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吊诡的迷思

有人将 paradox 译作吊诡、myth 作迷思。以下记录的,有关阿尔贝·加缪的专文 Le Mythe de Sisyphe

如何解读加缪的文本似乎有争议。实则,这种争议仅限于文学层面——或者援引加缪本人用过的术语,这是「哲学小说」范畴的。

若将这册专文看作是针对某个神话的文学批评,解读者便可省下许多心。

沈志明先生在译本的第一个脚注里写:「本书书名『西西弗神话』已成为法文谚语,……所以我们采用法语 sisyphe 的音译名,而不用希腊语 sisuphos 的音译『西叙福斯』。」照此推衍,我会将 myth[e] 转写作「迷思」,以区分作为文学体裁的「神话」。


****

Le Mythe de Sisyphe 在为一种戏剧母题提供解读方法。此种母题也同诸多经典的戏剧母题一样,源自古希腊的节日传统。这里,换用日语词「祭」或许比「节日」这个现代汉语词更适宜。

「天才拒绝原谅」,荒诞人拒斥救赎;好比一具不死之身的持续自缢。听加缪复述西叙福斯的神话,一瞬犹如在看大森貴弘高木登演绎成田良悟Baccano!。这是一个以狂欢为形式的母题,所以也完全有理由「想像西西弗是幸福的」。

不过,加缪的语汇及其氛围,并不鲜艳或明亮;甚至谈不上愉悦,遑论狂欢。借用苏珊·桑塔格的形容,「理智、适度、自如、和蔼而不失冷静」的加缪是「可靠、讲理、大方、正派」的理想丈夫,有别于刺激而倒错的情人。也由此,文学性地解读加缪的文本变得格外费神。

Le Mythe de Sisyphe 是复古的。加缪复现了之于荒诞悲剧自古就有的观赏视角,重述了西叙福斯之于矛盾性的基本隐喻。开篇那个「严肃的哲学问题」无关生理活动的终止与否,而关乎其隐喻的本体——哲学性的自杀。


****

可以为 Le Mythe de Sisyphe 追拟一个同义反复的副标题:有关吊诡的迷思。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