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
首发于鱼缸

原始的游戏

游戏设计逐渐形成的风格中存在这样一支:将其作为文学、尤其是叙事文学的载体;继而不断弱化故事的叙事性,转向抒情。内容负担起本属于形式的功能,内容转化向形式,内容成为形式技巧的一部分。


****

游戏—— Game 的直译——本应含有的几项古老特质似乎在日渐消逝。

其一为身体。关于身体的竞技活动,关于身体机能的协调性、耐久度、专注力的比拼。这种身体性并不局限于欧洲的竞技传统,远东地区最为风雅的棋牌对弈中同样存在。诸如万历年间《列仙全传》里「王质烂柯」所暗示的漫长对局,再如江户时期基于《百人一首》的「歌留多」所要求的敏捷身手。

其一为损耗。此中首先也含有身体层面的殚损;继而是物料的流失或汰换。而财产的损失风险又是另一类古老游戏所共有的属性,这便是形式繁多的赌博游戏之魅惑力所在。

其一为无意义性。无意义所隐喻的道德层面的自由,令游戏有可能成为艺术的表达媒介,也曾使游戏在某种意义上被等同作艺术。

这样说来,S.M.T.H. (Send Me To Heaven) 是难得一见的游戏。至少它的规则及道具实体同时触及了游戏的多个原始属性——这一点,完全可以抛开对设计初衷的追溯,而藉由简单的操作说明来读出。


****

S.M.T.H. 也显然是一款乏味且略显低智的游戏,这样说来,它过于低能耗了。低能耗未必总是夸赞的形容,比如放到减肥体操的语境里看。

相较于打弹珠一类基于物物交换的零和规则,S.M.T.H. 更像是古希腊或古罗马传统的竞技游戏。有别于电子游戏惯常使用的虚拟货币,它以一种荒诞的手法将财产风险转移到了实体的游戏道具之上。这种风险的昂贵程度,必然不亚于曾经孩子手中的玻璃弹珠和彩色洋片,但,也并不超出更多。这就是 S.M.T.H. 可爱的地方。

这样说来,S.M.T.H. 是难得一见的好游戏。


编辑于 2013-08-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