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史学的可能性:对第0号样本的剖析

心理史学的可能性:对第0号样本的剖析

0号样本是我高一的班主任,高二的时候她教我政治,2008年作为优秀新手教师入职,还在新生大会上说过话。我说过,这个人的教学水平不行,因为她只会唯物论。我当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老是说不上来。现在我知道怎么用文字描述这个人了。

首先,按照 The-Seed 的理论,同一时间内存在无限个世界。当我的世界跟她的世界相交时,对于她来说,我是干涉她世界的人;而在我的世界里面,我是她的时间观察者。

在静止的时间里面,通过溯因推理可以反向分析人类行为的“动量”。就是说,知道你们为什么当时要那么做;通过递归溯因推理可以导出一个人的“数据”(思维方式);通过演绎推理可以看到“未来”(未来是一种概率)。

前提:你拥有四维空间(三维+时间)思考能力和一定程度的超记忆。

方法论就是溯因推理。

经典案例

我曾经在一个回答里面提到过,我在高二的时候导出过政治老师的思维方式,预测了五秒之内她即将说出口的内容。

当时她教的是人教版的哲学,讲的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三大规律。在那一节课,我刻意做了预习。

溯因推理

溯因推理,就是从结果推过程。一个人的最终决策必然是TA能力范围之内的局部最优解

(不知道用什么例子解释,所以随便贴点动态规划代码装装逼算了)

// 局部最优解,只是近似最优解,不是最优解
func (m *BestPublicIpAddress) maxValue(i, j int) float64 {
	lastColumnCell := m.cellsMesh[i-1][j]
	currentEIP := m.origin[i-1]
	currentEIPBandwidth := currentEIP.Value
	bandwidthLimit := m.cellsMesh[0][j]
	log.Debug().Msgf("i: %v ; j: %v ;currentEIPBandwidth: %v ;bandwidthLimit: %v ;", i, j, currentEIPBandwidth, bandwidthLimit)
	// 当前EIP超过带宽限制
	if currentEIPBandwidth > bandwidthLimit {
		return lastColumnCell
	}
	//EIP标记,用于最后找回最优解
	mark := make([]EipAvgBandwidthInfo, 0)
	mark = append(mark, currentEIP)
	// 第2列要先特殊处理
	if i == 1 {
		m.cellsMeshPointer[i][j] = mark
		return currentEIPBandwidth
	}
	// 剩余带宽=当前带宽上限-当前EIP的带宽
	// 剩余带宽足够容纳当前EIP+之前的IP
	remainingBandwidth := bandwidthLimit - currentEIPBandwidth
	log.Info().Msgf("remainingBandwidth: %v;currentCellBandwidth: %v", remainingBandwidth, currentEIPBandwidth)
	hasRemain := false
	//FIXME:从先前的元素中排列组合,求满足条件的最大值
	// 从上一行最后一列开始倒序
	for h := i - 1; h >= 0; h-- {
		for k := COL - 1; k >= 0; k-- {
			lastBandwidth := m.cellsMesh[h][k]
			lastPointer := m.cellsMeshPointer[h][k]
			//剩余带宽刚好能融入上一行的EIP的带宽
			if remainingBandwidth >= lastBandwidth {
				hasRemain = true
				currentEIPBandwidth += lastBandwidth
				for _, v := range lastPointer {
					log.Debug().Msgf("object in lastPointer : %v", v)
					mark = append(mark, v)
				}
				m.cellsMeshPointer[i][j] = mark
				log.Debug().Msgf("h: %v ;k: %v ;currentCellBandwidth: %v",
					h,
					k,
					currentEIPBandwidth)
				return currentEIPBandwidth
			}
		}
	}
	// 剩余带宽不够支持
	if !hasRemain {
		return lastColumnCell
	}
	m.cellsMeshPointer[i][j] = mark
	return currentEIPBandwidth
}

如果你能从结果推回原因,你就会溯因推理,就是这么简单。在实际场景里面,政治老师的数据就是她那一套非常乏味的唯物论思维方式。

导出TA的数据后,就能开始演绎推理(趋势分析)了。

她当时是照本宣科的,所以讲课内容跟课本顺序一致。把课本要点提前预习一遍,就能知道她接下来要说啥,就是这么简单。

引申:

  1. 长篇小说都比较无聊,因为作者的套路固定。
  2. 不存在马后炮这种说法,命运是必然的结果。


参考链接:

唯物辩证法的三大规律_Coding-CSDN博客_唯物辩证法任务blog.csdn.net图标

编辑于 07-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