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Keep It Tight

如果设计也有自己的 liberal arts

前几天在 Tumblr上看到的一幅画作,来自 Debbie Urquhart,题为 Still Life with Auricula and Cat,画面让人感到舒适轻快,但有一个明显的碍眼之处,就是椅子靠背扶手圈部分绘制,尤其的平涂的白色在与搭脑(靠背顶部横档)柔和的光影表现出的立体感形成对比时,而更重要的是,作画者将椅子的扶手圈部分的结构画错了,或者处理匆忙了,因为在观看者来说,扶手圈与靠背长条竖档是分离的,扶手圈在竖档木条之前,而这条椅子是最为典型的一种 Windsor chair,从观看者的角度来说,作者画错了。

画家有必要是关注物品的结构吗?并不一定,比如儿童画就不会去关心这一层,关于物品的具体的结构,如果要找一个例子,可以比较前段时间热议的沈阳小贩夏俊峰儿子的画作,见链接 1链接 2链接 3,尤其注意链接 3 中桥钉的位置,明显偏离的实际的结构。对这一类结构的认识并不是只靠感官的,它需要思维的参与,所以对结构的关注就需要一个认知的成长过程,如果要强化这种结构意识,那么需要有意识的训练。

但是,结构也有一个广泛的范围,而我们上面提到的两种只是其中之一,就是物品制作而成的结构。事实上,儿童画中就包含了很多的结构,比如对轮廓的把握,儿童画画成那样并不是因为作画的技术限制,而是他画的就是他看到的,也就是他看到了轮廓看到了结构。(如果对此话题感兴趣,推荐阅读阿恩海姆的《视觉思维》)

我们看到的世界并不是一种图像在视网膜上的投影,而绘画更加不是对现实的完全的描摹,无论任何风格的画作,里面都与结构有关,绘画自身的结构(比如构图),材料和形式的结构,绘画对象的结构,像立体主义等看似扭曲了对象的正常视觉下的结构,但是对象的构成仍然是要结构支撑的,而不是靠图像这一层。

几星期前,VANITY FAIR 有一篇对 Jony Ive 和 Marc Newson 的专访:Apple’s Jony Ive and Designer Marc Newson on Their Shared “Level of Perfection”: “It Is Actually Very Sick” 这篇访谈主题是关于他们在这月将要举行的一个拍卖,里面也提到了一些他们对设计的看法之类,其中有这么一段:

“We are both fanatical in terms of care and attention to things people don’t see immediately,” Ive said. “It’s like finishing the back of a drawer. Nobody’s going to see it, but you do it anyway. Products are a form of communication—they demonstrate your value system, what you care about.”

“You discover that very few people have the level of perfection we do. It is actually very sick,” Newson said. “It is neurotic.”

Later, waving his hand around the Claridge’s suite, Ive said, “All of us in this room see the same things, the same objects, but Marc and I see what’s behind them.”

“We are both obsessed with the way things are made,” Newson said. “The Georg Jensen pitcher—I’m not even sure I love the way it looks, but I love how it is made starting with a sheet of silver.”

“We seldom talk about shapes,” Ive said, referring to his conversations with Newson. “We talk about process and materials and how they work.”

这篇访谈描绘的两人的语气可能让人感到有些自大,尤其对于一直以谦逊形象露面的 Jony Ive 来说,但是,加黑这句是事实。事实上,有太多的设计师说过这句话,大意就是设计师需要看到一个物品是如何制作而成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他看不到也不需要去看到这一层的结构,他看到一部手机就是一件具有独立物格的完整的物品,而不是部件的组成品。而对于设计师来说,在需要的时候,就要介入“如何制作而成”这一层结构。

“如何制作而成”的结构,并不是关于工业设计师,关于产品,任何领域的设计,都需要面对这种结构,一条曲线的形成也有它的结构,而不是最后的一个生成的形象,也就是说设计是制作而不是描摹。

设计师需要成为一位像古典时代的自由人,也就是要接受 liberal arts 的教育和训练,那么设计中的 liberal arts 是什么?liberal arts 中的逻辑部分在这就是结构。

编辑于 2013-11-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