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写一个电影剧本02|剧本文本语言的6大要素

从零开始写一个电影剧本02|剧本文本语言的6大要素

剧本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文本形式,它是电影故事的文字版本,作为电影视听化叙事的初级形态,剧本极少有机会直接面对观众,剧本中的语言也因此形成了自己的规律。

在今天的视频里,我们一起读一下《寄生虫》第一场戏的剧本,聊一聊剧本文本语言必不可少的6种元素。

01 视频

知乎视频www.zhihu.com图标




02 文字整理版


首先来看场景标题。

INT是interior的缩写,内景的意思,表示这场戏发生在一个室内的空间。在这里是一个半地下室的公寓。

Day,日戏,表明了这场戏发生的时间是白天。

剧本文本语言的第一个元素是对故事世界中「事实性的描述」。如时间,地点和人物。

当我们在一个场景的开头描述故事发生的地点时,最好可以同时对场景进行某种氛围的渲染。

在这里,作者使用了“潮湿的”、 “半地下室公寓“这样我们熟悉的「视觉单元」有效地在我们脑海中构建出了一个生动的场景。

「视觉单元」是剧本文本语言中极为重要的元素。

我们继续看,一个人物出场,他的名字叫做基宇,24岁,“他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急迫地寻找wi-fi信号”。

这是对人物动作的一种描述,我们从中得到了明确的叙事信息:基宇在寻找wi-fi。对人物行为事实性的描述是剧本文本语言的第三个元素,我叫它「事实性动作」

「事实性动作」强调的是人物「做了什么」(What he does),而不是人物「怎么做」(How he does it),关于人物「怎么做」的部分我们很快就会再次提到。

“各种无线网络信号跳出来,但是都有密码。”

这属于前面提到的「视觉单元」。无线网络表明了故事的时间背景是当下,一个离开网络无法生活的时代。在这个世界中,拥有wi-fi成了财富的某种象征。

“各种无线网络跳出来”还暗示了此时观众或读者被赋予了基宇的视角,我们看到了他所看到的画面,暗示了一个主观镜头或者过肩镜头。

需要强调的是,设计镜头并不是编剧的工作,但编剧仍然可以仅仅通过讲述的视角暗示景别甚至摄影机的位置,从而潜移默化地影响拍摄时摄影师和导演的选择。

在这里「视觉单元」还提供了明确的叙事信息,无线网络无法连接。这一信息在随后的对话中得到确认。

很明显,「对话」是剧本文本语言中的第四个元素。


“狭窄的房间”,「视觉单元」。“躺在地板上”,以及“嘴皮动也没动”,是对人物动作的描述。

但它并不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强调「做了什么」的「事实性动作」,而是对演员如何做某件事的图像化描写

「表演图像」是剧本文本语言中的第五个元素。

指导演员明显也不是编剧的工作,编剧在剧本中对演员表演的描写仅仅是提供了一种“图像信息”,营造一种视听的叙事感受,并不是对演员表演的「干预」。

因此导演和演员在排练和实拍的时候,并不一定会采用剧本中编剧设计的表演方式。

我们可以看到成片的部分,基婷没有躺在隔壁房间的地板上,也没有不动嘴皮就口吐芬芳。

接下来还是对话。

“试过123456789吗。不行就反过来。”
“试过了,不行。”



我们注意到“隔壁房间”和“另外一个房间”全部都是大写。

英文剧本中用全是大写的部分来表示镜头过渡(transition),可以理解为一个剪辑点,或者视角的切换。这里的剪辑点并不是说后期的电影必须是这样进行剪辑,只是编剧又在用文字营造视听的叙事感受。

我们继续,一个新的角色,忠淑,年龄49岁,身份是母亲,「事实性动作」,嘲讽。


这里出现了一个很主观的说法,“Their collective misery ”,“两个人的窘迫”。

尽管我们从刚刚发生的故事情节可以间接地推断出这个结论,但事实上这个判断还是我们没有办法直接看得到的信息。

这里实际上是作者在用文字告诉我们母亲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也引导着我们对刚刚看到的“寻找wi-fi的段落”产生同样的情感态度

类似这样的来自「作者的评论」是剧本文本语言中的第六种元素。

它的作用是将原本就呼之欲出的、隐藏在人物行为、对话之下的“潜台词”讲出来,帮助读者更有效率地阅读剧本。

这样做的原因是,画面的“说服力”远胜于语言,原本通过视觉的呈现可以轻而易举完成的情绪传递,单纯由文字完成会略显吃力,这时需要评论性的语言推波助澜。

在现场演员有时需要和导演探讨人物在当下的心理状态,通常情况下,类似的评论是导演可以直接分享给演员的。

接下去是一组对话。

“要是别人打电话给我怎么办?万一有活儿呢?
喂,金基泽!我给老娘装睡了,不说两句吗?

我们得知,他们的手机停机几个星期了,现在又蹭不了免费的wi-fi,没有网就接不到电话,接不到电话就接不到活,接不到活就活不下去。

摆在人物面前的是一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你看过我的第一期视频,原钻中的12个叙事工具,你会发现在寄生虫的第一场戏中,也出现了前三个叙事工具:

1.「危机」

2.「人物和他的计划」

3.「主情节戏」。

这里的「危机」是「断网」,在寄生虫的故事世界中这等同于是破产。

有「危机」就要有解决危机的「计划」。

这里编剧借忠淑之口,连续地追问,你有计划吗?你有计划吗?你有计划吗?

同时,故事的主情节线也浮出水面:就是如何赚钱。

当然这个主情节线还会在接下去几场戏中更加具体化,但无论具体的计划是什么,我们知道影片的主线情节是解决没钱的问题。

对话期间,出现了两次「表演图像」:忠淑踹了基泽两次。

紧接着就是一句「作者评论」:忠淑对基泽很差,但基泽却并不在意。

其实通过前面踹人的动作,忠淑对基泽很差这个潜台词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一个潜台词非常重要,一定要让读者能够get到,那就用「作者评论」吧。

接下去,基泽爬起来笑了笑,露出“世界上最安详通达的笑容”,这是「表演图像」,帮助读者建立人物的「图像化」的印象。

原因也是刚刚提到过的,尽量弥补文字在「说服力」方面的不足。

接下去,基泽来到厨房拿出面包,这是「事实性动作」。

下面的部分有着非常丰富的「视觉单元」:悲伤且空空如也的冰箱,只剩几块的吐司面包。

“悲伤的”其实是「作者评论」,它将这些「视觉单元」构建起的氛围和潜台词用最简短的词句告诉了我们,这家人太难了。

接下去是一组「事实性动作」:基泽拿出一片面包,用手掐掉发霉的部分,若无其事地嚼了起来。

上期的视频中也提到过一点,故事中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真空中的人物,人物是其在故事中的人际关系、具体的行为和习惯的集合。

简而言之,故事即人物的行为和习惯。在这里,我们仅仅通过基泽吃发霉面包这个段落就一下子了解了这个人物。

接下去基泽对基宇说,

“儿子,如果你想找到wi-fi,你要去到天堂”,

基宇回答说,

“是的,父亲。”

这里父亲和神父在英文中都是father,一语双关,随手一个韩国宗教梗。

这里基泽把手高高抬起的「表演图像」,以及对白中的“up”-“向上”,有非常强的隐喻和象征性:生存在半地下室的一家人,只有拼命往上够,才可能搜到wi-fi信号。

“人往高处走”,这几乎是影片的母题了。拍摄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拍这个版本,至少最后成片中是没有采用的。

“基宇高举着手机走进了厕所。” 场景切换到厕所,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入这个空间,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视觉单元」来营造氛围。

“狭长拥挤”,“高出地面的祭坛”,“角落里的马桶”。一个怪异的厕所图景跃然纸上。

紧接着出现了长达两行的「作者评论」,解释了厕所奇怪的构造。

基宇走进厕所爬上了马桶,继续寻找着信号。

基婷也举着手机冲进来。

“走进厕所”,「事实性动作」,“举着手机”则是「表演图像」。当我们在剧本中选择「表演图像」时,试着去使用那些无需进一步的语言说明就能够直截了当、不含歧义地表达人物意图的动作。

我把它叫做「常识性动作」

比如“手举着手机走来走去”就是找信号的意思,对现代人来说这个信息是常识性的,无需进一步解释。

这样的「表演图像」能够在提供视听感受的同时也起到有效的叙事作用。

基宇和基婷的一段对话。

“你看到了吗?coffenara 2G。我猜是一个新的咖啡店。肯定离这儿不远。“
“我这毛都没有。”
“再靠过来一点。”

“基婷也爬到台子上,挤到基宇身旁。” 「表演图像」,我们知道她还在继续寻找信号。

“兄妹俩看起来愚蠢至极”:「作者评论」

紧跟着两个「视觉单元」:“头顶着天花板”,“挤在马桶座上”,对前面的作者评论进行视觉上的说明。「作者评论」和「视觉单元」总是能够起到互相强化的效果。

“忠淑突然出现”,「事实性动作」。

最后,使用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来结束这场戏。

剧本中选择使用“有没有收到pizza时代的信息”作为悬念,同时把为什么希望收到pizza时代信息的理由告诉了读者:pizza时代可以提供工作。


这部分在影片中做了调整,告诉观众收到了pizza时代的信息,但是让为什么希望收到信息成为了悬而未决的悬念。

这样设计的好处是,下一场戏的开头不言自明地解开了这个悬念,是一种更高效的叙事方式。


好了,总结一下。

剧本文本语言中的6大元素。

1. 首先剧本中要对故事世界进行「事实性描述」:时间,地点,人物。

好的剧本一定要言之有物,人物要有行动。

想要做到这点,首先是你一定要有「事实性动作」,人物做了哪些事情,同时有丰富的「视觉单元」和「表演图像」来弥补文字在视觉传达上的局限性,营造出视听叙事的感受。

2. 「事实性动作」强调做了什么而不是如何做。“寻找wi-fi”,“掐掉面包发霉的地方,若无其事地放入口中”。

「事实性动作」是导演执导演员的基础,

3. 「视觉单元」是那些能够营造氛围,拥有明确指涉含义的图像,如“潮湿的半地下室”,“所剩无几的吐司”,“一个虫子”,“狭小的房间”,“厕所尽头的马桶”。

4. 「表演图像」:编剧在文本中不可避免地会对角色如何做某件事进行描述,“嘴唇纹丝不动”地口吐芬芳,“高举着手机”寻找wi-fi。

记住,指导演员并不是编剧的工作,也不是剧本阶段需要解决的问题,编剧只是通过对演员表演“图像化”的描述让剧本更加生动,有说服力。

当你选择「表演图像」时,尽量选择那些不言自明,无需进一步说明的动作,比如当一个角色狠狠地踹另一个角色的时候,我们能看出来她的态度不好。

5. 剧本中不可或缺的另一个元素是对话,这是一个我们之后会深入探讨的话题。

6. 最后,有时候在剧本中适当加入「作者评论」可以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叙事手段。当我们需要读者对故事中的地点、人物和事件产生特定的情绪时,可以使用「作者评论」给出「情绪性的引导」。


「作者评论」和「视觉单元」结合在一起可以将原本隐藏在文本内的潜台词准确地传达给读者。



这就是本期的文章,从零开始写一个电影剧本,第二期。

本期我们讲了剧本文本语言的6大元素,也详细说明了为什么剧本中使用它们,以及什么时候使用它们,另外我们也谈到了一些导演、摄影和演员在拍摄期间对剧本中不同元素的态度和使用方式。

如果你对第一期视频有兴趣,可以在文章底部找到链接。



延伸阅读

第一期视频:

知乎视频www.zhihu.com图标

文章:

学习编剧要如何从零开始?有什么书推荐吗?www.zhihu.com图标作为电影编剧该不该干预镜头的处理?www.zhihu.com图标

编辑于 03-2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