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除左籍”——科普左右划分基本标准

一直以来,网络上都流传着各种左派右派的划分模式,十分混乱。并且,一种“中国国内的左右和国际上是相反的”这种说法更是甚嚣尘上。

然而国内的左派有斯毛派,有托派,有安那其,有西马,各种各样都有,和国际上没任何不同。

网络上区分左右的谬误方式有两种典型:


左派主张平等/右派主张自由

把平等和自由分开,认为左是要集权大政府,并在此基础上认为自由派是右派,这就是最彻底的左右混淆;

左派倾向激进/右派倾向保守

往往有人觉得只要激进的想要改变当下社会形态就是左,想要维持当下就是右,这也是典型的左右不分。


这些错误认知的共同之处在于,把左右看成是一个机械的单一的形而上学的划分模式,并且也根本不明白左和右的根本含义,以至于得出与现实完全相反的结论。

可以这么说,国内左右和国外相反这个说法就是特殊的时代被扭曲的认知。最早提出这种说法的,要么是理论水平奇差无比,要么是居心叵测故意混淆视听。

在这种混淆的情况下,就经常会有各色人等自称为“左”,也往往会有些不太清醒的人动辄给人扣“极左”的帽子——就连民族主义者,国家至上主义者,甚至是纳粹主义者,都能被称之为左派,也是非常特色了。左,可以说就这么成为了一个标签,一个帽子。

所以,不能怪左派动不动“除人左籍”,毕竟左派里面实在有混进去太多莫名其妙的人物了。


首先左右派是相对的,两者必然同时存在,同时消亡(进阶:对立统一,矛盾的转化)然后又会诞生新的社会矛盾,新的左派与右派,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左右,庸俗实用主义华丽的辞藻是骗人的。

左派右派源起于18世纪法国大革命,尤其是1791年的法国制宪议会上,温和派的保王党人都坐在议场的右边,而激进的革命党人都坐在左边,从此便产生了“左派”、“右派”两种称呼。

至此诞生了左右派的第一个差别:

  • 左派——变革
  • 右派——保守

而左派中革命的比改良的更左,右派中后退的比不动的更右。

“人类的历史首先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单纯的意识形态斗争让这些左右派找个地方打一架就能解决问题,但人类的历史不是这样简单,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左派的诞生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向左就是向前,向右就是向后,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变化本身,所以说左派必然战胜右派(如果在另一个世界中雅各宾派坐在右边那就相反),中庸政治家们口中那些华丽的辞藻是骗人的。

社会变革不可能离开人的存在,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

左派要想变革,右派要想保守,就离不开代表各自利益的群体与思想,于是左派与右派变被赋予第二层意义:

  • 左派象征着平等,象征着被统治阶级(工人,农民,小个体户)
  • 右派象征着弱肉强食,象征着统治阶级(资本家,贵族,官僚)

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两种阶级: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

然后左派和右派也因为其内在意义而自然而然有了第三层意义(此时也是左右派愈发复杂,愈发多元,以至于在现代被去中心化的开始)

  • 左派——代表着无产阶级,代表着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1848年的社会主义者的定义还不明确,这里指的是现代话语环境中的社会主义者)
  • 右派——代表着资产阶级,代表着专制主义者,经济自由主义者,民族主义者,保守主义者……

但是左派,右派毕竟是相对的,为了概念不过分流动,就需要中立去固定他,这个中立在不同的时期指代不同,比如19世纪主要有德国所谓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流,其核心不是阶级斗争而是人道主义。

此时我们探讨的还是一维的左右,这个左右是意识形态层面上的,光如此还不够,还要有具体的革命,还要具体的建设。

比如说在左派中出现的左倾与右倾的维度,这一维度是手段上的,左倾是冒险主义,急于求成,或教条主义之类的,右倾是机会主义,修正主义,投降主义之类的。即:

政治思想上超越客观的左倾,与认识落后于实际的右倾。

而这是也出现了一顶被滥用的帽子极左,极左可以处在两种语境上手段性的,与相对性的,但相对的极左是没有意义的,在不同派的眼里可以有无数种极左,而张口闭口就扣极左的大概率是铁右派。

而在右派那里也出现了许多派,比如罗斯福之流开始改良资本主义,并给自由主义全新的意义(之前的叫古典自由主义),这是缓和阶级矛盾的一派。而另一派也意识到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但他们的逻辑倾向于转移矛盾(比如民族主义)和用强制力“缓和”矛盾,他们就是法西斯。

然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左派与右派在各个层面都被赋予了意义,这是一个去中心化,多元化的过程,比如左派开始支持女权运动性解放运动,右派开始反对左派新支持的东西。

下面,我将从左到右正式介绍几个比较经典有代表性的政治派别。


一、政治光谱的左派立场


左派思想的主要特征都是最终追求小政府—无政府状态,是完全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消除一切资产阶级法权;

而各个派别和思想的区别和分歧更多只不过是认为应该过渡多久,怎么过渡等具体细节罢了。

(其中安那其主义只是想一步到位)

而其中,左派要求的集权大政府区别于部分右派同样所要求的(详见下文)就是,这只是一个过度阶段的必要的工具,必要之恶,即所谓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而非右的集权高过一切,“国家既是一切,一切为了国家,国家拥有一切”。

1.公认的极左——安那其主义(Anarchism)

所谓安那其主义,直接的说就是无政府主义——主张直接消灭一切为压迫而存在的政权,直接消除一切差异。

但,与大多数人眼中所理解的字面意义所不同的是,学术层面的无政府主义,其实是有一套非常自洽的理论体系的,并不意味着纯粹的无序、虚无与混乱。而是诉求一种由每一个个体自愿结合,以建立互助、自治、自由发展的社会。

但是在现实条件下无政府主义并不是良药,而是过于激进的猛药,只有在真正病入膏肓的时候,也就是在反对极右翼法西斯政府的时候,这剂猛药才恰到好处,起码比毫无作为甚至倒行逆施要强得多。

所以,真正能解决当下问题的,还是一个“幽灵”(“Gespenst geht um in Europa - das Gespenst des Kommunismus.”)。

其中,无政府主义也有诸多流派,但这里只讨论位于政治光谱极左的无政府社会主义。

况且,右派中的“无政府资本主义”本来就不是安那其,无政府资本主义并没有被无政府主义者承认,在无政府主义运动史中,没有这个流派的任何踪迹和贡献——更不用说资本主义是反自由的

无政资仅仅只是反对政府控制财产,其实有时候他们自己也没说过自己是无政府主义,就像麦克斯·施蒂纳(Max Stirner),只承认他自己是利己主义

事实上,正统的无政府主义流派根本不会认同什么所谓的无政府资本主义,因为这两个东西压根粘合不到一起,它只是被法西斯控制的自由派对左翼的一种剽窃罢了

2.一般来说最广义的左派——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与无政府主义最大的区别就是:

在进行革命之后,不会一步到位进入共产主义阶段,而是进行科学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逐步消灭资产阶级法权,消除一切阶级差异,最终达到共产主义阶段。

科学社会主义最基本的三个要素是

——“无产阶级专政”、“公有制为主体”、“计划经济”
  • 在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政府的工作是协调生产,满足社会的需要——成员由民主原则选举产生,直接对群众负责,并同时防止资产阶级死灰复燃。

科学社会主义过渡的最高目标,是一个没有国家机器和中央领导的、由生产者自由联合控制生成的无国界无阶级社会——即“自由人的联合体”共产主义社会

  • 在这个共产主义社会阶段,生产的目的是满足需求而不是获利——譬如生产罕见病的药物不是因为能赚钱,而是因为有人需要;
  • 新技术的采用就是为了减少人类工作压力,有效自动化——因此科技会被最大程度的利用,减少浪费;
  • 由于生产不是为了利润,就业人口大幅提高——而在资本家的宣传下,人人都有工作反倒成了坏事;
  • 无产阶级分享所有生产成果,因此报酬空前提高,工时大大减少——工作本不应该成为缚束人一生的枷锁;
  • 技术将人类从最繁重重复的生产里解放,去进行其他自我完善发展的事业——因此在共产主义社会,工作自由,由劳动者决定劳动方式;
  • 工作是人类发展的普遍需求,劳动者可以完全、自由、及时地获得社会化大生产的成果,而不必受资本的剥削——因此工资毫无意义,而货币将也最终因此消失;
  • 在这个社会脱离人民的中央政府不再必要,生产由众多联合起来的自由组织共同调控。

3.修正右倾——社会民主主义

实际上,社会民主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中偏左翼的政治制度(看欧洲加拿大长什么样就是啥样了)。

他们认为工人政治权利和经济水平的提高,让阶级斗争学说失去了根据,主张通过和平的、放弃武装的议会斗争的改良实现变革,简而言之就是给通过给工人搞福利来缓和甚至否定阶级矛盾的资产阶级改良派


、中间立场——资本主义

支持资本主义的政治立场,可统称为“资产阶级自由派”,其本身属于右派,但在右派立场中又属于偏左的,故而在整体上属于中间派。

在这个前提下的左、右是相对的概念——资本主义的基础是“私有制”,因此相对于追求“公有制”立场的自然是右。

支持资本主义的,也主要是经济学派别,从历史发展来看,其代表性有——

古典自由主义——以亚当斯密为代表

凯恩斯主义——凯恩斯-宏观经济学

新自由主义——哈耶克-奥地利学派

资本主义本身并不是具体的政治立场,而是对社会形态的描述,因为资本主义是从封建制度发展而来的进步社会形态,所以就相对落后腐朽反动的封建主义的角度来说,其自然是左翼立场。

以下介绍资本主义的三种阶段

1.自由资本主义

是指以自由竞争为特征的市场结构,是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第一阶段,与垄断市场对立,亦称“垄断前”。

在自由资本主义阶段:


私人资本家或资本家集团之间可以不受限制地展开自由竞争,国家不干预社会经济生活,采取自由放任和自由贸易的政策,企业和社会的经济活动完全受经济规律的自发调节;

资本家或资本家集团之间的自由竞争,迫使企业为了避免被市场淘汰而不断改进生产技术、改善企业管理制度、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促使资本在各部门之间自由转移和资本不断扩大,从而既促进社会生产力迅速发展,同时也加剧着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


2.国家资本主义

是资本主义发展阶段性特征的概念,表明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国家作用的不断增强,主要包括两层意思:

① 是指国家政权对企业的控制,“国家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由国家政权直接控制这些或那些资本主义企业的一种资本主义”;

② 是指国家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监督和调节,“垄断资本主义正在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转变,由于大型经济危机等情势所迫,许多国家实行生产和分配的社会调节”。

3.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亦称“垄断资本主义”或“现代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最后阶段,依靠以军事优势为依靠的资本输出,迫使其他国家长期进行低端产业链替代性甚至牺牲性劳动,最终通过种种建立在直接或间接不平等的殖民关系上得到利润的国家。

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垄断阶段。帝国主义最后形成。

帝国主义阶段的经济具有下述特征:

  1. 生产和资本的集中高度发展,垄断组织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
  2. 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溶合为金融资本,并在此基础上形成金融寡头;
  3. 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4. 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业已形成;
  5. 最大的资本主义列强已把世界领土分割完毕。


三、保守右翼立场——鱼龙混杂的各种“倒车”模式

右翼的保守,并非是行动上的保守,而是意识形态上的,右翼分子会认为当下的社会还不够专制,不够集权,不够传统,不够封建。所以急需“倒车”——对他们来说:向回“革命”也是革命。

他们认为青年叛逆,女子放荡,百姓躁动,他们知道这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作用,但他们认为需要用传统文化的伦理道德来约束——宗教本质上就是一种传统文化(最为典型的就是极端宗教恐怖主义)。

1.封建色彩的极右翼——军国主义

封建的军国主义作为法西斯(详见下文)的一种形式,在拥有法西斯的绝大多数特质的前提下,是最为传统封建的,有着非常明显的落后时代特征,是右翼群体中最为“野蛮”的,是“屑中之屑”。简而言之就是欲求法西斯而不得,学了个不伦不类。

典型代表是——日本帝国,蒋记民国

日本帝国是典型的封建色彩军国主义国家,就是一个各种独走、下克上的混乱战争机器——要知道,下克上并非是日本的“传统艺能”,这是一个封建等级制度根深蒂固的国家,下克上的行为正是因为稀少才成为经典。说到底,只是个法西斯的二流仿品

蒋记民国的独裁者蒋介石多次公开宣称要学习法西斯蒂。具体的操作是:

模仿冲锋队,党卫军,盖世太保成立军统,中统;
模仿墨索里尼的黑衫党成立蓝衣社;
派遣考察团去德国借鉴纳粹体制;
自己决定以德意为师后派自己另一个儿子蒋纬国去纳粹德国学习。

然而,蒋记民国作为一个买办政府,面对各路军阀连集权也做不到。蒋介石个人对权力的疯狂欲望与追求也使之做出大量匪夷所思的“微操”行为。蒋记民国可谓算是屑到极致的三流以下迫真法西斯国家。

2.原教旨极右翼——法西斯主义(fascist)

法西斯本义是拉丁语“束棒”(fasces)的音译,是一把被绑在多根围绕在一起的木棍上的斧头,在古罗马是权力和威信的标志。

法西斯主义是比国家社会主义更加“正统”的“缝合怪”——是一种结合了社团主义、工团主义、独裁主义、极端民族主义、中央集权形式的军国主义、反无政府主义、反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和反共产主义的政治哲学。

  • 它视国家为一种拥有积极权利的组织实体,而非一种设计用以保护群体和个人权利的制度——法西斯主义也不认为国家权力应该受到监督;
  • 它强调种族间的斗争、青壮族群推翻年迈族群的斗争——因此它倾向于否定马克思主义对于社会等级的概念,并且普遍反对阶级斗争的概念;
  • 它对于民族主义和神秘主义的信念,以及认同权力和力量即为正当性的概念,赞扬以战争和胜利来决定真理和价值(天命、正统、“入关”)——这些概念也是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这些概念都直接的与社会主义和启蒙时代的理性主义特征对立,这也是法西斯主义与自由主义和后来的马克思主义主要差异的地方。

法西斯的核心思想用一句话概括就是

——“国家既是一切,一切为了国家,国家拥有一切”。

3.极端缝合的极右思潮——国家/民族社会主义

这是我要重点强调的,National Socialism——国家/民族社会主义,极端保守的民族主义与国家至上集体主义的工具理论结合起来,右翼思维加上左翼的社会主义体制。

而这种即左且右,左右横跳,“精神分裂”的政体 ,在人类历史上叫做——纳 粹(Nazi)。

纳粹主义是一个非常奇葩的“缝合怪”——主体是法西斯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次生派别”,基本理论包括:

  • 宣扬种族优秀论,认为“优等种族”有权奴役甚至消灭“劣等种族”——这也是国社之于法西斯最大的区别,即极端强调种族主义
  • 强调一切领域的“领袖”原则,宣称“领袖”是国家整体意志的代表,国家权力应由其一人掌握;
  • 力主以战争为手段夺取“生存空间”,建立世界霸权;
  • 反对以英、法为代表的其他资本主义体系以及共产主义思想体系,抵制马克思主义理论。

所以,我并没有将“社会主义”完全划入“左派”立场中——如同上文所述,社会主义的含义非常之多,在马克思之前就有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思想,马克思在此基础上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与之前所有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区分。

(其中,拉萨尔主义是诞生于德国的旧社会主义形式,也是国家社会主义的前身之一)

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左右划分标准的话,那么可以这么来判定:

右:传统,保守,权威复古,私有制

左:激进,创新,平等自由,公有制

简而言之,越想向回走,越想向一个“古来如此”“天命所归”阶级明确的时代走,越是右,而极右走到头就是奴隶制——少数甚至个别统治阶级对绝大多数被统治阶级有着极致的处置权,比如现实中力图恢复传统规则的“国家就是一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声音”的纳粹法西斯,还有更加激进的只存在于幻想中的“超国社”、“勃艮第”。

比奴隶制更进步一点的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主义。再进一步就是取代封建制的,最早期的自由资本主义,奉行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追求完美的自由市场。然而虽名为自由却会带来不自由,因为自由市场演化到极致,资本会不断集中到少数人手上,就会出现富可敌国的跨国财团,甚至会出现类似“终产者”的存在。在这种“完全自由”的环境下,私有制下的金钱资本权利才是真正的世袭权力,虽然表面上比奴隶封建制度更加“人人平等”,但实际上可以归根结底一句话

——绝对的自由必将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自然,前人早已发现了这种可能存在的情况,于是也对这种原始的野蛮生长的古典自由主义做出了种种限制——通过国家干预,立法反垄断的方式,对跨国托拉斯等种种大垄断财阀进行限制,由此进入了——国家资本主义时代

之后进行的种种不同举措,都是针对这种“绝对自由的私有制”做出的限制,以期达到尽可能完善的“人人平等”,做到真正的全民的、互不影响的自由。

而从其方式可以划分为:

认为可以通过保守改良原本的制度,逐渐的改善不平等问题的社会民主主义。

认为必须通过社会革命推翻原本的制度,之后再进行科学社会主义建设来消除一切不平等的根源,达成“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共产主义。

认为只需要通过极致的暴力革命直接推倒一切剥削压迫集权政府,直接彻底消灭私有制,就可以一步到位的进入没有剥削压迫、完全自由人人平等的最终阶段的安那其主义。


补充:关于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是典型的保守主义,最多中立偏右,怎么也不可能左。

我在文章中介绍的右翼,都是典型的极右翼,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具备有民族主义的特质。然而绝大多数人都有朴素的民族主义情感,相对温和的民族主义者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统一战线的。

如果国家还处于一个“被其他国家肆意剥削和欺辱”的时代背景下,那么作为左派,一样支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有民族自决才能让国家独立。共产主义者虽然反对民族主义,但在上述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共产主义者则必须先支持民族自决运动,然后才能进行更进一步的斗争。要记清楚广场上第二句话——“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最后,国际主义不代表外国公民可以随意欺压本国公民,更不代表本国公民要无底线忍让,这些事纯属官僚买办阶级作风,是统治阶级完全不把底层群众当成同一利益共同体的表现。


以上,就是关于左右划分的一些基础的常识性内容,如果认真看完的话应该就有了相对清晰的认知了,最后再次申明,本文的目的纯粹为了科普,因为是最基本的科普,我没有对细分领域进行详细描述,只对几个典型的写一下,讲解的也都是最为浅显直白表面的概念,不涉及对实际问题的分析研究。

左右之分虽然还有“左倾”“右倾”的标准,但本文只涉及具体的政治派别科普,更加详细的问题会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详细探讨。

编辑于 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