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科学
首发于神经科学

人类脑部移植:永生の钥匙?

【不要被标题骗了。这篇主要是我的吐槽。没啥干货。】

我刚看了新番日剧《变身》(东野圭吾),视频地址在最后。

讲的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叫成濑纯一,因为一次珠宝抢劫案中被枪击,然后接受了第一个成功的人类全脑移植(就是整个脑子都是别人的)。迅速康复后,性情大变,并深陷阴谋的事情。

第一集还没看完,我就不太想看了...不是演的不好...是我真的无法忍受这个设置的大bug:全脑移植后纯一那个躯壳醒来,医生问他你叫啥,他说我的名字是纯一。

我瞬间就捂脸了,如果我有蛋,我肯定蛋碎了。

纯一啊!!你啷个还有本身的记忆,记忆都是记在脑子里的,脑子在哪儿,记忆就在那儿。纯一的脑子都扔到垃圾桶里了,你这壳子里装的现在的脑子是别个的!你丫就不是纯一了!

医生啊,你们高兴个屁啊!你们没发现他的答案不对啊啊!这么大一bug你们怎么就如此换天喜地过去了?

对不起我不能够较真。但是我真的忍不住啊我忍不住啊!!!这么好的剧你建立在如此大的bug上,让我简直是煎熬。

然后我带着忧伤查了下脑部移植。(实际上我就瞄了一眼维基百科)

脑部移植(brain transplant)就是把一个生物体的脑花,装到另个生物体里头。

也可以叫全身体移植。这要看你咋个定义who are you了。看你觉得,当脑子和身体闹离婚时,你跟脑子,还是身体。 哎,你没得选,除非你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的记忆只能跟脑子走。

没看着维基百科之前我以为现在是不可能做脑部移植的,因为很明显这种手术最大的科学障碍是如何让神经恢复如初。再生是个问题,但更简单但很要命的问题是,有疤的神经,是无法好好的传输信号的。(不过1999年发现的MRL(Murphy Roths Large)老鼠是可以组织再生的,相关的研究将可能带来解决神经恢复如初的曙光。)

但实际上,上个世纪60年代,就有个美国医生Robert J. White成功的将一个狗的大脑一直到了另个狗身上。术后的脑电图EEG显示大脑活动正常。


就这个人:

详细点讲,是将一只有两个大脑的狗的其中一个大脑挖出来,然后将这个大脑上的血管连接到了另一只狗的脖子上。然后看,这个大脑能不能正常活动。

这个手术的最重要的结论是,大脑,是可以移植到其他身体而不产生免疫排斥的。这个结果,鼓励了White那帮子人,在1970年,他又成功地将一个猴子的头(注意是整个头)安到了另个猴子的头上。但由于手术对脊髓的神经损伤无法恢复如初,术后这猴子从脖子一下瘫痪,除此之外,它的头部的五感却没有特别的问题。

当这个猴子醒来时,它立马将离它最近的一个医生的手指给要掉了,然后大家按死里兴奋鼓掌(木有人care那根被咬掉的手指)。

可惜的是,在术后的九天后,这猴子因为免疫排斥而死亡。

不过这也无法阻止这项手术成为第一次成功的头部移植。


这个成功的手术之后,自然而然地就开始准备下一个阶段:给人类做脑部移植手术。给身体残缺、但大脑健康的人换一个身体。可惜这事儿在当下的道德观中是不可能实施的。

这肯定是White临死前最大的遗憾。他在采访中说了一句话,可能是最简单地形容了这个问题:

You are going to have a man's body and a man's brain, so who is it?

有趣的是,White是一个非常虔诚的Roman 天主教教徒。他相信大脑是灵魂的物理容器,人的灵魂并不在心脏、手臂或肾里。所以他坚信,答案是大脑的拥有者便是整个身体的新主人。

对我来说,我也坚信答案是大脑的拥有者。但并不是因为灵魂,而是因为记忆。虽然我也爱我的手臂、心脏、肾等一切其他组织,但我之所以是我,是因为我的情绪、我的性格以及我的记忆,而这些都是存储在大脑之中。


如果永生的代价是失去每个阶段的记忆,那和轮回又有什么区别呢?


(bilibili地址:【7月日剧】变身 03 东野圭吾原作【人人】


编辑于 2015-01-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