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关系的毒害

权威关系的毒害

权威关系的毒害体现在观念上的强制绑架

我就随便举几个例子吧:

  1. 父母和孩子(幼儿教育)
  2. 老师和学生(青年教育)
  3. 来访者和咨询者(心理咨询)

父母和孩子(幼儿教育)

这种关系的毒害主要体现在强制性的观念绑架,比如用很恶劣的口吻,强令要求孩子要守规矩,不闹事等各种条条框框。这些是有意识的,还有一些是无意识的。

比如有一次,我看见几个小孩不走楼梯,走斜坡,然后他父母就说他们傻。其实,成年人的观念只是从“安全”角度出发,从孩子的角度上看,走斜坡更快啊!这也是一个很基本的道理:费力省距离

“幼儿”是个相对观念,当你成年后,父母会继续用他们的观念去绑架你——比如叫你回老家做毫无前途的工作,尽快嫁人/娶妻什么的。这种也是观念绑架。遇到这种情况,我一般会建议来访者给父母寄一本佛经,告诉他们自己父母,让他们父母修炼成佛。成佛以后,自然不需要管这些凡俗破事。如果父母不识字,就说自己已经决定遁入空门算了。

父母的观念来自旧世代的记忆。如果父母说的话都是对的,那么这个社会就不需要创新了。这是一个常识。举个例子,我父母根本就不会粤语,我的粤语就是小时候看TVB自己学会的。

老师和学生(青年教育)

在我高一和高二的时候,不幸遇到0号样本。0号样本觉得自己在华师学了几年马克思,早早入了党,就很牛逼,还在高二的时候,自以为是地跟我们说:“去看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吧,我保证你们看不懂。”后来我就写了《 纯粹感性批判 》。

她是器量很小的一个人,有一次我特意在某小考,考了前十名,她故意不念我的名字。她所有行动的动机只有一个:见利忘义,为求获利不择手段

10年过去了,她终于如愿以偿,获得了各种荣誉。

在我高一的时候,0号样本让一个学生直接休学,我本来也是被休学/退学的对象——还记得高一下学期我跟指天椒发生了矛盾,她全程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诬陷我。搞的我被迫在全校师生面前公开道歉。

这件事情给我带来了终身的影响。在事件过去那十年间,我还记得那一个个曾经残害过我的每一个人,比如针叶林,药水哥,大野木,须佐之男,犹大,凡人,非洲大蜗牛等。而且在当时,也根本没有人能够拯救我。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只是一味地旁观下去。

In the end, we will remember not the words of our enemies, but the silence of our friends.

如今,我的《神论》已经在2020-05-20发表,我就问她一句,她看得懂吗?


来访者和咨询者(心理咨询)

在心理咨询领域,咨询者毒害来访者,可以参考《反基督者》(限制级哦,小孩子不要看)。主角是冷血心理咨询师,娶了一个他根本不爱的老婆。然后他老婆疯了,之后就悲剧了。

心理学是伪科学,是局部世界的一种解。心理咨询不解决任何问题,他们开的药不过让你忘记这个操蛋的世界。我可以很负责地这么说,是因为我得过三次抑郁症,没有一次是靠吃药吃好的。

我自己也接过几个重度抑郁症的案例。在找到关键性问题之后,三两句话解决问题,没有开任何的药物。但在我做了几单,认识了几个朋友之后发现,这TM完全就是社会遗留问题。与其做心理咨询,不如用社会工程改变这个社会。

心理学的负面影响,就是利用心理学的知识”套路“对方,骗取信任之后各种PUA。在世俗定义里面,这种人渣叫做”渣男/女“。

结论

我们需要尊重历史,但不要迷信权威

参考链接

Zeusro:心理史学的可能性:对第0号样本的剖析zhuanlan.zhihu.com图标Zeusro:心理学没什么卵用zhuanlan.zhihu.com图标

编辑于 08-3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