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心寒、人肉、恰烂钱——一些温柔的心里话。

可能豫章书院迟迟没有进展,很多人都在我的评论区发“心寒了”。

其实没必要心寒,你不妨这样想想。

如果两年多前,我没有选择帮那位同学,豫章书院至今依然会平安无事地开着,无数孩子仍在被络绎不绝地送进去。

如果几个月前,你们没有选择帮我们,那么很多受害学生和志愿者们,依然在遭受着威逼利诱,惶惶不可终日。

我们已经成功过很多次,已经远比事物最开始的状态好,总不能当中的一步没有达到效果,就否定之前所有的成功。

最近一直有人在污名化我,但你们仔细看,他们都是没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根本对这件事情没有任何深入了解的人。任何亲身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都清楚的知道,我和我们这些人克服了多少困难,做了多少事情,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我不是一个卖惨的人,我身上背着的超过90%的压力我从来没提过,说出来的那些只占了很小一部分,包括绝大多数志愿者都不清楚,只有最核心的那些朋友了解。了解这些的人,都知道我已经做到,我能做到的极限了,再往前,我可能就会连累到我的家人。我要对自己的家人负责,不能因为帮助别人,把我的家人置于险地。



这些天以来,一直在有人各种造我的谣,各种对我污名化,对我各种人肉以及骚扰,现在我的住址以及身份证都已经被他们发到了网上,我的手机号码也被曝光的一清二楚。为了我的个人安全,希望看到那些内容的朋友不要传播,没有看到的也请不要好奇去看。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很早以前,就有人给我发一些截图和录音,有很多群,什么都不干,天天都在讨论怎么样搞我,怎么样造我的谣,怎么样让我身败名裂。说来可笑,我女朋友还曾经潜入过这样一个群,在里面潜水着,我就静悄悄地看着他们针对我,出各种各样的计策。

有朋友问我,温柔你不累吗?

说真的,我累了。



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威胁,疲惫,未知,恐惧,悲伤,愤怒;也处理过各种各样的问题,与豫章书院对峙,思考如何和他们斗争,去寻找更好的方式,去费尽心思寻找知情人,处理志愿者之间的矛盾,去寻找早已被时光掩埋的证据……而做这些事情,给我带来的是各种污蔑,谣言,攻击。是那些没有问过任何亲身参与者的人们,仿佛站在不知从何而来的道德制高点上大放厥词。

还有人说我,屠龙少年变成了恶龙。我很疑惑,我一直都做着同样的事情,是“屠龙少年”还是“恶龙”,是否仅仅取决于合不合他们心意?我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合心意的,我不愿意,也不屑于去讨好每个人,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只想做我自己。


尽管我在直播前就发动态说过,自己直播只是娱乐,请观众不要送任何礼物;过程中也无数次反复提起,最后直接写到了直播间的屏幕上。但还是每次都有人一进来,就阴阳怪气地说:

“哟,又直播恰烂钱了。”




在B站,我没有接过任何一个广告,也在不断地往外捐钱,但他们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去阴阳怪气,去辱骂,去带我的节奏。我是会做错事情,但我真正做错的事情,我都会认,也会道歉,赔偿,接受惩罚,挽回对方的损失。我是个凡人,凡人又不是全知全能,哪能不犯错?

那些在我已经接受惩罚,依然揪住这一点,要把我批斗到无底深渊的人们,我就想问问,你们是哪里来的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对的,连点小疏忽都不曾犯过。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完美的人。相反,我一直在说,我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很多缺点,我只是一个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的普通人。有人又要说了,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做正确的事情?你是不是心虚?完全正确的事情,那叫做真理,我还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掌握着真理,我只能通过理智与思考,去判断哪些事情可能是正确的,哪些事情是错误的。但总有些人,要以完美的标准要求我,我只想说千万别,我承受不起。

我稍微做一些别的事情,别的内容,就有人骂我,你放下豫章书院不管了吗?你这是在借这个账号的热度宣传自己!我只能不怎么客气的告诉这些人,这不是“官方号”,这是我的私人帐号。这些话由我来说可能不太合适,但都是实话,早在做豫章书院的视频很久以前,我就是哔哩哔哩专栏区最顶尖的那几个优质创作者之一。

注意看我的标识里,有个专栏优质UP主,还以专栏UP主的身份在2019年的拜年祭上给各位拜过年。我是有很多事情做的,豫章书院是我做的无数件事情的其中一件,我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彻底放弃我的工作、生活、娱乐。

这不怎么公平,做好事不应该成为一种诅咒,做好人更不应该成为一座囚笼。这是我的私人账号,我想在这上面发什么,就发什么……当然我不会这样做,我只会发一些我认为有意义,或者是能给大家带来欢乐的内容,我是一个有追求的创作者。可能有人看到这篇文章,会说:

“哎呀,温柔你怎么不温柔了!”

我当然是有自己的锋芒在了,温柔只是对绝大多数的其他人类同胞,把自己的锋芒收起来,用一个宽容的态度去对待他们。但不代表温柔就不能有属于自己的锋芒,这锋芒要用来保护自己的家人,朋友,以及想要保护的人们。一旦被我认定为敌人,我向来都是毫不留情,针锋相对。

我一直号召朋友们变成一个温柔的人,并非号召朋友们变成一个软弱的人。每一个温柔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锋芒。这锋芒必须要足够聪明、勇敢、坚定,要有足够的力量与锐度,要成为人生的强者。要能对抗那些伤害你的事物。

我做什么,会跟着自己的心来。接下来我可能会做游戏相关的视频,也可能会做动漫、电影,也可能会做其他事情,也可能会继续帮助别人。请朋友们不要吃惊或者无法接受,觉得我变了。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写写游戏,写写动漫,写写小说,写写那些自己感兴趣或者是爱好的事物。

可能你觉得“变得不是温柔了”,仅仅是你对我的认知而已。

可能我也会分享我的故事,但我的故事都挺灰暗的,因为我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去,是每当回想起都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的经历。正是这段经历,让我无法对那些绝望、无助的人们坐视不理,因为我曾经切实的,亲身的,被这种暗无天日的绝望包裹过。看看我写的小说就能知道,它们有写杀手的,有些悬疑的,有写古风的,有写战争的,各种题材都有。但他们有一个亘古不变的共通点,就是充斥着一种绝望的氛围。当然,我的很多读者就是爱这种氛围。

但这氛围是那时候的我黑暗现实的映射,黑得如同沉入了一片墨水海洋的倒影。希望我以后写的故事里,会有更多的光明,也许这样的话,能象征着我的心里有了更多阳光。

时至今日,这种黑暗变了。从家暴、贫穷、痛苦、自卑变成了辱骂、造谣、诬陷、人肉与网络暴力。所幸的是,我也有了更强大的内心,也终于有能力,能温柔的对待别人,去能用自己的锋芒保护那些想要保护的人们。

我会想办法用合理的方式,让那些伤害别人的人付出代价。但这世界上正义不总是到来,我们苦苦追求的程序正义,会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同时也不可避免的放过一些坏人。但我们应该这样做,哪怕放过十个坏人,也抵不过冤枉一个好人代价大。这是我们要接受的代价,是文明的代价。

我们拼尽全力,最后没有达成最完美的结局,不能说我们拼出去的全力就是没有意义的。

至少,我们救出了八十多名孩子;至少,我们避免了很多孩子被送进去;至少,我们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让“戒网瘾学校”不再成为他们管教孩子的一种选择。

社会的变革是漫长的,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尽管也许我们没有彻底改变,但已经改变了很多,促进了很大很大的一步。不要奢求一步就能跨到罗马,罗马之路是需要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发生改变的。可能你不是跨过终点线的那一步,但我们之前做的这一切,都在为了这一步做铺垫。

现实不是童话,总会有不如人愿的地方。

如果有人觉得我们做的还不够,也可以自己去做,而不是站在原地,什么也不做,对我们指手画脚,道德批判。

批评只需要一张嘴,而做需要比一张嘴多得多的事情,付出多得多的辛苦,承担着多得多风险。另外,我警告一些人,不能动用私刑,你不能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我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让你们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更不是为了驱散一片黑暗,而制造更多的黑暗。如果你们做了,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会继续坚持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也会继续创作我喜欢的作品,继续过着我喜欢的生活。我走我自己的路,别人的看法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屠龙少年”还是“恶龙”不过是他们的恶趣味游戏,那些人就是喜欢自顾自地把别人标为屠龙少年,然后又一厢情愿的愤怒他变成了恶龙,来满足他们畸形的快感。我从未标榜过自己是“屠龙少年”,我就是我,相信一束光,能照亮整个世界;相信星星之火,能燃烧整个草原;相信即使光灭了,火熄了,也会有新的光芒,在黑暗中静静孕育。

那些暗夜里嗡嗡的苍蝇们,那些在一个个群里策划着如何泼别人脏水的苍蝇们,那些网络暴力当做自己乐趣的苍蝇们。

我一直静静的看着你们表演,看着你们被这种肮脏事情充斥着的卑劣人生,看着你们最终引火烧身。你们可能觉得,公布我的电话,公布我的住址,公布我的身份证信息,让那些好事者能够骚扰攻击我,让那些怀恨在心,准备伤害我的人有机可乘,就能让我像你们攻击的其他人那样,像个可怜虫一样向你们投降,放弃自己的尊严来获取可笑的安宁。

告诉你们,痴心妄想。

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告诉你们,什么是做错事的代价。



最后,还有一件刚刚才发现的小事,就在我写上一段话的时候,我姐姐给我发了句生日快乐,才意识到今天是我的生日。

恍惚间发觉,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庆祝过生日了。

那就,祝我生日快乐。


——温柔JUNZ

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










编辑于 04-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