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台词
首发于潜台词
我以我血溅你脸

我以我血溅你脸

我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些问题之后,开始收到求助的私信。到后来越收越多,由于时间紧张,已经做不到每信必复,只能优先照顾那些看上去情况较为紧急的,尤其是走投无路的。但这种筛选机制,最后却可能发展出一些始料未及的互动来。

比如有一位,一上来就留给我QQ号,希望我上QQ陪他聊个天儿。像这种冒冒失失的要求,本来是想直接不理的。无奈他在信里留了句话:「我想自杀,不是开玩笑」,也没有交代其它情况。我哪里还敢怠慢?不巧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又在机场,很快就要登机。就算想要从命,也是有心无力。于是匆匆回信,解释了一下情况,又抄给他一个自杀干预热线的电话请他拨打,最后郑重叮嘱他珍惜生命云云。

(附带做个广告,如果你发现身边有人有自杀倾向,你又不知道该如何解劝,请务必推荐打这个电话: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010-82951332,24小时有人接听。接线员都经受过专业的自杀干预训练,值得信赖。)

到了目的地,因为不清楚住处是否网络畅通,所以还没出机场,就先上网跟进了一下后续进展。发现一下子收到这位同学的四封来信。四封信长短不一,文笔散漫,都是想到哪写到哪,随写随发这种。至于主题呢反反复复就在说三句话:

我很惨啊!我真的很惨!请帮帮我,我不得了的惨!

看完这四封信我就放松了,一边摇头苦笑,一边收好PAD,取行李出机场去也。

是的,你猜对了,他没有死。那之后我们又保持了一阵互动,他反复对我通报惨况,对我的请求也进一步细化到到30分钟的免费QQ咨询(其实我们光是通信上花的时间都不止30分钟了)。不管我怎么向他解释,半小时QQ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也不管我给他推荐了多少当地的心理咨询资源,也都是充耳不闻。他只是锲而不舍地发信说:我惨啊!今天我又难受了!很想死!加我QQ吧,聊半个小时就行!

我扛住了,一直没有加:「抱歉,你低估了30分钟对我的价值。」

于是就消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估计是预留给我揪心和内疚用的),几个月以后,终于又收到他的回复,语气幽幽的:「呵呵,原来比一条命的价值还大。」

我真的没有30分钟空闲么?倒不是,但是我确实不想花时间在与他的互动上。因为我感觉不到他的诚意。对于他来说,「逼人就范」似乎比「得到帮助」远为首要迫切。否则,是不会这样漠视我给他提供的各种重要的求助渠道的(你好歹告诉我已经打过电话了,电话打不通,让人觉得你是真心走投无路了嘛)。心理咨询,首先讲的就是一个动机。遇到这种动机水平的,别说没条件咨询(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就算真做起来,也是很难有什么效果的。——但这不是我这篇文章想讨论的重点。我想借这事讨论的,是这位朋友「逼人就范」的方式背后,隐藏的巨大控制力。

这种方式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一个「惨」字:我过得比你惨,所以你当然该照顾我!假如发展到极致,则变成一种我也觉得很棘手的情形,曰:我要死!

朋友们,只要你不是反社会人格障碍,或是无可救药的自恋者,谁能够坦然面对他人生命受难?别说我们见不了人死,我们甚至见到普通的惨,都难过得浑身刺痒。力所能及的援助,还不是要多少给多少?所以人死为大,所以落选有安慰奖,所以残疾的乞丐总能讨到钱,所以颤巍巍的老太太上公交车,我们都忙着起身让座。

但前提在于这一切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如果发现这背后有胁迫的影子……

比如乞丐钻到你眼皮底下打躬作揖,比如老太太故意在你耳边唉声叹气。

这时恐怕就会暗皱眉头,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我掏了钱,让了座,却有种不情不愿的反感?——立刻又否定自己:想什么呢!人家都那么可怜了……

可怜是真的。但是,以可怜当武器,对你实施道德绑架,这也是真的。

这种绑架,常常更爱以不这么明显,然而更为日常化的方式呈现。照例还是以虚构的来访者说明吧:旺财同学,家境一般,但也不算特困,可是总有种酸溜溜的「穷人」情结。刚入学就告诉室友:我虽然人穷,但志气不短,那些高帅富们不过是仗着有个好爹娘,等着看吧,呵呵。——听得室友们面面相觑,噎一口冷气。

身为弱者,旺财同学自然被诸多照顾。比如室友买来泡面,晚上加餐,旺财同学就在旁边长吁短叹:泡面好香啊,可是我这个月生活费快花完了,下个月我也买些来吃,呵呵。室友听着怪凄惨,当然义不容辞地赠与一包。大学几年时间,一直都是如此。人穷志不短的旺财同学,不断展现着不幸,而不断心安理得地领受富人室友的援助。其中有一位室友,真心怜惜贫寒子弟上大学很不易,欣赏那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旺财同学关系走得很近,暗暗帮过不少忙,请客借钱也都是常事。

说来这位室友,其实和高帅富也不沾边,家庭虽然来自大城市,父母收入也都普通。不过这位同学脑子活,做校园代理什么的,每月能赚不少。也曾邀旺财同学一起做,被一口回绝:「有啥好处?大头都被资本家给剥削了,呵呵」。总之,这位同学是个靠谱勤快的好青年,加上手头也比较豪爽,这种男孩要是没有女生喜欢,简直都是没道理的。很快的,就和同班的一个女生眉来眼去,两人快要好上了。

之所以用「快要」,是因为这节骨眼儿出了问题——旺财同学,来追求那女生了。

两个好朋友喜欢同一个女人,这种狗血的剧情,居然真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更加狗血的是,旺财同学对于室友和女神的「奸情」,居然还是一无所知。

反过来,旺财同学的动向,室友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不但因为旺财同学每晚卧谈会上分享他追女神的进展,抒发感慨,并且他和女神的关键对话——自然是QQ聊天了——都被女生截屏并转发给了那位室友。姑娘的用意倒不在嘲讽,而是害怕,找男友帮忙出主意:「你看,你看,他这么说的,我该怎么回绝他才好啊?」

想必你也能猜到了,旺财同学,还是一个「惨」字当头。

像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这种话,根本没用。

「呵呵,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大家其实都看不起我……」

怎么样!你忍心这时候说出「是的,就是这样」,落井下石吗?

姑娘是善良的姑娘(也可以说年轻没有经验),只能回应:「没有,不是不是……」

不是看不起你,你很好的,真的真的,只不过我已经喜欢别人了……

「呵呵,你不用这么客气,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怎么想的。」

不是,真不是!#^@&%~*&%……姑娘心里在咆哮,这该怎么办啊?除非以身相许,否则还真没办法照顾旺财同学感受了?可是总不能真以身相许吧?

她只好问这边的男友,男友也一筹莫展:「唉,他家境差,自尊心强,如果被他发现我们俩在一起了,肯定受不了……」他们讨论了很久,最终决定将这段好好的恋情,先维持在地下发展,偷偷摸摸地在一起,只为了摆脱旺财同学的视线。

对,来找我咨询的,当然不是旺财同学——而是这位秘密恋爱中的室友。

旺财同学?他的日子好得很。每天卖卖穷,叫叫苦,就换来足量的同情和关注。是人都欠他的情(谁叫你们都过得比我幸福?),小心翼翼地绕着他走,事事顺他的意。他上QQ找女神说话,女神始终对他客客气气的,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他们保持了好几个月的网上联系。旺财同学每天向室友们分享其聊天内容,讨教各种建议。那室友也只好苦着脸,帮他提供明知不可能的方法,追自己的女友。有一次和女友网上聊天,然而女友刚找借口跟旺财道了别,却不小心让旺财逮住了现行。后者有些动了疑心,怀疑女神「喜欢」的人就是自己这位好友,于是大有被背后捅刀子的惊怒感,找上女神盘问。姑娘也有点慌神,支支吾吾了一阵。旺财同学再难以忍受:「原来我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下着大雨半夜冲出了宿舍,整夜未归。这件事惊动不小,全宿舍出动把旺财找回来,好说歹说才让他冷静下来。室友和姑娘惊魂未定,道歉之余,更打定主意,以后要小心行事,不能再被旺财抓住把柄。

可是他们也觉得不对劲:凭什么啊?谈个恋爱,为毛聊个天都要提心吊胆?

明明是你情我愿的相爱,为毛我们会觉得有亏友道良心不安?

按照这样去想,一个人的痛苦,若要挖掘,也蕴藏了无穷的可利用的价值。稍一炫示就可以站上道德的高点,假如再动动脑子,可以收获的利益就更为可观。围棋当中有外势和实地之分,以不幸示人,大概便颇有「舍地而取势」的算计。所以文章开头的发信者,绝不愿听我劝告,打一通电话解决问题,而旺财同学也必不会做校园代理。否则,也就失去他们赖以行走世间的「势」。我惟有惨,才能以头抢地,以头抢地,才能溅你一脸血。凭这惊心动魄的血,我也就可发号施令,而莫敢不从。

于是这样的不幸者,或自以为的不幸者,也算在人际中无往而不利。

但换一面看,旺财同学注定会悲剧。无论如何,女神不会因为同情就眷顾他。他凭借自己的不幸,诚然大概不会遭到拒绝,但也绝对无法获得承认。而更要命的是,他的所得都来源于不幸,也就没法抛弃不幸,只好与不幸如影随形。这样的代价无论换到了怎样的好东西,也只能是绝望的,并终生绝望下去。——这就好比一个善于哭穷的乞丐,他可以讨来很多钱,但为了保持讨钱的资本,他一辈子都不能花。

这就是我们经常看到有的苦逼的人,为什么只能永远苦逼下去。

对了,这个故事的最后结局: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室友的地下恋情,最终还是传播开了。旺财同学终于又祭出大招:我要死!那位室友,为此惊恐得不得了,但也没有拱手割爱的可能。所以伴着咨询,提心吊胆地伺候了一个学期。半年之后,终于有些看透了,此后旺财同学再说什么狠话,也不再往心里去,跟女朋友手牵手过甜蜜日子去了。你看,这也是这种方式的弊端之一:总有一天,是会让人腻歪的。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therapistlsw

心理咨询相关的原创文章,产量不高,偶尔推送,也许某一篇值得你想一想。


编辑于 2014-04-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心理学工作者的闲言碎语,探讨人际间的各种可能。不灌鸡汤,不玩玄学,不输出价值观。所写的咨询案例均为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