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愚思一得

勇者之乡是如何堕落的?

大本营参谋辻政信躲在瓜岛的草丛中,观察着陆战一师的布防。他惊喜的发现,这些美国大兵正在打网球。这似乎印证了美国人散漫懒惰的说法,他断定美国人一定没有发现日军的突袭企图。

但是事情和他想的不同。虽然陆战一师大多数士兵都没有作战经验,战前的训练也谈不上严格科学。但是这些大萧条中走来的年轻人却不缺乏士气。而且还有师从于八路的第三袭击营在丛林中神出鬼没。所以日军的进攻企图美军是侦知的,并布置好了日军难以想象的火力等着他们。

但是,网球还是要打的。

此战,美军有炊事班火线请战,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到了后来硫磺岛,甚至有美军为了手雷不被日军扔出碉堡,用手捏着手雷塞入射击孔………

以上仅是随便举个例子。

当取得战争的胜利,这一代小伙子们返回美国的时候,祖国也没亏待他们。

事实上人就意味着巨大的商机。这些急着过和平生活的年轻人几乎需要购置一切,好安一个家。

很快,成片成片快速建造的标准社区被发明出来。这些房屋由标准预制构件组装而成。带有一模一样的院子和篱笆。由笔直的道路连接起来。诊所、商店、小教堂等一应俱全。

虽然以美国标准来说这些社区过分“简朴”但是以世界标准来说,这是当时最好的平民生活区了。

1947年国会通过议案拨款3350万美元,计划建设20万套房子以满足退伍军人临时住房之需。1948年的联邦住房法把买房贷款利率降低到5%,把偿还贷款的期限延长到30 年。还有退伍军人福利法案为他们提供担保。

而当时这种占地0.25英亩的美式“经济适用房”,普遍只要6000美元。而组装一个这种屋顶就能得到60美元的计件工资。

建造和服务这些社区,本身就是充满商机的事业。围绕这一代美国夫妇,和他们的“婴儿潮”。这些“简陋”的社区也很快变得生机勃勃。

虽然很多夫妇为了买房子和养孩子,一度拮据得不得不拿纸箱来当衣柜,但是国内市场欣欣向荣,国外的竞争对手还在瓦砾中挣扎,从大萧条和战争中走过来的美国人很快以坚强乐观的精神渡过了难关。

这一代主妇们自制着果酱、肉酱和派。用橱余边角料做布丁和泡菜。

丈夫们带着这些午餐到附近的钢铁厂、汽车厂或是自己的店铺上班。

国家则前有二战的教训在前,旁又有苏联的竞争,执行着非常理智开明的政策。

联邦和州政府为了建设优秀的社区学校不遗余力。联邦政府以《国防教育法》等等名义,向基础教育领域拨付了大笔经费,“以加强科技教育”。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对富人较高的税率基础之上的,这是一种美国特色的转移支付制度。

那时候,医院尚不是暴利行业,保险金也不是特别高。还有企业为员工集体“团购”。社区医院和自行执业的医师诊所通常为固定社区服务。医生和社区几代居民都是朋友。

银行大多是地区性的,罗斯福政府制定的监管法案非常严格,金融业被看做是一种普通的白领行业。银行经理也是社区一员,和客户知根知底。那一代美国人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银行靠一支笔就能骗走他们的房子。

石化工业的军转民快速丰富了民众的生活。鲜艳多彩的衣服和尼龙丝袜都变得便宜。再也没有孩子需要穿面粉袋改的衣服了。

塑料家居用品越来越好用方便。几只粉红色的塑料火烈鸟成了草坪上的爆款装饰。

这些小玩意很多是靠一个叫里根的演员来推销的。他不吝是那个年代的流量天王之一。

社区关系和谐而团结。学校的棒球、橄榄球比赛是重大社区节日。主妇们参加社区烹饪大赛,主夫们参加社区园艺大赛。少男少女们懵懂的罗曼史也在萌发,邻家女孩和粉红色火烈鸟一样成了一种文化情愫。

美国人意气风发,深信“流着奶和蜜的应许之地”已经找到了,只要辛勤的工作,就一定能得到幸福的生活。

他们坚信他们的祖国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光明面。肯尼迪公然宣称“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实际上那一代美国人几乎没人会觉得国家对不起他们。

他们先是用包裹邮寄食品的方式,把大量的英国家庭从营养不良的危机中拯救出来,又出台了前所未有的慷慨援助计划。

这些援助并没有吃亏,复兴的欧洲经济反过来又带来了广阔的市场。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

接着,当初推销塑料厨房用品和小家电的那个里根居然当总统了。他不像过去那些政客总统,但是他有亲和力,或者说他有流量。

他说我们不需要监管,市场会自动奖励勤劳的人。他说税太高了,不利于勤劳的人。

美国人看着自己的房子、车和狗,深信不疑——这一切不就是自己辛苦努力挣来的吗?再看看自己的税单,更是高呼万岁。事实上,中产阶级的减税很有限,减税大头都是富豪们的。相反,由于缺乏税源,很多社会福利难以为继。

越战撕裂了美国社会,但是也让媒体得到了空前的力量。人民信任他们,他们可是刚刚揭露了政府的大阴谋。

除了自由市场的田园牧歌,他们还告诉美国人不要再用阿司匹林和鸡汤面治疗你的疲劳了,处方药一颗见效啊。“疼痛协会”在全国上下开展了大规模的游说,处方药监管越来越松懈……

里根经济学带来了一波繁荣,但是也加剧了贫富分化,增加了失业。没失业的人工作时间和强度也大大提高。

于是精神医学会又告诉你,你提不起精神、乏力、失眠,这些都是病啊。实际上大学广泛使用的教材认为40%的美国人患有各类精神疾病。来来来,处方药能帮你。

而对社会阴暗面的担心,对社会道德堕落的关注,乃至对食品安全的关心。精神医学会都会告诉你——这是病,可以治。

再配合食品公司不必,你也不能要求他们详细标注成分的法案,那是一个酸爽。《食品公司》这样的书不再有了,奥普拉都被封口谁还敢说?

社区学校也不再能得到大笔的联邦资助。战前的实用教育换了一个“快乐教育”的名号卷土重来。一群无所事事的孩子加上随处可得的药品………

最后,金融衍生品来了。美国自有国士忧心忡忡,但是他们那副让人讨厌的学究气息不受欢迎。看起来就很靠谱的格林斯潘爷爷和看起来单纯呆萌的布什都说无妨,我相信他们。

而金融业还在谋求进一步放松监管。他们过去说过分严格的监管让美国金融业失去竞争力。但是现在看来那恰恰是美国的黄金岁月。

次贷还是来了。公允的说,高负债本是美国人习惯了的,更不用说,很大一部分负债者是难以证明自己收入的个体营业者。如果不是合同的几百句以后,可能还是小字备注的还款方式、罚款等条款,应该不会有那么多人载进去。

现在,你失去了房子,没有存款。还有药物依赖。工作很难找,还有大量拉丁小伙子和你竞争。他们要么直接走路过来的,要么靠给军队抗枪得到了身份。

但是不要绝望,还有世界第一的血液制品行业可以帮你。

退回七十年前,要是罗斯福总统多活两年,新的民权法案能够通过。得到工作和医疗成为基本公民权,那会怎么样呢?

但是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还是想想怎么度过眼下的疫情吧。

编辑于 04-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