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系列] 当我拿到CMU的录取通知

[朝花夕拾系列] 当我拿到CMU的录取通知

依旧是叙旧的日志. 原版本为在我拿到CMU录取的第三天写就, 也就是2009年中叶. 读5年前自己写的文章, 分别敢到一股股的稚气和狂妄, 是现在的我应该避免的; 但同时也佩服当时自己拼搏的锐气. 现在唯一感慨和告诫自己的则是: 老当益壮, 宁移白首之心!

我在google实习的时候,和几个同事聊天,他们给我说在北大清华,他们的计算机系主要是为了出国,在每届出国人员里,都流行着计算机四大金刚的说法: CMU MIT Stanford Berkeley. 他们是无数IT业者的求学天堂!

早上,我一如既往地打开电脑,首先check email,几封TC project的邮件,然后有一封Lisa currin 的邮件,题目: decision available. 打开发现,CMU的录取决定已经下来了。顿时,心跳200,忐忑地进入它的online application system,再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After careful consideration of your application, we are pleased to admit you to the master program of information networking in Carnegie Mellon ......

yeah wo cao!!! 我顿时跳了起来,一年来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现在我终于可以去梦想中的cmu匹兹堡校园,去李开复之前的母校留下我自己的足迹。

(当年的Offer Letter)


之前我陆续收到2个学校的录取,但是都不是我最想要的。UC irvine, cs排名29,地方还不错在CA,irvine这个小城治安非常好,暴雪最新的office也在这里。宾夕法尼亚大学,常春藤之一,CS排名19,整个学校的综合排名在第7,毕竟有着ivy的光环,于是成了所有大资本家,权贵或者财阀子弟争相进入的大学。但是我的心思总归不在他们。当年我还在google的时候,晚上便成了我自己和外界世界连接的桥梁。11点过后,us的员工一个一个的上线。我还记得当时像个小孩子似的,在google的内部系统里面充满好奇地搜索着,看看sergey brin,larry page,又偷窥一下 eric, 接着又去看看python的创始人和一些在topcoder上面的朋友。 其实从这一刻开始,我才真正的了解到外面有这么大这么丰富多彩的世界。于是,我打开mountain view的华人员工的profile,看他们的经历,看他们的resume,看他们的奋斗过程,几乎清一色地国内top大学,再去国外读ms或者phd,然后留下工作。其中的清华和北大真是人才济济啊,让我不由得佩服,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就是一个菜鸟,我就是一坨屎! 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才知道UIUC, UT austin的名字,我加他们的google account,然后聊天,问他们怎么准备,怎么考试,怎么申请的,好像一切都很正常,一切都很顺利。于是我觉得自己不孤单,虽然是我半路出家,但是有他们的鼓励,我毅然在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上走了下去。有一个本部的人,名字都不记得了,但是我清楚记得他的profile上面的照片,那腼腆自信的微笑,他本科清华,然后去ut austin,接着去了google Pittsburgh office,他和我说了他当年是怎么申请的,又给我介绍了一批cs的学习,说了很多很多,让我听得很向往,非常向往。再下来,我和这些网络上面虚拟的朋友们取经,加他们的facebook,看着他们的公司信息google mountian view,看着他们的学校信息 stanford alumni 或者 MIT alumni 或者 CMU alumni, 我很羡慕,很羡慕。

刚进google的感觉是梦幻的,身边有所谓的牛人,来自世界各地的牛人,有所谓的外国人,有来着世界top30名校的牛人。 就连我们的实习生室,都是藏龙卧虎:

你好,我是ddc,我是清华直博的,我导师是姚期智;

你好,我是jiabei,我是北大的,已经拿到employee的offer,现在在实习,等毕业;

你好,我是楼天成 -,- (我还是叫你教主吧)

在2008的圣诞节,来个女孩,我感觉她敲键盘好快啊。后来才知道,此人高三,现在来实习,hongkong人,已经拿到stanford的录取,就等秋季过去开学读书。

还有更夸张的,在打球的时候,看到一些人穿着衣服,上面有个stanford,md真的就是stanford学生。 还有什么ucsd,ucsb,那些我菜,这些学校我都没有听过。其实那时我就是小样,连purdue我都不知道。

在我要走的时候,我给在打电话,说到托福预约考试的时候,一个人,新来的,走了过来,主动给我打招呼:你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我叫陈欧,我是stanford的MBA ...... 我回应: 你好,我叫覃超,我是同济大学的学生,即将成为无业游民 -,- 大哥,我心脏不好,受不了你们的惊吓。

那时候的我,可以和楼天成一起打球,玩foosball,我依然记得当时楼爷每次好奇地问我,打不打星际,我看你打,我那时就觉得人生完美,哈哈哈,真的人生完美。于是我也很有劲头,凭着当年在acm的练习,手速还是有的,apm200多点,再加上有人在旁边看,那肯定要拼了命的按,于是有250了,我还记得楼教主看了我第一场的评论:“人口瞬间140,全键盘造兵”。当然,还有朱晨光(zcgzcgzcg),开始他就坐我旁边,有时我看他切题,国家队就是不一样,手没怎么动,就写完了,后来我们变成天天对挑高尔夫的选手了,哈哈。可惜后来他走的早,就没能再切磋了,最近得到他的消息,是托福115,我真的挺震惊也非常高兴!其余的时候,我也可以和陈欧聊天,听他说自己在新加坡开公司创业的情况,听他说准备在stanford的project或者在北京以后start up的计划,我就觉得我仿佛站在世界的浪尖,我可以和最牛的说话和打台球,和他们一起在google cafe里面共进午餐。有时,我觉得我仿佛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但是,所有的一切在过了几个月后消退,或者可以说,是我自己告诫自己要清醒,要重回现实中来。 虽然我用英文和公司的美国人有所有笑,虽然可以给楼教主表演星际,虽然我可以在stanford的人一起吃饭聊天,但是当我一个人平静下来,但晚上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自己,我没有比刚毕业的时候学到更多的东西,我的facebook上面不可能出现stanford 09 或者 mit 的多少多少届学生,我没有他们一样的经历,我没有吃过他们曾经吃过的那么多苦,我始终还是一个小小的intern,来自同济,即将成为无业游民。

于是,我告诉自己要开始改变。 我要做的,不是要和他们玩,和他们打球或者吃饭,而是要向他们借鉴,然后照着他们所做过的去吃学习,去吃苦。 首先就是不实习,专心地全心全意的准备GT,现在想想,我都为自己感动,我真的是破釜沉舟了。之前在google的我,刚刚拒绝了微软的正式工作的offer,一个人来到北京,topcoder上面的收入也是节节高升,当时的我可以说是极盛一时,在公司过着免费饮料食物的日子,还天天在网上看哪款车好看,哪款车性能好,我就是一个小孩,很多时候我做的事情是很幼稚了。 再后来,我有了车,生活改善了,我们也奔小康了,党的政策好啊,改革开放好啊,人有多大胆也真的有多大的产啊,the people who think they are changing the world, they do. 再遇到了一个新的老板,我的朋友对她的评价很高,她也刚好在招人,于是我就去了,我当时还放弃了4月的gre,下决心还是好好工作吧,毕竟是一个好的外企,有好的机会,不错!但是,我也想不到一轮面试后,就杳无音讯了。。。 我之前面过微软实习,挂过一次,但是我记得当时分明收到了一个邮件告诉我结果。但是这次我却没有,我知道我挂了,我知道我太相信有些人或者有些事情,我知道这世界上,就算是西方的公司,也缺少不了2个字,忽悠。在谷歌就已经有了,在怎么西方,再怎么务实的公司,来了中国也难免染上中国特色。或者西方本来就有,其实更加老练,更加地掩盖。偶尔为发现一些端倪。不过现在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我过去工作了,那我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我也不会有后来的TopCoder TCO runner up 和 CMU 了。真是造化弄人,事事难料。这其中永恒不变的东西,就是努力二字。

接下来,我离开了google,退掉了同济,和我之前的同事jiabei一起租了一间小房,于是我便隐居了,我开始默默地复习,默默地申请,因为前途是多么得渺茫,我觉得我让所有人都失望了,我离开了计算机的浪尖,我离开了潮流,我变成了一个单词b,过着未卜的生活。

More harder 是个语法错误. MIT的谚语: work hard, play harder!


古语有云: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归楚!经过500多天的煎熬和等待,我今天终于可以在我的facebook上面加上一个CMU alumni。 今天我可以终于可以大吼一声,我回来了,以前我所失去的东西,从今天开始统统收回。

TopCoder 2009 公开赛也结束了,经过6个星期的鏖战,我在组件开发拿到了第二,不好意思,辜负之前鼓励我的人,没有得冠军,好在前十都可以去las vegas,我的3个朋友都要一起过去,太爽了!然后,las vegas之行就变成了纯颁奖+旅游,多么地搞笑,看来我之前誓言地过去要好好比赛的计划落空了。


这样吧,我过去好好给楼教主加油,祝他在algorithm的战场上一统江湖! 昨天,我又看了一次我2006参加wwdc的照片,旧金山的风景很美,美国的气氛也很好! 那次是我第一次踏上美利坚的领土,也让我这个乌龟第一次见识到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有美丽的旧金山湾,常年20多度的怡人气候,人们开车都不闯红灯的,看到人都让人先过,我真的很惊讶,就连我不小心撞到一个庞大的黑人,他一下子转过头,我害怕地看着他,他却脱口而出: excuse me,原来和谐社会是真正存在的,不是只存在于我们的口头上面的。在逛了斯坦福,金门大桥,吃了大螃蟹后,我离开了美国,在返程的飞机,我回看了旧金山一眼,我告诉自己:我有一天会回来的,不过不是旅游,是读书! 就好象之后我在申请的statement of purpose上面说的一样:

In my junior year, I joined the Apple Club in my university and participated in Apple China Developing contest. I spent about 5 months in developing a Fish game under Mac platform using Cocoa framework and Quartz Composer. This application was successful, and I was awarded the attendance of Apple World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 (WWDC) 2006 at San Francisco for free by Apple Company. This conference propelled my passion in computer technologies and finally strengthened my determination of studying abroad. It was my first time to attend an academic and technical conference in U.S. I was more than dedicated to all the sessions of WWDC, and even obsessed with all the cutting-edge technologies and the terrific learning atmosphere in America. Until now I still remember how I told myself “I need go to a US university” on the returning plane. And I am not just trying to do what I need to, I am doing.

此时此刻,想起我之前1年的努力和放弃的一切,我都觉得是值得的。Yeah, I'm not just trying to do what need to, i am doing.

于是,我突发奇想,既然6月要去las vegas,何不自己去一趟旧金山呢。 于是我去 expedia上面订了机票,花了100刀(我选的时间9:00am, 太黄金,最贵的票-,-),我浏览了租车的dealer,相中了一款很便宜很便宜的车型,再接下来,我在google map上面看到了一些要浏览的几个景点,设计好的行车的线路,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对哦,这一次,我没有靠学校,没有靠公司,我是靠我自己的,之前,我的行程,我的命运是 written for me, 但是现在,they are all written by me,我自己去比赛,自己去争取,自己去签证,自己买从拉斯维加斯到旧金山的机票,自己开车,自己游览。我终于可以重游2年前的地方,看看那座巍峨的金门大桥,逛逛曾经光顾过的商店,吃吃那里的大螃蟹,然后静静坐在海滩上,看着来往的船只、红色的夕阳和美丽的旧金山湾,然后张开双臂,对天空大吼一声:Finally I did it!

-- END --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微信公众号: qc_empire 知乎: http://www.zhihu.com/people/qin.chao 这里是我的小站, 关于我喜欢的, 我思考的, 以及我经历的一切: 如何去Facebook及硅谷列强工作; 如何申请去北美计算机牛校(比如CMU,Stanford,etc); Facebook工作和感受; Zuckerburg 2015年书友会和干货; 美国留学和实习; Tesla特斯拉电动汽车和Elon Musk; 互联网创业; 硅谷科技前言; 投资和财务自由; 卡耐基梅隆大学。