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方案”

有个问题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但对某些人眼中却“无法理解”,我不知道这些人是真心的还是无意的,但他们这种观点却能让很多人认同,这充分说明我感觉的“显而易见”不那么显而易见,但我无法进一步再解释给他听了。我尝试把这个问题表述出来,看看各位读者有什么办法。

比如说,有个工程师写了一个设计给我评审,我指出:这里错了,这里不对,这里需要改进……然后他就给我来一句:“你不要只会指出错误,要有解决方案。”妈蛋这句话真是有理有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只能是我把这个设计写出来,然后说:“你看,这就是解决方案!”……但是不对,他么我把解决方案都写出来了,我要这个傻逼干什么?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跟他说话?靠他的体力帮我把代码敲出来吗?

这个事情推广一下,就是所有事情都不能提供“代替他做”之外的意见和帮助了,否则就是“所有没有解决方案的意见都是耍流氓”——这他么到底是谁在耍流氓呢?

这种情况发生得很普遍,比如指出企业的问题,指出社会的问题,人们也常常说这句话:“不要只会提意见,要给出解决方案”。很多人觉得这句话是“务实”,其实不对,如果某个个人提出的意见是个问题,但是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你仍应该赞许他提的意见,同时证明现在的方案不见得有那么差。但如果你说“没有解决方案就不能提问题”,这就耍流氓了。

而我要讨论的甚至不是这么个问题。我讨论的是,对于需要你动脑的工作的意见,给你收窄范围已经是在帮助你了,然后你放弃动脑,直接让我告诉你一步步怎么做?对于动脑的工作(比如编程序),告诉你一步步怎么做,就已经是帮你做了呀。我凭什么要帮你做?就算我是个雇主请程序员,到了这种情况,我请你作甚?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本质是:接口的成本高还是看不见这个接口(不描述)直接去做的成本高,设计一个生产线的工作步骤,我们事无巨细地定义执行的每个步骤,我们是要把这个事情展开给一组“重复者”,这样这组重复者可以严格按这个规则进行重复。这时我利用了这些重复者的体力。但需要“重复者”本身发挥判断力的事情(我需要重复者的脑力),给定的接口就只能是一组粗糙约束,而不可能是一组没有详细的只使用体力和应激反应的约束。对部分人来说,就会觉得“没有解决方案”了。

推演到这里,我发现我不需要讨论也大概有答案了:似乎我们确实不应该把需要主观能动性的逻辑放到一个只能有应激反应的对象上面。

但这样的对象实在太多了。

编辑于 07-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