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的普通,抖音的美好,算法的价值观

快手的普通,抖音的美好,算法的价值观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很懒的作者。但是看了快手的九周年视频,有一些感触,写一篇文章吧。

算法没有价值观

“算法没有价值观”这句话是张一鸣说的,引起了不少争议。严格意义上是对的,算法没有价值观,只是不断从浩如烟海的数据中吸取信息,调整自己的参数和规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达成设计者设定的系统目标,算法的每一步判断,都不会有价值观的判断。

但是算法也可以是有价值观的,算法在贯彻系统目标时,系统目标背后的价值观,就是算法的价值观。

快手和抖音往事

作为一个从业者和用户,我还依稀记得快手和抖音的发展轨迹。

快手进入互联网人的视野是一篇公关文开始的,记不清具体名字了,大概是五环外有一个更真实的中国,那个时候快手mau已经过亿。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内部仿照musicly做了一款产品叫做抖音,几年之后字节跳动并购了musicly并统一为tiktok,也就是抖音海外版。

快手很快融了大笔资金,抖音也在迅速发展。那个时候大家说,“南抖音,北快手”,但大部分抖音用户看不起快手,就像是“我萧峰大好男儿,竟与你齐名”。

抖音在砸钱推广,快手也在砸钱推广。抖音希望用户快速增长,成长为一款全面产品;快手希望品牌升级,城镇用户也使用快手。而抖音用户DAU的数字屡攀新高,快手品牌升级基本宣告失败。

后来抖音全面超过了快手,甚至部分快手用户也转去了抖音。

抖音说记录美好生活,快手说记录世界记录你。

抖音全屏,快手单屏。

抖音时尚,快手“土嗨”。

抖音属于城市,快手属于农村。

抖音的优势

为什么抖音会压过快手?可能这个问题有很多人分析过,比如抖音运营做得好、用户增长做得好,综艺投放的好。但这些答案似乎并不够本质。

我列两项可能被提及比较少的原因吧。

组织能力:

字节跳动的团队组织能力是全互联网一流的,这毫无疑问。不仅有优秀的人才,还有简单可依赖的组织关系,强大的增长和商业化中台。而就团队管理能力而言,快手做的不够优秀,这种不够优秀是相对而言的,快手只是犯了成规模的互联网公司都会犯的错。

技术变革:

大家还记得AI浪潮么?好像泡沫破了,什么也没有留下。但其实抖音算是AI浪潮下的产物。算法突破了临界点,图像识别算法可以在视频中应用做各种动态滤镜,美颜视频技术也更加成熟,于是一个又一个活动被发起,即使颜值普通的人也可以参与其中。中国没有诞生YouTube,因为没有那么多会剪辑、有户外生活、有创意的创作者。但抖音可以在家里拍,谁用了滤镜都是美女。而且创作者不需要创意,因为有无数的挑战和滤镜供大家选择。于是普通人也可以创作出高质量的视频。

否则,纯粹对口型的话,为什么小咖秀死了呢?

这个技术变革的结果是多方面的,普通人跟着挑战和滤镜去拍视频,火了之后被MCN挖进入专业化通道,甚至对于MCN而言,流水线生产抖音网红也成为了可能。

对于一个行业而言,供给侧的变革才是质变,短视频也一样。

算法的价值观

快手和抖音都是以算法和技术见长,但是他们算法的目标不同。

快手的算法会让每一个普通视频发布者都有一些流量,虽然不多,但是每个人都可以被看见。当视频过火的时候算法会对内容做一定程度的降权,长尾的流量一直有一定程度的保证。

抖音的算法并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有流量,长尾内容在极少的流量下就被做出评判,这些评判虽然武断,但却高效。流量被集中到了头部,长尾内容没有几乎没有流量。

算法没有价值观,算法只会实现设计者的意图。

如果单纯从点击率的角度讲,长尾的内部的确应该被压缩到最大限度。因为头部的内容有更高的点击率,这样的流量分配方式无论是用户体验还是全局收益都更大。

经过滤镜的加工,活动的引导,加上算法的筛选,抖音的内容确实非常美好。

主动降低算法效率,是为了实现某些短期无法衡量的业务目标。

快手为什么要用更"低效"的算法?

比如快手认为让长尾内容被曝光更重要,可以让每一个发布者都被一定程度地看见,这是普通人的用户体验,虽然这些视频大多很普通。

在这个设计中,整体的点击率被牺牲,普通人的流量被保证。

结语

抖音还会增长,因为人们期待美好。

快手依旧无法超越抖音,因为一个高端品牌容易下沉,而下沉品牌难以升级。

但快手不会被取代,因为从始至终,它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款产品,一个是满足对美好的想象,一个发现更多的真实。前者比后者更吸引人,但前者永远无法取代后者。

发布于 06-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