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专访] 揭秘“加密猫”背后的故事和”Flow”的杀手锏

[万字专访] 揭秘“加密猫”背后的故事和”Flow”的杀手锏

导读:说起“加密猫”,这个名字在区块链的圈子可以说无人不知,这款17年底一上线就把以太坊给堵了的游戏曾给大家展现了Dapp的想象空间和NFT的魅力。过去的两年里,奶酪巫师、Dapper Wallet、与NBA及UFC的合作、巨额融资、Flow公链,一系列的新闻不断传出。作为背后的团队——Dapper Labs,他们到底想做什么?这一系列运作的背后是什么逻辑?这一次DappReview采访了Dapper Labs的创始人及CEO Roham Gharegozlou,通过这篇近万字的采访,我们些许能窥知一二。

下文是DappReview CEO Vincent与Dapper Labs CEO Roham的采访全文,由DappReview进行翻译并编辑整理。

Vincent:让我们从“加密猫”(编者注,CryptoKitties的官方译名为“谜恋猫”,但玩家往往会使用“加密猫”)开始说起吧。2017年底,“加密猫”开始在全球范围病毒式传播,吸引了无数玩家收集、繁殖和交易这些可爱的小猫,成为了第一款现象级dapp。我和我的朋友为了弄明白如何培育出身价高昂的小猫,花了很多的时间研究它们的DNA数据。我们找到了一些基本规则,并成功培育出了圣诞小猫,把它们卖出去还赚了一些ETH。“加密猫”之所以能够成功,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可爱的小猫,实际上是因为这是NFT概念,或者说ERC-721的代币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那么“加密猫”和ERC-721背后到底有怎样的故事呢?你们是如何想到这一创意,并且成功将其实现的呢?

Roham: ERC-721是一种NFT标准。我们的CTO Dieter Shirley甚至在我们开始做CryptoKitties之前就已经提出了这一标准。我们意识到现实世界中的大多数资产都是非同质化的:它们对于其拥有者来说都是唯一、独立且私有的。只有钱和其他一些商品是同质化的。不管我们聊到艺术品、不动产还是游戏内资产,大家最青睐的无疑是非同质化的资产。

我们制作CryptoKitties的目的是对NFT进行论证,同时证明区块链可以在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之外进行应用。我们相信DeFi的未来,但我们也想要向世人展现除了炒币和金融之外,加密代币还有更多其他实际用途。结果证明了我们是对的。各界人士都被CryptoKitties所吸引,并且迅速了解了区块链为体验带来的价值:永远属于你的资产、数字资产的稀缺性以及全球流通的交易市场。

第一个提出“区块链猫”概念的人是我们的首席创意官Mack Flavelle:我们知道猫统治着互联网,因此说它们终将闯入区块链是很合理的。整个2017年夏天,我们只有一个小团队来为CryptoKitties塑造了智能合约的雏形。我们将最初的雏形在滑铁卢的EthGlobal Event进行发布,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使得我们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招募了数十人到团队中,并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大部分的图像和UI设计。

值得说明的一点是,CryptoKitties最初的构想来自于Axiom Zen,这是我和我的兄弟Sam在2012年创立的,获奖无数的创业工作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迅速地将团队规模扩大。

Vincent那么后来为什么将团队从Axiom Zen剥离出来呢?

Roham: CryptoKitties和NFT的成功“实验”在加密货币社区以及主流游戏, 音乐和艺术社区都产生了令人激动的影响, 让我们深刻的感触到主流用户和创业者对这种与众不同的体验的期待. 但每次CryptoKitties的用户数破千时,我们就会遇到技术瓶颈。用户体验设计糟糕让我们直接损失了用户:这是因为基础设施还没有为进入主流用户市场做好准备。因此,我们决定把我们大多数团队未来的精力都放在开发区块链基础设施和杀手级应用开发和商业化。我们现在有将近100名全职员工,在中国可能算是小公司,但我们是世界上在中国之外最大和最专注的研究区块链开发平台和dApp的独立团队之一。

我们的新公司Dapper Labs,从世界上最好的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并于2018年开始搭建我们自己的区块链基础设施。

我们的计划是从我们所想要到达的用户体验出发,在技术上按照我们的方式一路走下去,一直到满足我们的需要为止。两年后,我们即将推出Flow,我们相信该平台会改变加密应用程序的游戏规则。

Vincent:当你们上线这款CryptoKitties的时候,是否想到这个游戏会达到如此规模,并且吸引了数十万人,在其中繁殖了上百万只小猫?还是说当时你们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尝试的好想法?

我们一直非常紧密地跟进游戏的开发进程,所以在我们第一次内部试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酷的东西。我们在EthWaterloo大会上发布的初始版本上花费了大量精力,而这一切都得到了回报:当时社区显然非常喜欢这个游戏,给了我们很多很好的反馈,这也让我们对于游戏上线成功充满了自信。

当然说真的,我们也确实没想到CryptoKitties会成为比特币之后加密领域最知名的品牌。我们知道我们会吸引很多加密领域的老玩家,但CryptoKitties在各行各业人群中产生共鸣的程度令我们感到惊讶。我们已经有能力让各种各样的人群(和大的厂商)能够对于加密技术有所了解,并且让他们对于去中心化产生兴趣,即使他们对于加密货币在金融领域的影响毫无兴趣。

对于粉丝的喜爱,我们很感激也很高兴。我们有责任将这个品牌带入主流世界。而在Flow上,CryptoKitties会展现它的全部潜力 (是的, 我们的加密猫会在不久的未来以全新的体验回到各位的视野)。

Vincent:在CryptoKitties上线的一年后,你在Medium的一篇文章里向我们介绍了Dapper Labs。这一年来,我们也听到过很多好消息,比如a16z和USV领投了1200万美金的融资,以及kittyVerse项目。除了这些之外,你们主要在做什么。在公司内部讨论其他长期项目的时候,是如何定位CryptoKitties这个项目的?

Roham: 我们很早就开始了Flow的技术开发工作。

CryptoKitties是2017年12月上线的。我们在几周后就意识到以太坊的限制让我们无法通过CryptoKitties构建一个稳定的商业模式。我们也知道,如果在其他链上失败的话,对于我们来说是事关存亡的风险。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CryptoKitties转到独立成立的公司Dapper Labs,并且从USV和a16z获得融资。Dapper Labs是2018年3月宣告成立的,尽管当时不叫这个名字。

在几个月内,我们就了解了Flow的核心工作:将共识和计算分离。在成立Dapper Labs的两个月后,我们在2018年5月申请了一个临时专利。我们之后花了一年的时间向我们的学术研究顾问(也是我的斯坦福大学的导师)验证我们的最初的理解,并且完成了区块链概念相关的结构搭建。

在那段时间,我们不断地在以太坊上进行实验,从而与真实的玩家一起测试并学习。我们通过专注于由小众但真实的玩家和粉丝组成的小型社区,而不是投机者,来让CryptoKitties保持活力。自上线以来,CryptoKitties的智能合约每年都是以太坊上最活跃的。在2019年,我们执行了超过200万笔链上交易,比任何一个面向C端Dapp都多。

我们还在2019年初上线了第一个面向C端的智能合约钱包,Dapper wallet,允许用户持有资产并以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且不用担心助记词或者私钥丢失。Dapper wallet在Android和Chrome上拥有超过25,000名用户。这也是一次我们对用户体验的测试和验证。

最重要的是,我们和世界上最重要的几个家喻户晓的品牌进行深入的讨论, 关于如何把加密技术和区块链技术实现在产品体验里, 并把他们上亿的粉丝带进这个世界, 我们比任何人都有更深刻的理解以及更切实的计划在技术方面, 我们和加密领域的一些顶级团队合作,了解了开发人员的需要, 以确保Flow是为每个人(不仅是我们)的开发平台。已经公布的著名品牌包括NBA,UFC和华纳音乐等。

Vincent:在整个2018年,许多项目试图复制CryptoKitties的成功,而他们当中大多数本质上来说都是庞氏骗局,比如我认为,像crypto countries,crypto celebrities等。你购买一个毫无价值支撑的NFT并且以更高价格卖出来获得盈利。人们用唯一性、真正的所属权和公开透明来夸大链上资产的价值。作为起草ERC-721标准的团队和早期采用者,与绝大多数人相比,你们对于区块链资产的本质肯定有更透彻的理解。所以你们如何看待NFT在诸如游戏、艺术品等领域的发展。以及你们的想法在之前,尤其是在过去2年内是否变化过?

Roham: 首先,我必须同意你的观点,在CryptoKitties之后,许多“快速跟进”的项目只是在削弱区块链的价值。他们的产品都很简单,消费者也很聪明,他们很快从真实玩家的情况了解到这些都是骗局。不幸的是,CryptoKitties也向这个世界证明了ETH的可扩展性是极其有限的,这也吓退了不少严正以待想要在区块链领域有所建树的大厂商。

游戏和交易所依然是ETH上的主流,但它们的成功仍然受到可扩展性和高交易成本的限制。ETH上有一些了不起的爱好者社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些独立开发游戏的团队也创造了一些有粘性的产品。例如,就拿最近的来说吧,像Avastars这样的项目为NFT的链上数据有效性设立了新的标准,以及像Josie Bellini这样的艺术家也同样让收藏者们惊叹。

NFT的未来不应该是小众的,难用的用户体验,而应该像现在消费者使用的最先进的游戏和应用一样。我们相信NFT最终会和例如Twitter和抖音这样的社交产品,或者与它们的去中心化版本结合在一起。

长期来说,艺术品、游戏以及收藏品等想要成功,需要的是一个低成本、低延迟、高吞吐量且开发环境友好的平台,这就是我们创建Flow的目的。消费者期待高质量的用户体验,以及波动率低的价格,这样他们才会把这些产品介绍给他们的朋友。当某种东西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好用的,它很快能够吸引上百万的用户。

Vincent:在2019年5月,你们发布了Dapper wallet和一款新的游戏CheezeWizards。对于很多人来说,Dapper Labs开始开发一些诸如加密钱包这样的基础架构产品,而不只是应用,这使很多人感到惊讶。但如果我们回顾你第一次介绍Dapper Labs的时候,你提到你们的目标之一是“加快基础设施和工具的开发,以帮助更多的参与者加入整个生态系统”。钱包显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且Dapper wallet为用户在于区块链交互和管理账户上提供了完全不同的体验。这样的设计背后有什么故事吗?以及你们对于Dapper wallet的未来有哪些计划?它将如何适用于Flow的经济系统?

Roham: 我们不得不在ETH上开发Dapper wallet。我们希望玩家能更方便地打开CryptoKitties以及我们其他的产品。从更清晰的引导到为用户支付gas费,我们一直努力寻找让链上交互更简单的方法。通过在以太坊上构建Dapper钱包的过程,我们也学到了很多。这些学到的东西将在让用户如何加入Flow的体验中扮演重要角色。通常,我们在开发中学习。我们不喜欢理论,而是喜欢在现实生活中进行尝试。Dapper wallet既有益于消费者,也有益于我们从中学习经验。多亏了Dapper,所有应用程序都可以轻松地在Flow上启动。为了取得成功,Dapp必须让主流消费者感到安全和熟悉,同时还可以提供去中心化的好处。

话虽如此,Dapper Labs一直拥有开发基础架构类型产品的DNA:我们曾推出过的产品,例如ZenHub(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开发人员协作解决方案之一)以及领先的路由API平台Routific。Dapper Labs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Mik Naayem以前是Fuel Powered的创始人兼CEO,该公司是移动游戏的实时操作平台,在他2016年退出之前,就已经发展为拥有2.25亿用户的公司。Dapper Labs的工程团队还具有开发如比特币,ETH,R3 Corda和Quantstamp等区块链项目,以及为Apple,Microsoft和Akamai等公司构建关键任务基础架构的经验。

Vincent:关于CheezeWizards,开发此游戏的初衷是什么?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种社交实验,而不是真实的游戏。老实说,与CryptoKitties相比,用户参与度要低得多。CheezeWizards达到了你们预期吗?

Roham: 我们喜欢边做边学,因此当我们想尝试一种不同于CryptoKitties的新型游戏时,我们便开始做了。我们希望继续开发具有伟大艺术意义的产品,让玩家乐在其中。我们觉得我们做到了。我们喜欢巫师文化。每当我们参加某项活动,人们都会问我们Cheeze Wizards的下一步打算。参与到游戏当中的玩家实际上特别的活跃。

我们还想打造一款出色的PvP锦标赛游戏,当然那更困难。Cheeze Wizards以不同于CryptoKitties的方式将以太坊推到了极限:智能合约容量最终仅比EVM(以太坊虚拟机)的限制少了20个字节。由于可扩展性和延迟问题,我们不得不为锦标赛比赛设置特定时间,这导致人们难以跨时区比赛。这是一个重要的经验,我们由此了解到,我们的玩家是遍布世界各地的,并且我们现在对如何在不同时区建立出色的游戏体验有了更多的了解。

Vincent:接下来,在Dapper Labs所创造的两款游戏CryptoKitties和CheezeWizard中,什么被证明是正确的,什么被证明是错误的?(也可以是你在创建游戏时的一些猜想或期望)

Roham: 我们一开始就认为人们有意愿去玩区块链游戏,这被证明是正确的。他们重视加密技术带来的好处,即使他们并非加密货币的粉丝。我们也证明了人们会愿意支付额外的费用来“享受他们的乐趣”。真正的所有权改变了人们看待他们在乐趣上的投资的方式,并增进了他们与游戏的情感联系。

用户在NFT资产上的花费是普通数字资产的10-100倍,因为NFT保证了真实性、稀缺性和真正的所有权,而这些反过来又表明NFT资产具有可交易性。作为一个所有者,我可以在我选择的任何时间出售我的资产。即使没有把0代猫的销售收入加进来,CryptoKitties的ARPDAU也是2-3美元(在0代猫销售期间是13美元以上),而大多数手机游戏都是0.05-0.40美元。

区块链游戏也有惊人的寿命。例如,ETH上的CryptoKitties一开始被设计为一年的体验:我们在0代猫的销售中引入了新的基因,最后一批在2018年12月出售。即便如此,CryptoKitties仍然是区块链世界最大的品牌和社区之一,仅在2019年,就有超过200万笔交易,每位付费用户的平均支出接近200美元。

Vincent:确实如此,我记得根据我们的数字,像GodsUnchained这样的卡牌游戏,区块链圈子里的玩家平均的付费金额是300美金,我自己也在很多区块链游戏上投入了成百上千美金。这些确实是已经被验证的,那么有什么逻辑是被证伪的?或者有哪些教训?

Roham: 我们犯的一个明显的错误是区块链可以支持多少吞吐量。我们没有想到,以太坊会因为仅仅几千人玩CryptoKitties游戏就导致崩溃。我们也低估了Solidity的难度和EVM的限制:在早期,我们试图在决定开展一个新的方式之前尽可能地保持兼容性。

在CheezeWizard上,我们也犯了错,那就是没有构建任何类型的合约升级能力。社区发现了一些bug,如果我们能够升级我们的合约,这些bug就可以轻松修复了。相反,我们不得不用更复杂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极大增加了我们的团队的工作负担(许多紧急会议和通宵加班)。

Vincent:现在让我们进入最激动人心的部分——你们正在构建的区块链项目Flow。我不想在这里深入讨论技术细节。Flow的网站上有3篇非常详细的技术论文,讨论了核心架构,如分离共识、区块构成等。我更感兴趣的是Flow协议这个主意是何时以及如何产生的?

Roham: 由于我们造成的网络堵塞,Flow几乎与CryptoKitties同时诞生。如果几千个用户就能让我们应用的网络瘫痪,那么我们就不能忽视这个平台风险。

在推出CryptoKitties后的一两周内,我们知道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方案来解决可扩展性和可用性的问题。我们对数十个区块链进行了深入研究,与该领域的顶尖团队进行了会面,并得出结论——我们需要自己的平台。

我们主要关心的是,分解网络执行状态(通过分片、第二层解决方案或侧链)会极大地增加开发人员的负担。此外,我们认识到在协议层需要进行大量的关键改进,包括面向资源的编程,或者人类可读的安全性。

Vincent:也就是说在发现CryptoKitties对于以太坊堵塞的问题后,你们就已经产生了这个想法。那么后面是怎么落地的呢?

Roham: 在创建Dapper lab两个月后,我们在2018年5月申请了一个临时专利。我们之后花了一年的时间向我们的顾问验证我们的最初的理解,并且完成了区块链概念相关的结构搭建。我想说明的是,我们与Red Hat和Tesla等公司有着同样的专利承诺:知识产权是免费开源使用的。

在最终确定了核心架构之后,我们构建了剩下的Flow区块链和相关的工具,并与加密行业最有想法的人以及来自游戏、娱乐和技术领域的经验最丰富的开发人员密切合作。因此,我们相信我们的方法能够让加密技术成为主流——我们的开发伙伴的反馈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我们想要让Flow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而不仅仅是我们自己。

自两年前我们开始着手研究Flow起,我们大部分的直觉性的想法都得到了充分验证:通过我们开发的测试网络以及公开发表的研究,我们架构的有效性已得到有力地证明,同时,Libra对于面向资源编程的选择则强调了以这种方法开发智能合约的重要性。

Vincent:根据我们的数据,即使是最受欢迎的游戏或DeFi项目也只有2-3千日活跃用户。你认为应该如何使区块链应用获得更大的用户数量?以及Dapper Labs和Flow自己是如何定位的?

Roham: 目前想要获得大规模的用户所需的过程比想象的要短:消费者的行为变化很快,一旦有合适的平台存在,数百万开发人员就会加入竞争。

当前的Dapp、游戏和DeFi项目都受到可扩展性和可用性的限制。很少有团队解决可用性问题,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无法产生构建长期稳定的业务所需的规模。与此同时,大多数致力于可扩展性的团队并没有对用户或开发人员的体验给予足够的关注。

让区块链通向主流应用的道路将由一个足够勇敢的团队来开拓,他们将从客户体验开始,并尽可能深入地研究技术。这就是我们在Dapper Labs所做的。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们将一直进行杀手级应用的开发。开发人员已经可以在Playground上测试这个平台,并将其作为我们私密的Alpha测试项目的一部分。

Vincent:我上周刚刚测试了Playground,看起来能够比较快速的上手,我用提供的模板部署了一个NFT合约,很有意思,那么Flow到底核心要解决什么问题?

Roham: Flow首先解决的问题是速度、吞吐量和成本。世界上有16亿NBA球迷。如果CryptoKitties让ETH网络堵塞了,想象一下如果是NBA球迷会导致什么后果。Flow的建立是为了支持社区应该具备的规模。

Flow第二个要解决的(也可以说是更重要的)问题与可用性和用户登录相关。主流消费者对可交易的数字资产着迷,但他们会被繁琐的钱包和chrome插件吓退。他们永远无法进入下一个阶段。我们在早期的CryptoKitties中发现,99%到达MetaMask步骤的人都止步于此。需要更容易上手的区块链游戏,以实现大规模应用。

Vincent:去年,Dapper Labs和NBA联手宣布了NBA Top Shot的开发。几周前,Dapper Labs与UFC合作,帮助创建UFC品牌的数字收藏品。NBA和UFC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娱乐IP。让它们进入加密世界,为球迷带来区块链技术的全新体验,这真的太棒了。这两款产品是否会用到Flow区块链的特性和技术?如果会的话是如何应用的?

Roham: 我们非常高兴能向体育迷们展示加密技术的可能性。给NBA和UFC的球迷的产品将会有很大的不同,因为这两个运动本身就非常不同。我们将为每个社区创造有意义的体验,所有这些都基于相同的基本加密领域的价值,即真正的所有权、流动的市场和开放的开发者平台。

Flow可以使这样的项目成为可能,因为它的速度、可延展性和低成本,以及它在对于用户使用和登陆时的友好性。法币通道使得用户上手变得容易,出金则让用户带着真正的利益离场。一旦体育迷们尝到了加密技术的滋味,我们认为他们会喜欢的。

总而言之,加密网络运行的是由社区群体驱动的点对点软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去追求一些世界上最大和发展最快的运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其他垂直领域是游戏和音乐。

我们与华纳音乐集团的合作不仅是投资,也是寻求在艺术家和粉丝之间建立更深层次联系的途径。我们喜欢现在正在讨论的将数字体验与现实奖励联系起来的概念。我们希望有一天,人们可以通过数字购物来与他们最喜欢的乐队相遇!

Vincent: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看到Dapper Labs做了很多事情,像CryptoKitties和CheezeWizard这样的原生的区块链游戏,Dapper Wallets,Flow的基础架构协议,以及带有著名IP的产品。这个团队有多大?在推出每个产品线之前,你是如何做决定的?最终,你们正在构建的所有有趣的东西将如何作为一个生态系统一同协作?

Roham: 我们有近100名全职员工以及一些优秀的的自由职业者和顾问,他们可以帮助完善我们的专业知识。

我们的团队分成多个的小组,这些小组可以快速地进行原型设计。这些小团队使我们快速尝试新事物,然后扩展出好的想法。

我们几乎总是从宏观理念开始:什么是有趣的?什么将推动可能性的边界?我们怎样才能把区块链带给那些从未体验过它好处的人?我们有一些人做市场调查来验证这些想法是否有市场。我们尽可能快地工作,并共享来自所有测试的信息,以便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能学习。

有一个核心小组一直从事于CryptoKitties项目。另一个快速增长的团队则专注于Flow和NBA top shot。我们有些人只做原型和想法。

我们在生态系统中也有强大的合作伙伴。其他公司如Opensea、Alchemy和BlockDaemon已经深度介入,为我们提供了关于Flow等项目的宝贵反馈,并将为该平台构建一些最早期的工具。我们期待扩展合作伙伴网络,并期待看到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能给Flow带来什么。

Vincent:感谢Roham,上面的回答都很精彩,了解到很多我此前并不知道的背景和故事。那么,最后一个问题,Flow的Playground上线后使用情况如何?以及很多人关心的NBA Topshot什么时候能够向玩家亮相?

Roham: 谢谢Vincent对Dapper Labs的支持。从你的问题中我能深刻的体会到你和你的团队对这个领域的理解和期待。希望我们的Flow和NBA的TopShot游戏给整个加密货币社区带来惊喜。Flow Playground现在看来的成绩还是很令人兴奋的, 在上线后的10天, 将近400个开发人员已经完成在Playground上的教程并且创建了实验性质的500多个项目。我们马上会公布一个更大的消息,就是Flow的独特的编辑语言Cadance将会得到一个世界顶级的项目的集成。在Flow上开发的应用,有可能会得到很广的分发和曝光。

听说中国的朋友们已经开始恢复生活和工作了,但在北美,病毒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大家也应该都听说了NBA已经延迟了赛季,也有好几个NBA的队员也感染了。但我们的NBA游戏还会按时发布, 粉丝在这个时间更需要有其它方式来享受他们喜欢的游戏以及与他们的偶像互动。我们不仅能使用新的赛季的最新视频,也同样可以将以往赛季的精彩视频做成有收藏价值的NFT。在大家无法出门的时候,游戏和视频是他们最大的娱乐方式。我们相信这次挑战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我们期待给NBA全世界的粉丝带来一个有趣和体验全新的游戏。希望到时候大家多来玩TopShot。

发布于 04-0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