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不堪一幕,网上这人偷情开宾馆记录、约会行踪全扒出……怎么查的?

疫情揪出不堪一幕,这人偷情被公开,开房记录、约会行踪全扒出……截至3月7日,韩国已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767例,较昨日增加483例,其中死亡43例,不过在信息透明公开这件事上,不少韩国患者却伤透了脑筋,医疗机构不仅会实时更新他们的确诊信息,甚至连患者的个人信息也予以公布,以至于目前韩国出现了一个说法,患者死于流言蜚语甚至比死于新冠肺炎还要可怕,值得关注的是,韩国防疫部门几乎每天都要短信轰炸国民,韩国民众每天都能收到大量新冠肺炎信息,其中大都是关于确诊患者到过哪里、患者的确切年龄和性别,甚至还包括其他一些个人信息。

据了解,确诊患者在登陆一些网站后甚至还能查到自己近期的外出信息,一些患者得知后直呼惊讶,有些记录甚至连他们自己都记不起来,针对韩国出现的这种“信息过度公开”现象,有分析称可能与此前的类似事件有关,韩国此前曾爆发过一轮疫情,然而青瓦台却拒绝向民众公开病患详细信息,当时民众还因此抗议不断,直呼青瓦台并不称职。



而在此次新冠疫情期间,韩国防疫部门却吸取了此前的教训,并建立了完善的信息公开制度,以至于确诊患者何时何地出现在哪里都会被公示,这确实方便了普通民众获知感染信息,但此举却损害了许多确诊患者的切身利益,而在扒出确诊患者的姓名和性别后,不少有猎奇心理的网友还会人肉这些患者,并好奇“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喜欢开钟点房”。

而在此期间,一名54岁的韩国确诊患者还被曝出了“花边丑闻”,他曾拒绝向防疫部门公开个人行程,前者不得不调出他的信用卡刷卡记录,并发现他一路光顾了首尔各大高档场所和整容院,全程由一名第三者女性陪同,但他此前却谎称自己回首尔是要探望母亲,他对自己在武汉的妻子也这样说道,而韩国民众们得知后纷纷称其为“渣男”。



而这位患者本身还因此陷入了一段焦虑,他甚至还被迫接受了心理咨询,目前心理专家建议他近期不要上网,同时也不要与其他网友互动,很显然,韩国政府这种做法“过犹不及”,明显有些下猛药的意思,此举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信息公开透明,却同时也侵犯了患者的个人隐私,给他们的个人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读者朋友们对此有何看法,欢迎大家留言参与讨论。

发布于 2020-03-2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