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新经济IPO

FBI 172页报告曝光中国地产商贿赂加州议员细节:成袋美钞、私人飞机、拉斯维加斯、情人……


从左起依次为何塞—惠泽尔、深圳新世界地产黄伟,右二为洛杉矶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


6月23日凌晨,FBI特工突袭了洛杉矶市议员何塞—惠泽尔(José Huizar)位于博伊尔高地的住宅,并将其逮捕。惠泽尔的罪名为涉嫌收取中国房地产商150万美元的贿赂,惠泽尔被捕震动洛杉矶政坛,以至于《洛杉矶杂志》发文感慨,政坛当红辣子鸡惠泽尔为何会深陷史上最严重腐败丑闻?

在惠泽尔之前,已有4人因此案被捕且认罪,其中洛杉矶市议会12区前议员米切尔·英格兰德(Mitchell Englander)承认向联邦调查局(FBI)撒谎,并同意配合FBI调查。49岁的英格兰德被指控接受现金、酒店客房、夜总会娱乐,以及在前往拉斯维加斯和棕榈泉旅行期间,接受一名商人的高档宴请。


英格兰德的前幕僚、接替他的洛杉矶第12区议员约翰-李(John Lee)也选择认罪。据约翰-李供述,一名房地产商邀请他和英格兰德赴拉斯维加斯度假,每人收到装在信封中的1万美元现金,1000美元赌场筹码;此外,他们在夜总会消费了25000美元,地产商还帮他们叫了两名脱衣舞女。


其他遭到FBI调查的洛杉矶政客还包括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Raymond Chan)、惠泽尔的助理乔治—埃斯帕萨(George Esparza)、洛杉矶市议会主席赫布-维森(Herb Wesson)、现任洛杉矶市市长艾瑞克-加西提(Eric Garcetti),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洛杉矶市政坛高官在此次腐败案中几乎全军覆没,出现了塌方式腐败。

重点来了,腐蚀洛杉矶政坛的黑手是谁呢?FBI在报告中指出,参与贿赂的主要是4家中国房地产商(FBI虽隐去了公司名称,但提供了大量细节,美国媒体据此曝光了这四家公司的名字。),分别是深圳新世界集团(Shenzhen New World Group),绿地集团(Greenland USA)、中国泛海控股(Oceanwide)以及深圳合正集团( Shenzhen Hazens Real Estate Group),其中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主席亲自出马行贿惠泽尔;一名政治筹款人;一家律师事务所;一名房地产顾问;一个洛杉矶的工会组织;3名政治说客。




洛杉矶议员何塞-惠泽尔


这场腐败案中的核心角色是何塞-惠泽尔,他从2005年开始一直担任洛杉矶第14区(CD-14,在这起案子里,惠泽尔及其小圈子也被称为“CD-14团伙”)议员,2007年、2011年和2015年连续当选,其任期本来要到2020年底结束。此外,他还担任洛杉矶市规划和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the Planning and

Land UseManagement (“PLUM”) Committee)主席,这个职位掌握着洛杉矶市区房地产开发项目的“生杀大权”。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FBI逮捕惠泽尔后,在其电子邮箱里查到他为自己制定的野心勃勃的目标:从议员职位退下后,他希望竞选洛杉矶市长,或者洛杉矶市总检察长。不仅如此,他还想让妻子出马竞选第14区的议员。

惠泽尔所在的第14区涵盖区域几乎覆盖了整个洛杉矶城区,也是过去十年洛杉矶高楼大厦建设最火热的区域。在这场热火朝天的建设大潮中,自然少不了勤劳的中国房地产商。


有一个统计数字,2014年到2016年期间,洛杉矶市区每5块成交土地中,就有两块被中国地产商买走。那两年,洛杉矶的报纸上经常看到这样醒目的标题,“洛杉矶正在变成另一个上海?”。


2010年和2011年,深圳新世界集团先后收购了洛杉矶中心格兰德酒店以及迪斯尼附近的喜来登环球大酒店。


2014年,绿地控股收购了美国洛杉矶中心区大都会项目,总投资达10亿美元,总建筑面积33万平方米,开发业态包括酒店、办公、服务式公寓及高档住宅。这是绿地控股进军美国的首个项目,也是当时中国房企在美国最大的地产收购项目。


2015年3月,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地标性项目“泛海广场”正式开工建设。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深圳新世界、绿地集团、合正集团纷纷在洛杉矶登场,上演了一场堪比美剧大片的政商勾结大戏。

FBI在报告里详细记叙了每一家地产商贿赂何塞-惠泽尔的全过程,为了这份长达172页的报告,FBI花了整整5年时间,从2015年起,FBI对惠泽尔及其身边的工作人员、家人,中介,向其行贿的中国地产商持续监控,由于行贿者大多是中国地产商,为了监听双方通话内容,FBI甚至还专门派遣了一名汉语专家协助翻译。




注:卷入这场世纪腐败丑闻的主要角色如下:


Individual1:


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RaymondChan),曾在洛杉矶市政府担任公职长达33年,曾担任洛杉矶市建筑与安全部门负责人(the Los Angeles Department of Building and Safety,LADBS),2016年5月年被提拔为洛杉矶市副市长,2017年退休后,与George Chiang合伙开办房地产咨询公司。

陈纾桦与惠泽尔如何认识的?2013年,陈纾桦是洛杉矶市建筑与安全部门的临时负责人,他认识很多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当时洛杉矶市计划将建筑与安全部门与另一部分合并,这意味着陈纾桦将失去权力。这时候,惠泽尔出面阻止了此次合并,陈纾桦对惠泽尔感激不尽,并很快介绍惠泽尔与深圳新世界的主席黄伟认识。

Developer C:


C开发商2008年在洛杉矶第14区花900万美元买了一块土地,计划将其建成一个综合体,包括14000平方英尺的商业以及200多套公寓。

Chairman D:


深圳合正地产董事长袁富儿,英文姓名 Fuer Yuan,袁富儿2014年合正地产通过其子公司在洛杉矶第14区买下一块地,计划将其建成综合体,包含8万平方英尺商业以及450套公寓,300间酒店客房。


Chairman E :


深圳新世界地产董事长黄伟的公司在全世界投资了超过10亿美元的房地产开发项目,2010年和2011年在洛杉矶分别获得一块土地,其中一家酒店位于第14区,黄伟计划将酒店改建成77层的摩天大厦。

George Chiang:


蒋乔治,洛杉矶房地产顾问。2017年,房地产顾问蒋乔治和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合伙创立一家地产咨询顾问公司,他们的主要客户之一就是深圳合正地产的Luxe City Center Hotel重建项目。2020年5月13日,蒋与FBI达成认罪协议。蒋乔治承认,他是“CD-14团伙”的成员。


蒋乔治原本只是一个风里来雨里去的房产中介,如何高攀上全美第二大城市-洛杉矶-的一名副部级领导?原来,2014年,在D公司组织的一次活动上,蒋乔治碰到了陈纾桦,并给后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没多久,陈市长主动约蒋乔治吃饭,并问他是否有兴趣做房地产开发顾问,自己有很多资源可以介绍给他。陈市长诚恳的说,自己受洛杉矶选民信任,在市政府工作了30多年,只想为洛杉矶的基础建设贡献一点微薄的力量。更重要的担子要交给蒋乔治这样有前途的年轻人。


蒋乔治深受鼓舞,当年九月,就注册了一家咨询公司,一心一意跟着老领导干起了服务中国房地产商的脏活累活。

乔治-埃斯帕萨(George Esparza):


惠泽尔助理,主要帮助惠泽尔与中国房地产商及中介谈判,安排如何收取贿赂。但在一起受贿交易中,私吞了惠泽尔让他保管的30万美元。,且拒绝接惠泽尔的短信和电话。

Justin Kim:


贾斯汀-吉姆(Justin Kim)是一名房地产估价师和房地产顾问,也是何塞-惠泽尔的主要筹款人。2020年3月,贾斯汀-吉姆与FBI签署认罪协议。

吉姆也是一位极高明的中间人。他曾帮C开发商对接惠泽尔,后者解决了一家工会组织对C开发商项目的异议,C开发商为此支付了50万美元给惠泽尔。

LobbyistB :


说客B是一名房地产顾问和说客,也是何塞-惠泽尔的筹款人之一。说客B担任洛杉矶一家政治行动委员会的负责人,该组织主要目的是帮助惠泽尔的妻子竞选议员。2014年起,说客B主要帮助M公司推进其在洛杉矶的房地产开发项目。

一、深圳新世界老板175万美元贿赂议员

2010年3月,深圳新世界集团斥资6300万美元收购了洛杉矶中心格兰德酒店(L.A. Grand Hotel Downtown),2011年1月,新世界又收购了位于洛杉矶环球影城主题公园附近的喜来登环球大酒店(Sheraton Universal Hotel)。




洛杉矶中心格兰德酒店旧貌


洛杉矶中心格兰德酒店是一座上世纪80年代的老酒店,原本只有13层,469间客房加一个会议中心。深圳新世界集团2018年向洛杉矶市政府申请,将酒店改建成一座77层高的摩天大厦,将包括599间酒店客房、242套豪华公寓,以及一部分商业。



洛杉矶中心格兰德酒店重建后效果图


根据FBI的指控,深圳新世界的董事长黄伟2013年在洛杉矶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的引荐下,结识了洛杉矶第14区议员、市规划和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主席、厅级干部何塞-惠泽尔。

从2013年3月到2018年11月,黄伟安排惠泽尔乘坐私人飞机去拉斯维加斯玩了十几次。FBI贴心的列出了每次去拉斯维加斯的时间和花费,从时间看,有时只住一晚,多的时候三四晚,花费从几万美元到十几万美元不等。每次去,黄老板都会安排豪华酒店、夜总会娱乐、脱衣舞女,当然,每次也都会提供至少1万美元的赌场筹码“玩两手”。





新世界安排惠泽尔去拉斯维加斯玩了19次,累计花费115万美元。




拉斯维加斯赌场酒店监控拍下惠泽尔等人兑换筹码场面。



黄老板为这十几次赌场之旅总共支付了约115万美元。

2016年1月,深圳新世界董事长黄伟陪同惠泽尔、乔治—埃斯帕萨乘坐私人飞机去澳大利亚度假,全程酒店、宴请、游玩费用均由黄伟买单,此外,黄伟还给每个人提供了澳洲赌场的筹码,惠泽尔和埃斯帕萨将筹码换成了澳元。

返回美国后,惠泽尔和埃斯帕萨曾讨论过如何在将澳元换成美元时避免银行报告给IRS(美国国税局), 埃斯帕萨被告知每次换钱不要超过1万美元,分多次换就没事。



除了安排国内外度假外,黄伟还帮惠泽尔解决了一个难题。2013年,惠泽尔被一名前女下属起诉性骚扰,为了能在2015年顺利连任,惠泽尔选择支付60万美元与对方和解,这60万美元则是黄伟帮助惠泽尔出的。

FBI披露了双方的隐秘安排:


首先,新世界集团美国子公司在银行开设了一个存款账户,账户所有人为新世界集团的子公司和惠泽尔。接着,黄伟安排人转账60万美元到加州的一个律师信托账户,随后,该信托账户向新世界集团美国子公司签发了一张60万美元的支票。

接下来,黄伟让人将这张支票存入新世界集团和惠泽尔的共同账户。

最后,惠泽尔向银行申请了一笔57万美元的贷款,抵押物就是60万美元存单。这笔贷款期限为60个月,2024到期。

2014年9月23日,惠泽尔从其个人账户转账57万美元给律师事务所,性骚扰官司最终以和解收场。

至于这笔所谓的“贷款”,惠泽尔并没有打算还。2018年12月,在惠泽尔连续逾期3个月后,银行方面直接从60万美元存款中扣除了剩余款项。

一次完美的行贿!

惠泽尔是如何回报好朋友黄伟的呢?


2013年5月17日,深圳新世界公司一名财务总监在赴美签证上遇到麻烦,请求惠泽尔帮忙。惠泽尔欣然提笔,给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写了一封信。

2013年6月,黄伟请求惠泽尔帮忙把儿子弄进南加州大学。2013年6月4日,黄伟给惠泽尔写了一封邮件,“我的儿子申请入学问题,希望您能帮忙联系一下,万分感激!”这点小事自然也难不倒厅级干部惠泽尔,他很快安排黄伟之子与南加大一名招生官员见面,不久之后,黄伟之子就拿到了入学通知。

2014年,惠泽尔推动区议会通过决议,表彰黄伟在第14区经济发展中做出的成就和贡献。

2016年,黄伟希望将洛杉矶市中心酒店改建为一栋77层的摩天大楼。为了获得惠泽尔的支持,2016年8月,在陪同惠泽尔去拉斯维加斯回来的私人飞机上,黄伟请惠泽尔“推荐一位酒店改造项目顾问”。

虽然惠泽尔答应帮忙推动,但迟迟没有进展。黄伟最后不耐烦了,2017年5月,他指示属下在电话中暗示惠泽尔的助手,搞不定酒店改建一事,就要偿还60万美元。

一边威胁,一边利诱。2018年8月,黄伟安排惠泽尔到北加州某处高尔夫度假村打球,并告诉他,新世界会支持惠泽尔的太太竞选第14区的议员席位,并会在11月组织一场募款活动,为其募集10万美元竞选资金

二、商人A:帮议员开房与私会情人

2016年前后,深圳新世界地产董事长黄伟介绍商人A认识了惠泽尔,商人A在洛杉矶第14区做生意,且主要客户都是房地产商。


商人A请求惠泽尔帮其介绍房地产商及合作机会,作为回报,商人A持续向惠泽尔行贿。从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惠泽尔收取了商人A赠送的价值约18000美元的礼物,包括昂贵的西装、鞋子、高尔夫用品以及宴请。

从2017年1月到6月,商人A每个月付给惠泽尔1万美元现金;此外,商人A还帮惠泽尔总共支付了21次、1万美元左右的酒店费用;此外,惠泽尔还接受过300美元每次的按摩服务,均由商人A买单。商人A还供认,有几次惠泽尔要求他安排酒店,方便后者与情人约会。


此外,惠泽尔还要求商人A向其太太的竞选组织捐献了25000美元


2017年8月,商人A被FBI逮捕后认罪并与执法机关合作。

三、C开发商:50万美元被议员助手和中间人私吞

C开发商2008年在洛杉矶第14区花900万美元买了一块土地,计划将其建成一个综合体,包括14000平方英尺的商业以及200多套公寓。

2016年,洛杉矶一个工会组织发起动议,以未能满足加州环境质量法为由,要求暂停一家C开发商的项目。随后,C开发商找到了房地产顾问贾斯汀-吉姆,希望后者帮忙运作。


2016年9月,贾斯汀-吉姆邀请何塞-惠泽尔及其助手乔治—埃斯帕萨一起吃了晚餐,然后去了一家韩国人开的KTV。唱歌期间,吉姆询问惠泽尔是否能够帮助C公司的项目,得到肯定答复后,吉姆立刻打电话让C开发商负责人赶到KTV。

2017年1月份,乔治—埃斯帕萨获悉,帮助C开发商解决工会的动议能够节省3000万美元成本。他跟老板汇报后,两人决定跟C开发商索要120万美元的好处费。埃斯帕萨还在自己手机上记录了如何分配这笔钱:老板50万,吉姆50万,他自己20万。


如意算盘很好。但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贾斯汀-吉姆回复说,C开发商只愿意付50万美元。埃斯帕萨向老板惠泽尔汇报时留了一手,说一共50万美元,吉姆要分走20万。

2017年2、3月间,惠泽尔指示埃斯帕萨通过一名认识上述工会组织负责人的说客,威胁后者撤回动议。搞定以后,C开发商负责人在办公室交给贾斯汀-吉姆一个装有40万美元的纸袋。

随后的分赃经过特别狗血

吉姆拿到钱后,取出一部分作为自己的酬劳,然后打电话让埃斯帕萨开车到C开发商的办公楼下收钱。埃斯帕萨也偷偷拿出一部分,最后只给了惠泽尔20万美元。



埃斯帕萨欺骗老板惠泽尔说,C开发商给了40万美元,剩下10万美元晚些时候支付,吉姆拿走了20万美元。

惠泽尔让埃斯帕萨暂时替他保管这笔钱,等需要时再给他。惠泽尔还告诉埃斯帕萨,后面支付的10万美元归他。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会让惠泽尔后悔这一决定。

2017年12月,惠泽尔在办公室里告诉埃斯帕萨,他需要用钱了。但是考虑到2017年6、7月,FBI曾经找埃斯帕萨问过话,惠泽尔决定2018年4月份再拿钱。2018年4月,惠泽尔和埃斯帕萨在电话里约定,将见面时间推迟到10月1日。

然而,之后惠泽尔再也联系不上埃斯帕萨。电话不回,短信也不回,仿佛从人间消失了。


FBI查获的短信记录显示,2018年9月30日,惠泽尔发短信说,“乔治,你好,明天是10月1日了,我们什么时间见?”


10月4日,惠泽尔又发短信问,“乔治,你好,我们是不是还按之前约定的见面?”

老干部惠泽尔依旧不屈不挠,坚决不放弃追索自己的权益。

10月14日,老干部又发短信给埃斯帕萨:“乔治,我一直努力联系你,我们之前说好10月1日见面的。”


10月20日,老干部发短信说,“乔治,blablabla……”。


10月22日,老干部终于发飙了。“乔治,看上去你不打算见面,也不准备履行承诺了是吧?你找各种借口,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你要独吞(20万美元),对不对?你说清楚,每次你都不见啥意思?”


最后,老干部估计带着哭腔又问了一次,“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见?”

老干部应该往乐观方向想,乔治可能没电了。

2019年4月10日,老干部没等到乔治的短信,等来了FBI的问话。老干部终于有了复仇机会,他咬牙切齿的告诉FBI,他把所有贿赂款都让给了乔治。

可是,监听了你5年的FBI有那么好骗?

四、议员一家中国旅行后,合正地产获批两座摩天大楼




深圳市合正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富儿


深圳合正地产2013年收购洛杉矶喜来登机场酒店,正式进军美国。2014年,合正地产又收购了洛杉矶Luxe酒店,并计划将该地块改建成合正洛杉矶中心,包含8万平方英尺商业以及650套公寓,300间酒店客房。2015年9月,合正地产动工建设洛杉矶喜来登圣盖博酒店。

根据FBI的报告以及美国媒体报道,2014年初,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介绍惠泽尔认识了来自中国的深圳合正地产董事长袁富儿(FBI报告中称其为Chairman D)。当年8月,合正地产位于洛杉矶的某家酒店因为设施不符合美国残疾人法的某些要求,陈纾桦随后帮助合正地产解决了这一麻烦。


2014年9月,合正地产通过电子邮件送了3张凯蒂·佩里(Katy Perry)的演唱会门票,价值约1000美元。

2015年开始,合正地产在土地开发上有求于惠泽尔。在房地产顾问蒋乔治(George Chiang)的安排下,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11月,合正地产向A律所支付咨询费的名义,每两周支付2500美元。这些费用最终被付给惠泽尔的太太,后者在该律所兼职做市场营销。

此外,惠泽尔还要求合正地产董事长雇佣他的一名助手参与项目开发。由于利益冲突,合正地产不敢公开雇佣惠泽尔的工作人员,最后想出了一个折中办法,合正地产董事长袁富儿的一名亲戚从加拿大温哥华飞到洛杉矶,由他的公司与惠泽尔的助手签署协议,每月向其支付11000美元,后者定期向其提供房地产分析报告及投资机会。双方合同期一年,到期后可延长一年。

比较搞笑的是,每月所有报告都是由蒋乔治(George Chiang)准备好,交给惠泽尔,后者再转交给助手,该助手再把报告交给袁富儿的亲戚。

2017年2月9日,惠泽尔要求蒋乔治(George Chiang)安排他和太太以及三个孩子去中国旅行。他给蒋乔治发短信说:“时间4月14日-23日;我、太太和三个孩子都去,我有签证,其他人没有,你能帮忙吗?”


随后,蒋乔治安排惠泽尔一家在4月15日-23日到中国玩了一趟,蒋乔治承担了500美元的签证费,并帮助安排了惠泽尔一家在香港期间的交通出行。在此期间,惠泽尔还在香港和中国与合正地产董事长袁富儿见面,后者支付了惠泽尔一家旅游期间的酒店、交通、饮食等费用。

受到款待回国后的惠泽尔心情愉悦。5月13日,惠泽尔发短信给蒋乔治,表示非常愿意帮助合正地产推动地产项目,他甚至主动提出,“D董事长觉得建两座大楼比较好吗?其实,建3座大楼更好,如果他想这样,我们可以帮忙促成。”



批准的过程异常艰难。2017年8月24日,蒋乔治发短信给惠泽尔称,“老板,提醒您一下,(合正地产的人)要在9月14日出席城市规划委员会听证会,通不过他们这个项目就拿不到贷款了。”

8月24日,蒋乔治给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打电话说,“现在是生死关头,如果通不过9月14日的听证会,项目就拿不到贷款。你懂得,可能不止这一个项目。” 陈纾桦回复说:“你跟他(惠泽尔)提过这事很重要吧。”蒋乔治说:“我说过了,他的动议对于推动项目非常重要,我们也跟D董事长(合正地产董事长)说了,他愿意做出很大牺牲。”

2017年9月1日,惠泽尔在规划和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PLUM)会议上提交了一份动议,允许合正地产的开发计划进入城市规划委员会和议会听证流程。

2017年12月5日,洛杉矶规划和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投票批准了合正地产的开发计划。




合正地产的两座摩天大楼效果图。


2018年6月12日,在惠泽尔推动下,议会最终批准了深圳合正地产的拆除重建计划,根据该计划,合正集团将拆除原有的九层豪华城市中心酒店(Luxe City Center Hotel),新建两座摩天大楼:一座29层高,建成后将成为拥有300间豪华客房的W酒店;另一座49层高,共有435间公寓。



最初合正地产设想的3座大厦效果图。


在此过程中,惠泽尔不断要求合正地产给予好处。

2017年5月19日,惠泽尔要求蒋乔治帮一位亲戚支付了大约1000美元的酒钱;2017年6月19日,他又要求蒋乔治买了1670美元的音乐会门票。

2017年11月,作为支持合正地产开发计划的回报,惠泽尔要求蒋乔治代表合正地产承诺向太太的竞选活动捐献10万美元。蒋乔治称没有问题。

2017年6月22日,蒋乔治在跟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电话中提到,惠泽尔要带一个情人去古巴度假,让他负责安排。陈纾桦问:“他要我们做什么?支付全部度假费用?”蒋乔治回答说:“没有那么简单,惠泽尔需要特殊签证,但这样就可能暴露他们之间的腐败关系。”

不过,惠泽尔也很担心他的收受贿赂的行为曝光。2017年5月30日,惠泽尔跟助手埃斯帕萨说,他希望有关中国之行一事低调处理。


中国房地产商对惠泽尔的贿赂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至少有3家中国房地产商人向惠泽尔的母校慈会私立高中 (Salesian High School)捐款, 惠泽尔太太在该校担任筹款人。


2015年9月,慈会私立高中要举办年会,在第14区拥有开发项目的中国地产商踊跃捐款,其中,深圳合正地产捐款1万美元;另一家中国地产公司K捐款5000美元;中国地产公司L(绿地)捐款最多,2.5万美元。


巧合的是,在此之前,惠泽尔掌控的洛杉矶规划和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批准给绿地集团的大都会Indigo酒店1870万美元补贴。

发布于 07-0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