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博主之“如果没有视觉 我将如何理解颜色”

年更博主之“如果没有视觉 我将如何理解颜色”

在这样一个咖啡也无法拯救犯困的夏日午后, 看到知乎关于“专栏”功能更新的私信才惊觉: 蛤? 原来我还有个这么个专栏! 那么, 就让我来更新一下吧, 刚好上周报告了一篇颜色相关的文章. 突然, 都不怎么困了呢...果然一切工作以外的事情都让人兴奋!

“如果没有视觉 我将如何理解颜色”

当我们每天睁开眼睛, 看到红色的花绿色的草橘黄的猫猫, 我们逐渐学习到每个物体的颜色属性. 但如果是失去视觉的人们, 他们无法通过视觉观察学习到物体的颜色属性, 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语言来得知每个物体的颜色属性。那么,他们的大脑中会如何存储关于物体颜色的知识(图1)吗? 以及, 和视觉正常的人们会有什么异同呢? 这就是今天要介绍的这篇论文的主题.

图1 物体的颜色知识

关于物体颜色的主观评价

研究者招募了两组人员来参加实验, 一组是视觉障碍组(先天性盲/出生不久后失去视力), 另一组是视觉正常发育组. 首先这两组参与者完成了一个“物体颜色相似性”任务, 比如说, 实验者需要评断苹果和橘子在颜色上的相似程度有多高(1-7分打分). 通过这种方法, 研究者收集到关于两组参与者关于24种蔬菜水果的颜色相似度评分, 并且为每个组建立了物体颜色空间(图2),物体在颜色空间上的距离远近代表了两个物体在颜色上的相似程度。从图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物体颜色空间是非常相似的,也就是说,虽然两组人群在获取关于物体颜色知识的方式不同,但他们主观上对于物体颜色属性的评价是比较一致的。

图 2 左边:视觉障碍组; 右边:正常发育组

大脑对物体颜色知识的编码

之后,两组参与者参加了核磁实验,在核磁扫描过程中,他们会听到语音播放的水果或蔬菜名称,他们需要判断该物体的颜色是不是红色的。这个任务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大脑加工物体的颜色知识的区域。省略一系列复杂的数据分析,核磁实验的结果很清晰,找到了两个主要的脑区(图3):

1)左侧颞极(temporal pole),这个区域在两个组参与者大脑中均有发现,而该区域与抽象的概念知识加工有关。

2)左侧梭状回后部(posterior fusiform),这个区域只在正常发育组大脑中发现,而该区域与对颜色的视觉加工有关。

图3 物体颜色知识的加工区域

结论:大脑对物体颜色知识的编码有两种形式

1)依赖于语言的编码方式,该编码不需要视觉经验的参与,因此在视觉障碍和正常发育组的大脑中均会发现这一编码方式,具体区域在颞叶前部;

2)依赖于视觉输入的编码方式,因此只在正常发育组的大脑中出现,区域为更靠后的后侧梭状回。

完(一个洒脱的结尾)。

Ref

Xiaoying Wang, Weiwei Men, Jiahong Gao, Alfonso Caramazza, Yanchao Bi, Two Forms of Knowledge Representations in the Human Brain, Neuron, 2020,ISSN 0896-6273,Redirecting.

发布于 05-1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