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扣押中国口罩这事 我们都被利用了

捷克扣押中国口罩这事 我们都被利用了

这两天,社长都在忙着学捷克语。

3月17日,捷克《今日报》报道,乌斯季州(Usti)政府在Lovosicích na Litomě icku工业园区发现并征用了70.8万只口罩:

68万只普通口罩和2.8万只带呼吸阀口罩。

很快,当地华文媒体《布拉格时报》报道,说这批物资是浙江、丽水及青田政府援助意大利的——因欧洲航班停飞,在捷克中转的。


之后,更多消息传回国内,说捷克媒体为了掩盖政府“罪行”,抹黑这批物资是“华商囤积居奇”。


《布拉格时报》报道很快被丽水侨联和《人民日报》转载,很多人都义愤填膺:


捷克总统泽曼刚在电视上称赞中国是唯一提供援助的,转头就扣了我们的口罩!


社长也很愤怒,但是作为一名铁头,还是去找了找捷克媒体的报道。我很快就发现,事情并不像《布拉格时报》说的那样,国内仇视捷克的情绪,是有人故意操纵的。



1、CTE


最先引起社长怀疑的是一个数字——浙江方面捐的口罩,其实是青田县捐给意大利的物资,只有10.16万只,这从各种渠道都得到了印证。


但是捷克扣的口罩,一共70.8万只


这中间60万的差额,是从哪里来的?


社长连夜翻遍了捷克的媒体,事情很快清楚了:


多出来的60万只口罩,其实是捷克一家企业进口的。


根据捷克媒体的报道,此前捷克卫生部找到了一家名为“CTE国际”的公司,希望其能帮忙购买医疗物资。


CTE国际起初表示能提供600万只口罩,后来减少到60万只。它与捷克卫生部达成协议,将按照市场价每只15克朗(4.16元人民币)供货。


这批购买的口罩,很快从香港到了捷克。


进出口发票显示,CTE的这批货物一共121箱,总价7285欧元(不含税和运输费)相当于18.9万克朗。


社长算了一下:


每个口罩的价格为0.3克朗,相当于人民币1毛钱。


这显然不符合市价。捷克媒体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认为,CTE低打发票的目的,是为了逃避进口关税。


口罩进来以后,CTE却不卖给捷克卫生部了,捷克外交部女发言人GabrielaŠtěpanyová说,当初这批口罩的定价是每只15克朗:


但后来CTE修改了5次合同,将价格提高了5倍。


价格没谈拢,捷克又紧缺口罩,于是政府从《紧急危机法》找到了法律依据。随后内政部向当地州警方寻求帮助,扣押了口罩。


这些口罩很快被发往一线,38万只发给警察和消防急救人员,30万只上交内政部。


事后,捷克内政部长Jan Hamacek在微博上对此事做了回应:


在医护和普通公民都面临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该如此不道德地致富。


扣押的70.8万口罩中,就有青田捐赠意大利的10.16万只。


简单来说,青田捐的口罩与CTE买的口罩,因为放在同一仓库,而被同时收缴,是捷克政府搞的乌龙事件。


捷克方面的解释是,青田县捐赠的口罩虽然贴有“中国青田县红十字会赠”和“驰援意大利”的中英双语标识,但是:


负责人没有书面材料可以证明,这批10.16万只口罩是用于捐赠的。


在中国有关方面交涉后,捷克政府很快就认识到了错误,捷克内政部决定归还捐赠的10.16万只口罩,其余口罩,捷克方面以之前谈好的市场价,支付给了CTE :


每只15克朗(4.16元人民币)。

2、周灵建

问题来了,五次修改合同,敢和捷克卫生部叫板的CTE老板是谁?


经调查,CTE的大股东,是:


捷克青田同乡会会长周灵建。


他在CTE持股35%。青田捐给意大利物资这事,周灵建也帮忙了。存放口罩的仓库,也是他的。


值得一提的是的,青田同乡会正是《布拉格时报》主办方之一。


事情到这里就基本清楚了,将新闻发回国内的《布拉格时报》,不可能不知道两批口罩的来源和用途完全不同,但是故意用“这批物资”的字眼,来混淆事实,暗示捷克方面扣押的全是中国捐赠物资。


目的也很明显,就是为了引起中国人的情绪,逼捷克人归还物资。


捷克媒体报道,虽然返还了CTE这批货的货款,但是捷克政府怀疑CTE 违反政府禁令试图,将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到其他国家。


如果确认,企业主是要面临8年监禁的。


3月20日深夜,周灵建会长在青田同乡会群里发布了一则通知:


3月21日,捷克的华人可以凭借居留卡免费领口罩,每户可领到一盒口罩50个,总共600盒,发完为止。


一位捷克侨胞告诉社长,在此之前,从周会长这里领拿口罩的前提是:


加入青田同乡会。


而入会费,是1000克朗会费(折合人民币330元)。


更重要的是,已经这时候了,周会长手里还有至少3万个口罩。


当地华侨华人对他的质疑,也开始出现了。


有人认为是周会长利用当地华人捐助善款私人囤积口罩高价出售,也有人说他把国内捐赠的口罩高价卖给捷克卫生部。


周会长的真实动机到底是什么,社长目前还没有联系上本人,没有得到回应。


但是很多关于周会长的信息,开始浮出水面。


一位捷克侨胞对社长说,国内疫情爆发后,当地华人捐赠了不少物资,他们公司帮着往国内运,当时,他向周灵建要受捐单位的证明,结果周会长一直拿不出来,直到运输那天都没给。


他那时就对周产生了怀疑。


另外一位捷克侨胞对社长说:


商人在合法的范围里赚钱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不应该利用海内外华人的民族情绪,来道德绑架甚至谋取私利。

发布于 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