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 说
首发于Rio 说

【一本正经】虚拟现实 = 性别歧视?

「IT 公论」第 48 期 itgonglun.com/episodes/ 我们谈论了虚拟现实,源起是日前 Facebook 收购了虚拟现实头盔开发商 Oculus Rift。我们节目播出的同一天,微软研究院 (Microsoft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danah boyd(她的名字坚持要全部小写,哪怕在句首)在 Quartz 上发表了一篇题为 《Oculus Rift 是性别歧视者吗?》 qz.com/192874/is-the-oc 的文章。

文章指出一个有趣的现象:大脑的空间感知和人的性别相关,现有的虚拟现实技术具有性别歧视。她注意到,不管是虚拟现实头盔还是 IMAX 3D 电影,男性用户更加适应这些人工制造的 3D 环境,而更多的女性用户会在这些人工环境中感到不适甚至呕吐。美国军方的研究报告也留意到,在使用模拟器进行训练的过程中,女性比男性有更高的不适率。即便经过一段时间适应模拟器的虚拟环境后,女性在离开模拟器回到现实环境时又会发生呕吐。

多年前 boyd 曾在荷兰的一家变性诊所进行过访谈,对象是接受变性手术从男变女的人和从女变男的人。变性手术需要配合相应的荷尔蒙治疗。诊所的学者通过一种需要在头脑中旋转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来测评受术者的空间想象能力。他们发现接受雄激素(类似于睾丸激素的一种荷尔蒙)的受术者在这个游戏中的表现提高了;而男变女的变性人在荷尔蒙治疗的过程中在该游戏的表现降低了(文章未说明,但隐含的意思是他们在治疗过程中雄激素/睾丸激素水平降低、雌激素水平上升)。与此同时,boyd 在诊所得知视网膜中的性激素水平是全身除了性腺外最高的部位。

大脑会不停分析眼睛收集到的各种信息来判断空间位置,boyd 认为在这些信息当中有两种至关重要:MP (motion parallax 运动视差) 和 SFS (shape-from-shading,不知道有没有对应的准确中译名,暂且译为「明暗辨形」)。

MP 比较好理解,近大远小。当作为观察者的你运动的时候,静止的物体会相对你运动,离你较近的物体看起来运动得更快,而离你较远的物体看起来运动的更慢。日常生活中常有这样的体验:坐车的时候,窗外的栏杆飞速闪过,而远处的建筑物看起来没怎么动。

SFS 略微费解。假设一个静止的物体和恒定光源,你在某个位置观察物体上的某一点,然后移动到另一个位置再观察物体上的同一点,由于你的位置的变化会导致两次观察同一点却得到不同的明暗程度。 人不停的眨眼,大脑则会计算眨眼前后看到的物体的明暗程度的细小变化从而判断物体的远近。

boyd 通过实验发现男性会优先使用 MP 信息判断空间位置、而女性则更加依赖 SFS 信息。目前广泛使用的虚拟现实环境大多依赖计算机根据虚拟环境中物体相对观察者的距离而计算出的 MP 信息营造空间感,而计算机无法有效模拟出观察者眨眼前后物体细小的明暗变化 (SFS 信息)。boyd 猜测正是因为这点不同导致男性更加适应现有的虚拟现实环境,而女性更加不适应;荷尔蒙在这个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boyd 的假设是那些接受变性手术的人会在荷尔蒙治疗的过程中逐渐改变对于 MP 和 SFS 信息的优先选择,然而限于现实的约束未能展开验证这一假设。



这件事情的一个饱含性别歧视的教育意义是:如果你太娘,最好就不要看 3D 电影了。

这件事情的一个饱含性别歧视的娱乐意义是:如果你有男性朋友不喜欢看 3D 电影了,你可以面带蔑视的对他说 “Be a Man”! (请务必采用 Russell Peters 的语调说这句话以免被打击报复。)


终于明白为啥我不喜欢 3D 电影了。嗯,一定是这样的。

编辑于 2014-10-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