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我是如何在腐国远程办公的

「旧文」我是如何在腐国远程办公的

徐峥徐峥

女朋友在南安普顿大学读书,春节孤单寂寞冷,所以节前就买了张机票飞去腐国陪她,一陪就是几个月,也不能天天玩啊,还是得工作,好在有 Tower,让俺也享受了一回异地办公。

我们团队12个人,实际开发产品的有8人,这8个人分成了两个小队,每周会有一个小队负责Tower的一个具体的新功能的设计和开发,另一个小队会试用上一周他们自己开发的新功能、修复系统Bug、分析数据以及思考接下来一周需要做的事情。每个小队每周会开一次例会,总结这周的工作,和讨论下一周要做什么。

开例会之前,我会使用 Tower 的日历功能,提前安排好开会的时间,并且用日历的通知功能把这个会议事件通知给我这个小组的成员,他们会在例会头一天下午收到提醒邮件,由于时差的关系,我们的例会经常是在晚上进行的。

下一周的功能开发会在例会上讨论清楚,我们使用一款叫做 TeamSpeak 的群聊小工具进行会议讨论,这也是除 Tower 外唯一使用的沟通工具了(当然,打电话要靠 Skype)。关于新功能,我们主要讨论三个W:why、how、when。

第一个是为什么要做,衡量的标准是,如果这个功能是我们团队所有人都急切需要的,那么它是一个 Perfect 级别的新功能,如果这个功能是我们团队里某个成员需要、但是通过沟通能够使其他成员都能使用起来的,那么它是一个 OK 级别的,如果这个功能只是一个人需要,在会议上其他成员明确表示做出来了也不会使用,那么这个功能是一个Freeze级别的。我们会优先去实施 Perfect 级别的新功能。

第二个要讨论的是怎么做。因为只有一周的时间,而且一般开发时间只给3-4个工作日,所以要求我们把功能削减到最小,一般来说只会留两三个具体的功能点,比如说项目间的条目转移,确定要做的功能只有三个:一是任务列表、任务、讨论、上传的文件可以从一个项目里转移到另一个项目,二是任务列表转移到新项目后,会在任务列表的名字里面增加“来自xx项目”这样的前缀,三是权限控制,只有管理员角色能够转移条目。

讨论清楚细节怎么做以后,就会商量一个大致的上线时间,比如周三晚上内部上线,周四和周五根据团队自己的使用情况来确定是否周末的时候就能发布,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这个功能。讨论清楚后,会议结束。

接下来的工作就全在 Tower 上了。

首先我会以固定格式的名称创建项目,比如 “TWR: 乾坤大挪移”,然后项目描述会大致写清楚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做什么的、开发的分支名称以及内部上线时间,我们的功能项目都会用一个固定的颜色,以方便区分。接着,我会在项目里新建一个叫做“功能说明”的文档,把会议上讨论的那几个东西都记录进去,脑子毕竟不可靠,当想不清楚的时候,看看文档就清楚具体要做什么了。

接下来,对于功能开发的项目来说,一般会分成四个任务列表:设计、前端开发、后端开发和测试,然后各个具体执行的成员,会在这四个任务列表里面添加上具体的任务,指定每个任务的完成时间,我会浏览一下大家的安排,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漂到某个小岛上过周末去了 :D

在腐国,工作日开始工作的时间是国内的下午,我首先会用 Tower 的回顾功能,扫一扫我的国内的同事们这个白天都做了些什么事情,然后再逐条去看发给我的站内通知,可能是某个具体的功能需要调整,或者是某个页面设计好了,大家在进行讨论,或者有一条新的任务安排给我来处理,如果有不清楚的,我会先通过评论给具体成员进行沟通,梳理清楚以后,可能会调整一下我自己页面上今天需要做的任务,然后打开 AntiRSI、豆瓣FM,开始干活。

到了中午,实验室的童鞋陆续开始用微波炉加热各种三明治、咖喱饭、鱼和薯条等等巨难吃的东西,这个时候我会和老婆溜达回去,照着下厨房的菜谱弄一顿味道还算不错的午饭,吃完以后再打个包,带到实验室去作为晚餐。BTW,腐国的东西真是没一样好吃的,零食也是,超市里翻来覆去就卖3C:薯片(Chips)、糖块(Candy)、巧克力(Chocolate),赶上复活节,一大群一大群的巧克力蛋和巧克力兔子,看得人直反胃…

腐国的傍晚,进入国内的凌晨,这个时候我会双眼放光,特别“期待”一件事情的到来,那就是收到用户反馈。你可以想象当一个用户凌晨3点过发来的反馈,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被回复,这个用户会有多么的震惊,他会发邮件说你们团队太牛了太靠谱了太勤奋了然后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会告诉客户其实我正在英国喝着下午茶咩,哈哈哈哈哈~

工作日我一般在实验室工作到21点。我会在每条完成的任务后面,通过评论告诉我的团队成员工作的成果是什么,如果有什么想法,我会在Tower里创建讨论告诉我的同事,等他们起床以后,就能看到我一天的工作成果和反馈了。工作日结束前,我会利用时差做一些服务器的维护,部署一些新的功能,用户起床以后,就能发现 Tower 的变化了。

在英国的两个月,通过 Tower 和国内同事远程协作,没有感觉不适应,这当然和我们团队的默契程度、对个人的要求、以及工作的具体性质有关。不过,每每想到那些每天花费2个甚至更长时间奔波在路上、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忙碌、时时刻刻被嘈杂的环境干扰的人,我就觉得这不应该是人们应有的工作方式,如果现在 Tower 还无法改变它,那就先让 Tower 改变我们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