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游研社
在B站摆摊的后浪们

在B站摆摊的后浪们

年轻人的梦想和现实


文 / 石叶young


1

这几天,地摊经济突然成了网络上的焦点,很多人都在玩梗式地讨论:如果自己去摆摊,能干点什么?

我社估计是这样

但早在“地摊经济”的概念火起来前,已经有不少地摊主把自己的日常拍成Vlog发到网上,通常是在一些比较下沉的短视频平台。

也有些年轻的摊主,会把视频同步发到B站。这些零零散散的视频,很少有机会被推上首页,在B站的背街小巷里,形成了一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摊区”。

搜索“地摊”,能看到很多这样的视频

摆地摊的UP主,没有几十万粉丝、没有名牌大学的噱头,也没有月入百万的收入神话,他们的视频只是记录自己平淡的生活。

有的UP主,会把自己的摆摊“致富”过程分享给大家:

有些还会传授摆摊教程,分享摆摊心得:

还有人则分析地摊经济学,解读摆摊赚钱的秘诀,就像下面这本书一样:

不过,比起摆摊的成功,地摊区更普遍的主题是失败。

化州小江是比较早靠摆摊在B站火起来的UP主。

最开始他每天拍自己摆摊的Vlog,卖烤鹌鹑蛋、卖水果,还经常分享自己的创业哲学,开始人们觉得他是一个有勇气创业的励志UP主。

后来摆摊不利,化州小江非但没有退缩,反倒秉承着“干就完了”的创业理念,从摆地摊一下升级到开水果店,后来又开了一家烧烤店。

凭借着鬼才般的商业头脑,小江每次都能把店铺做垮,还流传下来了一套创业毒鸡汤。

化州小江的创业带有一种喜剧色彩,粉丝中有不少是专门看他笑话,等他倒闭的。

粉丝多了之后,化州小江开始向自媒体发展,拍摄更多的生活Vlog,与西瓜视频签了独家协,删掉了B站的全部视频。后来,烧烤店也倒闭了,如今化州小江结束了创业生涯,到广州打工去了。


2

化州小江不能算是一个标准的摆摊UP,因为对于多数摆摊的人,开店本就是一种奢望。

桂C小吴有两千多名粉丝,在化州小江离开B站后,他应该就算是“地摊区”的头部主播了。

小吴从桂林老家出来,本想在深圳找一份工厂的工作,结果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工作,就思考起了人生,觉得在工厂也没什么出路,一个月四千多块钱的工资,除去生活费,实在存不下什么钱。于是那天他在自己的出租屋里拍了一段视频,说自己决定去广州摆地摊了,告别工厂。

这是小吴播放量比较高视频之一。对于小吴的决定,有的观众给予了鼓励,也有人觉得UP主是在卖惨,还有的奇怪为什么他不去坐办公室,更有人称他为“三和大神”。

何不食肉糜

小吴之前也在广州摆过地摊,记得那里的一些农贸市场里交钱就可以摆摊。于是他买了几个包子,揣着6000块钱,带了个可折叠的遮阳篷,开着自家的五菱宏光,一路冲到了广州。

结果到了广州,小吴有些蒙了,转了几个市场都根本找不到摊位,不是已经被卖出去了,就被人霸占了。无奈他只能在城郊的用每月450元的价格租了一间房子住下,从长计议。

过了几天,小吴终于找到了摊位,开始了摆摊,卖保温杯和水杯。不过水杯销路并不好,一天只能赚几十块钱,他尝试过做一些活动,装点自己的摊面,但还是卖得很差。

后来,他发现了新的商机,在网上拍一些便宜的卫生纸,进价几块钱一提卖,出去15块两提,销路比杯子好得多。就这样,小吴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

心情好的小吴还从猫贩子手里买了只快中暑的猫,回去陪伴自己。

他甚至还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女朋友,不但不嫌弃他的家境还给他做饭,帮着他一起摆摊,小吴带着女朋友回老家玩了一圈,感觉一切都在变好。

然而这种幸福没有持续很久,两人是异地恋,女朋友呆了几天之后就回去,只剩下了小吴一个人。

一天,小猫出门之后没有回来,小吴找了一圈最后在一辆车下面发现了已经断气的小猫,貌似是被毒死了。

另一边生意也开始不景气,纸巾卖完了,水杯又不好卖,小吴买了辆电动车准备跑外卖,结果刚骑了一天就被警察扣了,说他买的是超标车。无奈之下,小吴只能又回去卖杯子了,降价把手里的水杯清掉。

这时的小吴一肚子委屈,自己明明那么辛辛苦苦,早出晚归,每天都想去哪里出摊,会不会没有位置,有时候还因为一个位置和人吵架,但到头来还是赚不了什么钱,还是回去打工更靠谱一些。

当初从家里带的遮阳篷已经坏了,小吴把它拿到废品回收站卖了27块钱,就这样开车回了老家。

小吴本打算过完年出来打工,没想到正好赶上疫情,只能在家忙农活,直到最近才又出来找工作。如今的大环境不好,很多厂都没有活,小吴一路辗转回到了深圳,找了份临时工,做一些简单的组装工作,22元一小时,一天12个小时,在如今,他觉得已经还可以了。


3

很多年轻人都不太不喜欢打工,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希望有自己的人生,于是不少人选择了创业,创业Vlog也成了一种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内容。

UP主广西小陈去年辞去了工作和老婆两个人开了一家美食店,每天都会在B站发布Vlog,记录生活之余也为自己打气,他们创业的励志故事也让他们有了14万的粉丝,甚至还上过央视。

但因为诸多因素,小陈过去一年的收益并不很好,亏损了不少。有人建议他把实体店改成早餐摊。

在不少人看来,摆摊是向梦想跃进的一块好跳板。因为地摊的成本低,风险也相对小,很多人希望从摆摊开始自己的微创业,几乎每个地摊视频下面都会有评论说自己也有摆地摊的想法。

摆摊的人群中,一些还是在校的大学生,他们摆摊更多是体验生活,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

因为本身没有很大的收入压力,而且往往只尝试几天,有些人在摆摊后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挺有意思,收入也挺高。”

然而把摆摊当做兼职是一回事,如果要当做生计,往往都不是想象的那么顺利。

相信很多人最开始对摆地摊也有类似的期望,每天卖个几百上千,几年就实现财富自由。

Up主丁灵灵觉得自己的工作闲得发慌,于是裸辞了办公室的工作,打算摆地摊买衣服,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

然而出摊的第一天,她刚选好地方就被小区的保安强行撵走了。后来又因为疫情,只能在家呆着两个月没有收入,她的创业就此宣告失败,只能又回去上班。

摆摊的年轻人,多数是浅尝辄止的。相比于坐班,地摊生意非常不稳定,生意好的时候成百上千,不好的时候一天不开张都是有可能的,而一旦生意不好就会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

多数年轻人也没有摆摊的经验,等到真的开始摆摊了才发现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卖什么、卖给谁、从哪里进货?又要进多少货?

还有最大的问题:到哪里摆摊。可能很多人会说,哪人多上哪摆呀,到学校门口卖肯定有大把生意。但实际上,摆摊是有划定区域的,规定区域外摆摊依然会受到管制。

并不是想摆哪里就能摆哪里

到了集中摆摊点,又会发现摊位早有人占了,自由摊位只能等到城管下班之后才出摊,但那时候基本就没有人流了。

不过,即使摆地摊未必能让人们发家致富,而且要付出多倍的辛苦。还是有人仍然在坚持摆地摊,因为他们没有更多的选择。

在B站的地摊区,有一群拼命生活的人。有的人为了还网贷想尽办法赚钱,有的人是为了筹钱治病,发着烧也要去出摊。

图中UP主宋小胆在今年已经因淋巴瘤去世

相比于摆摊的辛苦,他们最怕的是摆不了摊,因为那个摊可能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他们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在出摊、收摊里进行着的,没有什么所谓的娱乐活动,只要能够摆下摊、赚到钱,就已经是最大的快乐了。

李克强总理说,地摊经济是人间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我这里想说的烟火,不仅是指地摊上的灯火和烟气,更多说的还是那些摆地摊的人们。他们中的多数人未必能够赚到大钱,有些注定会以失败告终,但他们仍然在试图的改变,努力过好平凡的每一天。

一座城市不能缺了烟火气。不是只有衣食无忧的人才构成现代社会的光鲜亮丽,踏实劳作的普通摊贩,同样是一座城市里最顽强的生命力。


4

最近的政策放松,让地摊突然成了网络热词。B站的地摊区,也热闹了起来,不少之前没人看的摆地摊视频在这几天里的播放量都有明显的上涨。

有的人打算靠地摊经济月入过万,有的打算用摆摊发家致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借此机会来测试一下自己的能力。

电视上关于摆摊的报道也多了起来

对于那些正在摆摊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的摆摊生活,也许和电视上的不太一样。但至少,政策的放宽对他们来说也是个好消息。

因为他们终于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权利,摆摊的权利。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不用再担心被城管赶走,担心被别人鄙视,担心被家人不解,可以专心地向着自己的梦想一点点爬行。哪怕速度缓慢,也至少在前进。

发布于 06-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