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行纪》 第十五章 紧急预案(中)

《欧洲行纪》 第十五章 紧急预案(中)

进入了侧厅,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让哈维对血液循环问题畅所欲言了,因为这个侧厅是有着祭台的。劳德大主教也跟着进来,径直走向了祭台,跪地祷告。其余几个见大主教都跪了,也都跟着跪下祈祷起来。祁峰对着发来询问眼神的李华梅摇了摇头,与胡傲雪两人一起扶着她先到靠近壁炉的一张软椅上落座,然后面带微笑地看着那群祈祷的人——其中还有亨莉雅妲皇后——默默等待着。

念诵完一段经文,大主教起身走到了依然下跪的亨莉雅妲皇后面前,又作了些祝祷的动作,亨莉雅妲皇后跪在原地,面色复杂地接受了这些祝祷——很显然,这些祝祷仪式动作并不是正经的神圣教会规格。等这边一场小小的宗教战争悄无声息地结束后,劳德大主教又走向了祁峰几人。

“尊贵的客人,您愿意接受神圣的祝福吗?”劳德大主教一脸慈祥。

祁峰微微一笑,带着笑意轻轻摇头道:“谢谢您的善意。”说完,却拍了拍李华梅的肩膀,侧身让开了。

劳德大主教被这番操作弄得愣了神——你摇头说谢谢,这算拒绝吧!让开位置又是什么意思?我这祝祷是做还是不做?等等,谢谢我的是“善意”而非“祝福”,也就是说······他突然觉得,自己愣神那一会好像就已经输了。

劳德大主教进行第二轮祝祷的时候,其他几位已经又念诵了一段经文,然后赶紧把亨莉雅妲皇后也扶了起来,送到了李华梅旁边的软椅上安坐。等大主教的祝祷仪式完成,仆人们才纷纷涌入,最先递到两位孕妇面前的,就是用亮金色金属杯——祁峰分不清是金器还是青铜器——装盛的两杯冰水,上面还有冰块漂浮。

李华梅看到这一幕,不禁满脑子问号——也就是个私宴性质的宴会上吐了一口,怎么还要当场打胎不成?!

亨莉雅妲皇后却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了一杯,先咕噜噜涑了个口,吐到了另外一个仆人手中的水盆里,然后吨吨吨吨吨把冰水一饮而尽,看那架势恨不得要把冰都嚼了。喝完后,一脸满足的样子,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般,把李华梅看得眼睛都直了,瞪着眼睛又把脑袋扭向了祁峰,希望自己博学多才的老公能帮她拼一下破碎的三观······

祁峰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当年研究生时那个西班牙的女同学,天天运动减肥,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狂吃冰淇淋,还老抱怨国内冰淇淋分量太小吃不爽······小场面,文化差异,皆坐勿惊······但看着李华梅那受惊小兽般的眼神,祁峰还是不得不解释一番。

“没事没事。”祁峰温柔劝解着:“这边以冰水为净水,尤其是冰库里的坚冰融化的水才是最干净的。所以,这边的女子,别说呕吐要喝冰的,连每月来月事,也是喝冰的。”

“那······她们不怕······凉了身子么?”李华梅本想说流产,却又觉得不吉利,改了口。

“也许体质不同吧!这边的贵人,以吃蔬菜为耻,顿顿大鱼大肉配奶酪,肠胃与我中华不同,怕是正因为如此,她们喝冰水才是正道。”祁峰顿了顿,说:“至于这些西夷的一般人家,倒是也难以喝到冰水吧!”

李华梅闻言后也点了点头,说:“就算喝······病了,也只会说是享不了这个‘福分’吧!”不知为何,身后的胡傲雪微微地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一大段中文对话引起了查理一世的兴趣。查理一世见他们的对话总是在那杯冰水上过来过去,知道应该是在讨论这杯水,便趁着他们对话告一段落的机会上前询问了起来。祁峰把刚才的解释对查理一世说了一遍,却不想又引起了哈维医生的兴趣,诸如“为什么冰和火都能让水干净”,“地水火风四元素说在医学上的合理性”······之类的问题轮番上阵。然而祁峰并不想普及细菌学说,他并没有携带显微镜,提出这种说法也不过是个“假说”,但却更容易招来宗教方面的恶意。

还好这些尬聊话题没持续多久,祁峰点名要的东西送到了。跑得气喘吁吁的小伙子直接把大了一倍的三号药箱给拎了过来。

“首长!给!三号药箱!”

祁峰看了看心想:小伙子你这是没接受过社会的毒打么?我大概记得是在三号药箱,你直接拎过来了,里面要是没有怎么办?

打开了一看,大家运气都不错。

这早早孕试纸,是做物资储备的时候,直接找厂家定制的独立白板包装的,一盒50张。要硬抠保质期的话,其实已经过期了。但这玩意一来是独立包装+防潮包,保质期可以按长了算,二来其稳定性其实是大于一般标称的保质期的,往短了标既是为了法律责任上的安全,又能促进清库存。元老们在无法立即复刻胶体金这个技术的现实条件下,预先进行了大量的采购储备;在已经过了常见标称保质期的现在,往往通过大量检测来应对结果偏差。

祁峰自然也不例外,非常豪气地拿出了5包,拿到手里却又迟疑了——现场除了刚送出的国礼外,并没有陶瓷、玻璃材质的容器,医院常见的塑料小杯杯更是不存在···那么,做胶体金检测,待测液体用金属容器盛放是否会影响结果呢?

祁峰拿着东西发愣,却引起了旁边几位的兴趣——手中拿着5个不知名透明物包裹,里面可见的是一半绿色一半白色的条状物,这是干嘛?莫非是远东的邪······嗯哼,人家现在是贵客······神奇魔法?还是什么远东的奇特习俗?刚做完祈祷的劳德大主教正处在“当讲不当讲”的纠结中时,查理一世倒是看出来祁峰是在为什么东西缺乏而发愁。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查理一世开口问道。

祁峰还处在思考状态,顺口就答了:“是的,这边可能需要一个玻璃杯,来装······尿液。”

满场惊悚······

祁峰忽然回过味来,不得不解释了一番。“嗯,根据我们的研究,怀孕的妇女血液中会有一种特别的物质,这种物质会与某种药剂起反应显出颜色,但直接采血做测试的话一是会损伤身体,二来血液本身的红色也会影响颜色的显现。后来我们发现孕妇的尿液中也会含有这些物质,所以······”至于“人绒毛膜促进腺激素 ”这么复杂的专业名词,就不需要翻译了···“胶体金”什么的,也不需要说清楚·····

查理一世听完后还没来得及表示,哈维医生就立刻兴奋道:“我那里的试管可以么?!威尼斯最好的工坊出品!”

祁峰点头道:“可以,不过要清洗干净。嗯······我说的清洗干净,是指内壁附着的水既不聚成水滴,也不成股流下······”

“好的,我这就让······”哈维刚想招呼仆人去他的私人房间去拿,查理一世赶紧拦住他:“不用这么麻烦,就用餐具玻璃杯。”

你房间的那些东西是随便能让人进去摸的嘛?!找死没你这么急的!

英国王室御用粗口。

查理一世转身对某个仆人说道:“听到了么?认真清洗,两个,内壁附着的水既不聚成水滴,也不成股流下!”然后转身又对祁峰说:“让亨莉雅妲也试试,可以么?”余光瞟向了剩下那差不多一百多包的余量上······

“当然没问题。”说完,祁峰又拿了五个试纸出来,还直接递给了查理一世。查理一世接了过来,对着并没有任何文字信息的东西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好维持着神秘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相比之下,也被递了一个“样品”的哈维就很兴奋了,不断的问原理,问成功率,甚至突发奇想问能不能试试男人的尿液、各种果汁、甚至木乃伊僵尸肉粉末泡的水什么的······

祁峰虽然在“岗前培训”里了解过,这个时代的人会把埃及木乃伊的干尸磨成粉当万灵药——尤其是当壮阳药来使用,但直接面对这种提案果然还是让人哭笑不得,更何况是涉及到马上要进行的一场关乎皇家血脉的实验······

“哈维先生,各国王室都会使用银餐具,您知道是为什么么?”祁峰不得不主动提起问题。

“当然,为了防止有人下毒。”哈维飞快地答道。

“是的,但其实鸡蛋的蛋黄也会让银餐具变黑。”祁峰顿了顿,哈维并没有表现出诧异的神色——这其实也是个流传在医生内部的知识。“所以,这个东西设计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就让它去干应该干的事情,随意扩大用途,并不是一件负责任的事情。”祁峰最后说起来都有点严肃了。

哈维想了想可能出现的后果,也很认可地点了点头。

就在众人的期待中,两只洗净的玻璃杯被送了来,还是用冰水洗的,接过来的时候摸着还挺冰手。然后两位女主角就在各自侍者的陪同下,去到了另外房间方便的地方——这个时代是真没厕所,即使是快要出生的太阳王时代,他们也是在楼梯下的小空间解决问题······

两杯圣水被郑而重之地端了过来,两位女主角感觉有些羞耻,并没有同来,亨莉雅妲皇后顺势邀请李华梅去参观宫内的艺术收藏了。留在房间的两位准爸爸和一众热心人士则迫不及待地开展了这项实验。

一包包地拆开,取出试纸条,白色的一端浸入尿液,取出,置放······

过了一会,一条红线显露了出来。

又过了一会,另外一条红线由浅变深······

李华梅这边有三张是明显的双杠,还有两张红色微淡并不显眼,不知道是不是试纸本身质量问题。不过按说明书,淡红也是算的。

亨莉雅妲皇后那边五条都是显眼的红色,确凿无疑。

“咦?好!我中了!”祁峰此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那就背一段课文吧~~~

编辑于 06-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