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の檻
首发于少女の檻

字和字

晒字跟晒照片差不多无耻,写得糟糕还晒就更无耻。所以删掉了某答案中写的,今天练字顺便重写了一篇,放在自留地里。

写字的专栏不再更新是因为不敢写,也不知道该写什么了。现在基本上也没什么我敢答且会答的题了,只好怏怏地独善其身。

去年此时,记下了如下的句子,竟然和现在的心境又是相同,大为感慨。

梦中无岁月。数十年的卿相,黄粱未熟。看完一局棋,手里斧柯遂烂了。倒不必游仙枕,就是这床头破敝的布函,竟也有一个壶中天地,大得使我迷惘——说是欢喜又像哀愁。

……

春夏之交多风沙日,冥坐室内,想四壁以外都是荒漠。在万念灰灭时偏又远远的有所神往,仿佛天涯地角尚有一个牵系。古人云,“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使我老的倒是这北方岁月,偶有所思,遂愈觉迟暮了。

想不起来出处了,可能是《画梦录》?总之真是好得很啊。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