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ified Self

Quantified Self

1. 引子

2. QS,并不是现代的概念

2.1. Pre-computer

2.2. Post-computer

2.3. Experimental QS

2.3.1. data storing and annotation

2.3.2. data visulization

2.3.3. data application

2.4. The intelligents

2.4.1. Nicholas Felton

2.4.2. Larry Smarr

2.5. The QS explosion

3. 工具篇

3.1. Smart wristband

3.1.1. 外形

3.1.2. 即时输出

3.1.3. 无线传输

3.1.4. 续航

3.1.5. 价格

3.2. Apps

3.3. Brainwave

3.3.1. 第四类:个人基因信息

3.3.2. 生物学发展水平的限制

3.3.3. 数据获得能力

3.3.4. 重视程度

3.3.5. 政策导向

3.4. Visual

4. What is the future?

4.1. Actionable

4.2. Center hub

4.3. 与医疗和护理的结合

4.4. 更贴身,甚至可摄入/植入

5. 结语

1. 引子

Gary Wolf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我今晨6:10起床 在昨晚12:45入睡之后。 夜里我醒了一次。 我的心律是每分钟61下。 我的血压,127/74。 昨天我锻炼了零分钟, 所以我不能够计算运动时每分钟的最大心律。 我摄入了大约600毫克咖啡因, 0毫克酒精。 我的自恋人格指数, 或者说NPI-16, 是个让人放心的0.31.”

这是在2008年Gary Wolf在TED的演讲 [1]。正是他的努力下,Qunatified Self(QS),自我量化,这个概念迅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

现在谈到QS,一般指的是用不同的传感器对自己日常各方面行为进行记录,例如每天行走步数,卡路里消耗,睡眠时间等。通过大量的数据记录和分析对自己有更多了解,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这些设备多集成了各种传感器,无时无刻记录着身体产生的数据,这是如今科技、特别是传感器技术带来的变化。但是如果我们回顾历史,在Fitbit,Jawbone Up和Nike+没有出现之前,已经有非常多的人因为不同理由收集自己的数据。

2. QS,并不是现代的概念

2.1. Pre-computer

首先要提到的便是美国的国父之一:本杰明-富兰克林。1726年,20岁的富兰克林开始为以后的人生打算,建立了他自己的“13美德”,用这个来规范自己,并且在以后的生活中不断以此反思。这十三项美德是:节制、沉默、有序、决心、节俭、努力、真诚、公正、适度、整洁、平静、纯洁、[1]

Benjamin Franklin’s 13 virtues:

1. "Temperance. Eat not to dullness; drink not to elevation."

2. "Silence. Speak not but what may benefit others or yourself; avoid trifling conversation."

3. "Order. Let all your things have their places; let each part of your business have its time."

4. "Resolution. Resolve to perform what you ought; perform without fail what you resolve."

5. "Frugality. Make no expense but to do good to others or yourself; i.e., waste nothing."

6. "Industry. Lose no time; be always employ'd in something useful; cut off all unnecessary actions."

7. "Sincerity. Use no hurtful deceit; think innocently and justly, and, if you speak, speak accordingly."

8. "Justice. Wrong none by doing injuries, or omitting the benefits that are your duty."

9. "Moderation. Avoid extremes; forbear resenting injuries so much as you think they deserve."

10. "Cleanliness. Tolerate no uncleanliness in body, cloaths, or habitation."

11. "Tranquility. Be not disturbed at trifles, or at accidents common or unavoidable."

12. "Chastity. Rarely use venery but for health or offspring, never to dullness, weakness, or the injury of your own or another's peace or reputation."

13. "Humility. Imitate Jesus and Socrates."

这些美德的顺序富兰克林也是有详细考虑的,完成一项之后有助于完成下一项。例如他把节制放在第一位,目的就是“能让自己的头脑保持冷静和清晰”,从而帮助其遵守其他规范。而且,富兰克林知道这些要求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的,于是他给自己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为自己准备了一本笔记本,用表格连续不断地记录自己言行不慎的地方。这个表格是这样的:行代表一个星期(Sun-Sat),列代表13项美德,如果打破了那项美德,就在相应处做上记号.

靠这些virtue form,富兰克林记录,分析,回顾这些数据,改变自己的行为,通过“量化”提高自己。如今已经有相应的app,让你跟富兰克林一样用高标准要求自己[2]。

除了美国国父,在大洋另一端也有一个人在不断地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记录。《奇特的一生》这本书相信很多人都读过,这个例子就来之这本书:柳比歇夫。本书作者格拉宁是柳比歇夫的朋友,在柳比歇夫过世后格拉宁发现他浩瀚如海的关于自己时间使用的记录,通过这本书他介绍了柳比歇夫对自己进行记录的。书中提到

“他把一昼夜中的有效时间即纯时间算成十个小时,分成 三个单位,或六个“半单位”,正负误差不超过十分钟。 除了最富于创造性的第一类工作外,所有规定的工作量他都竭力按时完成。 第一类工作包括中心工作(写书,搞研究)和例行工作 (看参考书,做笔记,写信)。第二类工作包括做学术报告、讲课、开学术讨论会、看 文艺作品,不属直接科研工作的活动都包括在内。”

而每个月,柳比歇夫都会对自己的时间使用进行总结:

在日常参考书目中,还有更详细的内容:


而这些总结的作用,正如书中提到“柳比歇夫的总结公正客观地反映了过去一年的历史。柳比歇夫的方法,以它细密的网眼,抓住了变幻无常的、老想溜掉的日常生活,抓住了我们没有察觉到的、损失掉的、不知去向的时间。” 柳比歇夫通过量化自己行为尽量达到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大的产出。

在电脑应用还缺失的年代,已经有人在不断地记录关于自己行为和表现的数据,并且用这些“数据”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调整。这像一个正反馈,通过了解自己来提高自己。以上的两个例子,富兰克林和柳比歇夫都有不凡的成就,富兰克林是美国国父之一,而且在科学、写作等领域都有巨大的贡献。而柳比歇夫不但在其专业的分类学中有卓越成就,而且在其它领域,如文学、艺术、哲学等等都有很深入的了解。

也许你认为这样高度自律,能坚持数年对自己进行记录这样的例子并不多。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测量工具越来越便捷,更多的人加入了QS的行列,他们并没有像以上两个例子中对自己提出很高的要求,而是针对于某一个方面测量和记录自己的数据。其中,以医学领域为多。

其中代表性的便是对自己体重的关注。从1963年开始,Weight Watchers International,其加入者都是相对自身体重变化有更多了解的人。其发展到现在,已经有来自30多个国家,45000个城市,超过130万人在上面记录了自己的体重数据[3]。

这个阶段,我称之为前电脑阶段。人们因为不同的原因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记录和分析,而这些方法对规范自己的行为也被证明是卓有成效的。准确地说,这些人并不能说是自我量化的探索者,因为在那个年代甚至还没有“自我量化”这个概念。但是他们的记录说明了很重要的两个方面:

· 对自身的量化的需求是长久存在的

· 自我量化是对自己身体和行为管理的有效方法

计算机的发明,将大大提高自我量化的维度和可能性,为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对自身量化带来了无可比拟的便捷。

1.1. Post-computer

1945年,冯·诺伊曼在First Draft of a Report on the EDVAC提出了计算机模型[4];1946年,第一台计算机ENIAC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诞生[5],占地超过150平方米,重量超过27吨;1969年,阿姆斯特丹成为第一个踏上其他星球土地的人类,支持从登月的,是一台重达32公斤阿波罗计算机[6];就在下一个十年,一个来自拿大的高中生Steve Mann就开始尝试在把计算机穿在了自己身上。

在这方面,Steve Mann是超越时代的人。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祖父由于衰减的视力需要带上眼镜才能看得见手中的报纸。当时的他就在琢磨,与其带上一个不能完全改善视力的眼镜,为什么不带上一个电子眼镜,这样不仅能看清楚文字,更加能对感知的现实细节进行放大?这样,就可以从因为视力衰减的diminished reality 变成 augmented reality了。在上个世界80年代,他开始实现这样的想法,在google glasses刚出来的一段时间,Steve Mann得到的巨大的关注,有媒体对其进行了详细的报道[7],国内科技媒体也有翻译。


Steve Mann的女儿曾经画过一幅很有意思的图画:老大哥的摄像头是每时每刻都在监视人们,这个叫“Surveillance”,但如果每个人都带上了一个摄像机,那么就变成了“sousveillance”。不过如果想更“完整”地记录下自己的活动,从外部观察自身Surveillance似乎必不可少。在美国,为了记录自己的一举一动,19岁的Jennifer Ringley在他自己家中装满了摄像机,可以捕捉家里的每个角落。而观察她的Big brother?全世界!

这就是当时很多人熟知的JenniCam。Jennifer Ringley出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19岁那年,她在大学的宿舍里面安装了一个摄像机,它每隔三分钟就在Janni的网站上更新一次实时图片,这就是JanniCam的开始。毕业之后,Janni到了华盛顿,她不但没有舍弃这项在大学里面的习惯,还增加了摄像头—在她的公寓里她一共设置了4个摄像头,用来记录她所有的日常生活。为了维持她这些设置的费用,JanniCam进行了收费,付费用户能看到更多Jenni的照片[8]。在其网站最活跃的时候,每天超过四百万人浏览她的网页,而那个时候还只是是互联网并不发达的1999年[9]。JenniCam最后因为Paypal的其“反裸体”政策而不允许其交易,Jenni没有了收入来源,JenniCam在2003年12月31日正式终止。

如今,Steve Mann还在不断对其Eyetap进行改进,Jenni却已经杳无音信了。无论这些早期的记录者是否还是活跃,他们尝试有一个特点—他们所记录的数据和影像是无序、非结构化的,他们收集的数据也大多停留在贮存和回顾之上。对于寻找如何更好地了解数据,包括对其可视化、统计学研究,并没有更多的探索。所以他们更多地被认为是life logging,生命记录。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数据化的QS。自然,会有后来的人继续,如何大规模地贮存个人记录和更好提取有用信息。

1.1. Experimental QS

我认为一个真正的,以量化自我为主要目的的探索性项目是一个来自于微软的实验。但在介绍这个实验之前,有必要介绍另外一个重要的人物Vannevar Bush。Vannevar Bush在二战时期曾经任美国Office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的主管。这个部门的很多研发成果都直接应用于战争,例如对导弹和雷达精度的提高,更有效的医疗方法等[10],其中最著名的是参与了曼哈顿计划的前身S-1 Uranium Committee。1945年,Vannevar Bush在大西洋月刊发表文章As We May Think,阐述了他想象中未来科技。在他的文章里面的很多设想都已经被实现了,包括个人电脑、互联网、维基百科等等[11]。Memex就是他其中设想之一,在他的文章中,Memex是这样的:

“A Memex device in which an individual stores all his books, records, and communications, and which is mechanized so that it may be consulted with exceeding speed and flexibility”

他超越时代的想象力终于在本世纪初得以实现,而进行这个实验的是一个软件巨头—Microsoft。这个名为MyLifeBits实验是由Microsoft Research发起的,在过程中有十几所大学都参与进来。这个实验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以Gorden Bell为“实验对象”,尽可能记录下来他生命中的所有数据;二是在实验中研发易于对个人数据进行记录、标注和分析等的软件。也许很多人有兴趣,为什么在电脑还未成像如今一样普及的今天微软就要进行这样一个实验?当然,他们在很多地方都提出了理由,如发展新媒体、记忆衰退后的治疗作用等等。但在看过他们很多的演讲和文章之后,我认为背后最重要的原因只有一个:“because we can”。也许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只是单纯地对这个可能性的发掘造就了这个探索。

实验从1999年开始,Gorden Bell开始记录他所读过的纸质资料,以最原始的扫描方式。后来对他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数据化越来越多,如他跟别人的谈话、曾经浏览的网页、听过的音乐和去过的城市等等。这幅图就综合被收录的数据和其中所使用的工具。


整个MyLifeBits实验周期非常长,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的简单尝试,到MyLifeBits在2007年停止更新[12],持续了近十年时间。但是在个人的层面上来说,这是一个Life-long的实验,Gordon Bell依然还在用那些仪器将自己的生命数据化,因为QS的兴起,2010年Gordon Bell还被邀请做了一次演讲,主题就是关于这个实验的[13]。

回顾这个实验,在生命记录的同时,整个实验小组主要着力解决了三个问题:

1.1.1. Data storing and annotation

当时的贮存方式还是很原始,所有信息都默认为文件夹形式进行输入,需要决定这些文件应该被储存在哪里以及如何找到他们。最开始Gordon Bell也是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储存的,建立一系列文件夹,每个主文件夹下又有子文件夹(内容为包括和被包括关系),以此类推。但这样会有两个很明显的问题:一是有的文件可能同时属于两个文件夹,导致分类混乱;二是如果层级太多,就需要很长时间去寻找某一个文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把文件的标注设置为directed acyclic graph (DAG),并让标注变得足够简单。另外,标注的方法也得到了改善,在MyLifeBits中,批量标注和语音标注都可以简单实现。


1.1.1. Data visualization

人是天生的视觉动物,我们大脑获得的信息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视觉获得的,大量个人的数据被储存之后需要好的可视化工具来帮助回顾。在MyLifeBit这个实验中也发展了不同的可视化方法。例如对于照片的可视化,他们设计了Timeline View和Clustered-time view,这样就能在回顾的时候清楚看到包括照片内容,拍照时间密度等多方面的信息。另外,实验小组也建立了基于地理位置 +照片的可视化。如今这项应用已经非常普遍了,最常见的例子便是Google Map。


1.1.1. Data application

既然记录了那么多信息,如何将他们利用起来?很可惜,MyLifeBit并没有给出一个很好的答案。他们提出过几个可能的应用,例如根据个人数据绘制组织结构图,方便信息管理。MyLifeBits中所使用的SenseCam也成为了很多研究人员手中重要的工具和研究对象。例如在研究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健忘症的研究中,利用SenseCam定期回顾之前的行为可以帮助病人保留更多的记忆[14]。但是MyLifeBit是不是有一种Killer App来证明其独一无二的价值呢?Gordon Bell说,大概播放历史数据的屏幕保护程序算是。。。[13]

在微软的MyLifeBits主页中微软在2007年就停止了更新。研究小组发行了两本书本书Total Recall和Your Life, Uploaded总结了这个实验的成果和带来的影响。SenseCam也成为了大众化的产品,如今可以在Vicon Revue | Memories for life上买到。Gordon Bell依旧在不断数据化自己的生命,这个项目可以说是QS最早的认真的尝试。

1.2. The Intelligents

在微软进行这个实验的同时,很多对QS有兴趣的人也在进行一些个性化的项目。这里挑出其中两个,专门谈一谈,他们是Nicholas Felton, facebook的timeline的视觉设计师以及Larry Smarr,Calit2创始人和UCSD的教授。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域有杰出的成绩,QS是他们兴趣中的其中一个。

1.2.1. Nicholas Felton

2004年,Nicholas Felton为了总结自己一年的经历,制作了名为“Best of 04”的一年回顾,只是一些关于自己一年生活的简单数据。到了2005年,他开始利用自己收集的数据,如旅行、照片和音乐等制作更详细的Annual Report。令他意外的是,很多人对他的Annual Report非常感兴趣,从那以后他每年就制作一份Annual Report [15],包括的数据也越来越多。

他的数据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通过网络账户自动记录下来的数据,如 Last.fm, Netflix和Flickr记录下的音乐、电影和照片数据。另一个是他人手用iCal记录下来的其它数据。随后他建立了Daytum.com帮助有兴趣QS的人,但是谈到影响,QS对他自己本身行为的改变并不是很大,保持对自身运动的监测能帮助他完成每天的运动计划,但是对于其它的方面并没有什么改变。

作为一个视觉设计师,Felton的data visualization不仅仅准确传达了数据背后的信息,而且他们都—非!常!漂!亮!。下面是关于他自己数据的两组可视化。第一组是2005的Annual Report年他的旅行和摄影记录,左边是代表legend的图片和文字,右边是相关数据的分类和可视化,简洁明了,风格统一。第二组则是他2009年Annual Report中各种信息的可视化,这次的设计数据更为丰富,流图被大量使用,但数据的层次仍然十分鲜明,不会让人有压迫感。

1.1.1. Larry Smarr

第二个例子是Larry Smarr,他现在是UCSD的教授同时也是Calit2的负责人之一,他对自己身体信息的了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深厚的计算机能力。他对自己的身体各项指标进行了详细的检测,包括常见的心跳、血压、体表温度。同时他不断监测他血液里面超过100项指标的变化。这一百多项指标的变化被显示在一幅巨大的荧幕上,而在里面Smarr找到了其中一项异常的指标,C-reactive protein(CRP),它是炎症反应的重要生物指标。完全没有生物学背景的他通过阅读文献确定了他体内一定出现了异常,但他的医生却对这个结果始终抱有怀疑态度。在更换了医生并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检查后,他被确诊为Chron's disease,证实了他对自己监测的数据的可靠性。

但,这还没有结束,Larry Smarr还进行了更多的检查。他做了MRI,用自己的技术把病变的结肠部分组合成3D成像,而且他还把自己的结肠拿在手上……对,3-D打印出来拿在手上。于是每次演讲的时候,他都会拿着那个模型放到自己的腹部,然后跟观众说“看,这就是我病变的结肠”。不止MRI,他还提取了自己的粪便做了高通量测序,研究自己的肠道菌群的变化。如果从数据的角度、他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对自己身体和病情掌握信息最多的病人之一。关于他如何量化自我,TED[16]和QS上的演讲有更多详细的信息[17]。

1.1. The QS explosion

讲到这里,可以被算入QS历史的事件都已经被介绍地差不多,也进入了QS最为繁荣的一段时间,2007-2013年。2007可以被认为是QS元年,Kavine Kelly和Gary Wolf第一次明确提出了“Quantified Self”的概念。在Gary Wolf回忆起那段时间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In 2007 we began looking at some new practices that seemed, loosely, to belong together: life logging, personal genomics, location tracking, biometrics. These new tools were being developed for many different reasons, but all of them had something in common: they added a computational dimension to ordinary existence. Some of this was coming from “outside,” as marketers and planners tried to find new ways to understand and influence us. But some of it was coming from “inside” as our friends and acquaintances tried to learn new things about themselves. We saw a parallel to the way computers, originally developed to serve military and corporate requirements, became a tool of communication. Could something similar happen with personal data? We hoped so.

Some things about QS were thoughtfully considered, bu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was serendipitous. One day Kevin issued an open invitation for people who shared our interests to come to what we called a “Show & Tell” at his studio. We created a Quantified Self group on MeetUp and did no other publicity. Thirty people came. Many had projects that were absolutely fascinating. The depth of knowledge and the intensity of curiosity was mind blowing. Suddenly we understood what we were doing in a new way. We were making a user’s group.

之后他们建立了一个专门的网站Quantified Self,这个概念得到迅速地传播,很多一直有记录个人数据的人也“自动”成为QS成员的一员,参与进自我量化这场运动。媒体的报道加快了QS在普通民众中的认知程度,很多著名的媒体,例如NY Times[18]和Forbes[19][20]都报到了QS最近的发展,Wired自然也有详细的介绍[21]。

如今QS在美国已经不单是一个兴趣,正在向产业发展。你的个人数据在商家看来有什么价值?给你推荐更适合的广告?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一切虽然到如今还没有答案,但是已经有人在贩卖自己的个人数据了。在kickstarter 上Federico Zannier已经开始销售关于自己能记录下的的所有数据[22], 包括影像、GPS,浏览网页,Apps的使用等等。Federico Zannier的期望并不算低—他设了500美元作为筹款目标,但让人吃惊的是最后他竟然筹集到了总共2733美元,其中有三个人给出了超过200美元或者以上来获得他总共7GB超过50000文件的数据。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都是处理并进行可视化的数据,获得数据的同时还会得到python和R的代码,大概是里面值钱的地方吧。

QS的数据不仅将会被产生的人所持有,还有被提供的商家所获得,就如同Google掌握了大部分人的搜索数据一样。这些数据的价值将被不断挖掘出来。QS的商家不会不知道这些数据的重要性,如Jawbone Up已经于今年邀请LLinkedIn 的senior data scientist Monica Rogati加入作为VP of data. 我相信QS将成为以后重要的潮流之一。

2. 工具篇

在开始“工具篇”之前,我们可以看看这幅很有意思的图片。下图是不同时期为了记录每天所见到的东西而制作的工具。最左边的是Steve Mann大圆盘一般的照相机,中间是微软QS研究的SenseCam,而最右边的是最近Memoto(Narrative)商品化的Life logging Camera。从一个大圆盘到稍大于硬币,从储存空间限制到云端几乎无限的大小,从个人兴趣到公司探索,最后以较低的价格商品化。QS工具随着科技进步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那么我们就看看如今和将来在市场上流行的QS工具。在QS上网站上Quantified Self Guide 列出来超过500种工具。这里我们会把不同的工具分门别类,在每一类中挑出有意思的分享一下

第一类是近期最流行的智能腕带。它们其中的代表是Fitbit Flex,Jawbone Up和Nike+ Fuleband。这些智能腕带与普通的装饰用腕带外形类似,但其中包括了一个传感器(加速计),可以采集人体运动的信息,并计算行走步数、频率等等。除了这三款最流行的设备,还有很多类似的智能腕带,如Lark[23],W/Me[24],Body Media[25] 臂带,还有Pebble[26],Basis[27]和Samsung Gear这三款“智能手表”。 这里主要比较三款最流行的产品,其他有相应特点的设备也会顺便提到,关于相互比较的信息也可以从网上找到[28]

首先,我认为不重要的两个方面:

绝对准确度对普通消费者来说不重要:在很多测试视频/文章中,准确度经常是作为一个重要的指标。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每天行走的具体步数根本不重要,可以想象有人纠结于每天到底走了9900还是10000步吗。更多人在意的是

i) 跟自己的比较:如果设置了目标是否能达到

ii) 跟别人的比较,一些热爱运动的朋友都会分享每天的数据,相互比较同时形成正反馈机制

鉴于不同的设备敏感度和算法都有差别,只要保证在每个设备的稳定度没有问题, 精确度并不是普通消费者应该考虑的方向。但如果是对于一些对健身要求很高的用户,精确测量消耗的卡路里,Body Media臂带是更好的选择。它跟身体接触更为紧密,采集的信息更为准确,在一些小幅度但高耗能的运动(如瑜伽)中能更精确检测卡路里消耗量。

其次,深度防水性能不重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游泳和洗澡的时间并不是一定要被记录且量化的时间。我认为最普遍的要求是:在日常生活中偶尔沾上水(如洗手)不要坏掉就可以了。Fitbit Flex在宣传中是可以在游泳时佩戴的,Jawbone Up第二代和Nike+ Fuelband 宣传防水但不适合在游泳中使用。但我建议还是不要带着Fitbit Flex游泳,一是设备并不便宜,二是进了水之后水会留在传感器和橡胶腕带之间,不容易蒸发,长时间会对传感器有影响。

谈完不重要的方面,说说我认为重要部分:

1.1.1. 外形

鉴于市面上的智能腕带原理和能检测的数据都非常类似,那么外观就成了很重要的考量指标之一。可穿戴设备首先是可穿戴,然后才是设备;因此我个人认为它首先是可穿戴的饰品,其次才是能检测各种指标的设备。关于这些设备最好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

“你的腕带挺好看的啊,哪里买的?”

“哦,这个是智能腕带,它还可以blabla….”

从这个意义上说,Fuleband可以被认为不具备比较性:它的体积过于硕大(特别对于亚洲人),观感也显得很笨重。而Fitbit Flex 和Jawbone Up的设计都非常时尚,单独作为装饰品也可以胜任。

1.1.2. 即时输出

智能腕带需要做到两方面的平衡:体积和输出。腕带的属性要求这些产品必须要轻便,但用户又有随时随地得到自己身体信息的需求,这样便产生了矛盾。如果做得体积过大并安放一个功能强大的显示设备就会限制了平时的使用,反过来如果没有任何输出设备,用户的信息需求有不能被满足,三种腕带有不同的策略。

Nike+ Fuleband 表面有一个面积较大的显示区间,里面是由100个LED灯所组成。用户能在Fuleband上基本能直接看到包含了它能追踪的所有信息。Fitbit Flex则采用相对平衡的方法。它只有一个细长的“显示屏”,只由五个简单的LED灯所组成,各表示20%的完成量。用户可以设定不同的指标,如步数、卡路里、活跃时间等等,这五个LED灯就能简要地告诉用户每天的完成度。而Jawbone Up则基本牺牲的输出设备,只有两个表示白天和晚上的显示灯。

如今比较流行的观念是Tracker只是负责记录身体数据,关于数据的输出应该在别的设备,这个设备当然就是如今每个人手中的智能机了。我部分同意这个观点:对于一部分需要在运动中得知自己状况的人,Fuleband的设置时最合适的,他们对运动有很科学的量化,规定每天的强度和进度,因此在运动中抬手就能看到相关信息决定是否继续是最理想的场景。对于普通的用户,更好的数据可视化和overview是更重要的要求,这些都只能在手机上做到,那么就涉及到以下第三点

1.1.3. 无线传输

这可以说是我个人的偏好。想象一下这样一个情景:作为一个上班族,终于等到了周末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球,坐下来休息时突然你想看看今天比平时的运动量多多少。如果你是用Fuelband 或者Fibit Flex, 很简单,只要打开app,几秒钟之内就能同步你的数据和给出这几天的相关数据。但如果你用的是Jawbone Up,你需要把你的手环取下来,打开3.5mm数据接口,插进你的手机才能看到数据。然后你把所有的步骤反过来再做一次,才能回到球场上。因此,我认为无线传输是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每个智能手环必备的。

1.1.4. 续航

续航同样是重要的指标之一。三星的Galaxy Gear就是因为一天的续航时间遭到不少批评。戴在身上的东西还要经常取下来充电,的确是很烦人的一件事。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很多科技杂志都有相关的文章,这里边不展开了。

1.1.5. 价格

从性价比来说,直到现在一众智能腕带还是属于较为小众电子产品。智能腕带本身只能进行被动的输入,而且以如今的技术还达不到很好地利用所获得数据的价值。一部中等配置的智能手机算400USD的话,100-150USD的智能腕带性价比的确太低。因此我认为在普通消费者考虑的范围内,价格将会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1.1. Apps

前面谈到人手一部的智能机,既然特别制作的硬件价格不菲,那手机中本身就配置的传感器当然会被想到好好利用起来。如今利用手机GPS和加速计的App不计其数,在QS工具的主页上Quantified Self Guide有分别是android和iPhone的两栏工具连接,前者有82项,后者是185项,其中有许多都是activity tracker。这样价格的问题固然解决了,但其中的缺点也显而易见:一是很少人会把手机每时每刻放在裤袋里,更多的是在通勤时在背包,办公场合就放在桌子上,这样内置的App无论本身的测量有多精准也不能反映每天身体或者活动的指标;二是如果使用GPS定位,耗电量也将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这里我只分享我认为有意思的一款Apps,Zombies Run。这个App并没有尝试记录每天的活动,而是“创造”一个充满丧尸的环境,然你“run for your life”,再在这个过程中记录你的运动指标。Apps需要从手机中连接耳机,然后程序会让你完成不同的任务,包括收集不同的物品,完成一定的里程数等等。随着跑步的距离增加,你还可以不断增加自己基地的面积,完成更多的任务。当然,常规的步数、里程数、地理位置追踪和分享等功能都提供。以下两个视频连接能然你有更直观的了解。

僵尸主题健身App:ZOMBIES, RUN!

僵尸,快跑! Zombies,Run!

这个App有趣的地方是利用了其它设备不具有的输出能力,给使用者创造了一个虚拟空间激励运动,这样“主动”的QS也许在更成熟的可穿戴设备退出后成为重要的方向(想象下Google Glasses 上显示满街丧尸?)


1.2. Brainwave

Electroencephalography (EEG), 脑电图,是指对头部产生的电子信号的记录。EEG这个技术已经出现了很久,Hans Berger在1924年就首次测量了人类的EEG[29]。但EEG在绝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被用作科研和诊断,特别是心理学、神经科学和神经性疾病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但是脑部电信号非常微弱(眨眼产生的信号就比脑部产生的要大得多),因此在检测时要求精度非常高。所以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检测脑电波的照片,都是头部满满地布满了感应电极。

EEG的缺点显而易见:它收集的信号的方法就像我们往一个池塘不同地方同时扔进很多石子,然后在池塘边缘收集石子产生的水波 – 信息过于间接导致细微的变化很难被检测到,信噪比低同时缺乏空间分辨能力。但同时它也有突出的优点:1)实时性很强,脑电波的信号能被长时间不间断地被记录下来; 2)方便、便宜,虽然传统检测EEG需要一定时间接上感应电极,但是它的操作和分析都能在一般实验室条件下完成,同时所需要的仪器也比别的技术(如fMRI)便宜。正是EEG这个显著的特点让它作为QS的指标之一成为可能。

如今市面上已经有了许多简单测量EEG的工具,原理和实验室中的相同,只是检测设备的电极更少、佩戴更方便。这些产品包括Neurosky[30], Emotive Epoc Headset[31]以及Melon[32]。前两者已经有了成熟的产品并且可以已经可以方便购买。

Neurosky有各种配套的App,可以在不同的电脑和平板上运行。其主界面是一个类似于汽车仪表盘的界面,有八种不同波长强度、attention和meditation以及一些其它参数的显示。同时它附带一些小游戏,如要保持专注才能不让火药桶爆炸,用以训练注意力等。我本人从朋友那里试过Neurosky,佩戴并不麻烦,其显示的脑部状态和我个人认为的也相差无几,不过缺点是我试玩了几次后便因为过于单调而失去了兴趣,不知道如今有没有更有意思的App出现。

Epoc是另一家监测脑电波的椅子的制造公司,同Neurosky相似,Epoc的产品比实验室传统的设备更为轻便易用:只包含有12个传感器能连续使用12个小时。在Epoc的产品介绍中[33]它包括了从简单到复杂的几项功能:人脸表情识别,情感识别和意识读取。具体这个产品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要看对于数据获得、分析以及转化的能力了。如今使用得较多的场景是残疾人士(失去双手的)可以依靠面部表情甚至思维控制轮椅,用思维控制智能家居,当然也有geek利用它来控制小型飞行器的[34]。Tan Le在TED上曾经做过一个关于这个产品的演讲 [35], 在2010年,上面提到的使用场景已经能被覆盖。

Epoc并没有止步于此,他们的团队研发了下一代的传感器,Emotive Insight(从Epoc变成了Emotiv,不知道中间具体的变化是什么),在Kickstarter预计筹款100,000USD,最后实现了目标款项10倍的资金(1,643,117USD)。下图便是将于2014年上市的Emotive Insight,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摆脱了“实验室外观”的EEG测量设备,它不仅将sensor的数目大大减少,材质和设计也都充满了未来感。想象一下把Emotiv作为QS的工具之一,那么能获得的数据就不单单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行为水平的数据,甚至还有我们不能感知的大脑活动数据。

1.1. 个人基因信息

Nature or Nurture, Intrinsic or Extrinsic, Gene or Environment, 这些相关的争论都来自同一个话题,人的种种,是先天还是后天决定的?现在已经有很多证据表明,人的很多性状是先天和后天共同决定的,如身高、性格、疾病的易感性等等。在很多方面,先天的决定因素比我们想象得要大得多。例如,人的性格被认为50%左右由先天决定[36][37]。因此,在QS这个领域,如果不对自己的遗传物质尽心量化,那么就相当于失去了构成自身的一半信息。

但是很可惜,相应的在对于个人遗传物质的检测盒分析领域还没有很多的服务/产品。总结下来原因有几个方面。

1.1.1. 生物学发展水平

生物体/人体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从编码人体信息的DNA到最后决定人体的种种特征,其中经历了层层调控(表观遗传学、转录水平、翻译水平等等)。而这个复杂系统也是半开放式的,和发育成长的过程中环境相互作用会改变其调控方式。生物学到如今也是处于“初级阶段”,很多DNA信息对表征产生的影响都不能准确推断,这个是最主要的制约因素。

但即便如此,几十年的生物学研究也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帮助疾病的预测,今年二月,安吉利亚朱莉便实行了乳房切除手术,因为她家族病史促使她进行了基因检测,发现自己携带BRCA1突变,这将让她有87%的机会患上乳腺癌。经过乳房切除手术,这个概率降到了5%。也许将来她还要进行卵巢切除手术,因为BRCA1突变也会极大地提高获得卵巢癌的可能性。

1.1.2. 数据获得能力

人类对于遗传信息的获得能力在最近三十年来经历飞速发展的过程。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到2003年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一共耗费约30亿美元才测出了相对完整的人类基因图谱。随着技术的发展,特别是NGS(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的出现,越来越多的模式生物基因组被确定,最早的几个包括鼠、蜜蜂、鸡、狗、牛等等。到今年初已经有数千个物种基因序列被测出,包括181种古菌、3762中细菌和183中真核生物。现在还出现了号称便携台式个人基因组测序仪Ion Proton。如果最近的Nanopore Technology能像其宣称的那么强大的话 [32],那么这个制约因素将不再成为问题。

1.1.3. 重视程度

本人是从事生物研究的,在23andme推出99美元这个可以被多数人接受的个人基因检测服务后。我和实验室的同事们都觉得相比于能获得的信息来说实在太超值了,大家都跃跃欲试。我也联系了一些朋友,看他们有没有兴趣。我其中一个的朋友的回应很能体现大家对于这个服务的想法,“你真是有钱没地方花啊!”,背景信息是在我嫌贵只买了Fitbit Flex的时候,他买了Jawbone Up, 而这个腕带比得知他身体的信息还贵了30美元。可以看出,很多人对于自己基因所有的信息的价值还没有很充分的认识。

1.1.4. 政策导向

现在做得比较成熟也比较广为所知的个人基因检测服务只有23andme,国内的华大科技也有相关的服务。但两家都不约而同地受到了相关部门的干预。23andme在大规模地进行广告宣传后引起了FDA的注意,在最近因为FDA认为其不能确认其个人基因测序服务的有效性而禁止了其广告的投放[38],随后更是禁止了23andme对个人检测服务数据的解释 – 这就意味着你仍然可以购买这个服务,但是你需要自己从浩瀚的健康和序列数据中自己提取你想要的信息了。因此这个政策跟直接停掉检测服务基本没有区别,因为没有多少消费者有能力处理和分析数据。其实在FDA禁止23andme更早一段时间,华大基因测序服务也被国家药监局叫停 [39],原因是进口测序设备和试剂无法申报注册。但华大一直以来最重要和方向都是和实验室合作,真正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产品非常有限,不知道这项检测服务如今是否恢复。

从QS的角度说,得到了我们自身遗传信息,就相当于得到了数据上“一半”的先天部分的自己,其价值跟将比各种检测行为的 QS数据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1.2. Visual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在清理时自己积压已久的杂物房时,突然翻出一件熟悉的东西,可能是一个小玩具,也可能是一张纸,瞬间关于这件物体的记忆就都拥上来,那些本来以为忘记的记忆就又都回来了。自己有几次这样的感觉,每次之后我都会问自己:如果不是遇到这个东西,是不是这些关于这些东西的事情就永远回想不起来了呢?或者说,那些掩埋着的记忆,相比回想起来应该多的多吧。很多人都认为,记忆就是生命,一个人所拥有记忆的总和,他曾经经历过什么,就是他所有的生命。因此我认为在QS的领域,除了Quantified的数据,平日经历的一切都是值得记录的东西。这部分更多地被人称为Life Log而不是QS,之前Gordon的实验就是很好的例子。

人对周围的感知大多数是通过影像传导的,而Lifelog主要集中在对日常影像的记录上。在之前有过很多个人化的尝试,如之前提到过Steve Mann的Eye Tap, Gordon的SenseCam等,一些专注于运动领域的商家也推出了如GoPro[40]和Liquid Image[41]。但是这些产品都有两个重要的缺陷:体积太大而不便于随身携带,数据的浏览上也没有一套成熟的解决办法。去年在kickstarter上的项目memoto就着力于解决这个问题。Memoto相当于一个微型的相机,每隔20秒钟自动拍摄一张照片,还有GPS记录功能,售价279美元。最早这个产品也是在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目标50,000USD最后获得了550,189USD的金额,以超过十倍的筹款结束。作为Lifelog的记录, 它只比一个硬币稍大一些,很容易地就能别在衣服上。另一方面memoto有自己的专属空间和软件以便于用户管理和跳出相应的照片。一如很多硬件,承诺“2013 summer”发货的memoto(如今叫Narrative)在11月才开始给全世界的买家发货。最近收到邮件,由于代工工厂生产良品率太低,大规模地发货要等到明年年初。我自己非常喜欢也买了这个产品,不过看来到手的时间遥遥无期了。

1. What is the future?

1.1. Actionable

各类智能手环受到最多的批评就是“so what”。我知道我今天走了几步,消耗了多少卡路里,还有睡了几个小时,甚至于我某一时刻睡眠质量如何,但是,so what?这些记录都只是停留在记录方面,而真正需要形成正反馈的个性化建议和激励机制都还没有很好地被建立起来。把获得的数据转化为改变和提高生活质量,才是QS的真正目的。

因此,我猜测QS以后一定会朝着actionable的方向发展,把记录和改善结合在一起形成闭环。很多公司基本上都在很积极地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例如建立社区,在App上提供健康建议等等。不过我更多看到的消息,是很多人在第一两个月的新鲜感过后把买到的智能手环仍在一边。最近还有人提出新的概念,从用户自己的角度出发探索自己对身体健康的需求,从而提供更好的信息和服务,于是就有了一个更fancy的名词“Wantified Self”。不管这个名词是不是真的能长久存在下去,但我相信单纯的数据收集绝对不是QS的终点。

1.2. Center hub

随着QS这个概念越来越热,市面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设备和App,而且在这个阶段每个公司都希望用户能一开始就留在身边,所以每个公司都有一套独特的数据采集设备、分析方法可视化方法。这样的“圈地运动”的确在一开始的时候对积累用户量有很好的效果。但是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每个人的需求都不一样,有人对外观最看重,有人对准确度最在意,也有人觉得续航最重要。因此当用户需要更换另一个牌子的检测装备时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过去的数据和现在的数据如何兼容?例如,Jawbone Up在睡眠检测中是能根据运动的频率、范围等参数确定浅度和深度睡眠的(虽然我对此持保留意见),而Fitbit就没有这项功能。如果带了Fitbit一年的用户换成了Jawbone Up又记录了一年的数据,要怎么把上一年和这一年的进行比较?唯一可能的方法是直接获得加速计的数据,然后用同一种方法分析,才有可能得到可比较的结果,而且还是在没有考虑到加速计的相对位置和型号不同带来的影响。并不是每个商家都坚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至少智能手表Basis提出了要建立一个能分析不同设备数据的平台 [35],若需要真正建成,还需要不同厂商的配合。

1.3. 与医疗和护理的结合

很多人都能想到,QS最直接的应用是远程医疗和健康监控。但真正能做到这个方面的公司或者产品却少之又少。我想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首先是医疗和QS数据共享的难题。医疗作为最为专业化的领域之一,其从业人员需要接受高强度长期的训练才能成为合格的人员。而QS领域基本上是以工程师和程序员为主,在如何对数据进行解读和从分利用的能力上很难达到经过专业训练后从业者的水平。也许会有人建议反其道而行之,把数据提供给医生,让他们利用数据帮助诊断。不过 在实际操作中医疗行业数据的兼容性又会出现问题。我个人有朋友曾经想在这方面进行尝试,但在跟几个医院进行接触后,他发现医院数据系统竟然并不是统一的,也就是说如果要做,就要针对每个医院的系统进行适配,成本上基本不可行。

除了数据共享,量化的设备本身产生的数据类型和医疗期望数据相差甚远。现在QS能准确采集到的数据不外乎能简单直接测量的几种,如活动强度、体温、睡眠、心跳等等。但是在医疗上,需要帮助诊断的检测数据基本上都是不能简单直接测量的,如针对糖尿病的血糖浓度,免疫疾病的白细胞数量和脑部疾病的脑电图等等。如果疾病严重到已经对行为产生变化了,如影响睡眠和体温升高,身体自我保护机制基本上就能让用户察觉到这种变化,QS产生的数据只能作为回溯性研究的材料了。虽然现在已经有Scanadu[43]这样的专门为了监测生理健康指标的设备,但离广泛使用还有很大距离。因此,这种数据类型的差异也导致了现阶段QS很难对医疗和诊断提供帮助。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还是有人群需要从行为这个层面进行检测的,最突出的就是婴儿、儿童和老人群体。因为在生活自理方面的困难,QS较为宏观的数据就已经能极大地帮助对这些人群的护理。QS许多婴儿的护理的设备便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现在市场上即将会有许多相关的产品,如Sproutling[44],Owlet [38]和Mimo[45]等等(这里推荐下Mimo的广告,拍得很好玩)。还有一款我认为做得很好的产品smart diaper[46] (智能尿片),其原理类似于变色试纸,在尿片上设置能检测不同参数的“试纸”,在检测到尿液后配合手机扫描拍照和分析功能从而得知婴儿的健康状况。尿液是能用非侵入式方法得到的重要样品之一,如果把尿液检测集成在尿片和手机分析上,我认为对于婴儿健康状况的分析和预警是非常有用的创新。

因此,可以预见QS结合婴儿护理,而不是成人复杂身体数据,短时间内会得到很大的发展。

1.4. 更贴身,甚至可摄入/植入

QS早已经不限于把设备戴在手上了,装上传感器,一切身边普通的物品都能变得“智能”起来,记录身体产生的不同的数据。有能够穿在身上检测心跳、运动等数据的智能衣服Hexoskin[47]和 OM Signal [36],mc10穿在脚上的专门检测跑步的智能袜子[48],智能Nike+ 的智能运动鞋(Nike还没有正式资料) 等等,基本上能穿在身上不同地方的衣物鞋袜都能被“智能”起来。

更具有科幻色彩的QS是充满可摄入甚至于可植入的设备。把QS设备和自己身体融为一体,一方面可以不用再担心忘记穿戴在身上和电源问题(它们将由你身体提供电源),更重要的是这些设备将能更容易更准确地获得你身体的数据。例如CorTemp就是利用一颗小药丸装着一个温度传感器,当这个药丸被吞入人体后数个小时候,测量就会开始,数据能通过无线传输方法传到外置的接收器,从而检测人体体核温度[49]。另一个可以成为可摄入设备是Proteus的digital medicine,它也可以检测体核温度,帮助心脏病和移植手术后病情的诊断[50]。不过这两款可摄入传感器都没有详细说明工作原理,效果也不得而知。

另外比较有意思的是另外一款产品MC10,一款智能“tattoo”。 这也是我认为很酷的一款产品,工艺是把传感器微小化,然后再在传感器之间布上突起的拱桥状连接,在把整体“打印到”很薄的塑料上。这样感应器这个整体就会具有很强的可塑性,能贴合在人体皮肤上并且保有原来的功能。更重要的是这并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产品,可以通过布局不同的传感器,贴合在人体不同部位从而达到测量不同身体指标的效果,包括心脏、肌肉、大脑等信号。MC10的CEO,Dave Icke在12年TEDMED上有关于这个产品的详细说明[51, p. 10]。


1. 结语:

本人并非QS任何一方面的专家,这篇文章的内容也仅限于搜集的资料和自己的理解。如果文章中有不准确的地方,请私信联系或评论,我将会根据意见进行修改。另外,QS相对来说还是一个很新的概念,本人也在不断试用各种QS的产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我在知乎的这个博客,我将不定期更新。

最后,虽然QS在美国已经慢慢走出geek和IT的圈子,正在成为很多人日常谈论话题的一部分。但在中国,它依然是很少人感兴趣的方面。在2012年北京曾经有QS大会[52],但是几乎没有后续的报道的相应的记录。如今中国在meetup上QS小组只有在北京、深圳和香港才有。我参加过香港和深圳的活动。香港的meetup是Eric Chen组织的,深圳的组织者是姚明,从事IT工作。他们都是关注和实行了QS很久的人,如果你在这两个城市又对QS有兴趣,不妨参加我们的meetup。

QS meetup HK: Quantified Self Hong Kong (Hong Kong) - Meetup

QS meetup SZ: The ShenZhen Quantified Self Meetup Group (深圳量化自身活动组) (Shenzhen) - Meetup

Reference:

[1] “Benjamin Frankli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12-Aug-2013.

[2] “Benjamin Franklin’s 13 Virtues - Virtue-Tracking iPhone Web App.” [Online]. Available: Benjamin Franklin’s 13 Virtues. [Accessed: 17-Dec-2013].

[3] whitneyerinboesel, “The Missing Trackers?,” Cyborgology, 10-May-2013. [Online]. Available: The Missing Trackers?. [Accessed: 24-Aug-2013].

[4] “First Draft of a Report on the EDVAC,”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31-Jul-2013.

[5] “ENIAC,”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4-Aug-2013.

[6] “Apollo Guidance Computer,”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03-Aug-2013.

[7] (first), “Steve Mann: My ‘Augmediated’ Life.”[Online]. Available: Steve Mann: My “Augmediated” Life.

[8] “Jennifer Ringley,”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18-Aug-2013.

[9] JenniCAM Invented RealityTV. 2008.

[10] “Office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15-Apr-2013.

[11] “As We May Think,”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16-Aug-2013.

[12] “MyLifeBits - Microsoft Research.” [Online]. Available: MyLifeBits - Microsoft Research. [Accessed: 06-Sep-2013].

[13] Gordon Bell - MyLifeBits. 2010.

[14] S. Hodges, L. Williams, E. Berry, S. Izadi, J. Srinivasan, A. Butler, G. Smyth, N. Kapur, and K. Wood, “SenseCam: A Retrospective Memory Aid,” in UbiComp 2006: Ubiquitous Computing, P. Dourish and A. Friday, Eds.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2006, pp. 177–193.

[15] “Feltron.” [Online]. Available: Nicholas Felton.

[16] “Can you coordinate the dance of your body’s 100 trillion microorganisms?,” TEDMED. [Online]. Available: TEDMED - Talk Details. [Accessed: 09-Sep-2013].

[17] “Larry Smarr on Chron’s Disease and,” Quantified Self. [Online]. Available: Larry Smarr on Chron's Disease and Quantified SelfQuantified Self. [Accessed: 14-Sep-2013].

[18] G. Wolf, “The Data-Driven Life,” The New York Times, 28-Apr-2010.

[19] “CES 2013: The Year of The Quantified Self?,” Forbes. [Online]. Available: CES 2013: The Year of The Quantified Self?. [Accessed: 15-Sep-2013].

[20] “The Quantified Self And The Most Perfect Gift In The Universe,” Forbes. [Online]. Available: The Quantified Self And The Most Perfect Gift In The Universe. [Accessed: 15-Sep-2013].

[21] “Know Thyself: Tracking Every Facet of Life, from Sleep to Mood to Pain, 24/7/365,” WIRED. [Online]. Available: Know Thyself: Tracking Every Facet of Life, from Sleep to Mood to Pain, 24/7/365. [Accessed: 15-Sep-2013].

[22] “A bite of Me,” Kickstarter. [Online]. Available: Kickstarter >> A bite of Me by Federico Zannier. [Accessed: 25-Nov-2013].

[23] “Lark.” [Online]. Available: Lark. [Accessed: 17-Dec-2013].

[24] “W/Me, Get to know your inner-self by Phyode — Kickstarter.” [Online]. Available: Kickstarter >> W/Me, Get to know your inner-self by Phyode. [Accessed: 17-Dec-2013].

[25] “BodyMedia // Reach Your Health & Fitness Goals with BodyMedia FIT.” [Online]. Available: BodyMedia // Reach Your Health & Fitness Goals with BodyMedia FIT. [Accessed: 17-Dec-2013].

[26] “Pebble Smartwatch | iPhone & Android Smartwatch.” [Online]. Available: Pebble Smartwatch. [Accessed: 17-Dec-2013].

[27] “Basis — health and heart rate monitor for wellness and fitness.” [Online]. Available: Basis — health and heart rate monitor for wellness and fitness. [Accessed: 17-Dec-2013].

[28] C. J.-J. 30 2013 and 9:49pm +0800, “The great fitness band shootout,” Ars Technica. [Online]. Available: The great fitness band shootout. [Accessed: 18-Sep-2013].

[29] “Electroencephalography,”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17-Nov-2013.

[30] “Neurosky.” [Online]. Available: neurosky.com/Default.as.

[31] “Emotive.” [Online]. Available: Emotiv | EEG System.

[32] “Melon.” [Online]. Available: Kickstarter >> Melon: A Headband and Mobile App to Measure Your Focus by Melon.

[33] “EPOC Features.” [Online]. Available: EPOC Features. [Accessed: 15-Dec-2013].

[34] MindDrone - Fly AR.Drone 2.0 with your mind & Emotiv EPOC. 2013.

[35] Tan Le: A headset that reads your brainwaves | Video on TED.com. .

[36] J. Benjamin, R. P. Ebstein, and R. H. Belmaker, “Personality genetics,” Isr. J. Psychiatry Relat. Sci., vol. 34, no. 4, pp. 270–280, 1997.

[37] M. R. Munafò and J. Flint, “Dissecting the genetic architecture of human personality,” Trends Cogn. Sci., vol. 15, no. 9, pp. 395–400, Sep. 2011.

[38] J. O’Toole and A. Smith, “FDA orders genetic testing firm 23andMe to halt sales,” CNNMoney. [Online]. Available: FDA orders genetic testing firm 23andMe to halt sales. [Accessed: 15-Dec-2013].

[39] “华大基因商用检测被叫停 · 头条 · 2013-09-09 ,南都网,数字报,电子报,南方都市报.” [Online]. Available: 华大基因商用检测被叫停 · 头条 · 2013-09-09 ,南都网,数字报,电子报,南方都市报. [Accessed: 15-Dec-2013].

[40] “GoPro Official Website: The World’s Most Versatile Camera.” [Online]. Available: World's most Versatile Camera. [Accessed: 17-Dec-2013].

[41] “Homepage // Liquid Image Co.” [Online]. Available: Homepage // Liquid Image Co.. [Accessed: 17-Dec-2013].

[42] “ParaShoot 2.1: The ONLY Customizable, Wearable, Wireless Micro HD Camera | Indiegogo.” [Online]. Available: ParaShoot 2.1: The ONLY Customizable, Wearable, Wireless Micro HD Camera. [Accessed: 15-Dec-2013].

[43] “Scanadu | Sending your Smart Phone to Med School.” [Online]. Available: Scanadu | Sending your Smart Phone to Med School. [Accessed: 17-Dec-2013].

[44] L. Rao, “Wearable Baby Monitor Developer Sproutling Raises $2.6M From First Round And Others To Raise Parenting IQ,” TechCrunch. [Online]. Available: Wearable Baby Monitor Developer Sproutling Raises $2.6M From First Round And Others To Raise Parenting IQ. [Accessed: 17-Dec-2013].

[45] “Mimo - The Smart Baby Monitor.” [Online]. Available: Mimo - The Smart Baby Monitor. [Accessed: 17-Dec-2013].

[46] “Pixie Scientific - Smart Diapers.” [Online]. Available: Pixie Scientific. [Accessed: 17-Dec-2013].

[47] “Hexoskin: wearable body metrics.” [Online]. Available: Hexoskin | Wearable, Body, Metrics, Hexoskin, Mobile, Device, App. [Accessed: 15-Dec-2013].

[48] “Sensoria Smart Sock Fitness Tracker,” Indiegogo. [Online]. Available: Sensoria Smart Sock Fitness Tracker. [Accessed: 15-Dec-2013].

[49] “Products | HQInc.” [Online]. Available: Products | HQInc. [Accessed: 15-Dec-2013].

[50] “Proteus Digital Health.” [Online]. Available: Therapeutic Areas. [Accessed: 15-Dec-2013].

[51] MC10 CEO Dave Icke at TEDMED 2012. 2012.

[52] “Quantified Self : Beijing Int’l Conference.” [Online]. Available: Quantified Self Beijing China Conference. [Accessed: 17-Dec-2013].

编辑于 2014-10-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Exons既外显子,是基因表达的部分。这个专栏便是基因检测领域的外显区域,希望能通过文章向大家介绍基因检测领域有用和有意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