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了,偶像好像还是没好到哪里去......

最近,《青春有你2》赚足了流量,大到微博,小到朋友圈,都在讨论。


在讨论参赛小姐姐高颜值的同时,小谷还想和大家聊一聊:快餐式的偶像养成类节目层出不穷,所谓的偶像明星就像下饺子一个接一个,这样的速成培养会有未来吗?


之前,在《创造101》的时候我们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可以点击查看《创造101:出道之日就是衰落之时》


2018年,中国开启了偶像养成元年。

《偶像练习生》播放量破30亿、《创造101》首播播放量近2亿,两档节目至今话题阅读量总和已然超过170亿。


朋友圈里经常会出现“救救孩子吧!”“你不投,我不投,XX何时才出头。”的疯狂口号。

然而,面对这种粉丝疯狂“养”,偶像却不“成”的情况,我们不禁要问问自己:中国的偶像养成,到底在养什么?

01


中国选秀综艺十年变迁:

从电视选秀到偶像养成

2004年,一首《想唱就唱》响彻中国大街小巷,开启了一个草根登上舞台的时代,也拉开了中国选秀综艺节目的序幕。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中国选秀节目无论是从形式还是内容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今的偶像养成节目,其实就是选秀发展而来。

《超级女声》爆红后,中国电视产业开始意识到选秀节目的巨大潜力,不少电视台都开始推出歌唱类选秀节目,试图打破湖南卫视一家独大的选秀市场。

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加油好男儿》、江苏卫视的《绝对唱响》、央视的《梦想中国》也在选秀的大潮中有过短暂的闪耀。


但大多数节目都没有做过三季就宣告终结了,只有湖南卫视将超女快男IP保留了超过十年的时间,直到去年以网综形式转战互联网平台。




湖南卫视在“全民造星”这条路上,走的比任何一家平台都要早。


如今《偶像练习生》这种全民制作人的方法,早在当年互联网还不那么普及的年代,湖南卫视就以直播短信投票最终角逐的方式进行过了。

2015年底,国内选秀综艺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偶像养成

也就是从2015年开始,《星动亚洲》、《燃烧吧少年》、《蜜蜂少女队》、《加油,美少女》、《夏日甜心》等偶像养成节目开始席卷电视荧屏,并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电视节目类型。

一直到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横空出世,让偶像养成类节目在中国彻底井喷。爱奇艺网综《偶像练习生》,以邀请观众从100名练习生当中票选出9人出道的形式,狂揽微博热搜阅读量135亿。


决赛投票中,第一名C位出道的练习生蔡徐坤获票超过四千万,这种全新的选秀节目形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流量奇迹。





从“选秀”到“养成”,中国粉丝的造星参与度越来越高,对于明星的掌控欲也越来越强。

这种疯狂的养成背后,我们究竟在养什么?

02


“养成系偶像”背后的养成系粉丝

《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之所以成功,和“全民制作人”的概念分不开。这档节目一开始就由“全民制作人”进行投票,全程参与打造自己的偶像成绩,导师只负责指导作品,真正让每一个观众都有强烈的参与感。

相比较之前国内选秀型节目,《超女》《快男》《加油!好男儿》是由观众票选层层淘汰、晋级选拔而成,但因为这些节目中“评委”对选手进阶起着决定性作用,只有进入半决赛后观众才能影响竞选的结果。


观众并没有对偶像有着“养成”的参与感。

而所谓的“全民制作人”通俗点说就是“豢养”偶像的粉丝们,每次看着比赛时台下热切的眼神,你都能看到“母性的光辉”。


对偶像“母亲”也常常出现溺爱行为。

我们的养成系粉丝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差钱


就拿C位出道的蔡徐坤来说,去年他登上了有“世界第一屏”之称的纽约纳斯达克广场LED广告。





此后,粉丝后又在西单君太的LED上循环播放蔡徐坤的投票广告。

要知道,纳斯达克屏幕一天的播放价格在1万人民币左右,而西单君太的循环播放价格高达10万元人民币。

此外,为了自家“孩子”拼命,更是家常便饭。

毕竟,自家的孩子格外亲,外界有一点风吹草动,粉丝就不行了。


这些养成系的“妈妈粉”有多可怕呢?前阵子在王牌对王牌上,老戏骨潘长江因为在游戏环节没能认出蔡徐坤的脸,节目播出当晚他的微博就被蔡徐坤的“黑粉”集中攻击,各种谩骂侮辱不堪入目。


过去中国有句古话: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句话放在如今,就变成了女本柔弱,为粉则刚。

03


只“养”不“成”的速食偶像


“李汶翰C位出道。”

“UNINE组合成员名单诞生。”

随着比赛结果的宣读,爱奇艺《青春有你》落下帷幕。


与去年同一时间收官的《偶像练习生》造成的全民狂欢现象不同,《青春有你》的结束影响有限,因为关注这场比赛的群体,只有圈层内的追星女孩儿。


不仅决赛现场被NPC一周年抢了风头,就连数据和流量也比去年相差甚远。去年,《偶像练习生》以总决赛1.8亿的票数收官,总播放量接近30亿,节目中共14位练习生进入超话排行榜top50。


其中蔡徐坤第一,朱正廷和陈立农为前五名。直到现在,蔡徐坤依然是超话明星榜一位,陈立农、黄明昊、朱正廷、范丞丞都在top20。

而《青春有你》C位出道的李汶翰,超话排名直至决赛开播期间依然是30开外,前50中《青你》选手仅占了两位。


没出圈,没诞生顶级流量,《青春有你》的收场,预示着偶像养成元年的福利已经逐渐消失,粉丝们已经对“速食产品”感到厌烦。


偶像养成节目进入第二年,每一个观者都能体会到节目满满的求生欲。


《以团之名》定位为艺术研修教育节目,《青春有你》则是励志综艺节目。


两个节目在主舞台外都设立了艺术观察室。

前者以国内顶尖艺术院校的专家为主,后者以在艺术行业颇有成就的老艺术家组成。


虽然与曾经熟悉的偶像养成节目画风有异,但从实际意义看来,是中国偶像养成节目不破不立的契机。

亟待改革,寻求创新,其实都反映出中国现在偶像养成节目的最大问题,就在于中国的偶像工厂就像韩国的整容院,大家各式各样的进去,一个模样的出来。

《青春有你》首期上线后, “青春有你令你脸盲”便很快登上热搜。缺乏审美根基的偶像培养机制,会让偶像养成越来越接近于流水线的工业生产。


偶像本应是人心中具有神秘力量的象征物,但是当偶像越来越被程式化,神秘力量不再神秘,偶像就成为了家常便饭的消耗品,而非令人珍视的艺术品。




反观其他类型的选秀节目,近年来诞生的爆款大多是反刻板印象的“特殊”。


貌不惊人的毛不易带火了《明日之子》。


《即刻电音》作为潮人汇聚的节目,选出了陶渊明式自称农民的村长。


《中国新说唱》的冠亚军是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西北汉子。

一个又一个的例子都在打破对于“偶像”的刻板印象。这一届的观众审美在不断提升,毕竟连偶像界的标杆前辈们都总处于被质疑实力的风口浪尖,更何谈这些尚在萌芽阶段的后辈。

光靠着三流的歌舞、二流的假笑和一流的人设,再也无法打动疯狂的养成系粉丝。

这是中国偶像养成节目的不幸,也是中国娱乐事业的大幸。

2019,我们期待偶像养成能够为我们带来真正的“偶像”,而不是只“养”不“成”的速食产品。

毕竟,肯德基虽好,但吃多会腻。




最后,来个小预告:


上周,小谷和大家分享了:瓜田有你第一期|网红,离婚少妇,绯闻女友,《青你2》中国选秀界瓜田


明天我们继续来吃【瓜田有你第二期】,敬请期待哦~

END

发布于 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