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服」不是「顿顿服」

现在三十岁上下的朋友,大概对「史克肠虫清」还有点印象。我读幼儿园那会儿,老师经常拿出白白嫩嫩的蛔虫,仿佛豆芽般纠缠在一起的图片,恫吓我们将自己的粪便用火柴盒打包带给她。几天后,老师宣布虫卵粪检结果,被点到的孩子乐滋滋地离开座位,得意地享受「史克肠虫清」最外层的糖衣去了。

待到考入医学院,我知道了「史克肠虫清」的本名:阿苯达唑。药物说明书里,「用法用量」一段如此写道:

2 岁以上儿童及成人:2 片(400mg),2 岁以上儿童:单纯蛲虫、单纯轻度蛔虫感染,1 片(200mg),顿服

然后,知乎有人提问:「药为什么要顿服?」开始觉得莫名,药物如果不「按顿服用」,难道都「连续给药」?所以理直气壮地赞同了李文思基于药代动力学的解释。直到孙旭东当头棒喝,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浅薄无知:「顿服」其实指「一次性服用」。顿觉无药可救,需要回炉重造……

随后,蔡坚坚认为,「顿服」其实是「趸服」的错误写法。确实,「」有「整批、整数」的含义,用在此处也说得通。不过,我始终没能找到「趸服」的出处,却证实了「顿服」的解释:

  • 谓一次性服食。
  • 汉·张仲景《金匮要略·百合狐惑阴阳毒病》:「右六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顿服之,老小再服,取汗。」
  • 晋·张华《博物志》卷五:「先不食一日,以冷水顿服讫。」
  •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草二·黄芩》:「遂按方用片芩一两,水二钟,煎一钟,顿服。」

回过头再查阅「」字,作副词时,它可以表示「一下子」,摆在这里同样通顺。温伟彬指出,应作「立即」解,《康熙字典》中「顿」确有「陡頓,遽也」的解释。那么,「顿服」一词解释中引用的内容,有没有可能是近现代人整理时,以讹传讹呢?结果,我在 Google Books 上,竟然搜到了太和堂的《本草纲目》善本(第 8 卷,Taihe tang yuanban bencao gangmu)。根据林之满、萧枫主编的《独领风骚的古代医学》(下册)一书,太和堂本约于公元 1655 年成书,想必内文不至混淆「顿服」和「趸服」。

搜索结果显示,《本草纲目》太和堂本第 8 卷中共找到「服」字 100 次,我遍历所有结果,其中只出现「顿服」一次(下图标示处),未出现「趸服」。

如此说来,「顿服」的写法,依据似乎更充分一些,而「趸服」则暂时没找到较强有力的证据。

所以,「顿服」不是「按顿服用」、「每顿服用」的意思,实际上指「一次性服用」,且隐含「立即」之意;其写法目前看来也确凿无误,并非「趸服」的讹误。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孙旭东提到,「顿服」的英语描述为「administered at draught」,但我始终未寻到这一术语的确证。FDA 的药品数据库显示,GSK 的阿苯达唑(ALBENDAZOLE)在美国已经不用于治疗蛲虫、蛔虫的感染了。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43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