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随感

今天是马克思诞辰纪念日,有感而发。

在本科毕业前的半年内,我见证了科研工作者的奋斗。尽管办公室的门上张贴的时间制度是996,但每晚23点离开时,办公室乃至整栋理科大楼仍是灯火通明,继续留守的老师和学生仍然不少。7×24小时工作(简称007)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但是当我来到Rutgers后,开学第一周,系主任却告诉我们,你必须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取得平衡。随后我也见证了这样的平衡:每晚20点以后和周末,(除了我这个见证者外)办公室一定是空空荡荡。大部分老师周末一定不回邮件。965也成为了一种习惯。

今天看到中国科讯的一则推送《“僧多粥少”“前浪”难超,学术界的“后浪”们越来越难了!》,这应当就是当下学术界的真实写照。

5月5日,新泽西

发布于 05-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