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野生动物、禽畜资源和狗

新冠病毒、野生动物、禽畜资源和狗

一、引子

用一句套话开头:2020年是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年。

然而这又不是套话。2020年才刚刚过去四分之一,就发生了太多太多必然载入史册的事件:比如前所未见的蔓延世界的城市大封锁、惊掉巴菲特下巴的10天4次美股熔断、自二战以后美国在太平洋上的力量首次出现空窗等等等等,而这些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新冠病毒。所有围绕这个小得看不见却又强得无法想象的恶魔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构成了2020年的主旋律,甚至可以预见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用基辛格的哀叹来概括:“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比起世界范围内发生的那些大事,我国国内却有一个似乎无关紧要的争论正在逐渐升温——是否应该禁食狗肉。这个争论由来已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上一场。2014年的大对峙连人民日报也惊动了,最后用一篇《狗既是伴侣也是食材》的文章按下了暂停键。

粗看起来,禁食狗肉的话题似乎与新冠病毒无关,但再度引爆这个话题却与新冠病毒有关,也算是蹭上了新冠病毒的热度。

二、导火索

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首先爆发后,中国花了两个多月时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勉强遏制住了疫情在国内的发展。而在抗疫的同时,对这场灾难的反思和相关的整改工作也一直在同步进行。

由于疫情起因的线索最初指向了野生动物交易,深处灾难的国人对禁食野生动物达成了广泛的一致。2月24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称《决定》),从国家层面立法,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面而严厉的野生动物禁食。全国各地的立法机构立刻跟进,根据《决定》制定本地区的地方法规。

全国人大官网链接: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_中国人大网www.npc.gov.cn


2月25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白名单”的形式规定了可食用动物及其制品。具体包括两类,一是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以及市人民政府决定可以食用的其他家禽家畜;二是依照法律、法规未禁止食用的水生动物。

猫狗并未列入“白名单”之中。

当时正值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抗疫上,深圳市的这条新闻并没有太多的热度。而是否禁食猫狗,在社会上还是一个复杂的争议性话题,很多人认为深圳市禁食猫狗会像之前一样不了了之,结果却出乎这些人的意料,3月31日,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通过《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下称《条例》),“白名单”的表述改成了:“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所列的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鹌鹑以及该目录所列其他以提供食用为目的饲养的家禽家畜”。猫狗仍未见其名。

媒体普遍对此解读为:深圳市成为我国内地第一个以地方性法规明确禁止食用猫狗的城市。

事情发展到这里,虽然有些激进,但还勉强算是在正常范围内,虽然有部分人反对未将猫狗列入白名单,但话题的热度也不太高。真正让话题升温,反对者激增的是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的话:“猫狗作为宠物,与人类建立起比其他动物更为亲近的关系,禁止食用猫狗等宠物是现代人类文明的要求和体现。”

个人认为,对于一个官员,尤其是立法机构官员,说出这样的话是极不慎重和严谨的。

这句话里至少有3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猫狗作为宠物,与人类建立起比其他动物更为亲近的关系,这只能针对养猫狗的人而言,这部分人在国内目前还算不上绝对多数。另外,养宠物鱼等其他品种宠物的人也挺多的,长期养宠物的人对自己养的宠物也大多有感情,那么这些宠物所属的品种是否也应当一同禁食?

第二,哪怕是猫狗,也有野生的品种,按照全国人大的《决定》,这是野生动物,也是不能随意作为宠物的。另外,猫狗只有在主人把它当宠物养的时候它才是宠物,脱离饲养的目的定性它是宠物,这是毫无道理的先入为主。

第三,“禁止食用猫狗等宠物是现代人类文明的要求和体现”,这句话显得武断、傲慢和刺耳。不说国内赞同食用猫或者食用狗的人群,就是那些“中立派”——对是否食用猫狗持无所谓态度的人,难道就不是现代文明人?此外,谁有资格评判我国食用狗肉(这里不说猫肉,因为本人不了解吃猫的风俗)的传统就是野蛮落后,西方忌食狗肉就是文明先进?标准是什么?更何况,哪怕是在国际上,对于是否禁止食用狗肉并没有通行的标准和惯例,哪怕是在禁食狗肉的起源地——欧美地区都不是铁板一块,这个证据其实不难查到,也在之前的数次论战中被人都摆出来了,对这个话题有关注但却说不了解的人,只能说他是不愿意去了解或者是假装不了解。

正因为这句武断、傲慢和刺耳的话,使得部分“中立派”群起而攻之。他们攻击的不是禁食猫狗,而是质疑深圳市本次立法的合理性、合法性,质疑深圳市人大是否涉嫌滥用公权侵犯公民的合理私权。

在这股声讨浪潮中,也有少部分细心的网友发现了一个漏洞:尽管各方似乎已经将深圳市禁食猫狗当成了事实,但这个事实是否最终成立,似乎还得取决于国家层面出台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是否将猫狗纳入。

三、《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是怎样被“误读”的?

(一)《目录》和《名录》

《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是什么?相信大部分人在此之前都没有了解过。事实上,直到本文发布前,我国也还没有正式出台《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2020年4月8日,在无数关注的目光中,农业农村部在其官网公布了《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征求意见稿)》(简称《目录》),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人们惊奇的发现,这个在当前形势下承载了太多意义的《目录》中并没有猫狗的存在。

而附件《说明》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随着人类文明进步和公众对动物保护的关注及偏爱,狗已从传统家畜‘特化’为伴侣动物,国际上普遍不作为畜禽,我国不宜列入畜禽管理。”

一石激起千层浪,农业农村部拟禁吃猫狗的新闻顿时引爆了本已蠢蠢欲动的“狗肉大战”各方,持有各种意见的人们通过各类渠道向农业农村部提出意见,或者宣泄情绪。4月9日,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畜禽种业处工作人员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澄清道:“我们现在列入目录的相当于是作为农业畜牧发展的一种项目,跟吃不吃、养不养没什么关系。我们以前的畜禽目录里也没有这个(狗)。”

狗拟不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农业农村部:与禁食无关_管理www.sohu.com图标

我查了一下,在《目录》之前,我国自2006年制定了《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简称《名录》),2014年修订,第一版有138个畜禽品种,第二版有159个品种。两个版本的《名录》确实未将狗类纳入。而《名录》的制定依据是《畜牧法》第十二条:“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根据畜禽遗传资源分布状况,制定全国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和利用规划,制定并公布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对原产我国的珍贵、稀有、濒危的畜禽遗传资源实行重点保护。”

从其制定依据来看,《名录》出台的目的是对“原产我国的珍贵、稀有、濒危的畜禽遗传资源实行重点保护”,从这个角度来看,确实没必要将狗列入。

然而《目录》征求意见稿中的文件依据为《畜牧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畜禽的遗传资源保护利用、繁殖、饲养、经营、运输等活动,适用本法。本法所称畜禽,是指列入依照本法第十一条规定公布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畜禽。”和第十一条规定:“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组织畜禽遗传资源的调查工作,发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状况报告,公布经国务院批准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新旧文件的依据差别让人产生了一系列疑问:

第一,《目录》和《名录》到底在功能上有什么区别?《目录》是否依然是和《名录》那样仅限于对“原产我国的珍贵、稀有、濒危的畜禽遗传资源实行重点保护”?

第二,没有列入《目录》的品类,是否就归类为野生动物,以后就按照《决定》禁食了?

对这两个问题的解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禁食狗肉是否有上位法依据。

(二)社会对目录的解读

社会对《目录》的解读是个什么状况,我想关注这个话题的人都已经很明白了。社会对《目录》的解读很朴素:第一,《目录》以“白名单”的形式列举了人们以后可以食用的肉类;第二,不在《目录》内的动物都归为野生动物,按照野生动物相关规定管理。

其实这样的理解,在逻辑上是有漏洞的。第一个解读还看不出什么,第二个解读就有问题了:猫、狗、鹦鹉、仓鼠等等常见的宠物都不在《目录》内,如果不在《目录》内的动物都归为野生动物,以后这些宠物也没法养了。

关于第二点,本人在此再展开一些:

《决定》第三条规定的是“列入禽畜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属于家禽家畜”,但并没有说没列入的就不是家禽家畜。实际上,野生动物在我国的法律中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而我们所称的野生动物在常识中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以鸽子为例:家养的鸽子是家禽,但是逃跑了的鸽子呢?这就很难说清楚了。不过,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下,常见的家养猫狗品种不属于野生动物,这还是显见的。中科院动物研究所蒋志刚博士还就野生动物的定义写过一篇论文,有兴趣的可自行搜索。

(三)农业农村部对《目录》的定位

粗看起来,农业农村部的说法与《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对狗的描述是有些冲突的。

《目录》说明称“狗不宜按照畜禽管理”。而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畜禽种业处工作人员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解读:《目录》针对的是农业方面家畜家禽的管理,狗拟不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是不作为农业畜牧管理,与能不能食用或养殖并无关联。湖南省畜牧水产事务中心解读为:《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最主要作用是忠实记录我国畜禽品种的培育和形成过程,客观描述并科学分析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和管理,促进我国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满足人类社会对畜产品的多元化需求”。其作用“更近似于一个品种登记簿,是为了方便保护畜禽种类的多元化,而不是规定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农业农村部《目录》不再包括狗 与禁食狗肉没有直接联系!baijiahao.baidu.com图标


农业农村部及其所属机构作为文件制定的主办部门,对文件的解释应当是准确的。那么这个矛盾又如何解释呢?结合农业农村部的说法对文件解读,那就是:《目录》出台的主要目的是规范农业畜禽管理,狗拟不列入农业方面的畜禽,不需要将其列入《目录》加以保护。

虽然在这里农业农村部很鸡贼的回避了“狗是哪类家畜”的问题,但按照农业农村部对《目录》“与能不能食用或养殖并无关联”的解释,本人也依然对深圳市本次立法活动提出一些质疑:

《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第三条:“可以食用的动物包括:

(一)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所列的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鹌鹑以及该目录所列其他以提供食用为目的饲养的家禽家畜;

(二)依照法律、法规未禁止食用的水生动物。”

那么,深圳市以一个“不是规定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上级文件为依据来“规定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是否合理合法?

本人《立法法》没学到家,还是不妄言了。

四、“误读”的根结在哪里?

我个人认为,社会对《目录》产生“误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深圳市的《条例》首先将《目录》与可食用“白名单”对等挂钩,误导了社会。尤其是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不妥当的发言,经过媒体的放大解读,更是令社会产生了类似的直观认识。

第二,农业农村部对《目录》征求意见稿的说明存在很大的问题:

首先,《目录》出台的目的没有表述得很明确,把这些动物列入《目录》的目的说得不够清楚。说明白点儿:这文件没让老百姓看明白。

其次,《说明》中“随着人类文明进步和公众对动物保护的关注及偏爱,狗已从传统家畜‘特化’为伴侣动物,国际上普遍不作为畜禽,我国不宜列入畜禽管理……”的表述踩了雷区:第一,我国社会当前对所谓“动物保护”、“伴侣动物”这些概念的认识并不一致,不同地区、不同阶层或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对这些概念接受的程度不同,更遑论这些年来无数“爱狗人士”打着“动物保护”的旗号行违法乱纪之事,执法机关也处置不力,被社会诟病,以“动物保护”为由对狗区别对待,显然会引起不少人反感。第二,狗作为我国传统“六畜”之一有长久历史,将其视为传统文化的人群不在少数,动不动谈“国际”,无视文化国情,无疑是粗暴否定这类人群的文化观和价值观,难以服众。

再次,农业农村部后面对狗的澄清表态,某种程度上更加令人费解。农业农村部没有讲明白的问题是:1.狗如果不是农业家畜,那么它是哪类家畜?2.未纳入《目录》的“非农业家畜”的商业化养殖应该由哪部法律去规范?而这些问题,恐怕也是“狗肉大战”双方都需要明确的。

五、个人看法:该怎么做?

(一)支持理性发出自己的声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勿强加于人。这是讨论的大前提。

(二)有关部门应正视现实,不要懒政。目前食用狗肉在我国是客观存在的,而且规模并不小,不规范的养殖确实带来安全隐患,而食用犬种和宠物犬种划分不清也容易造成人群的对立。建议有关部门趁着这次《目录》征求意见,尽快研究划分食用犬种和宠物犬种,将传统食用犬种(如中华田园犬等)纳入《目录》范围,保护我国传统禽畜资源,并排除作为宠物驯养的犬种,照顾“爱狗者”的情绪,同时完善肉狗养殖相关配套政策,确保群众的餐桌安全。

中国有14亿人口,56个民族,地区与地区之间、人群与人群之间存在巨大差异,难以整齐划一,必须相互尊重才能和谐共存。狗肉文化在我国还有着很深的群众基础,在尚未形成足够的社会共识前,贸然上马“动物保护”,极为不智。且“动物保护”理念涉及东西方文明之争,该怎么“保护”并不是都由西方说了算,我们也该有自己的声音。

编辑于 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