振的力量会把桥震塌。——《2020年最恐怖的鬼故事》


上周情况相对明朗了一些,我发觉产生共振的三股力量其实是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政治问题的叠加:

就像《三体》中描绘的由三个太阳组成的星系一样,任你有多么精密的数学模型也根本无法预测那三个太阳的轨道,使得人们根本不知道明天会见到几个太阳,死亡随时可能到来。——《“三体”问题降临地球,力量共振引发经济衰退!》

而到了这周,情况已经更加明朗了。产生叠加共振的就是——经济、社会、政治这三个层面。而每个层面都在影响着其他两个层面,手拉手朝着同一个方向跑,而那个方向放眼望去,是一片漆黑。

我们这一代人注定要见证这段历史,亲自经历一次全球范围内的经济衰退,只是没人能预测到会在今年发生。

用付鹏老师的话说,这是由“经济长周期衰退受制于债务通缩框架下的衰退”,跟达里奥的“1937年式衰退”差不多一个意思。

到这里我们不需要再纠结通胀还是通缩的问题了,通缩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黄金和比特币下跌完全合情合理。接下来还会不会涨上去就看美联储下一步的动作,如何再次恢复美元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缓解压力。

川普已经在跟华尔街大佬们开会了,不知道会得出什么结论。我必须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完全没有预测的能力,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只能随时观察,随时调整思路。

历史还在继续,我们一起见证。

长按二维码关注“了了宏观”

每周给你透彻解读全球市场

weixin.qq.com/r/cTiehqv (二维码自动识别)



参考资料:

sloan.org/storage/app/m

csis.org/analysis/us-sa

fas.org/sgp/crs/row/R45

hwcm.com/assets/documen

global.beyondbullsandbears.com

home.treasury.gov/data/

nytimes.com/2020/02/26/

发布于 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