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医生的技术降低了?

原文为问题「现代科技的发展,医生的技术是提高了呢还是降低了?」的回答。

《House M.D.》第一季有一集,患者是位极具魅力的中年男性,在非洲从事志愿者活动。剧中他怂恿 Cameron 随他一同去非洲工作,Cameron 纠结再三,最终拒绝了他,理由大致是,她无法想像从事神经病学的临床工作,却缺少 PET 等现代医疗设备。


其实,不仅在神经科,现代医学绝大多数临床科室的发展,都离不开辅助检查手段的丰富,而这毋庸置疑,又与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息息相关。从血清学化验,到层出不穷的生物标记物,从 X 光线,到模式繁多的核磁共振,从肾穿光镜检查,到纤毫毕现的电子显微镜,从胸外按压,到延续生命的机械通气……临床诊断与治疗,无不深受科技进步之益。

其中辅助检查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是因其「客观性」。几乎所有的辅助检查,观察或测定的,都是真实存在的对象,它们的形态、量度,不为个人的经验、判断所左右。不像病史书写,内容可能受到书写者的主观影响。尽管辅检结果的解读,仍然仰仗个体,但至少保留了「客观」的数据基础。

二是因其「可再现性」。特定条件下,如果患者重复接受同一辅助检查,必然能够获得前后一致的检查结果。即使由于病情缘故,无法重复,辅助检查也可提供结果的书面记录或原始资料,方便此后临床医师对当时情况的「再现」。而体格检查的体征一旦改变,后来者即无法确切了解之前描述的真实性。

三是因其「发展性」。辅助检查手段的改进、革新,往往会影响临床工作者对疾病本质或诊治的认识。内镜技术,帮助呼吸科、消化科医师,及时捕捉可能的病变;心肌损伤标记物,帮助心内科医师,迅速判断病情,紧密观测缓解情况;而一系列影像学、核医学、生物化学的进步,帮助神经科医师洞察缺血性卒中的不同病因……而对疾病认识的加深、拓展,同样会影响辅助检查的改变。这样的「自我催化」作用,甚至成为现代医学进步的动力之一。

因此,辅助检查虽然名为「辅助」,实则已经担起了现代医学的主要职责,渗入疾病研究、诊断、评估、治疗、预后的方方面面,为临床实践提供客观、可再现的依据,方便不同领域的不同医师,基于一致的疾病描述,进行临床决策,并最终为临床工作者的决策构建统一的标准。作为一名现代医学的从业者,理应依赖辅助检查

而病史询问、体格检查,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如医师的知识结构、临床经验、提问方式、检查手法,如患者的合作程度、记忆、理解能力……同样的患者,不同时间,或者不同医师,记录的病史体检存在差异,临床并不罕见。由于过于主观,难以再现,病史、体检记录的地位远不及数十年前,临床工作中的价值即使不低于辅助检查,也不会高于辅助检查

然而,病史询问、体格检查,仍然必须是临床工作者应该掌握的技能。毕竟临床工作,情况多变:危重急症患者,来不及行辅助检查,病史体检能够提供最快的疾病信息;经济落后、交通闭塞地区,没有条件行辅助检查,病史体检在诊治过程中,依旧扮演着最主要的角色。病史体检所受约束最少,施行最为简便,是现代医学的临床基石!

回到题主关于「医生技术」的问题。临床工作的方式在不断改变,判断「医生技术」的标准是否也该相应更新?医师的最根本目标是解除或缓解患者的病痛(无论生理或心理),同样是判断其水平高低的最高纲领。辅助检查昌盛的今天,如果进一步细化「医生技术」的评判,辅助检查方面至少包括三部分:

  1. 根据准确、恰当的病史询问、体格检查,开具相应辅助检查的能力。「划线 1 美元,知道在哪里划线 999 美元」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了。
  2. 根据辅助检查资料及报告,结合患者实际情况和自身临床知识,个体化解读辅助检查结果的能力。优秀的临床医师,绝不盲目轻信辅助科室的报告。
  3. 根据辅助检查解读的结果,制定下一步诊治方案的能力。辅助检查不是目的,明确诊断、缓解病情、解除病痛、提高生存质量才是。
辅助检查的层出不穷,并未减轻临床医师的工作负担,至少「诊断学」教材变成两本——《临床诊断学》、《实验诊断学》——还多出影像学、核医学等等一批学科要关注学习。而以上三点的水平优劣,只与医师本身有关,与辅助检查无关。现代科技无论如何发展,医师无论如何借助辅助检查,前者的技术高低,与后者之间都无任何直接联系——那些水平低的医师,那些病史询问、体格检查获取信息能力低,还安于现状的医师,即使辅助检查从未出现过,技术也终究不会高到哪儿去。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4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