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wer,起航

Tower,起航

牛言牛言

2006年,在新西兰定居了16年的侯德健拿着台湾护照在香港申请回大陆定居,他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应该属于那里,台湾,新西兰,还是中国大陆;同样,在3年多的时间里客户遍及商业地产,出版,运动健身,运营商之后,我们同样也搞不清楚,我们究竟是做什么的。

一直以来,我们以软件设计团队自居,可做着做着我们就变成客户的项目经理或是产品团队。我们前期分析客户产品的需求、受众和市场;中期我们分析软件的信息结构、交互设计,有时候还会从头到尾的开发;到了后期我们还要参与运营,提出改进的相关建议,并根据实际效果进行设计或功能调整。我们深入的进入客户的行业,在某些行业竟变成业内翘楚,掌握的信息有时比客户还熟悉,所以在项目的后期客户总是对收购我们的团队感兴趣而很少想收购我们的产品。

投资圈的朋友在和我们沟通的时候,总是对我们提出委婉的批评,希望我们能尽快的明确方向,找准公司的定位,可有的时候我们还以“就业型的创业公司”洋洋自得。当时间如宝驹过隙流淌而过的时候,我们团队的平均年龄在一年一年的增长的时候,我们满足于我们能活下来,甚至还能活得不错,可然后呢?

佛家讲究醍醐灌顶,讲究顿悟。现在我们想,是时候了。

去年,我们就开始尝试,推出Teamcola,一款基于互联网的团队工作日志软件。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团队内的团员简单直接的知道自己在项目上花了多长时间,队友花了多长时间,公司在项目上总的花费了多长时间。因为按照我们的理解,时间就是小团队最最重要的资源。用这款工具,团队再不用每周花上半天的时间来开会,阐述自己上周都干了什么事儿,团员也对自己的工作一清二楚,不用开会的时候抓破自己的脑袋回想上周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截止到今天,已经有8,509个团队在上面记录了1,745,899个小时的工作日志。

今年9月,我们推出DesignBoard,一款简单好用的设计方案讨论工具,当然,也是基于互联网的。我们希望通过它,解决设计团队内设计稿呈现缺乏整体性,对设计图的沟通低效且无效,多版本管理混乱的问题。虽然只是解决一个小的问题,但是我们用心的设计使得DesignBoard倍受好评,也成为很多互联网产品公司设计流中的绝佳工具。


TeamCola & Design Board


在今天,我们隆重推出一款简单好用的团队协作工具,我们给他取名Tower

从08年开始,我们便通过使用互联网产品来提高团队的协作效率,我们先后尝试过国内国外的多款协作工具,但是大部分的工具不仅没有让我们的工作轻松,反而加重了团队的负担,原因有很多,国内的产品大多不堪入目、无法使用,国外的产品一部分华而不实,而有幸遇到一款非常棒的,又因为祖国和世界的距离而时常无法使用,所以我们一直有野心设计一款真正好用的以项目管理为中心的团队协作工具给大家使用。于是,今年8月,我们开始打造Tower,我们希望他像机场的塔台一样,成为24小时运转的在线工作室,团队可以快速的处理任务,开展讨论,检查项目进展,随时和团员紧密协作,减少内耗,大幅提高工作效率,通过任务、讨论、文件汇总团队的信息,我们用我们认为最合适的方式对这些信息进行呈现,唯一的目的,就是以最简单的方式,让团队高效的沟通起来。

现在,我们认为他已经足够好用了,虽然只完成了我们预想的一半,我们也希望让大家能够尽早体验Tower带来的沟通的快乐,并且和我们一起完善他。

从今开始,我们将重新起航。可能你已经注意到,我提到“简单好用”很多次,对的,这就是我们的信仰。做“简单好用”的基于互联网的团队项目管理,时间管理,客户管理工具,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前进方向,我们将在这个方向上投入我们所有的资源,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不会放弃。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我们不怕“道远”,在行进的过程中欣赏沿途的风景正是我们团队的人生哲学;冯小刚导演希望躺着就把钱挣了,我们没那么高的奢望,站着挣钱一样很快乐。

侯德健在酒店住了四十多天后拿到了签证,回大陆定居,并写下“你问我 想不想 重新再来一遍 我只有 望着蓝天 在白云间寻找你的脸”。希望我们能和你的团队一起成长,最终也能仰望蓝天,在白云间寻找彼此的脸。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