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天柱山吧 疫情后换一种我过去不敢的活法

2020年伊始,一切美好的计划与安排,都因一场疫情全盘打乱,终于等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疫情得到了有效地控制,可以走出家门,放下焦虑,调整内心的不安,去看山花烂漫,看稚嫩的芽儿在枝头冒出,看河水开化迫不及待的流出春天的韵律,看新的世界、新的自然生态。老公说:我们去天柱山爬山吧。听到这个提议特别开心,欣然前往。是啊,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去大自然之中,与自然界握手言,再也不彼此伤害。
为什么选择天柱山,因为这里是我们见过的名山中最不像名山的地方。它不喧哗、不张扬,不似其他景区那种摩肩接踵,只有一些和它气质相符的人在这儿独享一份安宁,也只有来到这里的人才会懂,什么叫做真正的自然生态,什么叫做浸润每一个细胞的纯净。因此天柱山是我们戴了几个月口罩后最向往的“天然大氧吧”。


天柱山位于安徽省潜山境内,它的主峰海拔1489.8米,高耸挺立,如巨柱擎天,因而称为天柱峰,天柱山也就此得名。唐代大诗人李白曾写了一首赞美天柱山奇秀的诗“江上望皖公山”(皖公山即天柱山),诗云:“奇峰出奇云,秀木含秀气。清晏皖公山,巉绝称人意......
到了天柱山,有三个景点是必须要去看的。一是凝固的瀑布。它是神秘谷的“地宫”与“天宫”之间一面崖壁,一眼望去疑似飞流直下的石头瀑布。有人说那是近千平米花岗岩崖壁在亿年的流水作用下,侵蚀出的凹槽,形成的带状水沟。也有人说是亿万年前地壳运动,火山爆发,岩浆上冲而后下泄,以致凝固成瀑布状。但无论哪种说法是真的,都不能阻挡人们看到它后的震惊与敬重,那是一份对宇宙浩瀚、神奇,而人却万分渺小的感叹与敬畏。


第二个就是天池峰顶的渡仙桥。在高高的山顶上,巨崖中开,中架二石,阔仅五米,下临深谷。人走在上面,胆战心惊,没有胆量和意志不坚的人,是绝不难跨越此桥,因此人们称它为“试心桥”。桥畔有泉,久旱不涸,不可谓不神奇。


第三个也就是必须要看的一个便是天柱峰了,天柱山诸峰中,最高、最大、最奇者要数天柱一峰。天柱峰俗称“笋子尖”,深居山区的中心地带,它孤峰突起,横出天外,通体石骨浮青,宛若擎天玉柱。站在峰下仰望,只见天柱峰通体裸露无土,石骨嶙峋,直上云端,大有超凡出尘之态势。它的坡度极陡峭,一般游人可望而不可攀登,为其它名山所罕见,故有“天柱归来不看峰”的说法。我们望着眼前的天柱峰,俯瞰脚下云卷云舒,不禁感叹:浩渺天地,沧海一粟,人类之于自然是多么渺小啊。因此人必须是要常怀敬畏之心。只有天地人和,日月星和,精气神和,以和为宗,才有人类的和平、繁衍生息、社会繁荣。我沉浸在这些静思中,突然听到了山脚古寺里传来的钟鸣声,那声音悠长直击人心,撞进了我们的心中,也撞醒了我们的夜郎自大。















文章内容不代表UC平台观点

发布于 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