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对称字

妙趣对称字

丹·布朗名作《天使与魔鬼》里有一种设计作品,与《达芬奇密码》中的密码筒一样引人入胜:对称字。


图1:《天使与魔鬼》的标题所用的对称字。旋转180度后阅读依然是「Angels & Demons」。

对称字(Ambigram),又叫倒置字(Inversion),它是一种设计字体,其特点是:除正常读法外,将其换一个特定角度可以得到另一个读法。新的读法读出的内容可能与原文一致,也可能不同,所以有人将其定义浓缩为「一词两读」。我们说的「换个角度」中的「角度」可能是物理上的角度,也可能是心理上的角度,所以某些类别的对称字其实并非几何对称的字体。因此,「ambigram」翻译成「对称字」并不恰当,倒不如按它「一词两读」或「一词多读」的特点叫做「多重字」更合适。不过「对称字」这个叫法已经因《天使与魔鬼》一书深入民心了,所以本文延用「对称字」这一叫法。

彼得•纽厄尔(Peter Newell)创作了现在已知的第一个非天生对称字。纽厄尔以为马克•吐温的书创作插图而出名,他自己也是著名的儿童读物作家。1893年,他在一本书的最后一页为「THE END」(「全书完」)设计了一个写法,写出来后这个词旋转180度后再读则变成了「PUZZLE」(「谜题」)。

1908年,英国月刊杂志《斯特兰大街》(《The Strand》)刊登了分别由四个作者创作的十个对称字。当时这些作者都相信这些能写成对称字的词是英语里的稀罕事物。一个创作了「chump」对称字的作者说:「我相信这是英语里唯一有这特性的单词」。

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研究对称字的人才算多起来。到1981年,斯科特•金姆发表了专著《Inversions: A Catalog of Calligraphic Cartwheels‎》(《书法侧身翻:倒置字集》)。1992年,约翰•兰登发表专著《Wordplay: Ambigrams and Reflections on the Art of Ambigrams》(《文字游戏:对称字艺术与反映》)。约翰•兰登是在七十年代早期进入对称字领域的,可以称得上元老级人物,故而丹•布朗将他的畅销书主角定名为罗伯特•兰登以示敬意。

直到二十世纪结束,对称字研究依旧只是小范围小打小闹,知名度并不太高。2000年,丹•布朗的小说《天使与魔鬼》出版。虽然对称字算得上此书中的亮点重头戏,但当时这小说并未大热,直到三年后靠大卖的续集《达芬奇密码》提携,《天使与魔鬼》才登上《纽约时报》最卖座书籍荣誉榜。这时候对称字才算声名远扬,不但英语国家的人纷纷组团研究,在中文互联网上搜索「对称字」信息得到的结果也绝对浩如烟海。

对称字主要有以下几个类别:

旋转体(Rotational)

这种字体可以旋转一定角度后再进行阅读,一般是旋转180度(图2,3,4),不过也有一些其它情况,比如旋转90度或45度。旋转后读出来的词一般跟未旋转前读到的是一样的,不过也有一些是不同的。比如「down」的缩写「dn」,旋转一百八十度后你读到的单词是原单词的反义词「up」。旋转体的对称字是最常见的对称字,一般所说的对称字也通常指旋转体。《天使与魔鬼》中介绍的对称字便都是旋转体,这也是小说中「ambigram」被翻译成「对称字」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2:「I love you」(「我爱你」)的旋转体对称字。

图3:「politics」(「政治」)的旋转体对称字。


图4:「知乎」的旋转体对称字。 镜像体(Mirror-image)

顾名思义,这种对称字体不是点对称而是轴对称,就如同字的中线是一面镜子,两边对称(图5)。这种字体又叫「玻璃门体」(glass door ambigram),因为把它印在玻璃门上的话,从门的正面和反面读到的效果都是一样的。

图5:用镜像体书写的「Roc」。它延字母O的垂直中线对称。 链体(Chain)

它是一个单词或一组单词的字母串联起来,像一条形状不断重复的链子,有的链体字会闭合而形成一个圆形。这种字体中,经常会出现单词和单词「水乳交融」的情况:一个单词的中间已经开始下一个单词的形状(图6)。这是对称字创作中难度系数比较大的一种,大多数单词几乎无法设计成链体。汉语书法中也有类似的写法。商家讨吉利的「黃金萬兩」那四个字(图7),也是字与字水乳交融难分难解,把字与字锁在一起,如同一链。如果把「黄」字的草头再接在「萬」字下端两侧上,那此链绵绵,黄金岂止万两。而刘德华为电影《杀破狼》书写的片名,最后用一笔贯穿三字,一笔如链,也算一种另类的链体字。

图6:链体字「panorama」(「全景」)。此图中有两个「panorama」叠加。后一个的前四个字母与前一个的后四个字母重合。

图7:中国商家常用的「黃金萬兩」写法。


《老友记》里的瑞秋曾穿过一件这样的T恤,上面印的正是「黄金万两」。


同元体(Spinonym)

这种字体里每一个字母用的是同一个图形,可能有旋转和翻转(图8)。比如「WEB」这个单词在每一个字母都大写的情况下很容易写成同元体。

图8:这个像视力测试表的图形是写成同元体的「Roc」。三个字母用的是同一个图形,只是角度发生了转变。 分形体(Fractal )

分形体的特点是词会延伸出去又引导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词(图9)。

图9:分形体的「Victor」(胜利者)。单词的最后一个字母「R」同时是下一个单词的首字母「V」。因为有90度的角度转换,所以后续的单词像树枝一样延伸开来。


三维体(3-dimensional)

三维体是一个立体的字形,从不同面读可以读出不同的字母(图10)。我的理解是,一个三维体只能作三面,而且这三个字母必须分别至少有一组直角边缘,比如是「L」,「B」之类的才行,或者至少得允许变形出一组直角边缘。

图10:三维体的「DLP」。


交融体(Perceptual shift)

同一个图形有两种读法,可以读出不同的词来,只看你怎么组合其中的曲线(图11)。对称字创作者喜欢用这种方法把意义相对的词写成一个字来描述其相辅相成的状态。譬如将「wave」(波)和「particle」(粒)写成一个交融体对称字,来表达光的「波粒二象性」;或者将「science」和「religion」写成交融体,来表达「科学」与「宗教」之间难舍难分的状态。汉字书法中交融体的作品也很多,比较著名的有广西桂林碧莲峰上刻的清代王元仁作品(图12),以「带」字之形,孕有「一带山河,少年努力」八字,匠心独运。

图11:这是一个交融体的字,细读是「straight」(「异性恋」),取其大致形状则为「gay」(「同性恋」)。

图12:清代王元仁书法作品,以一个「带」字孕「一带山河,少年努力」八字。更有人认为此中蕴含「一带山河,举世无双;少年努力,万古流芳」十六字。


天生体(Natural)

顾名思义,天生体是天生就对称的字、词。它不需要对字母作任何艺术变形就能具有以上一种或多种字体的特征。比如「dollop」,「suns」,「pod」,旋转一百八十度后看上去和原字是一样的。而「bud」是一个天生的镜像体字。「CHOICE」和「OXIDE」如果把每个字母都大写,那么它们天生延水平中轴对称。而「TOOTH」如果每个字母都大写然后垂直排列,则延垂直中轴对称。英语对称字作者曾经认为能创作对称字的单词在英语中十分稀罕,全赖天然,这个观点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了;然而在汉语中,汉字形态错综复杂,要作几何对称字,倒真的是几乎全赖天生。汉字中的天生对称字还是很多的,随手举来:王、吕、艾、真、大、菲、森、燚、銮……篆刻的人们最爱这一类天生对称字,再粗心大意也不会描错笔划。我给朋友篆刻的时候,「王京」这名字就让我窃喜不已(图13),同样的还有「王小青」。汉语人名想要几何对称,基本只能竖着来,那名字还得用天生对称字取才好,譬如「王菲」。姓王、吕、艾、曾、周、吴……的人们有福啊。

图13:天生对称的汉语篆体名字:王京。 跨语言体(Multi-lingual)

跨语言体的字即是用甲种语言读出来是一个词(或短语),用乙种语言读又是一个词(或短语)。我读中学的时候学校里各类纯情小女生喜欢在课本的空白处描的那个「爱」字(图14)就是这样的:以汉语读之,是为「爱」;以英语读之,是为「I love you」。姓莫的酒薇(Joy)老师,叫我为之作跨语言体的设计,那也是很简单的(图15)。

图14:以汉语读之,是为「爱」;以英语读之,是为「I love you」。

图15:以汉语读之,是为「莫」;向左倾倒以英语读之,是为「Joy」。

-

图片说明:

题图来自:「pyrmontvillage.com.au/p

图1来自:「Introducing Ambigrams

图7来自:「黑色马克笔画图片网

图12来自:「桂林阳朔山水园 大学同程旅游旅游团,自助游,多少钱,好不好玩,优惠价格

其余图片皆源自本文。

编辑于 2018-08-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