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是一种偏见,心理咨询纯粹浪费钱

宗教是一种偏见,心理咨询纯粹浪费钱

我在之前的一些文字提到了”上帝“这个概念,并不是说我支持宗教,也不是自喻为神。恰恰相反,我觉得宗教本身就是一种笑话。

”上帝“是一个不可知的概念。你说有,那就是没有;你说没有,那就是有。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对于宗教界人士,只需要问他们一个两难问题,即可让他们露出尾巴。

欧洲有个妇女患了癌症,生命垂危。医生认为只有本城有个药剂师新研制的药能治好她。配制这种药的成本为200元,但销售价却要2000元。病妇的丈夫海因茨到处借钱,可最终只凑得了1000元。海因茨恳求药剂师,他妻子快要死了,能否将药便宜点卖给他,或者允许他赊帐。药剂师不仅没答应,还说:“我研制这种药,就是为了赚钱。”

在这个情景下,海因茨应不应该趁夜晚药房没人的时候,偷走这种救命药?为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看看这篇文章:

Stella仓鼠:我为什么不再相信宗教zhuanlan.zhihu.com图标

这篇文章已经证明了为什么宗教是一种偏见。在这里,我就不多BB了。

作者后来去当了心理咨询师。但其实呢,心理学完全就是一门无用的学科。心理学就是博弈论里面提到的非对称信息博弈。心理咨询师总是很能装,装成一副慈悲为怀的样子,好像接触的案例很多,什么人都见过,因此什么都懂。

但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懂。心理咨询师总是拒绝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因为他们自己的个人信息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他们怕被”反心理学“。他们也拒绝接触超高智商反社会倾向人士(我看过朵拉陈写过的书,她在书里提到过,不要接触”小丑“,不要试图感化那些人)。

实际上,对于心理咨询师,只要向他们问一个核心的问题,他们就会落荒而逃。这个问题就是

如果你再这么装下去,老子可要一刀捅死你啦 ~

这个描述很反社会,也很夸张。但确实是这样。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里面,他定义了

生理需求 — 安全需求 — 社交需求 — 尊重需求 — 自我实现需求

也就是说,只要你攻击他们的生理需求,他们就吓得屁滚尿流。

我以前被迫接受心理咨询的时候用过这个套路,瞬时变换叙述语言(粤语客家话英语汕头话),之后把门口的科室牌子倒过来,再挂回去。之后,那个人就懂了,不再骚扰我 ~

在佛教的核心教义里面,强调人人皆可立身成佛/神。成神之路需要接受各种历练和挑战,重症抑郁症也是其中一项。靠吃药只会损伤自己的记忆能力,最终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2020-06-18的时候,我偶遇一个1500元/小时的心理咨询师,当时他在开共享宝马。他那辆车很干净,我就注意到一个地方,他的后视镜是斜的。也就是说,我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坐在后座上的我。

他说反社会人士在普通人看来就是社会的渣滓,你只会被他们吸食殆尽,最后变成一片落叶,渣都不剩下。

他没有说明实际情况。实际上,这一类“不受欢迎”的人,他们的内心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深邃得多。口臭只是一种自我保护,一种批判性思维的浅层表现,如果他们的合理合法需求不被满足,人生没有被合理引导,他们就会走向犯罪的道路。而创新恰恰需要这一类具有批判性思维的人。

其实按照我的理解,灵魂是数据引力场,如果数据足够多,思考的速度足够快,那么内心就会变成一个黑洞。什么人也吸进去。在古汉语里面,这叫若水,心善若渊

我可以以我的个人经历作为担保,很负责地这么说,大部分高智商反社会样本被社会大众迫害至深,以致于很难在当前这个社会生存

回到那辆共享宝马,我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那如果我是反社会的那咋办啊?

他慌得一批,之后没有正面回答我的任何问题。

回到心理咨询的问题,我建议所有需要心理咨询的人自我救赎。发展点爱好,建立一种新的正向循环。不要用“疾病”这种先入为主的角度觉得自己有病,而是想着怎么化解自己的内心戏。

现在这个社会,社会竞争加大,内心压力大是正常的。要学会及时排解。而不是把自己局限在一个小世界里,陷入自闭。

结论

  1. 宗教是一种偏见;
  2. 所有心理咨询师终将失业


参考链接:

钱颖一:不让学生具备“批判性思维”,他们何以创造?www.jiemodui.com图标

编辑于 09-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