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没什么卵用

心理咨询只是一种人本主义+非对称信息博弈

心理咨询无非是把人类分为来访者和“观察者”。这种分类其实是相对论里面的参考系和观察者。心理咨询的套路无非是一个“”字。把自己装成一个知心姐姐静静地看着你装逼。其本质是对你的命运(fate/experience)进行溯因推理。从一团乱麻之中找到关键性问题所在。

高一的时候,有个老师教我们语文,代号花师奶。她是韩师毕业,好像是走后门进学校的,本身也挂职学校的心理咨询师。我那个时候没遇过九门功课这种架势,而且当时学校实行类衡水式管理,作业很多。我心理压力超大。在高一那段时间我反复找她。这个人不称职的地方就在这里——我拖累了班级的平均成绩,而且她教我们班语文,她后来就越来越讨厌我,开始敷衍。而我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差。

这种人根本不配当老师,更不配当心理咨询师。当时2009年的时候,汕头大学精神卫生中心还给我开了一些处方药。那些药是用于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会影响记忆功能。最终我没有服用,靠沉迷网络和打篮球自愈重度抑郁症

后来我又遇到稍微会一点的心理咨询师。当时我总是跳出她的观察者角色,变换叙述问题,反问她问题。她终于知道,凭她自己的信息量,根本不可能打败我。最后我走出她办公室的时候,特意把门口的牌子(XXX科室)拔出来,倒放回去。从那个时候,她就彻底知道,她的毕生所学,不过只配给我自己拿来消遣。

第三个例子,是一个美国执业心理咨询师,她写过一本《走出原生家庭创伤》。我完整地看完了,但是找到里面非常有 bug 的描述。那描述是大意是不要试图感化反社会者,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问题是,你们自己作为心理咨询师,不是讲究普度众生吗?尼佛割肉喂鹰,舍身喂虎。你们自己做不到,在那儿装什么装?


当然你可以反驳我说,如果割肉了,就无法继续为这个社会服务。但新问题又来了,我想问一下各位,到底有谁是真心想为这个社会服务的?你们指的“服务”,是当自我的价值与社会价值合一的时候的服务。如果当今这个社会本身就是错的,那服务还有意义吗?

当今社会,必然是错误的。因为唯物论说了,否定之否定,否定旧的,才能有新的。也就是说,一个老师如果教不出比TA更好的学生,那TA必然就不是一个好的老师。那既然当今社会是错的,我们一路演绎推理下去,就会发现,为当今社会服务,根本毫无意义。重要的是自己内心的想法,为未来构建未来。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对错,只有选择。

第四个例子,是我在2020-06-18遇到一个1700元/小时的心理咨询师。他当时在兼职开共享宝马,这个人的车很特别,内部很干净。他的后视镜是斜的,也就是说,我坐在后座上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我。随着对话的深入,我引述了那位美国执业心理咨询师朵拉陈写的书,然后我又问了他一个问题:“为什么说要远离反社会人群?”

他的回答是:“反社会人群在正常人看来就是社会的渣滓。正常人遇到这一类人,只会被他们吸食殆尽,成为一片落叶,渣都不剩下。”

然后我反问他:“如果我就是反社会的,那咋办啊?”

他吓尿了,之后不再正面回复我任何问题。

「人本主义」之所以不适合当今的社会,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只有神知道的世界(不可知的世界),不可解问题比可解问题要多得多。未来是(不)确定的概率

而且,用「人本主义」去推导社会问题,就会得出“人定胜天”这种完全违背自然规律,无知可笑的说法。

我说心理学无用。是因为心理学有点像博弈论出现之前的经济学——强行用一套理论去拟合社会的现状。我有一个副业是心理咨询,受咨询的对象多是正常人眼里的高智商,高情商,高财商社会精英。但随着咨询的深入,到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无非是时代的局限性和过往制度的问题,也就说,当时环境的局限性导致了他们的问题。

在找出他们的关键性问题后,我大概用一两句话就能治愈他们。我心理咨询的副业,从目前结果上看,只是用来认识点朋友,套利空间不大。

但是像家庭暴力,亲人过世,被骗破产,网络性骚扰,很多这一类问题都是不可解的。要彻底解决这一类问题,需要变革当前的社会制度,让善良的人活下去,让作恶的人得到惩罚。

所以我的结论是:心理学无法解决社会问题。如果你想学心理学,建议学社会学,博弈论,数学和相对论

不过心理学留下了一个有用的结论:Don't judge。


参考链接:

心理咨询师职业道德准则_百度百科baike.baidu.com图标动机在杭州:大部分人的批判,都只是在证明自己正确zhuanlan.zhihu.com图标

编辑于 08-0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