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弈路狂想

自杀干预实用操作手册

无状态 公孙青阳/文

近日,年轻棋手范蕴若的离世悲剧引发棋界上下强烈关注,抑郁症、围棋市场化等关键词重回大众视野。除感叹这位上海天才少年的英年早逝外,自杀和抑郁慢慢成为棋界许多人开始关注的问题。

从上世纪的川端康成、濑越宪作到如今的范蕴若,棋手这个骄傲又封闭的小群体,内心不知承受了多少苦难。“善败者不亡”的道理固然不假,围棋高手们也都是从残酷的胜负世界中磨练成才的,但大胜负师波澜不惊面孔下的内心世界,却只得甘苦自知。笔者无意身陷围棋与挫折教育的争论泥潭,只希望看过本文的读者朋友,在身边出现下一个范蕴若时,或许能够多做一点什么。

掌握一点基础知识,学会一点基础技术,一个普通人,也有机会向身处悬崖边的亲友伸出援手,努力将他拉上来。

抑郁,是各人无法控制的心理疾病;

但自杀,是可以预防的。


理论基础篇

自杀是非常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涉及非常复杂的心理过程。多年来,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师对自杀意念和自杀行为展开大量研究,迄今仍未得到行业一致统一的因果推论。不过,掌握相对基础的理论知识,可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后文信号篇和行为篇所涉及具体内容的理论依据。

根据自杀意念形成的不同,自杀主要分为情绪性自杀和理智性自杀两类。

情绪性自杀

由爆发性的情绪所引起,由委屈、悔恨、内疚、羞愧、激愤、烦躁或赌气等情绪状态所引起的自杀。此类自杀进程比较迅速,发展期短,甚至呈现即时的冲动性或突发性。这种自杀往往很难事前预料,也很难进行及时干预,除非当时身边有人,而且知道怎样应对。

理智性自杀

不是由偶然的外界刺激唤起的激情状态引起的,而是经过自身长期的评价或体验,进行了充分的判断和推理以后,逐渐地萌发自杀意向,并且有目的地选择自杀时间和手段。由于此类自杀进程缓慢、时间周期长,外部干预的效果往往较好。

另外,从自杀动机到自杀行为并非朝夕之事,往往包含以下三个形成过程:

自杀动机或意念形成阶段

表现为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想逃避现实,为解脱而把自杀当成解脱的手段。

矛盾冲突阶段

产生了自杀意念后,求生的本能会使打算自杀的人陷入生与死的矛盾冲突之中,与他人谈论自杀,有意或无意地发出直接或间接表现自杀企图的信号。

自杀行为选择阶段

从矛盾冲突中解脱出来,决死意志坚定,情绪逐渐恢复,表现出异常平静。考虑自杀方式,做自杀准备,如买绳子、收集安眠药等。等待时机,付诸结束生命的行动。

在实际生活中,自杀行为种类繁多。对于相对年轻者(如学生)来说,跳楼和割腕是最常见的实施形式。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每一种自杀方式都具有其独特的心理学意义。根据个体所处的不同环境和心理状态,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帮助,才更有可能成功阻止自杀行为的实施。

跳楼代表的心理意义是逃避现实,追求自由和放松的感觉,以平衡内心的巨大落差感。完美主义往往是选择跳楼者的共性,他们可能在以往成绩突出表现优秀,但在新环境中暂时境况不佳。自我要求和来自亲密他人的期待使他们压力倍增,其人际交往过程中会滋生问题,这些问题也进一步导致他们压力重重。当内心幻想的完美外壳再也无力抵挡内外压力,他们就会选择一跳解决问题,干脆利落。

割腕代表的心理意义是情感挫折,这种情感包括且不限于亲密关系、亲子关系、同学关系、朋友关系和师生关系等。在这些关系中,由于不善于表达自身情感和情绪,当事人内心有很多的负性情绪却无从宣泄,便只好用自残的方式来折磨自己,寄希望用身体的疼痛取代内心的疼痛。由于没有学习过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情绪,他们往往会觉得身体的疼痛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内心的疼痛却无法忍受。


错误认知篇

东亚文化中,自杀行为往往是人们讳莫如深的禁忌话题,这久而久之也导致社会公众在自杀这个问题上产生过不少错误的认知观念。纠正这些似是而非的错误观念,可以帮助人们更加冷静和客观地面对生命这个哲学终级议题,形成更良性和健康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错误认知一 自杀就是内心不够强大的人一时想不开?

真相 科学统计表明,在个体漫长的生命历程中,大部分人都曾有过自杀的念头,引发自杀念头的原因往往是复杂且辐合的。事实上,绝大部分人通过寻求帮助或自身认知克服了这种想法并最终规避了死亡的结局。当人们通过适应和控制从暂时的威胁中恢复过来,他们便会意识到自己非常时期想法的不合理之处并不再坚持。

悲剧仅发生在极少数者身上。当他们最初的自杀念头没有被正确引导和处理,自杀念头便会逐步发展成清晰的自杀意念,强烈的自杀意念酝酿出详细的自杀计划。如果此时期仍未得到及时有效的帮助,自杀计划可能会升级为自杀准备,并最终演变成自杀的实施,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错误认知二 威胁别人说要自杀的人不会真正自杀/真正想死的人是不会告诉别人自己想自杀的?

真相 数据表明,80%以上实施自杀行为的人,在自杀之前都给过身边人清晰的警告或信号。这是自杀者处于心理困境中并努力寻求心理支持的重要信号,那些自杀未遂(不论主动或被动)的人,往往是因为其得到他人的快速反馈和及时救助。

研究表明,自杀的高危时间是个体自杀念头产生以后的48-72小时内,如果自杀行为能够拖过高危时间,自杀者的强烈冲动和感受就有可能变得更容易忍受。同时,绝大多数自杀行为的实施都具有应激性和冲动性,并不代表自杀者的自杀意念坚不可摧;一旦自杀信号得到妥善处理和反馈,自杀者的情绪和痛苦得到有效宣泄,自杀行为就很可能由此终止,不再继续执行。

错误认知三 与可能有自杀想法的人交谈时,千万不可提及任何有关自杀的话题,否则此人的自杀的念头会更加剧?

真相 实际上,刻意躲闪或回避“自杀”话题,反而会激化自杀者的极端想法;用尽量坦诚的态度与一个人直接谈论自杀话题,并不会诱发或触发自杀者进一步的想法和行为。同时,这种关注、倾听和沟通交流,不仅可以使其感觉到周围人的关心、同情、理解和支持,还可以及时发现其自杀企图,尽快收集其自杀的相关信息,为后续专业人员提供重要情报,这在预防自杀中具有重要的意义。


信号篇

自杀行为,往往是由零星的自杀念头缓慢发展而来的。当自杀进入矛盾冲突阶段时,求生的本能会使打算自杀的人陷入生与死的矛盾冲突之中,与他人谈论自杀,并有意或无意地发出直接或间接表现自杀企图的信号。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以下这些典型信号时,请及时引起警觉,尽力帮助这些可能处于风险中的亲友。本篇中,笔者将自杀信号主要分为行为信号、言语信号、生理信号和情绪信号四大方面。

行为信号

个体的自杀意念付诸实际之前,往往会出现明显的行为异常。

自杀未遂既往史

是否进行过自杀尝试是自杀的首要预测因素。判断自杀未遂者是否已经脱离自杀风险,不能单纯依据他们的言语表达,因为一些自杀未遂者不再表露与自杀相关的想法,是为了使身边的人降低戒备,为再次实施自杀进行准备。自杀未遂行为发生后的几天或几周内是自杀者再次行险的高危期,身边的亲友一定要时刻留心其言行举止,从行为和认知层面阻止自杀的再次发生。

重大生活事件

最近经历过诸如丧失重要他人、破产或其他重大生活事件(参见公孙青阳:附录1:重大生活事件权重对照表)后,个体的自杀风险显著增加。如果此人家族中有成员自杀史或自杀未遂史,亦或是近期有身边的人选择自杀,那么其自杀风险进一步加重。

特别关注死亡

一段时间内异常地关注死亡或者暴力,比如看或写以死亡为主题的诗或者故事等。

物质滥用

突然过量吸烟、饮酒和服药等行为,都意味着在个体明确意识到自身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仍坚持实施这些危险行为。这些不必要的高风险行为可能是因为当事人已经存有死亡愿望。

提前处理后事

放弃或分发财物、与人道别、将珍贵的东西送予他人,都是相对典型的自杀暗示。而如果当事人出现立遗嘱、开始安排家庭成员以后的生活等行为,则说明自杀信号已经十分明显,需要立刻干预。

异常的社交回避

本来正常的家人或朋友突然无理由地中止联系,是比较危险的信号。亲密关系的变故容易让个体情绪出现波动,一个人独处也使自杀行为更容易得到实施。

显著异常行为

当个体出现与其性格和多年习惯明显相违的异常行为(包括着装风格、饮食习惯、交友对象等),往往意味着其自杀意念的萌芽。

言语信号

由于在相当长时期内陷入不可自拔的消极情绪中,大多数自杀者都会通过各种社交途径表达自身的这些情绪,或是诉说深陷情绪之中的痛苦。及时发现这些相对容易辨认的言语信号,对帮助身边朋友远离自杀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自杀意念的表达

研究发现,大多数有自杀意念的人都会直接或间接、委婉地说出来,或是谨慎地暗示周围。常见自杀信号包括且不限于以下词句,

“活着没意思/太痛苦”

“想离开”

“有什么意义呢”

“不想再坚持了”

“好希望我从未出生”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与此同时,他们还很有可能会谈论与自杀有关的事,开自杀方面的玩笑,谈论自杀计划的时间、地点和方式等,这些都意味着自杀干预已经迫在眉睫。请不要把亲友释放的这些求救信号当作真的玩笑。

自我厌恨与负罪感

低自我效能感往往是自杀的一大内因。当个体感觉到强烈的内疚感和负罪感,随之而来的巨大痛苦就很可能使其想到用杀死自己的方式来为他人解决麻烦,也使自己得到解脱。常见自杀信号包括且不限于以下词句,

“我真是个废物/累赘”

“我怎么什么也做不好”

“我只会害人”

“家人/爱人为我付出了太多”

“没有我他们会更好/幸福吧”

无望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个体长期处于消极情绪中且无力改变现状,自杀才慢慢成为了当事人的唯一出口。常见自杀信号包括且不限于以下词句,

“我的问题无法解决了”

“没人能帮我”

“我被困住了”

“明天也不会更好了”

道别

如果我们的家人或朋友忽然怪异或不寻常地来访,且说话方式好像是将来不会再见一样,请一定要及时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种自杀行为的先兆。常见自杀信号包括且不限于以下词句,

“我们以后可能不会在见面了”

“这辈子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认识你是我一生最开心的事”

“你以后一定要快乐/坚强”

生理信号

现代心理学普遍认为,心理过程总是伴随着相对应的躯体表征。当我们发现身边人出现以下显著的生理变化时,请立时引起警惕,及时进行干预。

罹患严重的躯体疾病与精神疾病

罹患重病是重大生活事件之一,会对个体生活产生巨大影响。除传统的慢性躯体疾病外,精神分裂症、抑郁症和双相情感障碍都是容易引发自杀行为的重要精神疾病。其中,精神分裂症患者和抑郁症患者是近年学界公认的“高危人群”,因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无自知力,抑郁症患者则处于长期的消极情绪中,这都容易使个体滋生自杀念头。

欲望减退

个体兴趣缺乏、进食突然变少或变多、性欲降低、体重急剧减轻,都是比较明显的生理信号。除自杀风险增高外,上述生理表征也都是抑郁症的主要生理表现,建议陪同他一起前往正规医院挂号就诊。

严重睡眠问题

一段时间内的严重失眠,是自杀行为的重要信号。缺乏睡眠的个体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意识模糊、行事冲动等危险特征,及时服药比言语上的安慰更重要。

另外,在某些极端情境中,自杀者的睡眠时间也会突然大幅增加,这往往意味着比较严重的生理病变。

情绪信号

研究发现,自杀者在实施自杀行为前,大多会出现明显的情绪反常。

易激惹

易激惹是精神科专科名词,用以形容剧烈但持续较短的情绪状态。在易激惹的情绪状态下,个体往往行事冲动、不计后果,敏感易怒,常因小事大发雷霆。著名画家梵高自杀前就曾与朋友赌气,愤而割掉自己的左耳。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易激惹最显著的特点并非发脾气,而是发脾气的起因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刺激和小事。从精神科的角度来说,易激惹常意味着脑部的器质性病变,这无疑也提高了个体自杀的可能性。

长期的消极情绪

长期的消极情绪(包括焦虑、抑郁、绝望、愤怒、内疚、悲伤等)会对个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这也是自杀最常见的成因之一。对于没有心理学基础的读者来说,理解重点在于“长期”二字——

面对不顺利的负性生活事件,正常个体都会表现出上述种种消极情绪,这类似于心理学家常讲的“应激”。但健康个体的内部调节机制会使人慢慢从这些消极情绪中走出来,并逐渐恢复到相对平静的基线状态。但如果个体沉浸在消极情绪中的时间显著过长,则必须警惕抑郁症及随之而来的自杀可能。

突然且反常的平静

毫无征兆和来由的突然平静,往往意味着个体已经进入自杀的最后阶段,开始与世界的告别。在此极端情境下,行动控制和强制干预成为最后的应对办法。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实际生活中的自杀信号往往并不单一,而是包括上述各方面因素的综合信号。防范意识和警觉性是阻止亲友自杀的第一步——当我们在日常沟通中发现了可能存在的自杀信号,请立即按照下文行动篇的指南展开具体行动。


行动篇

当我们意识到身边亲友已经出现相对明显的自杀信号,一定要及时采取科学的干预手段。事实上,科学有效的自杀干预往往并不需要特别专业的谈话技巧,发自内心的重视和关怀往往是将自杀者从悬崖边拉回的最重要的力量。除此之外,笔者将自杀干预中的实施要点总结为“六不三要”,即“不否认、不说教、不刺激、不承诺、不独处、不保密,直接问、认真听、及时求助”。希望读者能通过这些简单的沟通技巧,将自己的关心快速有效地表达出来。

首先,下文描述了沟通过程中一定不要做的事。

不否认

不要否认或忽视他们的感受和自杀想法,试图说服他们立即放弃自杀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同时,不要批评、指责或拒绝他们,阻止他们用哭泣等方式表达情绪,这很可能会使他们感到内疚。错误且常见的沟通方式如下,

“多大点事,有啥想不开的”

“我觉得没啥大不了的”

“你不要这么想”

“别想了,过了就好了”

“自杀就是懦弱者的表现”

“你怎么这么傻呢”

“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父母吗”

“有啥好哭的,你是不是男人”

不说教

中华文化中,说教是许多人沟通过程中的通病。在与有自杀意念的人沟通中,讲大道理不仅对改善当下情境毫无帮助,还可能激起对方的逆反心态。自杀者在沟通过程中迫切希望得到的是倾听和理解,而不是一位人生导师。走到自杀这一步,他们早已不需要人生导师。

不刺激

“以毒攻毒”是非常荒谬的错误想法,刺激对方不会让其清醒冷静,反而只会直线提升其自杀行为的实施可能。专业机构反复强调的“楼下行人不可言语挑逗跳楼者”正是此理。

不承诺

不要做出无法保证的承诺,如“一切都会变好的”“你男朋友一定会和你和好的”等。反之,如能得到对方的直接承诺(如“我向你保证今天我肯定不自杀”等),会对减缓自杀行为的时间紧迫性起到明显帮助。

不独处

当发现对方相对明显的自杀意念后,应尽快赶往现场,不给对方独处的机会。如果自己当下无法出勤,则应迅速通知对方的其他亲人或好友,立即赶往对方所在地点,陪伴对方渡过难关。

不保密

不要答应为他们的自杀保密,即使对方恳求你保密,也要明确拒绝。明确说明你会让其他值得信任的人一起帮助他。

上述内容是沟通过程中的错误示范。正确高效的沟通其实并不困难,读者只需要做好“直接问、认真听、及时求助”三点即可。

直接问

大量研究证明,询问关于自杀的问题并不会增加人们关于自杀的念头及行为。相反,直接讨论关于自杀的想法,对于那些一直处于痛苦折磨的人来说,是一个内心情绪的有效出口。

在生活中,当我们察觉到他人有比较明显的自杀征兆时,可以直接询问他的具体想法,如“刚才你说‘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你有想过自杀吗”“你刚才说你想自杀,你有想过用什么方式吗”等。通过了解对方关于自杀的想法处在自杀意念、自杀计划、自杀准备中的哪个阶段,可以帮助我们评估其自杀风险的大小。

认真听

自杀干预过程中,“听”比“说”重要得多。如果对方愿意对我们敞开心扉,我们要做的是认真地倾听,允许他表达自己的感情,允许他流泪,向他表达你的关心,耐心陪伴他,尝试理解他的处境,并且养成不做评价的好习惯。

事实上,贸然评价是中华传统文化背景下许多人经常犯下的沟通错误。在倾听的过程中,不论是赞成或是反对,我们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些自己的价值判断;由于所处立场的不同,这些附和或反驳都是只属于自己的主观判断,很容易给对方制造落差感。在自杀者听来,随意附和传达出“敷衍”之意,贸然驳斥又成为醒目刺激,这都不利于沟通的顺畅推进。赞同也好,否定也好,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些判断都来自于我们自己的立场,不应将其强加给诉说者,不做理性评判,更不应讲大道理。

保持积极回应。整个沟通过程虽然以听为主,但倾听者需要给倾诉者不定期的反馈,表示自己一直在认真听。“重复对方提到的重要信息”是其中一种简单且好用的沟通技巧,用类似“你刚才说到XX...”这样的语句来连接整段谈话中的不同话题,不仅能让对方感受到被关注,还能帮助自身不断整理刚刚听到的各种信息,以便在未来寻求专业帮助时提供更多的有效信息。

恰当提问。提出问题也是保持积极回应的好方法,表明自身一直在认真听的同时,还能通过提问得到更多有效信息。开放性问题是引导沟通逐步深入的常用手段,针对对方生活中具体问题的发问可以帮助谈话双方一起思考对策,寻找现实困境的出路。提问数量不宜过多,而提问质量取决于你是否真的认真在听倾诉者的聊天内容。

在专业工作者的倾听过程中,以下这些开放性问题比较容易引导谈话走向相对积极的结果,

“你目前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你说你想自杀,到现在为止还没实施的牵绊是什么?”

“你真正看中和在乎的价值是什么?”

“支持你活下去的力量是什么(某人或某事)?”

切忌转移话题。转移话题意味着倾听者仍将沟通重心放在自己身上。有关自杀的话题并不会激化自杀行为,前文已有详细解释,在此不再赘述。因此,诉说者想聊什么,就听他聊什么。诉说者想要表达和讨论的内容,往往都是对其造成困扰的核心问题;在这些问题上继续深入,可能帮助诉说者打开心结,逐步找到出路。

提出新的解决方案。除直接询问对方自杀意愿外,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是倾听者需要说的最重要的内容。自杀行为的内在原因,几乎都是当事人面临自认为无法调和的矛盾,或是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根据对方描述的现状和困境,努力提出一些新的可操作的解决方案,其实未必真的能帮对方解决多少现实中的问题,但可以向对方释放出友好信号,表明自己和他是处于同一立场和战线的。而正所谓“旁观者清”,倾听者提出的解决方案一旦是自杀者以往从未想到的角度,便可能引发其思考,这很有助于缓解自杀者当下的紧张状态。

当然,专业的倾听者必须掌握更多针对性的技术,但保持尊重、热情、真诚、共情和积极关注的宏观态度,是有效沟通的基础。

及时求助

发现身边亲友的自杀信号后,及时沟通的主要目的是了解情况和表达支持,非专业者真正能够提供的帮助其实并不太多。初步谈话以后,一旦发现对方已经有了较强的自杀意念甚至有了具体的自杀计划或准备,你需要立刻联系其他当事人信任的人,一同保护当事人的生命安全,排除一切可进行自杀实施的条件。如果你自己感到摸不清状况,也建议立即实施上述操作。你需要寻找其他力量与你一同帮助对方,不要一个人面对这种巨大的压力。

同时,你需要鼓励对方寻求专业帮助。你可以陪伴他前往正规医院的心理科或精神科就诊,或是预约正规心理机构的心理咨询,还可以拨打各省市的自杀援助热线取得即时的帮助。以北京地区为例,中国心理危机与自杀干预中心的救助电话是010-62715275,中心的志愿者会努力帮助每一位来电者继续走下去。

综上所述,自杀是可以预防的。科学的知识和正确的态度,便是防止自杀的重要力量。


疫情笼罩下的社会是压抑的,隔离政策下长时间的独处无疑会对许多人产生影响,抑郁症和自杀就是其中代表之一。据非官方统计,2020年全国跳楼者人数骤增,其中年轻人占比越来越高。诚如前文所言,有自杀意念的人往往在相当长时间内处于矛盾冲突的内心纠葛和痛苦里;掌握一些基础的自杀干预知识和技巧,你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关心和帮助,或许就能拯救一个悬崖边上的人。

最后,如果自杀的悲剧已经无可挽回,笔者希望那些自杀者的亲友尽快走出悲痛的阴影。事实上,许多创伤后心理辅导项目都是针对自杀者亲友的,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悲剧发生以后的相当长时间内,都沉浸在内疚、自责、后悔和悔恨等负面情绪和无休止的反事实思维中。他们可能会觉得是自己的冷漠亲手酿成了悲剧,因为自己竟然忽视了这么多事后来看如此明显的自杀暗示,却没有多问哪怕一句话。在他们的想象中,如果自己多观察一点,多问一个问题,多安慰和鼓励一句话,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事实上,这样的想象是不符合现实情况的,而这也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典型表现,需要立刻得到专业从业者的帮助。

不论是有自杀意念者还是其周遭的亲密他人,都长时间地饱受内心痛苦的折磨。而笔者觉得,现代心理学和精神科研究对社会的最大贡献,就是告诉大家一个最简单的道理——

寻求帮助,绝不是一件可耻的事。

如果需要帮助,请一定要说出来。

编辑于 07-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