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告诉你的「卅万黑人九成非法」?

许多人对广州黑人的状况非常担忧,其基础是一个广为流传的数据,大致是

广东省内的非洲籍黑人大约有30万,其中持合法身份逗留的不超过三万。超过九成为非法移民。

维基页面 Africans in Guangzhou 上关于广州非洲人口数量有三个参考资料。其中包括经常被引用的报道「广州黑人达20万 黑人强奸案直线上升」,其中这是这么说的:

据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透露,目前在广州常住(6个月以上)的外国人数已达5万,其中可统计的非洲人就有2万多。但这个数据显然不包括数量不详的隐居群落。据统计,目前在广州的黑人每年以30%~40%的速度递增,有人估计总数已达20万之巨。
然后媒体就忽视了所长的数字,大胆的把「有人估计」的数字放在了标题里面。

事实上,各个可靠的来源得到的数据,都和网上流传的数字相差一个数量级。我很好奇,到底是谁在传播「三十万」和「九成」这个数字?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

下面我大致翻译 Roberto Castillo 的分析文章,原文地址是 How many Africans are there in Guangzhou, China? If you really want to know you must read this! 作于 2013 年。该翻译已经获得原作者的许可和支持。

==

广州有多少非洲人?2008 年末,当我第一次意识到广州存在数量可观的非洲人口时,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问题。几位学者和一些记者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有多少?」看上去大家都想知道一个数字。为了给出一个「精确」的答案,让我先做一些解释。我一直说,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个城市里到底有多少非洲人。出于几个方面的原因,我们不可能得到这个数字。我只例举几个原因:a) 中国政府不公开分享该国的外国人数据(的确,2011 年一项全国普查统计到 60 万外国人在该国居住,但我一会儿再说这事);b) 由于中国在外国人管理方面的官僚手续复杂(从出入境人次记数,到多种签证类型,至参与外国人管理的多个部门),我认为事实上中国政府自己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到底有多少非洲人住在广州,住在中国。c) 为了弄清楚到底有多少非洲人在广州,我们必须分情况讨论——也就是说,这个城市时刻都有多种类型、不同状态的个体(有些是「基本定居」的,他们在广州已经住了些年了,多数用的是 3-6 个月至 1 年的签证(译注:签证期限而已,经常更新并不非法),极极少数设法弄到了长期居留许可,每三至五年更新一次;有些是「多次往来」的,我认为是这个人群中的大多数,在中非之间频繁旅行,一般在旅社旅馆里一次住四至六个星期;最后,当然有「新来的」和「逾期不回」的,这是最隐蔽最难统计的一类;还有持西方国家护照进入中国的非洲人)。所以,如你所见,如果我们开始区分不同情况,那在广州的非洲人口组成是非常混乱的。我们怎么确定哪些人应该被算作「在广州的非洲人」呢?第一次来广州,只呆三个星期做生意的,算不算「在广州的非洲人」?还是我们只统计那些有有效「居住许可」,忽略掉那些在中国住了几年,但不停地在旅游、学生、商务签证间转换的?那些选择或被迫逾期未归的怎么算?

2008 年,中山大学的一些研究,通过调取旅馆和出入境管理局的数据,给出一个大约 2 万非洲人在广州的数字。这种统计方法有一个问题,它是基于人次的——也就是说,如果 Moustapha 三个月内从塞内加尔三次进入中国,那他就被统计成三个 Moustapha。看懂没?同样的,旅馆数据又有多可靠?如果来自安哥拉的 Maria 在广州住了两个星期,又去了卢旺达,然后又回了广州,那在统计的时间段内,她就被数成了两个 Maria。众多媒体报道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不加区分地引用这些不精确的统计数字,不验证,也不调查。于是,2 万非洲人在广州(住在旅馆里)且每年增长 30-40%(根据旅馆占有率)这个消息在媒体和学术界流传开来,被不断引用。更不用说,这个数字没有包括那些不住旅馆的非洲人:那些与中国人通婚,租了房间,住在朋友家里的,等等。Adams Bodomo,当时在香港大学的一位语言学家,在他 2012 年的著作「中国的非洲人」中说,他个人根据街头所见做的计算得出,在广州的非洲人数量绝对在 10 万上下(他还说整个中国可能有超过 50 万非洲人)。不用说,Bodomo 的统计方法(在街上数)比中山大学的旅馆统计还不靠谱。

我解释了得到真实数字有多么复杂,统计任务几乎不可能,想必大家一定很不高兴,那我们就来做一些基于事实的估计吧(我知道听起来不靠谱,但是请继续读):我之前提到,2011 年,第一次普查了在中国合法居留的外国人数目,给出了 60 万的可靠数字。哇,看来 Bodomo 的数字有可能是对的耶!说不定中国真有 50 万非洲人呢。恐怕不是。普查也明确指出,这些在华居留的外国人中,70% 来自朝鲜、美国、日本、缅甸、越南、加拿大、法国、印度、德国和澳大利亚。我们还剩下 18 万的在华外国人口,可能来自非洲、中东、拉丁美洲、俄罗斯和许多其他亚洲国家。我们称这些地方为「世界其他地方」(占普查中外国人的 30%)。普查还说中国一半的外国人口住在广东省,其首府为广州。所以,我们假设 30 万外国人在广东省(多数在深圳、广州、东莞、佛山、珠海、中山等大城市)。这个省有这么多外国人不奇怪,但既然广州是首府,我们假设该省一半的外国人口都在广州:15 万。现在,如果我们把全国范围内的比例加在广州市(还记得「世界其他地方」占总外国人口的 30%):那就是有 4.5 万「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住在广州。我想不用我提醒,这些都是基于事实的估计而已。现在我们有了 4.5 万这个数字,我们还要注意到广州的外国人口构成是多元、复杂和动态的(这座城市是跨国和跨区域旅行者的圣地)。从可观的阿拉伯语社区、土耳其人、其他中东人、俄罗斯人、各种欧洲人、美国人、到南美人和非洲人,这座城市几世纪来一直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的地方。然而,在广州的外国人口构成中,中东人和非洲人显然是最突出的(主要少数族裔)。那我们就假设这两个群体占了「世界其他地方」人口的一半:然后我们还剩下 2.2 万人,其中大概 1 万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后,这个基于事实的估计练习告诉我们,大约不到 1.5 万的非洲人在这个城市合法居留。不过这个估计并不让我满意。我个人相信广州的外国人数量远超我们得出的这个数字,特别是如果你考虑那些正在非法居留的情况(比如几年前在北京的我)。

如果你一直读到这里,看来你是真的想知道有多少非洲人在广州。多少?到底有多少?基于现有的数据,根据简单的数学推理,可能大概有 1 万左右合法居留——这 1 万人用的是学生、配偶、商务签证。当然,我们还没有完全提逾期不回的。不过在那之前,让我们关注另一个比较可靠的信息源:同乡会(代表)。没错,这个城市的非洲人很团结,自己组织了同乡会。根据当地的消息,广州大概有近 30 个不同国家的同乡会。毫无疑问,其中最突出的是尼日利亚同乡会。其主席是中年跨国商人 Ojukwu Emma。这个同乡会宣称有广州有 2500 尼日利亚人——这个数字是上一次主席选举中收集的,那次选举中 99.9% 的「选民」投 Emma 继任尼日利亚人在广州的主席。在上一届马里国家选举中,记者 Sam Piranty 报道有 650 个马里公民在广州领事馆注册选举(不过其中一些选民可能只是暂时路过,并不是居留)。其他同乡会,比如刚果、塞内加尔、或者加纳,有不超过 200 位当地成员。根据各个同乡会的数字,以上国家在广州的人口最多。如果我们假设其他国家的同乡会有至少 100 名成员(事实上不是这样,但是我们先这样假设:20 个同乡会就是两千人),再加上大约三千尼日利亚人,大约一千马里人,大约一千刚果、塞内加尔和嘎纳人,我们得出广州有大约 7 至 8 千非洲人(合法居留)。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注册了同乡会。所以你尽可以怀疑,把数字翻倍,再翻倍,以包括那些对同乡会没兴趣的人。不过,据各个同乡会的主席说,每个在广州要住一段时间的非洲人都知道加入自己国家的同乡会有很多好处。

目前为止,这些估计都让我们得出,特定时刻可能有大概至少 1 万非洲人在广州。不过这个数字可能是低估了。这取决于「在广州的非洲人」到底指什么。如果你想把所有那些在中非之间频繁往来的,或者把任何在广州出现过的有黑色皮肤的人,都算做「在广州的非洲人」,那你可能会得到 2 万或 3 万的数字,就像大家引用的那样。但这还是和 Bodomo 的「十万非洲人在广州」相差很远。如你所见,得到这个数字非常困难。我认为这个数字根本不重要,如果我们能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居留的短暂(在华非洲人的共同特征)也许我们能从这个案例中学到更多。但是人们,特别是记者和学者们,还总是想知道有多少。那,这么说吧:我在广州做研究三年了,我非常怀疑有超过 1 万非洲人在广州定居——我指任何形式的永久居住,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当然,在任何一个给定的时刻,如果你考虑所有那些短期访问或过境的,这个数字会大得多。

现在,我对广为流传的数字「2 万非洲人在广州」有个意见,就是它一定程度上模糊了逾期不归与过境者的模式与动态。如果精确统计这些住在广州的非洲人数目几乎是不可能的,那计算逾期不归的(和那些频繁出入往来的)人数就完全超出我们的能力了。过境和逾期者的情况随国家和文化的不同而不同(这也是中国当局对外政策/门槛的结果)。比如说,大多数在广州的安哥拉人,是一些频繁往来短期访问的妇女,一般不会逾期——他们来了,做了生意,就离开,然后再回来。尼日利亚人则不同(特别是年轻人),他们来中国做自杀式的生意(不成功便成仁),而 30 天内要在中国获得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许多人选择逾期不归。所以,虽然黑人(我指「黑人」或「非洲人」)在中国人看来是一样的,不同的非洲国家在中国的表现也非常不同。所以,如我在其他地方说过的,从广州的非洲人群的悲喜人生中看出什么,取决于你怎么去看。如果通过尼日利亚人的视角看广州,我们会得出结论说一大部分非洲人的居留状态不正常,成天过的日子就是躲警察。但是,如果有什么分析能够把注意力分散到非洲社区的多样性上,逾期者的数目就会下降,对大多数在广州的非洲人的看法也会渐渐趋同。这事很复杂。

最后,说明一下,讨论广州非洲人时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有许多人在广州和佛山间(以及周边其他城市)往来,这些人并不算是住在广州。佛山的生活据说没有那么紧张,当局也不像在广州那样专注于为难黑人。

编辑于 2014-10-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本专栏不说正事,吐槽专用,不喜请直接屏蔽专栏(通知右上方点 X)。有关数学专业知识,请关注本人其他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