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na 设计师 Andrew Watterson 的一天

Asana 设计师 Andrew Watterson 的一天

李奇李奇
本文译自:Day in the Life at Asana: Andrew Watterson,译者:@李小喵
这是一篇未经授权的译文,如果哪位朋友可以联系到原文作者请告诉我,谢谢。
两年多前,Andrew 以 Meebo 交互设计师的身份离职,差不多已经决定加入一间因具有多元化项目和客户而极具诱惑力的设计工作室。但是当他遇到 Asana 团队的成员后,发现致力于某个能影响、调动成千上万团队的项目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因此,Andrew 成为了 Asana 某个仅由三位才华横溢的设计师组成的团队的成员。他们所做的产品「定义」了许多工作小组的秩序,让这些团队高效而井然地工作。

9:15

Andrew 从他那距旧金山 Mission 区的 Dolores 公园仅有半个街区的公寓中醒来,花20 分钟步行到达 Asana 的总部。他的房子阳光充足,千奇百怪的装饰品随处可见。这里不仅有许许多多的动物标本,还有着他从十岁起就开始收集的关于电脑的珍贵藏品。

聊聊你收藏的老古董电脑吧

「它们对我来说一半是书呆子般的痴迷,一半是情感的流露。这台电脑和我小学一年级时教室里配备的是同一款式;这台…小时候母亲不让我碰它,因为它很贵,而且是妈妈工作时用的。在另一层面上,它们又都有着引人入胜的故事。人们花大价钱买下它们,现在却把它们丢在垃圾堆里。这些电脑似乎无所不能,也许在过去的什么时候,它们曾经帮学生完成过论文,也曾助女士们给她们的酒鬼丈夫下最后通牒。而且,这些收藏品让我一览软件和硬件设计的革新进程,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酷的事儿。」

9:35

Andrew 经常过马路去 Dolores Park cafe 买一杯咖啡,或者早早来到办公室,享用 Asana 的大厨们准备的早餐。

住在Mission区最令你着迷的是什么?

Mission 区是大城市中的小小一隅,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可以去其他地方拜访朋友或者看些展览什么的,不过 The Mission 才是我的地盘。我在这里工作生活、和朋友们谈天说地,有时候出去吃饭或者去小酒馆畅饮。而且,这里可能是这个天气变化无常的城市里最阳光灿烂的地方。

Andrew 的公寓外方圆一英里包含了许多 Mission 区最著名的景点,从 Dolores Park 到 Bi-Rite 和 Tartine Bakery。「许多Asana人都住在Mission区附近,我敢说有六成以上的人都骑自行车或者步行去上班。」

11:00

设计研讨会现场。图中的这位是Asana的联合创始人 Justin Rosenstein,他发明了一种「D」手势,用来提醒在讨论过程中陷入「过度防御状态」的设计师。这个团队有着妥善安排、每周一次的反思回顾,伴随着颇具启发性的辩论。

你喜欢Asana设计团队的哪些地方?

我们会进行非常激烈的讨论。每个人都有工程学背景和系统化的思考方式。我希望我们在某一天能迎来一位感性思维占上风的成员,让这个团队具有更多的「情感因素」。

你们的团队是如何合作的?

我们试图建立一个尽可能小,但是「输出能力」极强的团队。基于这一点,我们的企业价值观之一就是给予每个人掌控自己工作的权力。在这种观念的驱动下,人们得以专注于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工作。我认为我们的公司每个人,特别是产品经理们,都能够真正理解这样做的价值所在。这样一来,设计师们面对的不再是诸如产品的关键部分、设计路线图或者目标一类的东西,而是对你最感兴趣的东西的选择。提出这种理念的原因便是我们相信这样做能使得效率最高、灵感最棒。


你们如何做出设计决策?

我们的团队非常强大。我们雇佣了一些非常有主见,同时又有着自知之明的人。他们懂得尊重他人。许多时候,他们认真倾听自己所反对、却在某种意义上合理的意见,同时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们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受到广泛支持,因为大家有着相同的愿景和目标。倘若最初的设想不合理,成员们也乐意在细节上作出调整。

许多会议都是「边走边开」,漫步于阳光灿烂、色彩斑斓的周边地区,顺便解决了工作中的问题。

12:00

在 Asana,午餐由两位和蔼的全职厨师,Donnie Thompson 和 Kim Pak准备。「这儿没人有着『我们得有私人厨师』的愚蠢想法,但这些特别的美味是他们应得的,因为他们对自己这份儿手艺的激情与投入不亚于任何设计师或工程师。

Asana 的企业文化中,什么是你的最爱?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在「火人节」露过营:两位 Asana 的员工列出了火人节的 to-do list,并把它作为 Hack Day 项目的一部分。一起出去玩儿让我们更亲近了,而且我们知道许多火人节的艺术作品都利用了 Asana 的模版进行策划。我们去年的作品现在就在办公室里,那是一架在弹奏过程中能发出奇特光芒的钢琴,去年我们把它摆在沙漠里了。

许多 Asana 的团队的成员参与了火人节的露营活动,为此他们一起改装了这架钢琴。当你演奏时,琴键便会被 LED 灯点亮。


用户反馈就挂在墙上,时刻提醒着每个人:要设计出受人们喜爱的产品。

14:00

专心时刻。「这个时候的办公室非常安静,来访者很可能会有『这伙儿人可真沉闷』的念头,但我们的文化其实是确保每个人有着足够的『动起来的』时间,这样才能更高效地完成设计工作。 」


在做产品设计的过程中,有什么挑战是需要克服的?

我们希望 Asana 成为大家离不开的 App,做到在情感上吸引他们。人们需要信任 Asana,而 App 本身也要做到符合人们的生活习惯。许多颇具竞争力的产品具有漂亮的外观,但这种空泛的美却造成了分散人们注意力的恶果。Asana 很早就定下了交互设计的原则,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用美和情感丰富它。目前的挑战便是将用户吸引过来,并确保他们不「中途离开」。很多地方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因此肯定不会在此妥协让步。

Justin 最近还写了一篇关于《设计中的平衡》的文章。

「大帐篷」是一个在下午工作、闲聊的好去处。办公室周围空间的设计为人们提供了更多元的环境和交流的机会。

下面是对我们设计团队的四位成员的小介绍。


1. Vanessa Koch
她的加入为 Asana 的人际交流点亮一盏明灯。她对设计的学习与探索始于匹兹堡,在这里她还发起了「全城反性别歧视」的活动。从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台湾,发展针对糖尿病人的店内服务。在不忙于工作时,她用在窗户上作画、练习厨艺和生篝火丰富自己的生活。


2. Jim Renaud
他上一份工作是 Facebook 设计师,帮助各种机构了解 Facebook。在那之前,他依靠自己十年的设计经验,为诸如 Mozilla,ADP,SmartyPig,ESPN,Orbitz这样的客户提供设计咨询服务。他深爱自己的三个孩子:Maya,Luke 和 Miles、同时不得不忍受妻子的狗 Junior。

3. Stephanie Hornung
她是 Asana 的第一个设计师,也是一位对公司各个方面——无论是对于产品,还是品牌及内部设计,都充满激情的发起人和策划者。在加入 Asana 之前,Stephanie 为Freebase 工作,同时也是一些政府机构的自由设计师。她拥有密歇根大学的学士学位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硕士学位。

4. Justin Rosenstein
他和 Facebook 的创始人之一 Dustin Moskovitzis 是 Asana 的合作创始人。

在 Facebook 的时候,他引领了很多先进技术的研发,包括「like」按钮和 Facebook Pages;他设计的内部项目管理系统,被 Facebook 沿用至今 。在 Google 时,他负责管理几个项目中的沟通/协作部分,Gmail Chat 最初的原型就是他画的。

18:00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崇尚「细水长流」的团队开始准备收拾东西回家。「许多人在晚上 6:30 左右离开,但是厨师们每天都会为想要留下的人准备晚餐。既然我每天来得比较晚,下班也应当迟一些。我会留下再工作一会儿,顺便说一句,晚餐的食物棒极了。 」


在 Asana 九层的办公楼,可以俯瞰旧金山的美景。

你在工作之余会忙些什么?

我真的很喜欢做有趣的东西。我在没来 Asana 之前模仿过不少歌曲,写下许多看起来有点儿傻的东西,最近还为了我朋友的生日给一首迪士尼的著名歌曲重新填词,甚至拍了一个我亲自扮演各个角色的 MV。不久之前我意识到为设计师做 Schoolhouse Rock 是个很棒的点子,也许我会把这放在 Kickstarter 上,并真正实现它。在 Asana,为公司聚会制作极为精致的邀请函是我的一大乐趣。你知道 GaymerX 吗?这是一个同性恋极客爱好者的组织, 我也为它做过一些设计工作。很重要的一点是我所参与的其他项目与我平常工作中所做的事情截然不同。回到家中,我完全不想继续忙活与工作相同的事情,所以我才不会干诸如为 Asana 写 CSS 或者为 GaymerX 做网站的事儿,相反我更愿意为它们设计卡片,横幅或者大幅广告。


你对 Asana 未来十年的前景有何预期?

我们希望 Asana 能强化所有工作场所和团队的交流,从根本上提高生产力。不管你是在策划婚礼还是运作营销部门,Asana 都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更高效地完成任务。还有许多 Asana 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对于某些内容我们甚至还没有着手去做。看看其他成功的公司,你会发现他们都有着长期的愿景:Google 始于搜索,但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整合全球范围内的信息。他们已经做了许多令人惊奇的「搜索」以外的事情,但事实上,如果你认真审视他们的宏伟蓝图,你会发现他们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Facebook 在「联系你的朋友们」这一领域在做相同的事。九年前,我通过Facebook 在开学前遇见了新生们,但你从他们今天的东西中也许很难找到曾经的影子。今天,照片和新鲜事,身份标签和「like」按钮让我和朋友们建立联系,但方式却和当初大相径庭。谁又能现在说清当前产品在十年之后会带来怎么样的影响呢?但我可以肯定,我们将与现在迥然不同,而在某些方面又惊人地相似。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